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4章 步步惊心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林樵的话让林戬整个人都傻掉了。
他怎么想都没有办法把女神傅凰和亲爹林樵之间联系到一起去……完全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啊。
“白俊逸是个高手?”林樵淡淡地问道。
想了想昨天晚上白俊逸的表现,林戬苦笑着摇摇头,能把周复身边的斗鹰给打得狼狈滚蛋回去,这不是高手都说不过去了,相比起来,偌大个林家想要搬出能对付白俊逸的人,似乎还真的没有几个。
“这样的高手都是天生警惕心很重的,任何不同寻常的变化都会引起他们的注意,所以……如果傅凰身上有东西足以让白俊逸暂时和外界的联系中断呢?”林樵似乎无意地说。
林戬一脸的错愕,沉默了片刻,他说:“可是一旦被白俊逸发现的话,傅凰恐怕……”
“林戬,你首先是林家的继承人,明白吗?”林樵厉声道。
林戬沉着脸重重地点头。
林樵从书架里抽了一本书出来,交到了林戬的手里,叹了一口气重重地拍了拍林戬的肩膀,说:“回去好好看看这本书,这本书当年在你爷爷开给我的书单中是第一位的,要求我必须熟读铭记在心,我做到了,希望你也一样能够做到。还有,如果你出身在一个普通的家庭,我可以支持你穷尽能力地追求你喜欢的女人,但是你出身在林家,所以你就必须有所取舍,傅凰不是一个简单的女孩,这个女孩子的心智比你想象的更重,所以你要考虑清楚。”
林戬低头看着手里的书。
《陈庆之传》。
郑平安很想打自己几个巴掌,这个念头从昨天晚上开始就有了,但是他犹豫了一个晚上加一个白天,都没有忍心下得去手。
之所以想打自己一个巴掌,是因为他发现姜不凡带着他离开了温暖舒适的五星级大酒店之后,他惊恐地说了一句你不是打算把我关在某个荒郊野外的废弃工厂吧?这个恐怖的念头从他接受自己被绑架的那一刻就开始了,然后他觉得姜不凡肯定要这么做了。
于是,当他看见姜不凡好像被提醒了一样立刻转道之后马上就有了想要打自己一个巴掌的冲动。
坐在冰冷的废弃工厂的水泥地面上,郑平安脸色灰白地看着地上的快餐盒,吃惯了酒店里的东西,这些七八块钱一份的快餐他怎么咽的下去。
一想到自己现在的下场完全是自己嘴贱带来的,他又产生了狠狠打自己一个巴掌的冲动,可是,他还是下不去手,他觉得自己已经这么可怜了,怎么还能打自己呢……如果感觉冷了的话,就蹲下来抱抱自己……郑平安觉得世界上唯一还能对自己好一点的就是他自己了。
姜不凡疑惑地把手机放下看着屏幕,他已经打白俊逸的手机打了好几次了,却都被告知不在服务区,这是几个意思?
师父去泡妞,却把自己支开了?姜不凡很不开心,因为他觉得白俊逸太不讲师徒情分了,自己那么信任他,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但是他怎么能把自己丢到这样的荒郊野外就不管了呢?
泡妞都不带我去!
姜不凡一脸的愤懑。
“你,把快餐盒收拾一下丢开远点。”姜不凡躺在地上临时铺设起来的地铺上,虽然只是个地铺,但是姜不凡选的都是最好的被褥,所以躺着也还算是舒服……要不是运输太麻烦的话他甚至打算去弄个席梦思来。
郑平安的脸色一阵惨淡,有史以来最苦逼的人质就是自己了吧,不但失去了自由,还要被当成佣人一样使唤,更悲哀的是他都鼓不起勇气说个不字。
看电视里面其他的人质,哪一个不是被好几绑匪全程二十四小时盯着,吃喝拉撒都有人送到眼前?怎么一样的事情到了自己的身上就不一样了呢?
“聋了?”
