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3章 那么就做敌人吧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白俊逸不懂茶道这么文艺的玩意儿,对茶最粗通的理解就是……能解渴。
所以唐女神一直诟病白俊逸这厮实在是太没品位了,别说和上流社会,哪怕是跟一般的小资的人的生活都相距甚远。
不过,虽然不明白茶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可这并不妨碍白俊逸这个外行看热闹……最起码,看采青夫人泡茶的过程就算是他这个铁打的门外汉都觉得简直就是一场视觉的享受。
采青夫人动作行云流水,并没有那种惊艳和花哨的动作,但是每一次举手投足都充满了一种令人十分舒服的熟练,她甚至都不用看,伸手就能拿到她需要的东西,而炉子、茶叶罐、茶匙、茶杯,一切东西在她的手上好像有了灵性一般,总而言之,赏心悦目!
“采青夫人的茶道功夫的确是我望尘莫及的。”连傅凰看着采青夫人泡茶的功夫也暂时抛却了之前被白俊逸引起的不快,她赞叹道。
采青夫人从火炉上提起了铜壶,然后将其中甘冽的清泉水注入到了茶碗之中,闻言笑道:“不过是熟能生巧罢了。”
此时,里间的门忽然开了,首先出来的是神清气爽的姜不凡,这货一脸好像刚强上了一个清纯少女的猥琐表情走出来,他心满意足地对白俊逸说:“师父,你交代我办的事情办好了。”
白俊逸朝着他身后看了一眼,却迟迟没有见到林戬,错愕道:“你不是真的把他打死了吧?”
林戬要死,可不是现在啊,这货难道是假戏真做了?
姜不凡立刻不开心地说:“怎么会呢,我会是那种随随便便就打打杀杀的人吗?你还不出来?不出来我再进去教训你一顿了啊!”毫无疑问,后面半句话是姜不凡对着里面的林戬吼的。
阴暗的里间传来了一阵东西碰撞的稀里哗啦声,然后林戬出来了。
此时的林戬,哪里还有半点之前那风度翩翩的潇洒样子,身上名贵的休闲西装变成了布条,东撕了一块西扯了一块,一只胳膊上的袖子被整个扯了下来,那白嫩嫩的胳膊暴露出来,他的脸上更是鼻青脸肿,红肿得老高的脸颊几乎让他看不出原来的样子,嘴角还挂着淤血,头发散乱,双目狰狞而疯狂。
若不是亲眼看着林戬被姜不凡拖进去,而里面出来的人除了林戬之外不可能有其他人……没有人会相信眼前这个活像是跟人争地盘打架打输了的流浪汉一样的男人居然是林世子。
“白俊逸!”林戬见到了白俊逸就疯狂地怒吼,作势就要冲上来,只是当他刚迈开步子的时候却被姜不凡一脚踹了个踉跄,狼狈不堪的林戬一个趔趄坐在了地上。
周上皇看着坐在地上眼神呆滞的林戬,摇摇头竟然有些同情地叹了一口气,他觉得自己够疯子了,但是这么完全不要下限的事情他是真的做不出来……虽然这些伤看起来恐怖的很,但休养个十天半个月也就好了,脸上青一块肿一块其实也不影响什么,但是这丢脸啊!这么一件事情要是传出去了,和杀了林戬有什么区别?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的,杀人不过头点地,士可杀不可辱,你这么欺负人家,不太合适吧?
此时,采青夫人已经分别斟了四杯茶,而周上皇和傅凰的都是自己伸手去拿,惟独白俊逸这一杯是采青夫人亲自送到了白俊逸面前的。
白俊逸看着眼前的茶杯愣了一下,随即很知情知趣地对姜不凡说:“不凡,回来喝茶。”
姜不凡闻言应了一声,端起剩下的一杯茶喝了一口,然后就皱着眉头,说:“这……说不出来什么滋味。”
说话之间,姜不凡又喝了一口,但是眉头却皱得更紧了,好像之前正在思索一道很深奥的题目,而当仔细地再看了一眼题干之后,发现这题目比自己想象的还要更复杂。
采青夫人微微一笑,说:“你心里有欲念,众多的欲念纠缠在这一杯茶里,喝进去,自然尝不出你想要的滋味来,是酸是甜是苦是辣,你自己才知道。”
白俊逸闻言乐了,说:“喝茶怎么还喝出这么玄乎的意思了?”
采青夫人轻笑一声,说:“不如让我先送林戬去医院如何?”
