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1章 欺人太甚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白俊逸,你不要欺人太甚!”
欺辱,深深的屈辱,林戬从未觉得这么屈辱过,当他被白俊逸一把跟抓小鸡一样抓起来的时候,他感受到了自己人生中最屈辱的经历再一次被刷新了。
还有什么事情比一个男人被另一个人跟抓小鸡一样抓起来丢开,然后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调戏自己喜欢的女人更加来的耻辱的?
没有了!
再也没有了!
林戬的脸色狰狞的想要吃人,他双眼充满了熊熊燃烧的怒火,一张脸因为过于愤怒而变得潮红,死死地握着拳头,他发誓,如果可以的话他绝对会一拳打爆白俊逸的脑袋……但是不可以,他也打不过白俊逸,所以他只能忍着,再没有什么事情比这更加气人了。
被羞辱了,却不能反抗,或者你的反抗对对方来说完全就是挠痒痒……偏偏的,搞不好你还可能被羞辱的更严重一些。
“我让傅凰给我泡茶,欺你哪门子甚了?”白俊逸奇怪地看着林戬,他觉得这个人实在是太莫名其妙了,怎么的自己就欺人太甚了?
冷静,冷静!一定要冷静!
林戬在自己的内心里无数次的提醒自己要冷静,脑海里闪过自己父亲威严的面孔,他忽然站直了之前因为怒喝白俊逸而微微前倾的身体,深吸了一口气,他冰冷地看着白俊逸咬牙说:“当街在高架桥上连杀六人,引发两辆汽车爆炸,间接造成了十六车相撞的重大连环交通事故,不知道多少人因为你的残暴而家破人亡,白俊逸,你还真是好大的胆子居然还敢大摇大摆地出现在这里,你知道不知道津城的警方现在正满城追捕你,很快你就要成为全国通缉犯!你信不信我现在只要一个电话就能让你永世不得翻身?”
白俊逸抬起眼皮用看白痴的眼神看了林戬一眼,嗤笑道:“说的好像很厉害的样子,但是我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啊。你说的那么恐怖的事情是我这个良民会做的吗?显然不是的,因为今天一整天我都和周上皇在一起,要不,你问问他?”
林戬死死地咬着牙,眼神看向周上皇。
周上皇微微一笑,起身在这张四方桌的另一边坐下,风轻云淡地说:“林世子你说的是今天发生在第三高架桥上的事情吧?我也听我的朋友说过了,是很惨烈啊,不过的确不是白兄弟做的,因为他今天的确都和我在一起,我可以为他作证,另外的话,我听我在公安局的朋友说好像犯罪嫌疑人已经去自首了,是一个流窜各省作案的杀人犯,那个人只不过长得和白兄弟有些相似,但真的不是白兄弟,林世子,你误会好人了。”
误会!好人!
林戬感觉自己的头皮都炸了,他的双眼血红,盯着周上皇阴狠地道:“周上皇,你真的选择跟他一条路走到底?他不是个好东西,小心你在与虎谋皮,不得好下场!”
周上皇用右手缓缓地抚摸着左手小指上的尾戒,眼神玩味地说:“林世子,你在威胁我?”
林戬呼吸一窒,周上皇周疯子,他最见不得的就是别人威胁他,这一点林戬比别人更加清楚。
只是让他无法忍受的是周上皇为什么会选择和根本没有任何优势的白俊逸站在同一条战线,这是完全不符合常理的事情,他沉声咬牙说:“周上皇,我们之间有共同的敌人。”
周上皇惊讶地说:“共同的敌人?不不不,林世子,我想你误会了,我这个人最喜欢跟人交朋友了,我不喜欢到处去树立敌人,但是你是不是有我就不清楚了,不过我很肯定我们之间没有所谓共同的敌人。”
林戬没有再说话,他的表情阴沉,而此时,他忽然发现了一个不太对的地方。
白俊逸抢了他的位置,而傅凰坐在白俊逸的对面,周上皇坐在另一边,只有他站着,这种不同的待遇让他觉得很气闷,看着另一个位置,他打算坐下来,而这个位置正好和周上皇相对而坐,他不打算就这么离开,否则的话他就真的一败涂地了,现在最关键的就是周上皇的态度,只要周上皇重新站在他这一边那么一切就有翻盘的机会。
可是当林戬正要坐下来的时候,让他气炸肝的事情发生了。
姜不凡忽然快步走过来,一屁股挤开了同样朝着那张唯一的椅子移动的林戬,凭身体素质,十个林戬加起来都不可能抢得过郑平安,所以他一个踉跄差点被姜不凡挤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姜不凡舒舒服服地坐在了椅子上,爽快地说:“早就站累了,师父,你不是说来喝茶的吗?茶呢?”
