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3章 一切都是算计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责任跟义务是什么,陌芷晴没说,留下这么一句相当于预防针一样的话圣女就走了。
白队长虽然总隐约地有一种淡淡的被拉到坑里的感觉,但是架不住实力增长的兴奋,他觉得虽然自己体内的这团小老鼠还很小,但是即便是这样,再面对斗鹰的话自己绝对不会像是昨天样的狼狈了。
昨天自己是完全不了解斗鹰的战斗方法,吃的亏太大,而今天不同,从某种意义上自己和斗鹰已经是同一个类型的人了,大家都是江湖人,再打架,肯定比上一次要好太多。
日落黄昏,这么一次修炼居然过去了整整一个白天,而陌芷晴想必也是在这里守护了一天……白俊逸忽然觉得有些毛骨悚然,得到的越多付出的代价就越大,这个道理是无论到哪里去都说得通的,而陌芷晴对自己这么好……只能证明她要把自己带进一个深不见底的深坑去啊!
没多久,白俊逸就听到了糖果那欢快清脆的声音。
“爸爸,爸爸!快开门呀!”
白俊逸站在门后笑着说:“你是谁呀?”
“我是糖果呀!”
“糖果是谁呀?”
“哎呀,爸爸坏死啦!”
听见糖果娇气气的声音,白俊逸笑着打开了门,一打开门看见把糖果抱在怀里的女人,白俊逸笑容满面的脸立刻板了起来。
“很意外?”傅凰骄傲地看着白俊逸,说。
白俊逸黑着脸把糖果抱回来,好像是深怕自己的什么宝贝给人抢走了,白俊逸指着傅凰对糖果说:“糖果,现在出门可都要小心坏人,特别这样的阿姨,你要格外小心。”
糖果眨巴着眼睛说:“可是姐姐是好人呢。”
傅凰嘴角一扬,径直擦着白俊逸的肩膀走进了房间,然后她舒舒服服地坐在了沙发上,说:“我正好路过宋夫人那边,见到她打算安排人把糖果送回来就先接回来了,顺道来看看你的伤势怎么样了。”
白俊逸黑着脸抱着糖果关上门,说:“你一个女人家家的擅自跑到我这个大男人的房间你到底还有没有一点矜持了?”
傅凰冷笑地说:“我没有矜持了,你敢不要你的底线么?说白了,白俊逸,我就是脱光了在你的面前,你也不敢对我怎么样吧。”
白俊逸瞪大了眼睛,他觉得自己被严重地侮辱了!
这是前所未有的侮辱和挑衅!
身为一个男人,最大的屈辱莫过于被一个女人用这样的口气说出这样的话……更加屈辱的是,他还真不敢!
“爸爸,姐姐为什么要脱光呀?妈妈说了呢,女孩子不能随随便便地就脱衣服的!”糖果眨巴着水灵灵的大眼睛说。
白俊逸干咳一声,说:“这个阿姨不要脸。”
糖果惊奇地看了看傅凰,又生气地对白俊逸说:“爸爸骗人,姐姐明明就有脸!”
“你跟我亲还是跟她亲?”白俊逸不开心地说。
“当然跟爸爸亲了!”糖果丝毫没在意傅凰的感受,这干脆利落的回答让白俊逸很是满意,他得意洋洋地说:“那不就好了,所以爸爸说什么都要说对知道不?”
“对!”糖果重重地点头说。
白俊逸哈哈大笑。
傅凰无奈地摇头,看着白俊逸说:“糖果为什么会叫你爸爸?”
“她是我女儿啊。”白俊逸理所当然地说。
傅凰表情古怪,不过她并未在这个话题上太过纠缠,而是对白俊逸说:“我都来了,作为一个男人不邀请我出去吃饭吗?”
“方便面要不要?”白俊逸没好气地指着房间里的方便面说。
“你愿意的话,我不介意的。”傅凰轻笑,然后这个腹黑的女人对糖果说:“糖果,叫爸爸带我们去肯德基吃儿童套餐好不好?还能买蛋糕吃哦!”
一听见傅凰的话,白俊逸脸色大变,果然还没等他说什么,糖果已经无比雀跃地喊了一声好。
对于糖果来说,能吃儿童套餐和蛋糕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了。
“……”
谁要是娶了这样的女人这辈子估计也差不多完蛋了。这是白队长此时唯一的念头。
津城这样的繁华城市,肯德基这样的西方快餐店自然不会缺,出了酒店之后没有多远就有一家,抱着糖果进去,让糖果坐在椅子上等,然后傅凰就很自然地坐在了糖果的对面,对白俊逸露出一个笑容说:“我看着糖果,你去点餐吧,我要一个鸡肉卷和薯条就好了,嗯,还要个甜筒。”
几分钟之后,白俊逸黑着脸端着一份儿童套餐和一份巨无霸套餐还有傅凰要的东西回来了。
舔着甜筒,傅凰对白俊逸说:“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厚脸皮?”
