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8章 我,叫周上皇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出租车开出去没多久,就见到了街道的四面八方从各条大路或者小路里头冲出无数的警车跟消防车还有救护车,远处街道上已经有警车停靠在一边开始拉起了警戒线,交警封道,所有的车辆只准出不准再进。
显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已经足够津城的不惜一切代价要查出个名堂来了。
不过为这件事情头疼的不是白俊逸,而是林家才对,所以白俊逸很心安理得。
佩服地看着师父就这么空手套白狼地抢来了一辆出租车,又佩服地看着白俊逸一脸严肃正经地经过交警和警戒线,甚至还在交警的指挥下离开了现场……姜不凡终于忍不住问:“师父,你这一手要教教我。”
“哪一手?”白俊逸问。
“厚颜无耻的本事。”姜不凡如是地说。
于是一路上,白俊逸都没有和姜不凡这个不孝的徒弟说话。
一路上了高速,经过一个小时的奔驰,再下了高速之后白俊逸就发现约定好的高速路口已经有一辆黑色的车在等着了。
那人见到了白俊逸的出租车,表情也没有任何的变化,远远地朝着白俊逸示意之后就上车,黑色的车开在前面,白俊逸开着出租车跟在后面,又过去了二十多分钟,最终,白俊逸的出租车在一座没有门匾的大院门口停下。
附近很安静,整洁干净的马路上几乎没有什么人出入,偶尔有也是豪车的轮胎碾压地面发出的声音,这里明明不是一个小区的样子,但是却俨然有一股子的富气,一切都井井有条。
白俊逸从车里下来,身边是姜不凡拉着哆哆嗦嗦贼眉鼠眼的郑平安。
这大院的门口两对古老很有年代气息的石狮子坐镇,而上去便是不多不少正好七步。
台阶再朝上,是一扇大木门,三米多高,古老的门上镶嵌着两个扣环,扣环用雕饰用的狮子嘴含着,在那黄铜的质地上布满了一层古老的铜锈,这玩意光是卖相来看最少也是值一些钱的古董。
和周围老旧的景象不同的是在屋檐上,那青色琉璃瓦下的古老木梁挂着一对崭新的大红灯笼,随风飘摇的大红灯笼看起来也就是最近才挂上去的,给这古老的大院增添了一抹新意和喜气。
三个人走上了台阶,姜不凡问:“正好七级台阶,师父,是不是有什么讲究?”
“古代九为级数,非至尊不可用……算了,你的智商我还是换个比较明白的说法,在古代九是皇帝才能用的,而台阶则全部是单数,所以九之下的就是七,在古代比皇帝只小一层的是什么人?”白俊逸玩味地说。
先是象征性地对白俊逸侮辱了自己的智商表示不满,然后姜不凡就开始认真地思索白俊逸的问题,沉默了一会之后他两眼放光地说:“难道是首领大太监?”
“你给我滚出去。”白俊逸黑着脸说。
怎么就找了一个这么没文化的徒弟?说出去都给人笑。
“可我真不知道啊。”姜不凡委屈地说,想了想又不甘心地加了一句:“电视里那些首领大太监不都是九千岁么?比万岁正好差一点。”
“这里是一座王府!”白俊逸开始自责,自己应该早就说这句话的,为什么要拐弯抹角地折磨自己?
姜不凡闻言震惊地看着附近的装饰,说:“这里是王府?我的天哎,都是古董呢吧?”