……
连白俊逸都觉得姜不凡这货真的好贱。
周上皇则毫不顾忌形象和林戬感受地哈哈大笑,竹屋里回荡着周上皇的大笑声,更是声声刺耳地不断地刺激着林戬的神经。
林戬在发抖,浑身都在发抖,他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这对师徒,都不是三岁的小孩子了,怎么还玩这么幼稚的事情!就算是大家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但是也不至于弄这些只会让人笑话的小手段,简直就是卑鄙无耻!
可是就是这种想想都觉得幼稚的上不得台面的恶心伎俩,却真的,真的好气人啊!
林戬的表情狰狞得要吃人,他阴森森地看了白俊逸三人一眼,最终咬牙回头对傅凰说:“傅凰,我们走吧。”
林世子居然被逼得要退让,这在之前可是从未听说过的事情,别说听说,恐怕很多人想都不会想,这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可是当事实发生在眼前的时候,这里唯一的局外人芍药的眼神立刻就变得很怪异,但她同时也深深地把自己的头低下来,不敢让任何人看到自己脸上的表情。
傅凰看了林戬一眼,忽然说:“想要走恐怕不太容易。”
这么一句话,让林戬的瞳孔缩成了针尖大小,他再次看向白俊逸的眼神少了一些愤怒,多了一些警惕。
白俊逸轻笑,抬起头对傅凰说:“你果然还是比较了解我的。”
林戬眼神阴沉得能滴出水来,他沉声说:“白俊逸,你到底什么意思?”
白俊逸笑道:“我到是没有什么意思,不过我的徒弟被人追了大半个津城不是十分的爽快,既然都做师父了,自然是要为徒弟撑腰争口气的,不凡,现在都没有什么外人在这里,你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吧。”
芍药闻言都要哭了,什么叫做没什么外人在啊,别这么自来熟好不好啊,我跟你们一点关系都没有啊!
林戬警惕无比地后退两步,他怒道:“你们要干什么!难道你们真的打算和我不死不休?别忘了这里是津城!”
姜不凡嘿嘿笑着站了起来,一步一步地朝着林戬逼近狰狞地说:“津城咋的了,津城的天就不是天了?”
话说完,林戬还未来得及露出惊恐的表情,姜不凡就伸出手一把抓着他走向竹屋的后头开始一场令人印象深刻的报复行动。
听着里面越来越凄厉的惨叫和怒骂,傅凰微微皱眉看着白俊逸说:“你这样做除了让你更加被林家憎恨和被其他家族忌惮之外没有任何实际意义。”
“说的好像林家现在不想弄死我一样……周复是跑的快,要不然你以为那天晚上那个巴掌就足够了?这样的教训,周复也知道吃过多少次了,就是一头猪都学会跑路了,不过这个林戬还是年轻没有经验,这不是,让我逮着了。你心疼?”白俊逸把林戬喝过的茶杯丢出去,然后找了空茶杯来,送到了傅凰面前。
傅凰好像没有看见白俊逸的动作,她淡淡地说:“白俊逸,注意你说的话。”
白俊逸指了指自己空掉的茶杯说:“给我泡茶。”
傅凰的眸子里闪过一抹火气,站起来就朝着门口走。
只是当她站起来转身走到门口的时候,眼前一花,白俊逸却已经微笑着挡在了她的面前。
“白俊逸,你这意思是同样不打算让我走吗?”傅凰直视着白俊逸的双眼冷淡地说。
白俊逸轻笑道:“我来都来了,你见到我就走算几个意思?”
傅凰抿着嘴唇倔强地看着白俊逸,冷笑道:“我非要走呢?你也会打我一顿?”
白俊逸表情一窒,傅凰却已经绕过他要拉开门。
砰。
门才被拉开一条缝隙就被粗暴地关上,然后白俊逸板着脸拉着傅凰的手腕让她坐在原来的位置上,傅凰不断地挣扎却好像自己的手被铁钳给钳住,无论如何都挣脱不开。
一直到坐在了位置上,傅凰才愤怒地对白俊逸说:“你到底要做什么?”
白俊逸叹了一口气,说:“如果我说我想杀了林戬,你说我能放你走吗?”
此话落地,鸦雀无声。
傅凰难以置信地看着白俊逸,她从未想过白俊逸依然会有这么胆大妄为的疯狂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