第389章 现在的女人就是调皮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肋骨断了一根,肺部轻挫伤,脾脏受创,这就是白俊逸自我诊查之后得出的结论,而最为严重和棘手的是体内一股寒气始终郁结在小腹处挥散不去,当第二天起来的时候看到盖在身上的被子竟然好像被冰冻过了一样结成一块,白俊逸就知道这是斗鹰留给自己的“礼物”。
吩咐酒店的人去给自己买一些药,白俊逸回到房间的时候却见到穿着睡衣抱着一个洋娃娃的糖果正趴在自己房间的沙发上。
“爸爸!”糖果见到了白俊逸整个人都恢复了活力,脆生生地叫了一声就丢下了洋娃娃跑到了白俊逸身边。
一把抱起了糖果的身体,白俊逸笑道:“你妈妈呢?”
糖果抱着白俊逸的脖子说:“妈妈开会去啦,妈妈跟我说今天要乖乖的呢,因为爸爸生病了。”
白俊逸看着糖果一头长发懒散地挂着,说:“我给糖果扎辫子吧?”
糖果高兴地点头,主动跑去拿了梳子橡皮筋和小板凳过来,然后背对着白俊逸坐在小板凳上等着白俊逸给她扎辫子。
拿着梳子和橡皮筋,白俊逸轻笑着捧起了一把糖果的长发,忽然……白队长的动作僵住了。
妈拉个巴子的,辫子怎么扎的?
糖果坐了一会却感觉白俊逸没动作,疑惑地扭过头去却见到白俊逸正手忙脚乱地把手机放起来。
“爸爸你在干什么呀?”糖果好奇地问。
“我在看现在几点了,唔,已经到了吃早饭的时间了,赶紧的我帮你穿上衣服我们先去吃早饭。”白俊逸严肃地说,丢掉了橡皮筋和梳子之后抱起糖果就朝着房间里走去,奶奶的个熊的,谁说你不知道我不知道百度知道的,这玩意完全不靠谱,搜出来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一个都看不懂!
养女儿不好养,真的不好养。
比如白俊逸今早给扎辫子难倒了之后,立刻对着糖果的裙子发呆了。
这玩意有他吗是怎么穿的!
“哎呀爸爸,这个不是直接套进去的,笨死了呢,你看你看,这个扣子要这么打开,然后这么穿进去,再把这个口子系上。”糖果一把拍开了笨手笨脚的白俊逸,然后自个儿开始穿衣服。
“你会穿衣服啊。”白俊逸错愕地说。
“糖果又不是笨蛋呢,当然会了。”糖果骄傲地说。
带着糖果去吃了早饭,没有多久就有人来接糖果,说是宋瑾在中午有一个聚餐,而这个聚餐上多数都是宋瑾的一些前辈,也知道糖果,因此便要带着糖果一起过去。
白俊逸打电话过去确认之后,就让人把依依不舍的糖果带走了。
回到房间,白俊逸吃过药盘膝坐在沙发上,但是药能治疗皮肉的伤痛,对斗鹰留在他体内的冰寒内劲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过去了几个小时,那一团冰寒不但没有消散,反而越发的凝实了,坐在太阳底下白俊逸都感觉到了一阵阵刺骨的寒冷,这对于白俊逸来说是一件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因为当年无论是训练还是执行任务,冰天雪地的恶劣气候几乎是家常便饭,寻常的低温早就不能对他产生威胁,但是此时却被一团小小的内劲而冷得浑身都打哆嗦。
深吸了一口气,白俊逸试图喝热水和打开空调来调节温度,但是却全部无功而返。
最后白俊逸坐在窗前的沙发上,惟独温热的阳光才能让感觉稍微好一些,叹了一口气,白俊逸找到了昨晚陌芷晴给他的《普安咒》,此时他不得不承认比起这些正宗门派出来的弟子,他的确弱势了太多,听起来寒冰门似乎也不算是什么多大多厉害的门派……看斗鹰的身手就知道了。
但是就是这么一个斗鹰留下的一团内劲,却让他狼狈不堪,根本就没有办法解决。
此时他的希望也只能寄托在这本《普安咒》上,毕竟,陌芷晴和斗鹰都是宗门弟子出身,听斗鹰的语气陌芷晴似乎还是个什么牛掰哄哄的圣女?拿出手的东西总不能比斗鹰差吧?
满心怀着期待翻开了这本看起来很有点历史的《普安咒》上上下下地翻了一遍,从一开始跟朝圣似的郑重到后面心浮气躁的越翻阅快,最后翻到了最后一页的白俊逸索性把一本《普安咒》整个丢在了地上。
这尼玛的都是些什么玩意儿?
