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2章 大唐翠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杀人!
还是要杀了林戬!
这句话不断地在傅凰的脑海里回荡,她豁然站起来肃声说:“白俊逸,你疯了!”
“他要杀我就是合理合法,我想要杀他就是我疯了,这是哪门子道理?”白俊逸冷笑道,抬头看了傅凰一眼,冷淡地说:“我不杀他的话他就会千方百计地要杀了我,虽然他的方法在我看来很幼稚也很乏力,但是次数多了难保不出意外,连着买十年的彩票说不定还真的就中了呢?恰好我这个人胆子一直都比较小,所以我不打算给他无数次杀我的机会,更何况,他这一次能对我的徒弟动手,那么下一次就能对我的女朋友动手,到时候我再杀了他?杀他一千次一万次能弥补我的损失吗?显然不能,所以我觉得还是先下手为强比较好。”
傅凰沉声说:“你这是用还没有发生也不一定会发生的事情来给你自己找理由!”
“哦?你真的觉得我说的这些事情不一定会发生吗?或者说等我吃够了苦头才可以找他报仇?另外的话,你觉得我和林戬不死不休你死我活的画面,跟我和他坐在一起品茶论道的画面,哪一个更加容易让你想象?”白俊逸笑道。
傅凰的语言一窒,的确……这两幅画面她会想到的能想到的完全是前者……后面那画面,她自己都觉得滑稽可笑。
想到了这里,傅凰叹了一口气说:“白俊逸,我劝你不要冲动,林戬……不能死,否则的话你就是打破了这个圈子墨守成规的规则,不但是林家会和你成死仇,就连是其他的家族也不会绕过你的,不信你可以问问周上皇,这个圈子里的规矩就是无论怎么斗都要讲究个底线,长辈不插手晚辈的事情,家族不插手个人的事情,所以可能两个人彼此看对方不顺眼,明里暗里斗得热火朝天但是两个家族关系却很要好,各个领域都在合作是真正的盟友,又比如林戬和周复这些年如此不和,但是都没有指对方于死地,斗倒了就足够了,一旦出了人命,这就是血仇。”
“想我跟他打生打死的是你,想我别杀人的也还是你,你就不能明确一下你的要求?要不然做人很难做啊。”白俊逸板着脸说。
傅凰凝神看着白俊逸,说:“如果说我要你放过林戬呢?”
这话说出来,白俊逸的表情一僵,连周上皇也是玩味地在白俊逸和傅凰之间看来看去,似乎想要从中看出一些什么很有趣的东西。
僵硬了一会,白俊逸干咳一声,眼神游离,忽然他扭头对芍药说:“你们这里有酒么?”
酒……
芍药很想怒喝白俊逸这里是茶馆而不是酒馆,想要喝酒请去其他的地方不要来神圣的茶女楼来侮辱斯文。但是幻想总是很美好的,而现实却一直都很残酷,所以芍药不敢这么说,她只能露出一个小兔子一样受惊的表情讷讷地说:“没,没有啊。”
……芍药觉得自己好没有骨气。
傅凰咬牙切齿地看着白俊逸,她觉得自己身为一个女人的自尊心受到了严重的侮辱和挑衅,混蛋,你这不是摆明了不把我放在眼里……追我的人多了去了!里面就有一个!
