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5章 你带坏我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酒,肯定是没有的。
不过人却来了。
说是半个小时,事实上仅仅是二十来分钟,郑叔就已经出现在了这竹屋里头。
此时的郑叔,依然和以前一样一身的青灰色老旧衣服,半百的须发显示出他经历的沧桑,若说唯一的不同,就是那双眼睛里充满了血丝和疲惫。
显然,这两天他过的并不轻松,他也清楚他自己往后的日子会更加不轻松。
郑不负到了,林戬就立刻站了起来,而当郑不负看到林戬此时的样子的时候,他浑浊的眼睛里露出了一抹复杂难明的意味,深深地低下头说:“世子,您受伤了。”
林戬闷哼了一声,他现在根本就不需要郑不负再重复一次本来就很明显的事实,他深深地看着郑不负,林戬很清楚自己一旦踏出了这个门,面对他的就是无穷无尽的麻烦。
他擅自把知道家族无数秘密的郑不负带了出来,这个之前一直都是林家肱骨的郑不负很快就会变成最让林家寝食难安的炸弹,而这个炸弹却还偏偏是他亲手交出去的。
回去以后,面对林家的责罚,父亲的震怒,林戬很清楚自己将要面临最为艰难的时刻。
但是他没有办法,他总不能任由白俊逸给打死吧?在别人的面前他或许还要坚持一下,硬骨头一下,但是面对白俊逸……林戬是真的没有什么信心。
“郑叔,这是我最后一次叫您郑叔,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也不再多说了,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么一步,那么就好,良禽择木是物竞天择的自然法则,您的选择我不干涉,但是我希望您能够明白,这么多年以来林家对您如何,而您的名字,恕我叫一声,郑不负,这个不负,您扪心自问。”林戬说完之后就走,他甚至都没有去看傅凰一眼。
这个竹屋,带给他天大的麻烦和这辈子最大的羞辱,而整个过程都被傅凰看在了眼中,林戬此时在心里想的只有怎么去应对接下来的变化,至于傅凰……他已经管不了了。
林戬走后,郑不负站在原地,没说话也没有其他的动作,但是任由谁都能从他伛偻下来的身体里看出这个过了半百年近花甲的老人是真的泄光了精气神。
此时,傅凰站了起来,走到郑不负的面前,轻声说:“郑叔,想开一些吧,其实这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日子总还算是要过去,是不是?”
郑不负抬起头对着傅凰深深地鞠躬感谢。
此时,恐怕也就是傅凰的话算是真心实意。
傅凰赶紧伸手扶住了郑不负,一只手握着郑不负说:“郑叔,我也先走了,希望您能好好地保重自己。”
郑不负看着傅凰的眼神闪烁了一下,然后点点头。
傅凰转身而去。
白俊逸没有阻拦,一个女人想走你是拦不住她的,而且这个女人还不是你的朋友。
林戬走了傅凰走了,采青夫人也站起来微笑道:“我其他的地方还需要照顾,就不留在你们这里打扰你们了,我先走了。”
周上皇立刻站起身来客气地说:“采青夫人慢走,今天是晚辈不懂事打扰了采青夫人你这边的生意,改天一定登门道歉。”
周上皇的心情不错,得到了郑不负父子这么两枚棋子,周家对林家将会得到极大的优势,而带来这个优势的自己必然也能在家族内加上不少的分,这对于周上皇来说无疑就是最好的消息了。
采青夫人笑着点点头,深深地看了白俊逸一眼转身离开。
于是这个竹屋里只剩下了白俊逸和周上皇还有姜不凡跟郑不负四个人。
白俊逸站起来走到了郑不负的面前,说:“你的儿子郑平安现在很安全,过的日子也还算是舒心,所以你不用担心。”
郑不负点头说:“多谢白少。”
“白少?”白俊逸愣了一下,这还是他第一次被人用什么少来称呼,不过随即他就板着脸说:“你怎么能拐弯抹角地骂我呢?”
郑不负摇头说:“不是,是真心实意的。”
白俊逸哈哈大笑拍着郑不负的肩膀说:“虽然总觉得被侮辱了,不过算了,这件事情以后你就出国吧,跟你儿子一起。”
郑不负苦笑了一下,说:“希望吧。”
……
牌坊下,林戬的表情很平静地看着自己被砸得面目全非的车,而芍药则在一旁不断地道歉,原本一张气质清纯的小脸上此时全是惶恐。
而傅凰从远处走来,老远就看到了林戬爱车的她表情诡异。
这样的事情一般人没有胆子做,有胆子做的不屑于做。
而有胆子做又屑于做这样事情的只有一个人。
走到了林戬的身边,傅凰叹了一口气说:“坐我的车回去吧。我先送你去医院?”
