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7章 做个霸气的男人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白队长一直都觉得,身为一个男人做什么都要霸气,吃个饭要霸气,喝个水要霸气,杀个人更是要霸气。
风花雪月摘叶杀人这样的文雅游戏他玩不来,他要杀,就杀个石破天惊,酣畅淋漓。
就是因为在别的事情上不霸气了,所以白队长一旦找到了杀人的机会一定要霸气无比地杀人。
只有这样才能把身为一个霸气的男人居然被媳妇给克扣零花钱这么不霸气的事情带来的郁闷给发泄出去。
抱歉,我媳妇让我不痛快,我就不能让你们痛快。
高高跃起然后顺着重力落下的白俊逸就好像是从九天之上一脚踩穿了九重天的战神,黑衣男人彻底地吓破了胆,他疯狂地嚎叫着,举着自己的双管猎枪……这个时候猎枪才是他唯一稍微能找到一点安全感的东西,他用枪口对着白俊逸疯狂地扣动扳机。
但是,没有用。
那些子弹好像都长了眼睛,碰到这么霸气的男人居然一个个硬生生地都躲开了。
连天,都要他死。
只是刹那之间的功夫,白俊逸轰然落下。
双脚精准无比地踩在轿车的车顶上,嘎吱一声,整个薄薄的车顶悍然被踩下一个几乎到了底座凹陷!
车顶和车门连接的边缘整个钢板被撕裂,随着白俊逸的双脚落下的,还有一篷飙射上了高空足足有三四米的鲜血。
这鲜血,是从被白俊逸落下的瞬间掰断了脖子的黑衣男人脖子里喷出的。
所以白俊逸最不爱看那些越来越不靠谱的电视剧,有机会的话他真的想要当面演示给那些没常识的导演看一看,一个大活人被人斩首的时候鲜血喷出来绝对不是那么一点两点,人体内是有血压的,特别是临死之前,肾上腺素疯狂地分泌带动心脏狂跳,鲜血每时每刻每一分每一秒都在被从心脏里泵压出来,顺着血管冲上大脑……这也是为什么激动的时候特别容易血管破裂和脑溢血的原因。
而几条主要的大动脉全部通过脖子通往大脑,在这样的情况下被斩首,相当于在防洪堤坝上开了一个口,瞬间能够喷出人体内三分之一的鲜血。
鲜血,高高地喷射,这一副画面凄美得不敢看。
而那黑衣枪手,此时是真正地被拧断了脖子……整个脑袋都被白俊逸硬生生地拧了下来。
脑袋滚落在地上,瞬间就被惊慌失措的其他车辆碾得爆开,一条生命就此离去。
而无头的尸体软软地后仰倒在已经凹陷得变形的车顶,车内开车的司机也疯狂叫喊,感觉到了死神来临的他完全无法控制方向。
车子在嘎吱声中失控,但是白俊逸的双脚却好像牢牢地固定在了车顶上,他眼神冷冽,抓过了这无头尸体手上的猎枪,朝着后面跟着的第三辆车慢慢地举起枪口。
白俊逸的笑容,璀璨如钻石闪耀当空。
第三辆车里的人目睹了整个过程的人脸色惨白如纸。
此时,高空中来不及落下的鲜血重重地落下,因为高速行驶中的缘故,这些鲜血落下的时候已经不在前面一辆车的车顶,而是重重地糊在了第三辆车的挡风玻璃上。
鲜血,遮挡了所有人的视线,好像整个世界都变得鲜红一片,而之前最后一幕白俊逸那如同恶魔的笑容跟举起的猎枪,成了他们对这个世界最后的印象。
白俊逸举枪,瞄准,开枪。
一气呵成。
砰!