听着耳边林戬的惨叫渐渐地多过了怒骂声,傅凰叹了一口气,早就该知道和白俊逸这样的人讲什么规矩和道理完全是对牛弹琴,可是自己现在却又能怎么办?目前的形式,完全是白俊逸用他bug一样的武力占据了绝对的上风,林戬说的难听一点只是他砧板上的肉罢了,他要怎么样就可以怎么样,而更悲哀的莫过于傅凰发现其实自己的状况也没有比林戬好多少。
而此时,竹屋的门被推开了。
白俊逸和周上皇同一时间转过头去,白俊逸见到的是从门外走来的一个女人,这个三十多岁四十岁左右样子的女人气质很恬淡,笑容清浅,她长得其实不漂亮,属于比较平凡的那种……最起码比唐女神和傅凰是要差一些的,如果单单是容貌的话很可能她属于那种被人一转头就会忘记掉的人,但是她的气质却极好,淡泊而宁静,甚至会让看着她的人产生一种这样的女人应该只有那种与世隔绝的老庙内才会有的感觉。
总之,她就是那种给人几乎脱离出这个红尘不食烟火的感觉。
“采青夫人,今天来一趟不想却把您给惊动出来了。”见到了这个女人,周上皇站起来客气地说。
白俊逸的表情玩味,能让周上皇这么对待的人可真的不多。
采青夫人轻轻一笑,如同甘冽的清泉流淌进了一潭死水中一样,让整个竹屋里面的空气都变得轻松了许多。
“什么惊动不惊动的,要说起来你来了我不出来迎接才是我招待不周,这不是,你们闹的不愉快了不是?”采青夫人的话对周上皇说,眼睛却看向白俊逸,她轻轻一笑,指了指里面的房间,对白俊逸柔声说:“这里毕竟是做生意的,要是闹的太僵了大家见面也挺尴尬的是不是?能不能看在我年长你几岁的份上,先让林世子出来?要不然的话,我这里的小本生意可很难做下去了。”
白俊逸哈哈一笑,对采青夫人说:“既然夫人你都这么说了……不凡,再打个两分钟就差不多了。”
里间传来了姜不凡高声回应的声音,连带着还有气喘吁吁的那种喘气声,林戬的惨叫声更加凄凉了。
采青夫人摇摇头,知道白俊逸这分明是不打算卖自己的面子,不过她也不生气,能在津城开这么一家让林戬流连忘返的茶楼,她自然是有着自己为人处世的道理和规矩,林戬的确是茶女楼最为重要的贵客,但是这并不代表着采青夫人就要冒得罪白俊逸的危险去做一些徒劳的事情……更何况,旁边还有一个态度暧昧不明的周上皇是不是?
白俊逸是什么来头,采青夫人不清楚,但是她却明白能把林戬逼成这个地步的人必然也有那个本事让她不得安宁。
“采青夫人的人脉很广,为人八面玲珑,在京畿地区的各个地方都说的上话,而且她的祖上就是专门做茶的,生意做的不小,加上四九城里头一些大佬都喜欢喝她的茶,所以不太好对付,但也从没有听说过她和谁红过脸,总之就属于那种别人不愿意得罪,她也不得罪人的那种第三方势力,不要交恶比较好。”周上皇在白俊逸身边轻声说。
白俊逸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他笑容满面地站起来说:“采青夫人既然来了,不如一起坐下来喝杯茶?”
采青夫人的眼神在傅凰和白俊逸以及周上皇三个人身上转了一圈,点点头来到唯一剩下来的空位上坐下,转头对芍药说:“芍药,今天贵客登门,你去把我的大唐翠拿一些过来。”
芍药如获大赦,这个小小的竹屋里面发生的却是惊天的大事,她不过是采青夫人的一个小徒弟,无权无势真的驾驭不了啊,她早就想要跑了,现在采青夫人过来,立刻急急忙忙地应了一声就走了。
“今天可有口福了,这大唐翠可不是一般人都能喝得到的,而且但凡是大唐翠,必然要采青夫人亲手泡的才是第一极品,哈哈,今天我可托了白兄弟的福了。”周上皇哈哈大笑道。
采青夫人笑道:“好茶还需要好人品才对,心平气和才能尝出这大唐翠的真正味道来,所以我一直都觉得其实茶本身的味道是固定的,而真正影响口感和品位的,是人自己的心情才是,心情好,则最便宜的茶叶末也能尝出绝佳的味道来,而若是心中有结,恐怕就是这大唐翠喝起来也和黄连汤无异。”
白俊逸赞同地说:“这话说的不错,我怎么觉得我喝什么都那么好喝呢,原来是我心情一直都很好的缘故?”
傅凰撇过头去,用这样的动作告诉白俊逸自己听见他的话觉得很恶心。
不多时的功夫,芍药捧着一个小锦盒进来了,放在桌上之后就乖巧地退了出去。
而采青夫人打开了锦盒,里头有一只很名贵精致的青花瓷罐子,采青夫人笑道:“这大唐翠是深山一株千年老茶树上摘摘下来的,不分支不插培,所以每年它只有那么几两而已,都是精选经验最老道的做茶师父手工炒制出来,所以很稀少。”
白俊逸忽然提问,“听说一些名气很大的茶都是十八岁的处子用舌尖采下来的?”
傅凰重重地哼了一声,说:“这只不过是一些噱头罢了,什么十八岁的处子采茶,就是让一些人花费更多的钱去买而已。”
采青夫人笑道:“的确是这样的,不过采这大唐翠却的确需要用香薰洗手,经过很严格的工序才可以,整个过程不和其他的物品接触,采摘之后直接放到瓷罐里,为的就是保证最原始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