白俊逸摇摇头,没搭理这丢人的东西,走进院内,而后顺着廊桥回转,走了足足有七八分钟的功夫,前面带路的人忽然在一个很有明清风格的圆形拱门前面站住了。
“我家主人在里面恭候了。”那人恭敬地说。
白俊逸点点头,抬步走了进去。
这儿是一处别致的小院,院子说小只是相对而言,入眼的白色围墙圈出了一块大大的面积,这其中有假山有小桥有湖心亭还有一座湖。
此时里头早就有了一个人。
周上皇哈哈大笑着走过来,对白俊逸说:“白兄弟,我就知道我们一定会做朋友的。”
白俊逸同样灿烂地笑着迎过去,两个昨天还剑拔弩张不欢而散的人就好像是好久不见重逢的老朋友一样相互拥抱了一下,白俊逸用力地拍着周上皇的后背说:“这还真是一个不怎么令人愉快的选择啊。总觉得有点在打昨晚的自己的脸了啊。”
周上皇被白俊逸打的疼得直吸冷气,他后退了两步好歹算是让开了白俊逸的手掌,这才笑道:“昨晚被打脸的是我的弟弟周复,现在白兄弟你的大名已经传遍了京畿地区,一朝闻名天下知啊。”
“你明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的。”白俊逸无奈地说。
“但是我们真正关心的都是这个,不是吗?”周上皇笑道。
白俊逸认真地看了周上皇一眼,笑着走向了小湖,说:“人我带来了,这是给你的见面礼。”
周上皇摆摆手,立刻有人把惊慌不定的郑平安带走,而后他站在白俊逸身边说:“只怕是个烫手的山芋,要是可以的话我还真不想接。”
“那么我就带回去。”白俊逸说。
“带回去之后白兄弟你会怎么办?”周上皇问。
“杀了,然后就回魔都。”白俊逸眯起眼睛看着平静的湖面说。
周上皇一愣,随即点头说:“的确,要是我是你的话,也不会愿意在别人的主场,这太吃亏了,不过还好,这份见面礼我收下了。”
“我可不感谢你。”白俊逸没好气地说。
周上皇笑着指了指平静的湖面,说:“白兄弟你慧眼如炬,看的出来这里头有什么名堂吗?”
白俊逸转头看了周上皇一眼,没说话。
他不喜欢周上皇,从第一眼开始就不喜欢,因为他是个简单的人,要杀要剐都简简单单,直接操家伙上就是了,所以他喜欢和同样简单的人交朋友,但是眼前这个家伙不是这么一个简单的人,不但是他,林戬,周复都不是简单的人,他们放个屁都能在肠子里多转几个圈,而和这么复杂的人接触是一件很累的事情。
最典型的就是唐女神,因为你一旦不小心的话说错了那句话做错了哪件事情,就要被唐女神扣零花钱了。
白队长觉得自己的智商都用来和唐女神斗智斗勇斗零花钱上了,他没有多余的心思对付这些人。
微微一笑,周上皇似乎猜到了白俊逸肯定不会回答,而他自己也没有解释,而是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鱼饵。
周上皇抓了满满一把鱼饵,忽然甩手朝着湖面抛洒下去。
平静的湖面好像下雨一样泛起了点点的波纹,这是鱼饵撒了下去的缘故。
而片刻之后,这静谧的湖面忽然了起来。
然后极其壮观的一幕就出现了。
无数红色的锦鲤忽然从湖底窜了出来,鱼头攒动,大红色的锦鲤挤着锦鲤,密密麻麻数百条锦鲤一下子全部出现,整个湖面好像一下子就变成了一个鱼满为患的鱼塘,这一尾尾的锦鲤,每一尾都是卖相极好的上品,火红如艳阳一般,这么多的锦鲤一起出现争抢,可想而知这画面有多壮观。
“这处宅子我买下之后就开始饲养这些锦鲤了,说起来当初为了弄齐这些纯正的锦鲤花费的功夫和代价可不比弄下这一处宅子要小,而后专门让人饲养着这些锦鲤,每个月花费的钱更是比整个宅子的保养价格更高,但是我却乐此不彼,你知道为什么吗?”周上皇心满意足地看着脚下热闹的景象,扭头对白俊逸说。
白俊逸仔细想了一下,然后用肯定无比的语气说:“钱多,人傻。”
白俊逸觉得这是自己最诚实的一句话了,比他面对唐女神问他有没有偷偷藏小金库然后去泡妞的质问的时候还要诚实。
每个月用无数的钱去养鱼,还专门弄了个宅子,这不是神经病是什么?
白俊逸最讨厌这些有钱人了,因为这会让他觉得很心酸和自卑。
周上皇好像没有想到会从白俊逸的嘴里听见这一点都不客气的四个字,他愣了一下然后就是哈哈大笑。
这笑声极为爽朗,连姜不凡都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他,这货,不是被师父给气脑残了吧?被人骂还这么开心?这是什么毛病?
周上皇一直笑到了气都喘不过来才停下,他擦了一把眼角笑出来的眼泪,说:“对对对,你说的太对了,我觉得只有你最了解我,我就是那个钱多人傻的,钱,很多,非常多,人,很傻,非常傻,我就是个天字号的大傻逼,哈哈哈!”
白俊逸和姜不凡这对师徒对视了一眼,忽然从对方眼里看到了要跑路的神色……跟一个神经病呆在一起真的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
“可就是我这么一个大傻逼,我也要让所有人都知道,我,叫周上皇!”周上皇的表情忽然变得神圣而肃穆,像是在宣读圣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