傅凰的眼神立刻就看了过来,目光灼灼地盯着白俊逸。
白俊逸捧着茶,细细地喝着,并未答话,但是他的态度却是最至关重要的。
连林戬都不由自主地紧张了起来,此时可以说他的生死完全都掌握在白俊逸的手里,如果这个神经病真的铁了心要和自己鱼死网破的话,那么自己的麻烦肯定是泼天大的了。
此时形势不如人强,只要白俊逸一个摇头,恐怕他今天还真的很难走出这个屋子,林戬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自己竟然会被逼到这样一个地步,明明只要出了这里就是海阔天空,整个林家会把他保护的滴水不漏,但是现在最大的问题他根本就走不出去这个房间!
林戬难过地发现以往被他所看不起的武力现在成了最至关重要的因素,重要到了决定他生死的程度。
白俊逸放下了茶杯,这个动作让竹屋里更是陷入了绝对的安静,唯一的声音只有白俊逸的茶杯磕在桌子上的声音,在林戬凝重和阴毒交织的眼神中,白俊逸对他招了招手,“你过来。”
林戬的脸色忽然涨得通红……其实是不是被白俊逸这句对他来说极度羞辱自尊心的话说的完全看不出来,因为他的脸上本来就已经红肿一片。
咬着牙,林戬最终还是选择了屈服,他低下头走到了白俊逸的面前,深深地隐藏起了自己充满了仇恨和近乎疯狂一般的欺辱的双眼不被人看到。
“抬起头来。”白俊逸淡淡的说。
林戬死死地握着拳头,他的身体好像是僵硬生锈了的机器,困难而缓慢地按照白俊逸的话做出了动作。
他不敢不做,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小命完全掌握在白俊逸的手里,他恨白俊逸,此时此刻他对白俊逸的恨完全超出了一切事情,但是月是恨他越是知道,自己现在必须屈服,因为只有活着才有报仇的希望。
看着林戬的双眼,白俊逸伸出手拍了拍林戬红肿得老高的脸蛋,这样轻佻而充满了侮辱意味的动作更是让林戬的身体不断地发抖,白俊逸淡淡地说:“虽然你掩饰的很好,但是我还是在你的眼神里看到了很深的仇恨,这种仇恨真的让我很不安呢。”
白俊逸觉得林戬的演技实在是太差了,每次当唐女神逼问自己是不是藏了小金库,是不是跟别的妹子勾勾搭搭了的时候,自己那演技才是合格的……可假的就是假的,不管自己伪装的怎么完美总是能被唐女神发现自己的小九九,这让白俊逸很不爽,所以他也喜欢当着别人的面揭穿别人演的戏,凭啥让我一个人尴尬来着的?
傅凰紧紧地皱着眉头,她想要开口说什么,但是猛地见到了白俊逸眼角闪过的一抹嘲讽,这让傅凰立刻停住到了嘴边的话,这嘲讽让她知道哪怕是自己说了也没有用,白俊逸不会理睬的。
既然这样,何必自取其辱?
傅凰苦笑着摇摇头,端起依然滚烫的茶杯喝了一口,入口的,全是令人难以下咽的苦涩,按照采青夫人所说的,喝这大唐翠喝的其实就是心情,那么代表了自己此时的心情是什么?苦吗?还真的准呢,果然很苦,比黄连还苦。
“再见面,我们就是敌人了。”
不知道为什么,傅凰忽然想起了白俊逸对自己说的这句话,她和白俊逸之间说的话很多,但是却惟独这一句最让她无法忘记,此时忽然在脑海里出现,却让她的浑身都冰冷了一下,然后就是一阵不知道是什么滋味的复杂。
敌人?
那么就做敌人吧!
反正,我们也不可能是朋友的。
傅凰的眼睛在咽下了嘴里茶汤之后再一次睁开,这一次,她的眼神恢复了之前的清明和冷清。
这复杂的心理转变过程说来久,但其实只是喝了一口茶的功夫,而此时林戬也对白俊逸给出了自己的回答:“我发誓,我以后绝对不会报复你,从我出了这个门之后我们就两不相欠,我以前得罪了你也的确想过把你置于死地,但是今天你在我的身上已经报复回来了,那么我们就扯平了。”
白俊逸闻言讶然笑道:“那么如果我非要杀了你呢?”
林戬的瞳孔缩了缩,沉声说:“你可以杀了我,这样也的确更安全,因为一个活人充满了变数,你无法确定我出了这个门以后刚才说的话是不是会当真,或许你现在心里就在想我一定会出尔反尔,既然这样的话不如直接杀了我干脆,毕竟一个死人是不可能报复的,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你如果杀了我,绝对会面临最疯狂和惨烈的报复,这不是用我林家的名义威胁你,而是我的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