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0章 给我泡茶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枫林亭和茶女楼是林戬最爱去的两个地方,这一点所有津城的人都知道。
关于这两个地方还有那么一个趣事,说是外地来的一个老板不知道林戬,刚到了津城就因为乱说话而得罪了林戬,在林戬周围的人用了一些小手段之后,这个不可一世的有钱老板就夹着尾巴带着礼物上门道歉,结果林戬根本就不愿意见他,而这个老板也不知道从哪里打听来了这两个地方,天天跑到这两个地方蹲守,风餐露宿了一个星期之后终于在茶女楼守到了林戬,而在这个老板的诚心道歉之下,付出了一定的代价之后这件事情总算是揭过去。
这么一个趣事蕴含了两个意思,第一个就是林戬在津城的能力,甚至他要对付什么人根本就不用他自己动手,围绕在他的身边不断地挖空心思在想怎么讨好和巴结他的人自然就会把一切他觉得碍眼的人处理掉,第二个意思就是枫林亭和茶女楼,的确是林戬必然会去的两个地方。
跟枫林亭的封闭性几乎就是林戬一人所有不同,茶女楼是对外开放的,对外做生意的一座茶楼,这茶楼很古色古香,一座院落一片青草地,而后便是一座座很有味道的竹楼错落有致地放着,一座竹楼就是一个完全封闭的包厢,在这里你不愿意的话没有人能够打扰你。
一辆法拉利停在茶女楼的牌坊下,这牌坊上写着金灿灿的茶韵禅韵四个字,相传这四个字是茶女楼老板的祖上传下来的,得自明朝一位皇帝的笔迹。
是真是假无从考证了,但是这牌坊下却从不允许任何人停车,哪怕你是再大的来头开再好的车,也老老实实地把车停在停车场里头,唯一例外不同的就是这辆并不算多奢华但是津城也不多的法拉利,大家都知道这是林戬林世子的车,这牌坊下也是他专用的停车位。
在最里面的一座竹楼里头,这座竹楼和其他的竹楼看起来都是一样的,但是这里的常客才知道它只为林戬一人开放,林戬来了必然来这里,而林戬不来,这里也不会招待其他人,宁愿让那些一个比一个有钱有权的客人们等着。
这竹楼里头,林戬和傅凰相对而坐,在两人的中间升起了一处小小的火炉,火炉下面火红的上好白炭通体冒着红光,那散发的热量让整个竹屋都变得无比温暖。
火炉前是一个穿着白色色的中袖布上衣,极有味道的中袖不上衣用一条淡蓝色的边儿镶着,一条马尾辫,让本就长得清纯气质恬淡的女孩更增添了几分内涵。
她此时正井然有序地摆弄着手里的茶具,娴熟的动作和宁静淡泊的表情,加上那双雪白细嫩好看修长的手不断地翻飞,总之这一幕让人看的心里都舒畅了很多。
这样的茶楼,能让无数有钱人有权人宁可早点打电话来预约等着也不去别处,自然是有一些道理的,毕竟无论是有权的人还是有钱的人都不是傻子。
“候汤最难,未熟则沫浮,过熟则茶沉,前世谓之蟹眼者,过熟汤也。沉瓶中煮之不可辨。芍药对水温的控制已经到了登堂入室的境界,果然是名师出高徒。”傅凰看着这低眉顺眼的泡茶女子轻笑道。
泡茶女子眼神平静而专注地看着自己眼前的小火炉,虽然未曾转过头但是却表情恭敬地回话说:“傅小姐的点睛手艺哪怕是师父都称赞不已,说是我们学习的榜样,芍药却半点都学不来,哪里还敢在傅小姐您的面前献丑。”
傅凰摇头笑着说:“采青前辈你芍药你,你们都是以茶入道,这是一种艺术和文化,我就不同了,对我而言泡茶就是泡茶,却远远称不上茶道,是我打发时间自娱自乐的事情,和你们比起来我到是满身的铜臭,不说也罢。”
芍药轻笑,却并不答话,能在这里被安排为林戬这样最为贵重的客人服务,自然是心思玲珑的,她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该说话什么时候不该说话,一句话带起一个话题就足够了,再多说,这起不是喧宾夺主?
果然,林戬很自然地就接过了话题,他深情地看着傅凰柔声说:“曾经能喝上一杯你泡的茶可一度都是我的梦想,不过一直到现在这个梦想都还没有完成。”
芍药闻言抬起头看了傅凰一眼,轻笑道:“傅小姐,芍药也很想再重温一下傅小姐你点睛的手艺,择日不如撞日,不如就现在如何?”