听见姜不凡开始变得不善的语气,郑平安赶紧连滚带爬地起来去干活……他是哭着去的。
这个时候,姜不凡的手机震动了起来,一看来电显示,姜不凡立刻露出了狗腿子一样的笑容,接通了电话点头哈腰地说:“师娘?哎,嘿嘿,是我,是我啊。”
“那个死人头的手机为什么打不通?”唐凝不开心地说,一想到自己连着打了两个小时的电话都没有打通,唐女神就一阵烦躁。
“不知道啊,我现在没在师父的旁边。”姜不凡说。
“你们不是合伙在骗我吧?老实交代,那个死人头是不是泡妞去了?”唐凝拔高了声音说。
姜不凡脸色一惨,赶紧说:“哪能啊,我可是坚决站在师娘你这边的,怎么可能和师父联合起来欺骗您呢?我是真的不知道。”
唐凝的声音这才稍微柔和了一些,说:“那行,你快点找到他然后让他给我打个电话,另外,你干的不错,等你回来我让如男跟你单独吃个饭。”
挂掉了电话,姜不凡的心情激动得久久不能平静……要和男男单独吃饭了,好想立刻就回去啊……
而刚收起电话,见到了郑平安从外面仍好了垃圾回来,姜不凡的表情忽然变了变,他起身一个高跃,身体跳到了工厂的高墙上,足足三四米的高度,扒在窗户的缝隙朝外看去,却见到隔着六七百米的距离有两辆车正呼啸着朝着自己所在的位置冲来。
姜不凡脸色变化,一松手从墙上跳了下来,一把抓起了还沉浸在看到了超人不可自拔的郑平安朝着厂房的后门冲去。
“怎,怎么了!”郑平安惊叫道。
“要杀你的人来了!不想死就闭嘴!”姜不凡怒道,说完冲出了厂房,此时后面停放着一辆老旧的别克,姜不凡一把拉开了车门把郑平安塞进去,而后自己跑到了驾驶室发动车子一脚油门,在引擎的轰鸣中这别克车好像是被激怒了的野兽一样疯狂跑动起来。
“到,到底怎么回事,谁要杀我?”郑平安吓得声音都变形了,他从后视镜看到有两辆车在之前自己所在的工厂外面停顿了一会然而疯狗一样地朝着自己追来,他的脸色更加苍白。
“你说现在谁最想你死?当然是林家了!”姜不凡冷声说,他看了一眼后视镜,反应还真快。
“林戬要杀了我?我爸呢!我爸怎么可能允许他们这么做?”郑平安狂怒道。
“你还真当你爸是林家的太上皇?他不过是林家的一个奴才,一定是你的事情被知道了,现在还指望你爸救你,你祈祷你爸现在还好好地活着吧。”姜不凡把油门踩到了底,这条路是一条小乡道,路面并不算平整,加上高速之下车辆不断地颠簸起伏,好像随时都有翻车的可能,但是姜不凡也管不了这么多了,这会儿要是慢了的话后面的人追上来就真的危险了,宁愿冒着翻车的危险跑快一些。
郑平安死死地咬着牙,他颤抖地说:“你的意思是,我爸可能已经被林家给……杀了?”
“我不知道,你别问我,我怎么知道你爸是死是活?不过你爸那样的老狐狸,连我师父都说他很厉害,怎么可能没有给自己留下后手,林家想要杀他也不是那么简单的,这么多年下来,你爸知道林家的事情太多了,林家要杀他也要有顾及。”姜不凡说。
听见姜不凡的话,郑平安的脸色稍微好看了一些,他紧张地看着后面追来的两辆车,哭丧着脸说:“我们现在去哪里?”
“找我师父!”姜不凡咬着牙说。
回到了酒店,白俊逸把糖果还给已经回来的宋瑾,而后找了个理由拉着傅凰一起出来。
回到自己的房间,白俊逸几乎是拖着傅凰进门的。
“这么对一个女人不是一个有风度的男人会做的事情吧?”傅凰揉着自己发疼的手腕皱眉说。
白俊逸冷笑一声,抓过了傅凰的包倒下来,把里面的瓶瓶罐罐全都丢了出来,仔细地搜索了一阵之后他抬起头看着傅凰说:“你身上到底带了什么东西?”
傅凰冷静地说:“我听不明白你说什么。”
“那你就别怪我了。”白俊逸一把抓住了傅凰把她扔到了沙发上,一伸手,撕拉,傅凰的外套被扯了下来。
“白俊逸!你干什么!”傅凰的眼神里终于露出了惊慌的神色。
但凡还是个女人,面对这样的事情就会忍不住害怕。
白俊逸咬牙说:“快点把你身上不该带的东西拿出来!”
傅凰死死地看着白俊逸,倔强无比。
“好,是你逼我的。”白俊逸很喜欢这句话,他在说话的时候手已经伸向了傅凰。
“住手!”在眼睁睁地看着白俊逸就要撕掉自己衣服的时候,傅凰终于忍不住了,她从自己的头发中取出了一个小巧的微型仪器。
白俊逸接过了这仪器,随即瞳孔缩紧,他冰冷地看了傅凰一眼,一把捏碎了这仪器,起身扭头就离开了房间。
“你最好祈祷我的徒弟没事,否则,我真的会杀人。”白俊逸的声音随着关门声重重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