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9章 试金石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砰。
林戬的手掌重重地拍在桌子上,他的脸色阴沉无比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一字一顿地咬牙道:“你说什么?”
那男人的脸色很紧张,神色之中有些惊慌,就算是低着头不敢看林戬的脸色,但是从林戬的声音中他都能听得出来林戬此时的心情绝对不会好,他犹豫了一会,低声说:“世子,我们派出去的六个人……都死了,事情闹的很大,那六个人直接在高架桥和江滨路上动了枪,搞的我们很被动,津城的公安局局长就在外面,现在老爷正在接待。”
“区区一个津城的局长也轮得到我爸亲自去接待了!”林戬愤怒道,他暴躁地在房间里走了几步,忽然说:“那么任务呢?成功没有?”
“失败了。姜不凡和郑平安都跑掉了,而根据现场的反馈来看,到高架桥的时候白俊逸出现了,他一个人杀掉了我们六个人,现在这件事情非常棘手。”那男人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林戬越发阴沉的脸色,赶紧低下头去说。
林戬闷哼了一声,死死咬着牙的他走到了桌边,一想到整个任务失败还不说,居然还把事情弄的这么大,虽然他不在现场,但是从一个津城的公安局局长亲自到家里来,而自己的爸爸还不得不亲自出门去安抚这一点上就能够看的出来……这件事情闹出来的后果已经超出了之前的预计。
“废物!统统都是废物!六个人带着枪去追杀两个人任务失败了不说,居然还闹的这么大!我每年花这么多钱养着你们这群废物干什么?”林戬一把抓起了桌子上的茶杯重重地朝着男人砸了过去。
男人站在原地,一动都不敢动,更不要说躲开,他闭着眼睛咬牙任由那水杯砸在了自己的额头,感觉一阵剧痛的他闷哼一声,伸手捂着额头汩汩流血的伤口,而茶杯的碎片炸开,散落了一地,鲜血顺着他的手指缝流淌下来,一滴滴地滴落在地上。
“够了!”这一声,是正好从外面回来的林樵说的。
林戬看到了林樵脸上暴怒的表情也收敛了一些,他咬牙说:“爸,这些人简直就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那额头被砸了一个大口子的男人连苦笑都只敢在心里苦笑,林戬是主子,他说什么就是什么,虽然自己也死了六个弟兄,但是上面的人哪里会考虑这些……他们关心的是任务是否成功,计划是否会给他们带来麻烦。
显然,这一次的事情的确是办砸了,任务不但没有成功还捅了一个天大的篓子出来,现在上头的人要找替罪羊,他自然是首当其冲。
林樵哼了一声,神色不善地说:“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我跟你说过了多少次了要处变不惊,处变不惊!天塌不下来!就是天塌了你也不用这么把心思都浮在脸上,只有肤浅的人才会暴怒,你的路,还长的很!”
被林樵一顿教训,林戬的脸色也是一阵青一阵白的变幻,他想了想不甘心地说:“可是爸,我心里有气难平……外面的公安局局长走了?他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平时里看见我们林家恨不得跪下来添鞋子,现在出了点事情他就上门来找麻烦,到底是什么意思?我看他是这个局长当腻了!”
“放肆!”林樵忽然一声暴喝,不但是那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的男人吓了一跳,连林戬都错愕地看着林樵。
“他是津城的公安局局长,副厅级干部!你是个什么东西?官无品,将无职,是谁给你的本事让你对他指手画脚的?你以为你是谁?”林樵怒道。
林戬的脸色一僵,随即铁青着脸没有说话。
“你先下去吧。”林樵转头说。
这句话对那你男人而言几乎就是如获大赦,他感激涕零地一弯腰然后立刻灰溜溜地滚了。
等到房间里安静下来,林樵这才做到了椅子上,沉着脸说:“林戬,无论是林家还是周家还是其他的家族,之所以能屹立不倒的根基是靠什么你知道吗?”