林戬极其满意地看了一眼芍药,眼神中全都是赞赏,想瞌睡了就有人送枕头来,送来这个枕头的芍药此时在林戬看来自然是极其乖巧懂事的。
傅凰却好像是没有看到两个人之间的你来我往,她微微一笑,摇头说:“我就不献丑了,虽然我还远远不到茶道的地步,但动手泡茶也还讲究一个心情,今天没有心情,泡出来的茶肯定俗不可耐。”
听见傅凰不出意料之外的拒绝,林戬的脸上找不到一点点的失望,反而悉心地问:“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太舒服?”
傅凰淡淡地摇头说:“没有。”
面对傅凰冷淡的态度,林戬耸耸肩。
茶女楼外面,周上皇和白俊逸还有郑平安从车上下来,路过牌坊的时候周上皇指着林戬的车笑道:“你看,我就说他一定在这里,这车就是他的。”
白俊逸此时正抬着头看那茶韵禅韵的四个字,闻言转过头看着那辆价值不菲的法拉利,说:“林戬的车?”
周上皇点点头。
白俊逸一声不吭地从地上捡起了一块砖头,照着法拉利的挡风玻璃就是一转头下去。
哗啦。
在周上皇错愕的眼神中,白俊逸拍了拍手转身背对着那辆一秒钟从高富帅变成吊丝的法拉利说:“好了,心情舒畅多了,现在我们可以进去了。”
周上皇苦笑着摇头说:“白兄弟你果然不太按照常理出牌。”
白俊逸大笑,正要说话……哗啦。
“好爽啊!我最恨这些开的车比我好的人了!”郑平安陶醉地看着四个车窗玻璃全部碎掉的法拉利说。
此时茶女楼里已经有人跑了出来,见到林戬的车被砸了顿时脸色大变,到底是哪个王八蛋吃了雄心豹子胆敢把林世子的车给砸了?
正要开口呵斥的时候,那人却猛地见到了周上皇。
脸上的表情一僵,硬生生地把说到了嘴边的要呵斥的话给咽了回去,那人表情诡谲地说:“周少,您来了。”
林戬的大名他们知道,周上皇这疯子的大名更是如雷贯耳,见到砸车的竟然是周大少,这人顿时噤声,摆明了是神仙打架他这个连小鬼都算不上的虾米自然不敢废话。
“林戬呢?”周上皇问。
“在,在里面。”那人不敢隐瞒地说。
周上皇和白俊逸一行三人径直穿过了那人,直接走了进去。
竹屋里,林戬和傅凰端着茶杯正谈笑,忽然砰的一声竹屋的门被人粗暴地踹开,脸色铁青的林戬站起身来却豁然见到从光亮的外面走进来的白俊逸。
“白俊逸是你!你还有胆子出现在这里!”林戬跳脚大怒道,正说话,却见到了从白俊逸身后出来的周上皇,顿时他的表情变得极为精彩。
在京畿地区,他比起白俊逸自然多了天时地利和人和的优势,但是若是周上皇和他走到了一起,那么这些优势很可能被无限地缩小。
“我怎么就不能来了?”白俊逸不开心地问,他觉得自己被侮辱了,怎么的,不就是被唐女神克扣了零花钱?这也不代表我不能来你们这些有钱人来的地方吧……我消费不起看看还不行么。
傅凰微微低下头轻轻地喝了一口茶水,微苦,有点涩。
此时,芍药站起来不客气地说:“这三位先生,这里已经有客人了,三位如果需要……”
“如果我让你闭嘴的话会不会显得很没有礼貌?”这话,是周上皇说的,直接打断了芍药的话。
芍药一愣,此时看清了周上皇的她惊讶道:“周少,是您……”
“既然知道是我,就不要让我做没礼貌的人,好不好?”周上皇温声说。
芍药一阵苦笑。
林戬固然是茶女楼最为贵重的贵客,但是这不代表他们得罪的起周上皇。
她轻轻地后退,代表着她不会插手接下来的事情,这也是无奈之举。
神仙和神仙之间的交手,她实在没有什么话语权。
白俊逸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一巴掌拍在了脸色非常不好看的林戬肩膀行,嘿嘿笑了笑,眼神中阴狠和嗜血的光芒一闪而过,然后他扭头对傅凰说:“你背着我跟别的野汉子勾勾搭搭,你会心安理得吗?”
傅凰闻言抬起头对白俊逸一笑,淡淡地说:“很心安理得。”
白俊逸把林戬从位置上拎起来,然后在后者的怒吼中一屁股坐在了他的位置上,和傅凰相对而坐,臭着脸说:“给我泡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