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4章 屎盆子笑着接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林戬的话,掷地有声,回荡在竹屋内,看似平静的空气里其实每个人心中都暗流涌动,所有人的内心都因为这一番话而掀起了滔天巨浪。
林戬说的不错,白俊逸的确没有办法保证他出了这个门之后是不是会报复……其实到也不是没有办法保证,林戬吃了这么大的亏,几乎比杀了他还难受的事情他硬生生地承受过来了,还指望这个从来锱铢必较的男人能善罢甘休?这恐怕是所有人都要打一个问号和一个感叹号的。
但是,杀掉林戬此时到是痛快了,但痛快之后呢?
要付出代价的。
林戬用了疯狂和惨烈两个词语来形容,这绝对不为过。
周上皇握着茶杯,嘴角的笑容很玩味,他在等白俊逸做出选择,这个选择,很大程度上将会决定他跟白俊逸之间原本就脆弱得比一张纸还要苍白的联盟未来的走向。
一个有勇无谋和有谋无勇的合作者,断然不是他周上皇会要的。
而面对这样一个人,周上皇一旦确定了他没有利用价值之后最可能做出的就是给予给阴狠的背后一刀。
周上皇有这个底气,也有这个本事,所以他就有这个打算。
他知道自己的想法白俊逸很清楚,但是他并不在乎,白俊逸现在需要自己这么一个盟友用来对抗林戬在津城的势力,而自己也需要白俊逸这么一个盟友用来吸引周复越来越严密的注意力,所以两个人之间有联盟,联盟说白了就是互相利用的游戏,没有了利用价值,谁说盟友不能变成敌人?
怎么选择?
很难啊。
周上皇的笑容越发玩味了,越是这样的局面,他越是喜欢。
混乱而疯狂,他不就是借着这样的机会一步步地走进看似被周复经营得和铁桶一样的周家的么?
白俊逸的手指缓慢而坚定地敲打在桌面上,他的眼神一点一点地收敛起来,似乎也在考虑怎么选择这个很严肃的问题。
白俊逸的眼神不着痕迹地扫过了周上皇,虽然后者很警觉地收起了笑容,但是那一抹玩味的神情还是被他捕捉到了。
说实话,如果不是形势不饶人的话,白俊逸很想一巴掌拍死周上皇这么一个不靠谱的盟友,这货在想什么他心知肚明,但是正和周上皇有恃无恐的理由一样,目前的情况的确是他们谁都不想离开谁的时候……白队长觉得这句话用在自己跟一个男人身上显得很恶心很基佬,但事实就是这样。
白俊逸是的确想要杀了林戬的,这个念头从来都没有动摇过,但是之前在魔都的一次之后,引得京城里面到现在都还有不少人在拿这件事情说话,坦白地说,白俊逸是真的不愿意再和那个神秘的四九城里的任何人有任何接触,但是他更加明白这个四九城里有不知道多少双眼睛正紧紧地盯着自己要把自己置之死地。
自己的尾巴,就是他们发起攻击最好的信号。
上一次魔都的事情,是一些大佬和老上级看在自己功在社稷的份上给自己网开一面硬生生地压了下来,但是若是杀了林戬……这样的风波,白俊逸自认为不会那么容易解决掉。
这是直接开战了啊。
但是他并没有和林家开战的实力。
林家所谓疯狂而惨烈的报复,他可以无视,但是他身边的人不能。
唐凝,苏媚,甚至是慕珂珂,这些都有可能成为林家泄愤的目标,所以白俊逸必须慎重。
所有人都看到了白俊逸眉头皱拢,包括了在他面前的林戬。
林戬内心一片悲哀,他从来没有想到自己居然有一天会因为白俊逸的一个决定而如此忐忑,但是事实就是这么裸地发生在眼前了,他不得不在内心祈求白俊逸会做出他所希望的那个选择,他不想死,更怕死,他还有很多荣华富贵,他和周复不同,周复哪怕是被宣布了就是周家的继承人,但是谁都知道周上皇不是一个甘心做个弃子的人,所以周复还有继承人的压力,但是他没有,只要他平平安安地度过过去,等到时间一到偌大的林家资源就全部是他的。
所以他不想死。
没有享受过权力和财富的人,是不会明白那种比毒品还要令人迷醉的感觉的。
忽然,白俊逸的眉头松开,他笑了。
他笑着站起来拍了拍林戬的肩膀,热情地说:“我之前不过是开个玩笑而已,怎么就这么当真了呢,我可是奉公守法的好公民,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地就杀人?杀人这样的事情我想想都会觉得害怕,更不要说让我去做了。”
白俊逸的话,让林戬整个人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精神松懈下来之后他就感受到了自己浑身的疼痛和疲惫,但是无论再怎么难受,他都不能表现出来,林戬说:“我也觉得你是开玩笑,我也不会相信你会杀人的,之前还有人在我面前说高架桥上的事情是你做的,我觉得怎么可能呢?刚才上皇已经说了,真正的凶手已经去归案了,我想我可以拜托我在公安局的朋友尽快把这件案子办成铁案,好用事实证明你是一个清白的人。”
这是林戬的投名状,到了现在他依然不敢完全相信白俊逸答应放过他,所以立刻给出了自己的好处,今天高架桥上的案子,就这么过去了算了,反正你也打了我一顿出气,那么那边的事情我也不追究,你不是找了人来顶罪?那么好,你说是谁,就是谁!