林戬回过头,那张被打得鼻青脸肿的脸上毫无任何表情,但是那双眼睛里却满是令人颤抖的憎恨和狰狞,这不是一双人该有的眼睛,这是充满了疯狂和仇恨的恶魔才会有的。
傅凰被这双眼睛看着也觉得浑身阴冷,她皱眉说:“林戬!”
林戬的脸上忽然露出了表情,他笑了,这个笑容在他的脸上出现不但没有让人感觉柔和,反而一股无法言语的阴森和阴冷,他说:“我今天的脸是不是丢光了?你是不是觉得我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可笑的小丑?”
傅凰冷淡地说:“林戬,如果你一直都是现在这个样子我才会觉得你这个人无可救药。”
“无可救药?哈哈哈哈哈!”林戬忽然仰头大笑,他毫无征兆地一把抓住了傅凰的手腕,狰狞地说:“傅凰,你不要以为你一直都能把我当一个傻瓜耍,你企图利用我和白俊逸制造矛盾的心思我能不知道?我为什么配合你?你一直就恃宠而骄,凭着我对你的感情利用我,对我若即若离的你以为我还能忍受多久?可笑,哈哈,真的太可笑了,你现在说我无可救药了?你是觉得你的目的已经达成了吧?的确,我是个失败者,我是个小丑,但是你不要得意,白俊逸永远都看不上你这种会利用感情的女人!”
傅凰猛地挣脱开了林戬的手腕,她怒道:“林戬,你在发什么疯?”
林戬后退了两步,冷笑道:“你还打算伪装到什么时候?你看上了白俊逸以为我会看不出来?从一开始你对他的态度就不一样,根本就不一样,亏得你还用了一个所谓为傅一臣报仇的理由,哈哈哈,你亏心不亏心?要是让你爸爸,让你姑姑知道了不知道会是什么感受?”
傅凰冰冷地说:“林戬,我看你是得了失心疯了,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也没有时间跟你浪费时间!”
话说完,傅凰扭头就要走。
但是她的身后却忽然传来了林戬的声音,“你给白俊逸泡过茶?”
傅凰的身体一顿,豁然转身怒道;“林戬,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你不是说你从不给男人泡茶吗?否则的话,白俊逸为什么会知道你会泡茶?”林戬的眼神里充满了疯狂的嫉妒和怒火。
就好像是一个他钟爱了很久很久的玩具,自己没有得到,但是忽然有一天他发现另一个小子抱着自己心爱的玩具随意摆弄,这种嫉妒和怒火以及占有欲的粉碎让林戬几乎要炸了。
傅凰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她冷冰地说:“如果我是你的话,我就不会去计较在意这些事情,你好好地想想回去以后怎么面对家族的怒火吧,虽然我不知道郑不负到底知道你们家多少秘密,但是必然不会很少,这种时候你还有心思计较这些事情?简直就是幼稚,林戬,我以前怎么没有发现你这么幼稚可笑?”
林戬的脸色豁然变化。
“不过我临走的时候已经给了郑不负一颗药,我不知道他会不会吃掉,如果吃掉了,对林家的损失能够降到最小,因为一个死人是没有任何价值的,可如果没有吃掉,那么郑不负就是铁了心要苟且偷生,这对你来说是最大的打击,所以你自己好好地考虑吧。”傅凰冰冷地说完转身上了早就开过来的车扬长而去。
对于林戬,她实在懒得多看一眼,这样的男人让她觉得恶心。
林戬站在原地,忽然狠狠一脚踹在了法拉利的车门上,扭头头也不回地走了。
此时的竹屋内,白俊逸走到了门口,“白兄弟真的不一起去了?那个地方不错,乐子不少,而且保证都是水准线以上的,绝对保密。白兄弟你喜欢可以让你带走,不喜欢的话随时换,一次还是一个晚上或者永久给你,都你说了算。”周上皇脸上带着皮条客一般男人都懂的那种表情和笑容对白俊逸说道。
白俊逸摆手严肃地说:“我是正经人,才不会去那些不三不四的地方,不要企图诱惑我。”
周上皇哈哈大笑道:“我知道白兄弟你肯定是正经人,但是那样的地方不是只有正经人才去的吗?”
白俊逸愣了一下,然后扭头就走,奶奶的,这货在努力地带坏我,不能被他污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