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6章 暴走追逐战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姜不凡已经不知道自己冲过了多少个测速监控了,总之每一个路口每一个红绿灯他都是疯狂地冲过去,这一路过来二十多公里的路足足闪了十多次光,不断闪烁的闪光灯让姜不凡有了一路被人欢迎过来的奇怪爽感。
津城有四条高架桥,其中两条直接和京城互通,分别是第一和第三高架桥,整个高架桥横贯市区之后直接进入津京高速,再过去就是京城,另外第二和第四高架桥则是津城自己的环城立交。
在这样的高架桥上,说是整个津城的交通枢纽都不为过,可想而知上面的车流量会有多大。
万幸的是当初高架桥在设计之初就已经考虑到了这个情况,所以特别是作为跟津京高速直接互通的第一、第三高架桥的设计是双向八车道,宽阔得简直奢侈。
可哪怕是再多的车道,也架不住如今爆炸式发展的私家车。
高架桥上,车速最多就是60公里,想要再快也快不起来,因为车实在太多了。
出城的,入城的,在城内穿梭的,但凡是不想在地下等红绿灯的几乎都会选择高架桥上来。
而此时在第三高架桥从江滨路路口上来一直通向光明路的这段路上,原本有序的车流此时却一阵鸡飞狗跳,无数车辆狂按着喇叭,不断地左闪右避,因为后面一辆别克,别克后面追着两辆车,一共三辆车就好像是混入了鸡笼的黄鼠狼一样,把整个车流搅得乱七八糟。
眼看着前方就要到光明路的出口,姜不凡把车子有意识地靠着右侧车道行去,这一路过来别克早就已经面目全非,后视镜被剐掉了,而车门的油漆不用看,肯定已经画了脸。
姜不凡此时满头都是汗水,后挡风玻璃上一个子弹孔代表了之前他一路过来到底有多凶险……而那一枪也把郑平安给吓醒了,这个没出息的东西一醒来就做了一件一直持续到现在的事情:尖叫。
“我说你能不能安静一会?叫有个屁用你大爷的!好歹也是个大老爷们,吓得尿裤子我就不说你了,在这跟鬼一样叫你吗个头啊!”姜不凡狂躁地对着郑平安怒吼。
郑平安哆哆嗦嗦地看着姜不凡,委屈地说;“可是我真的很害怕,刚才一枪差点把我打死了。”
“打你吗!”姜不凡怒骂一声,忽然见到了在高架桥的出口一个人影站在车流攒动的路边。
在姜不凡看到自己的同时,白俊逸也看到了姜不凡的车……白俊逸忽然发现其实之前问姜不凡车牌号真的是想多了,一般正常人绝对不至于开着这样的车出来,也不可能玩命一样地在这样的路况中把车子开到100公里的速度。
这一路过来,白俊逸眼睁睁地看着姜不凡的别克为了抢到自己这边的车道而跟一辆奥迪剐蹭得花火闪耀,这还真是一路火花带闪电。
在看到姜不凡的别克的时候,白俊逸也看到了始终紧追不舍的另外两辆车,因为要抢道,所以姜不凡的车速自然而然地稍微慢了一些,这也让后面的车有了可趁之机。
追得越来越近,而其中一辆车的天窗打开,一个穿着黑色皮衣的男人从天窗上探出了身体,高举一把双管猎枪正在瞄准。
“操!拍美国大片呢?”白俊逸叫骂了一声,深吸一口气,对着朝着自己冲过来的姜不凡的别克一挥手,示意他先到前面去,然后白俊逸深吸了一口气,双眼凝聚如同盯上了猎物的鹰隼。
此时,高架桥宽阔的八车道中间一道防护栏隔了四条车道上来,无数汽车的喇叭和跳灯彰显出这三辆车引起了多么巨大的恐慌,车子在前进,车流在不断地涌动,而白俊逸则双眼则只剩下了后面的两辆车。
从来都只有蛮王追杀上门,从未被人这么碾着杀过,所以蛮王要他们付出代价!
得到了白俊逸示意的姜不凡开着别克呼啸而过,而在别克过去之后的一瞬间,白俊逸猛地动了。
他跑到了别克经过的车道上,此时被别克抢了车道的一辆大货车和隔壁车道的一辆大巴车正狂按着喇叭冲过来。
此时的距离已经非常近,在这样的速度下这样不足二十米的距离完全不可能制动下来,更何况是车体庞大的货车和大巴车?