白俊逸满意地说:“好啊,早这样我们就可以做朋友了嘛,要不坐下来喝杯茶?”
林戬闻言立刻说:“不了,我觉得我还是先去医院看看病吧。”
白俊逸点点头说:“说的也对,应该早去看看,不过我奉劝你一句啊,以后走楼梯的时候可要小心点,你看这不,一个不注意你就摔成了这个样子,幸亏没有内伤什么的,要不然的话可就没有那么容易好了,回去记得好好休养,有空了我来看你。”
林戬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他说:“那么我先走了。”
“等等啊。这么急着走干什么,不知道今天郑叔有没有跟着你过来?要不让他来接你吧。”白俊逸忽然说。
林戬的表情一僵。
傅凰的脸色微微变化,连握着茶杯的手指都微微颤了一下。
“他有点事情,今天不在。”林戬艰难地说。
“是今天不在还是以后都不会在了?”白俊逸问,脸上的笑容一点一点地消失。
林戬咬咬牙,说:“我也不太清楚,需要打个电话问一下。”
白俊逸要郑叔来交换,这对林戬来说可以救他的命,但是对林家来说却是一个天大的麻烦。
郑叔知道的关于林家的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太多太多了,甚至其中很多事情都是他亲自操刀办的,而这么一个人要是落入了白俊逸的手里,这对林家来说无疑是无法容忍的打击。
白俊逸耸耸肩,表示林戬随意。
林戬摸了摸身上,却找出了已经变成碎片的手机,然后他尴尬地朝傅凰借了手机,拨出一个号码。
“是我,郑叔呢?”
“好。让他来茶女楼,尽快。”
“就说是我说的,这件事情回去我会亲自做出解释,你只用按照我的意思办事就可以了。”
放下手机的林戬深深地松了一口气,把手机还给傅凰之后他转头对白俊逸说:“半个小时之内他就会到。”
白俊逸满意地点点头,继而回头对周上皇说:“派个人来接应一下?”
周上皇笑道:“这好说,完全没有问题。”
一边掏出手机,周上皇的内心却狠狠地骂了一声白俊逸卑鄙,当着林戬的面让他叫人来接应,显然就是告诉林戬这个掌握了林家无数秘密的郑叔会落到他的手上,这样一来能吸引绝大部分来自林家的愤怒,这对于他来说绝对不是一个好消息。
但是……能控制一个对林家无比了解的郑叔,这么一个诱惑让周上皇无法放弃也无法拒绝。
在家族内,继承人的标准就是对家族有多大的贡献,掌权之后是否能带领家族继续走向辉煌,如果能扳倒林家,那么他替代周复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虽然凭着一个郑叔要扳倒林家听起来很不可思议,但是这只是其中的重要一步而已,有了把柄,之后做出利益交换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只要能为家族争取利益,那么就是加分。
所以周上皇舍不得放弃,也不能放弃。
这是一个阳谋,一个正大光明的屎盆子扣在他的头上,他却偏偏还要笑着接过来。
周上皇已经开始考虑跟白俊逸之间的结盟到底是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了……虽然目前来看,他带给自己的回报已经超出了自己找个替罪羊给他定罪这么一点。
打好了电话,白俊逸笑着坐下来,对采青夫人说:“采青夫人,不知道你这里有没有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