这到底是什么社会啊,连那么出尘号称是圣女的陌芷晴都能拿假货来骗人……那个女人就算是要装神棍也花点本钱弄一本看起来像是那么一回事的书来啊,不下点本钱怎么能骗人?就拿这种东西来糊弄我,难道我看起来很好骗?
白队长不满了。
他恨得咬牙切齿,狠狠地盯着地上的《普安咒》,忽然他灵机一动,电视剧里演的,好像绝世秘籍都藏在这些看起来很不起眼的书的夹层里面啊?
难道……陌芷晴,你太调皮了!
白队长欢天喜地地把《普安咒》捡回来,仔仔细细地捏过去,但是貌似没有夹层?
难道要水泡火烧?
白俊逸又跑去洗手间接了一盆水,小心翼翼地把《普安咒》翻开放进去……毛线的反应都没有。
白俊逸再找到了个打火机,点了半天,烧了三页《普安咒》之后他深吸了一口气,他觉得之前十分钟的自己跟一个傻逼没有区别……看来自己真的很好骗!
难过地接受了这个现实之后,白俊逸接通了前台的服务电话,“小姐你好,麻烦你给我弄一台碎纸机来。”
在被告知酒店里没有碎纸机,但是如果白俊逸需要的话可以去办公楼里借一个来,可是那样的话需要等一个小时之后,白俊逸愤恨地挂掉了电话,他觉得自己今天就没有碰到顺心的事情。
砰的一声把《普安咒》丢到了垃圾桶里,白俊逸刚为自己这个举动稍微解气一点,一扭头看见的却是面无表情的陌芷晴。
“我靠!你是鬼啊?”
任由谁一扭头忽然发现自己后背有个人跟贞子一样的看着自己都会吓一跳的,白俊逸就差没一脚过去了……要不是他受了伤,他才不会跟这个娘们废话!
陌芷晴看了一眼被白俊逸丢到垃圾桶里的《普安咒》,眉头微微皱拢,脸上明显多了一分不高兴的神色。
“我说你就不能换个正常的方式出现吗?”白俊逸不着痕迹……起码是他自己这么认为的挡住了陌芷晴的视线,怒气冲冲地说道。
“你企图用这种拙劣的方式转移话题吗?”陌芷晴平静地说。
白俊逸老脸一僵,然后恼羞成怒地说:“难道我说错了吗?这是我的房间!我的!你不声不响忽然出现在我的房间里,你知道不知道我现在是个病号是个伤员?”
陌芷晴冷淡地说:“我是来救你的。”
白俊逸愣了一下,然后立刻就背对着陌芷晴盘膝坐下,开心地说:“我就知道你不会见死不救的,我们快点开始吧!”
饶是冷淡如陌芷晴也被白俊逸的举动弄得呆了一下,她疑惑地看着白俊逸说:“你干什么?”
“传功啊,电视里不都是这么演的?”白俊逸扭头不满地看着陌芷晴,一副你不会小气的反悔了吧的表情。
陌芷晴咬着牙,好气又好笑地说:“你这人,电视剧里演的能当真?还不快站起来!”
白俊逸悻悻地站起来,说:“不是传功你怎么救我?”
陌芷晴不打算和白俊逸东拉西扯,她也发现了跟白俊逸纠缠下去就是没完没了永远都没有结束的那一天,所以她很干脆地抓住了白俊逸的手腕,陌芷晴看着白俊逸翻转过来的手腕皱眉说:“寒毒入体,要是没有内家高手给你化掉这一股寒气,而本身没有内劲运行法门的你是不可能去除掉它的,只能眼睁睁看着这寒毒入侵你的五脏六腑,拖得越久,造成的伤害越大。”
说话之间,陌芷晴抬起头看着白俊逸,认真地说:“你脱掉衣服。”
白俊逸脸上顿时露出为难的神色,扭捏地说:“现在这大白天的……不太好吧?毕竟我也是一个矜持有底线的男人……”
“你脱不脱?”
看着光着上身站在自己面前的白俊逸,陌芷晴冷哼了一声,她觉得这个男人实在是……无话可说。
深吸了一口气,陌芷晴微微闭上眼睛,对白俊逸说:“你看着我的眼睛。”
“你都闭上眼了我看你的眼皮吗?”
“你要是再废话的话我立刻就走!”
“……”
白队长觉得现在的女人真是越来越不好接触了,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嘛,动不动就威胁人。
比如唐女神就老是威胁他要咬他,更过分的是居然还要扣他零花钱,而眼前的陌芷晴,看起来清清冷冷的,原来也还会使女人的小性子,就是调皮。
白俊逸心里正想着,忽然陌芷晴睁开了眼睛,此时,那一双眼睛竟然完全没有了瞳孔,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不断旋转的漩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