林戬闷哼了一声,但是对于林樵的敬畏还是压过了他的怨气,他没有多少感情地说:“靠权力。”
“你说的不错,可没有说到点子上,权力来源哪里?你爷爷的威望?我的位置?你叔叔伯伯的位置?你爷爷奠基,我和你的叔叔伯伯们一点点地往上建造,如此而来建造出了一个林家,他们周家也是一样,其他的家族也都是一样,而这并不是最主要的,一个家里,能出多少个人?我和你叔叔伯伯加起来也不过是你爷爷的五个孩子,周家算是人脉兴旺的七个,但是这样几个人能掀起多大的风浪?说到底,还是靠人,靠着无数为了利益为了前途依附在你身边的人,你今天可以看不起一个局长,明天是不是就可以踩了一个市长,乃至于更高?林戬啊林戬,我本以为你已经足够成熟,但是看来你这一路走过来还是太顺了,顺到了几乎无法无天忘乎所以的地步。”
林樵的话让林戬的脸色极度难看,他站起来说:“爸,我只是感觉很烦闷,这个白俊逸简直就是一只苍蝇,实在太烦人了。”
“撇开家族不论,你觉得你能对付得了他吗。”林樵淡淡地说。
这个问题让林戬的表情和吃了大便一样难看……因为他实在没有那个逼脸说自己对付得了,就算是现在都被弄的焦头烂额了,更不要说脱离了家族的支持。
见到林戬没再说话,林樵摇摇头,这段时间以来他对这个原本被寄托了厚望的儿子是越来越失望,希望越大失望也越大,林戬最近的表现虽然不至于让林樵多伤心,但是和他原本林家继承人该有的身份跟地位是完全不相符的。
沉默了一阵,林戬深吸一口气沉声说:“那么爸爸,今天的事情我们要怎么处理?”
“你觉得你?”林樵问。
这也是有心考究林戬的意思。
林戬仔细想了想,忽然抬起头对林樵说:“爸,我觉得这件事情我们根本不用处理。”
林樵露出了感兴趣的神色,双手十指交叉看着林戬说:“哦?怎么个不用处理法,你说来听听。”
“这是一起性质很恶劣的当街杀人案,无论初衷如何,白俊逸当街杀人是肯定的,所以我觉得津城的警方应该缉拿凶手。”林戬阴狠地说,事到如今,现在怎么弥补都是不用去考虑的,弥补什么?为什么要弥补?就算是大家都知道那六个人是林家派出去的又怎么样,没有证据,谁能把林家怎么样?
现在是法制社会,一切都要有真凭实据说话的,否则的话那就是诽谤。
而白俊逸杀人,这是一路上无数人都看到的,还有监控作证,这是铁一样的人命官司,说一千道一万都抹杀不了白俊逸杀人的事实,还是当街杀人,性质极其恶劣。
这样的人,怎么能存活在法制社会呢?
身为一个人,特别还是一个坏人,不但要学会用阴谋,更加要学会用阳谋。
林戬对这句林樵经常放在嘴边的话如奉圣旨。
因为在很多时候,一个顺水推舟的阳谋比阴谋的威力要远大出无数倍。
比如现在,林家继续派人去杀白俊逸,能派十个二十个,还能弄几百人去杀人?那么一定是林家全都疯了,不要命了,可是现在就不同了,把白俊逸这件事情定死,自然会有法律去找白俊逸的麻烦,到时候在从中操作一下,那么起到的效果将远远大于继续跟没头苍蝇一样继续追杀的效果。
“更加重要的是,林家派人去杀白俊逸,这是犯法的,林家从来不做犯法的事情,相反,我们林家应该力所能及地提供更多的便利让警方去办案,侦破这么一起恶劣的当街杀人案。”林戬自信地看着林樵说。
林樵哈哈大笑,他满意地对林戬说:“不错,总算是没有让我彻底失望,你之前说的也的确是我心里的想法。最早的时候我说过把白俊逸交给你自己对付,这算是对你的磨练,而之前我在想是不是这个磨练对你太大,所以我打算自己跟这个年轻人谈一谈。至于现在,我依然支持你自己去解决自己的问题,林戬,外面,这个家里,到处都有很多双眼睛看着你,继承人这个位置不是这么好坐的,你要小心谨慎,一切三思而后行。”
林樵走到了林戬的身边伸手重重地拍了拍林戬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
林戬咬牙点点头,他凝神说:“我知道了,我一定会反思自己之前的问题。”
林樵点点头,缓声说:“从小到大,你就没有让我失望过,就算是有,只需要很简单的提点你也会很快地自己想明白,林戬,这一次,是你的试金石,过去了那么我也早一些把身上的担子交给你,周家的周复小子这一点比你强,所以你一定要慎重。”
话说完,林樵走了。
林戬站在房间里,眯起眼睛喃喃地念叨:白俊逸啊白俊逸,不过是一个我看不起的小瘪三,你有什么本事在短短的时间里竟然成为了我仅次于周复之下的试金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