“要不然的话你能理直气壮地说出这句话?”白俊逸反问。
傅凰愣了一下,然后咯咯笑得乐不可支。
手指拿着薯条沾了一些番茄酱塞到嫣红的小嘴里,傅凰说:“坦白地说,看到你今天的状态我忽然觉得我昨天做了一个明智的决定。”
白俊逸瞥了傅凰一眼,狠狠地咬了一口汉堡,没吭声。
“到处都是算计啊,你坦白地告诉我,要是昨天再有一个斗鹰那样的人去刺杀你,你还有保命的手段吗?”傅凰忽然有些好奇地问。
白俊逸想了想,然后说:“看是你派来的还是林戬派来的了。”
“这也有区别?”傅凰问。
“自然是有的。”白俊逸淡淡地说。
“要是我派的呢?”傅凰不死心地问。
白俊逸呵呵笑了笑,说:“要死三个人。”
傅凰脸上的笑容消失。
这三个人,自然是很容易就猜到的,白俊逸自己要死,杀手要死,而最后一个死的,就是她傅凰。
不知道为什么,傅凰没有怀疑白俊逸的这句话。
“你还真的是绝情呢。”傅凰说。
“对敌人,我从来不谈感情,要不然我去和林戬喝喝茶聊聊人生和理想,你会怎么想?”白俊逸说。
傅凰脸上再次露出笑容,说:“我会寝食难安吧。”
“是的,你好不容易造成的让我和林戬成为死敌的局面怎么能轻易地就产生变化呢,不但是林戬,周复的吸引力也成功地被你拉了过来,而你本身又在林戬和周复之间游走,傅凰啊,有的时候我挺后悔的,早就该把你杀了。”白俊逸叹了一口气说。
傅凰得意地说:“这就证明我还是成功了的。”
“是,在让我讨厌和忌惮这方面你的确很成功。”
“你没有听过吗?一个女人对男人做的最狠的事情就是两种,一种是让这个男人无可救药地爱上她,还有一种就是让这个男人无比地痛恨她,我做不了前一种,就只能做后者了,起码比被你忘了要好吧。”傅凰似真似假地说。
白俊逸嗤笑:“我好感动。”
傅凰的表情忽然变得有些难过,她说:“林家的强大远超出你的想象,这么多年来,周复这样狠辣如蛇蝎的人都没有把林戬怎么样,林戬固然极其优秀,但是林家的实力也是毋庸置疑的,这一代的林家家主也就是林戬的父亲是真正的中兴之主,要不是当年一些我也不太了解的事情,林家和周家的强弱对比可能要调一个位置,所以不要忽视林家,任何情况下。”
白俊逸忽然抬起头,眼神阴沉地看着傅凰说:“你什么意思?”
傅凰摇摇头,说:“没有什么意思,只是善意的提醒,你听了也当没有听到就好,这些事情你迟早会意识到,只是早晚的问题,我告诉你也只是让你早一些知道……希望,你不会怪我。我知道你讨厌我,但是在一些事情里,我也只是棋子而已。我跳不出这个棋盘,只能努力地让自己活下去。”
林家的大宅。
林戬眼神凶狠而阴沉,还有一些恼羞成怒,他无比怨毒低吼出一个名字,“白俊逸!”
此时他坐在林樵的书房里,林樵正站在宽大的书柜前面,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听见林戬低吼出来的名字,林樵淡淡地说:“怎么,觉得自己被羞辱了?”
林戬咬着牙说:“爸,我不服!”
“幼稚!”林樵冷哼了一声,头也不回地说:“输了就是输了,这盘棋你从一开始,从你不重视那个叫白俊逸的到昨晚白俊逸让周复都灰头土脸地回去,再到现在,你早就已经输了。既然输了就没有什么服气不服气,要是你连认输的勇气都没有,根本就不配作为林家的未来继承人。”
这可谓是林樵从未有过的重话,林戬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最终他狠狠地捏了捏拳头,对林樵说:“爸,那么现在该怎么办?”
“你已经六神无主到了要问我怎么办的地步了吗?”林樵转过头失望地看着林戬。
林戬羞愧地说:“可是爸,这个消息实在太突然了,我不相信郑叔会……”
“没有什么相信不相信的,你还是太不成熟了……至于这件事情,我已经安排好了,会有人过去把郑不负那个不争气的儿子解决掉。”林樵淡淡地说。
“可是白俊逸一定在那边安排了人,我们一动手他不就知道了?”林戬问。
“所以,傅家的女娃娃今天刚从我这里走。”林樵淡淡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