车灯不断地闪烁,喇叭就好像失控了的野兽怒吼,在疯狂地让白俊逸立刻离开车道,若是普通人现在可能早就吓懵了。
大巴车的司机在骂娘。
“,今天遇到了什么疯子,找死啊!”大巴车司机满头大汗地狂按着喇叭,一脚疯狂踩着刹车,他身后的座椅上不少完全没有准备的人一个踉跄前冲过去,引起了一阵怨声载道,无数乘客脸色惊慌,是不是出什么事故了?
嘎吱!
大巴车和大货车几乎是同时踩下了刹车,车身不受控制地朝着白俊逸撞来,二十米的距离,只是眨眼。
白俊逸再一次动了。
他不是跑开,而是跟找死一样朝着大巴车和大货车冲了上去,看上去就好像是不要命的疯子。
“卧槽!快躲开啊!躲开啊!你吗的想不开了找死也别在我这找死啊!”大巴车的司机见到白俊逸竟然朝着自己冲来的时候吓得脸色苍白,声音都变了形。
眨眼之间,白俊逸已经冲到了大巴车的面前,就在那疯狂地鸣着喇叭的车头就要撞到他身上的时候,白俊逸一脚踩在地面,身体就好像是彻底地脱离了地心引力一样高高跃起。
巨大的高功率喇叭疯狂地鸣叫着,在这样近的距离下简直有一种音波攻击的效果,而白俊逸却好像失去了听觉,他一脚重重地踩在了大巴车车头突出的保险杠上。
轰!
那保险杠发出咯吱咯吱的呻吟声,这是钢铁不堪承受重负发出的惨叫,而此时,整个大巴车竟然硬生生地朝着前一压,白俊逸的一脚,直接把保险杠踩出了一个深坑,整个车头都重重地向下压了压。
然后,白俊逸的身体腾空而起,就好像是飞人就要飞天而去。
和他潇洒如同神仙一般的身体相对应的是只隔着一层挡风玻璃那大巴车司机彻底失去了人色的脸!
一把抓住了大巴车的车头,白俊逸身体翻上了大巴车的车顶,然后猛地冲到了大巴车车顶的边缘,一脚踩下,大巴车的车顶凹陷下去一个大坑,白俊逸的身体已经越过了足足三米多的距离跳到了大货车的集装箱上。
老天,这可是三米多的距离,而且还是在两辆高速行驶的车上,这一幕,几乎让人心脏都要骤停。
白俊逸深吸一口气,从集装箱的顶部站稳了身体,猛地立起来,看着此时已经近在咫尺的后面追车。
此时,那辆车上探出半个身体来的黑色皮衣枪手清清楚楚地看到了这一幕的完整经过,他张大了嘴巴呆滞地看着白俊逸,心神颤抖,无论是谁,亲眼见到了这一幕发生之后都会彻底地对自己的人生和价值观产生怀疑。
自己所在的到底还是不是自己熟悉的世界了?那么眼前这个人刚才所做的一切怎么解释?谁来给个解释啊?
白俊逸也看到了他,咧开嘴轻笑,这一整套动作下来之后他的身体无比的灼热,体内小腹下的小老鼠疯狂地顺着任督二脉运转着,之前他也能做到这一点,但是却绝对没有这么轻松,特别是在对时机的把握和滞空能力上,绝对强了不止一个档次。
这样变得更强的感觉,很好,很舒服。
所以白俊逸的心情很愉悦。
看着那黑衣枪手,白俊逸知道他也在看着自己,迎风站在集装箱的车顶,这样的地方寻常人可能连站都不可能站得稳,车子高速行驶的时候本身带来的惯性还有风力,足以把任何一个人给甩下车去,但是白俊逸却好像标枪一样站在车顶,他伸出手,在自己的脖子上轻轻地划过。
那黑衣枪手脸色大变,在这一瞬间,他感觉自己好像看到了一头洪荒的猛兽从牢笼中咆哮着脱困而出,而自己就是这猛兽出世之后的……第一个祭品!
他举起枪,疯狂地想要瞄准白俊逸开枪,无论如何,他一定要杀了白俊逸,否则的话他清楚死的一定是自己!一定!
但是白俊逸做完这个他觉得很拉风的动作之后,身体已经如同豹子一样启动了,他猫腰大步朝着集装箱的尾部冲过去。
黑衣男人是真的吓尿了,他举起枪对着白俊逸疯狂开枪。
砰砰砰!
子弹撕裂空气,带动了无比灼热的青烟朝着白俊逸袭来。
但是白俊逸却好像清晰地捕捉到了子弹的轨迹,身体不断地左躲右闪,连续三枪没有一枪打中他。
一脚踩在集装箱尾部的边缘,白俊逸的身体高高腾空而起,而那黑衣枪手的脑袋也随之仰起,此时,他看见白俊逸的身体就好像是从天而降的天神,遮挡了整个天空,落下的目标,正是他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