这一枪,直接击碎了后面一辆车驾驶员的脑袋。
密封的车厢里,被鲜血染红的挡风玻璃忽然炸开,这是因为子弹穿透了挡风玻璃,这些玻璃炸开之后化成了无数的碎片瞬间倒卷进车内。
那驾驶员的脑袋却先一步炸开,车厢内脑浆和鲜血以及带着鲜血的玻璃碎片成了所有人的夺命利器。
车子失控,车内所有的人身上密密麻麻地扎着无数玻璃碎片,惨叫和惊怒的狂吼成了主旋律。
一枪解决掉了最后一辆车,白俊逸气都不带着喘一口的直接调转枪头,枪口朝下,对着驾驶室的方向开一枪。
砰。
调转枪头,对着副驾驶的位置再开一枪。
砰。
本就伤痕累累变形得几乎成了废铁的车顶再次出现两个弹孔,然后,鲜血从弹孔里喷出,车辆彻底失控,旋转着朝着防护栏撞去。
白俊逸丢下了枪,身体再一次跃起,高高地越过了车身一只手抓在防护栏上,几个腾挪闪烁之间,已经消失在彻底乱套的高架桥上。
而他走之后,后面的一辆车因为无人驾驶,司机临死之前脚是放在油门上的,车子轰鸣着超前冲去,轰的一声巨响撞在了前面一辆彻底面目全非的失控车的侧翼车门上,前面一辆车瞬间被铲飞,整个车身极富视觉效果地凌空打了好几个滚重重地砸在地面,玻璃碎渣和汽油洒落一地,而此时后面那辆撞得车头都认不出来的车子还在随着惯性前行,顶着这辆车超前冲去。
四轮朝天的车子钢板摩擦沥青地面,带出无数的火花,这些火花溅到了地面泄露的汽油上,火焰瞬间顺着汽油泄露的轨迹眨眼之间就燃烧到了汽车的油箱之中……
轰!
身后穿来了巨大无比的爆炸声,汽车的残骸和碎片高高冲起数十米高,白俊逸转头看了一眼,如同烟火一般绚烂,一道火柱直冲上数十米高。
这一道烟火,惊动了半个津城,而那林家,想必也能看得到吧。
白俊逸耸耸肩,霸气地杀完人之后他通体舒泰,立刻掉头去寻找姜不凡。
最终在高架桥到光明路的下个路口处,白俊逸和姜不凡汇合。
姜不凡看着白俊逸的眼神和看鬼没有区别。
虽然隔着太远,他没有看到事情的经过,但是最后那一声巨大无比的爆炸声他清晰地听到了,也看到了冲天而起的烟火。
被追的狼狈逃窜的姜不凡怎么想都想不明白白俊逸是怎么单枪匹马干翻两辆载满带着火器的人的。
拉开了后座的车门,并没有打算跟姜不凡炫耀一下的白俊逸坐进车里之后说:“去京城,立刻。”
姜不凡没敢废话,立刻踩下油门出发,因为此时他已经隐约听到了正在急速靠近的警鸣声。
“等等!”白俊逸忽然叫住了姜不凡。
嘎吱,姜不凡下意识地踩死了刹车,他惊魂未定地看着白俊逸,说:“咋了?”
“这辆车太破,我们换一辆。”白俊逸理所当然的话差点没把姜不凡气歪了鼻子,他怒道:“就是这辆宝贝疙瘩把我的狗命救了回来!现在你居然嫌弃它破!”
“你一路冲过来,你觉得这辆车现在还安全?现在我们恐怕是整个津城全程通缉的人了。”白俊逸苦笑,说话之间他已经拉开车门走了下去。
姜不凡猛地回神来,他一拍脑袋道是啊!这一路过来不知道被多少监控拍到了,高架桥上一定也有监控看到自己,这警车冲过来要是看到自己的车,不还立刻就把自己突突了?
这么一想的姜不凡立刻拖着再一次被吓昏过去的郑平安下车。
此时白俊逸已经走到了随着别克急刹车而同样急刹车停在后面的出租车前面。
还没等他开口,那差点吓死的出租车司机先探头出来骂人了,“你瞎了你的狗眼啊!会不会开车?不会开车滚回家去骑自行车!”
白俊逸歉意地说:“真的不太好意思。”
见白俊逸态度还算是诚恳,那出租车司机的脸色稍微好看了一些,他说:“这还差不多,得了得了,滚开远点,我要走了。”
“不好意思。”白俊逸继续说。
出租车瞪着白俊逸怒道:“我说让你滚开,你一个劲道什么歉?是不是脑子有病?”
白俊逸说:“第一个不好意思是对你造成的惊吓说的,第二个,是我要借一下你的车。”
说话之间,白俊逸已经拉着这吓呆了的司机的脑袋把他拖下了车。
坐在驾驶室上,白俊逸对那呆滞在原地的出租车司机说:“本来还打算给你几百块钱的借车费,但你刚才都骂我了,就算了,你骂我两次我就收你一次钱,不用找了。”
话说完,出租车轰鸣而去,而那司机,整个人都炸掉了。
这个世界到底是闹哪样啊?老子穿越到了侠盗猎车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