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6章 傅凰给你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回去的路上,姜不凡很不忿地质问白俊逸,“师父,为什么不跟着那种大场面去看看世面!”
白俊逸板着脸说:“有点出息行不行!别给人看笑话,那种地方我都去腻了,才懒得去,很没意思的。”
姜不凡气得直哆嗦,他怒道:“可是我没有去过啊!师父,你说你都去腻了?什么时候的事情?那种到处都是漂亮妹子随便你挑的地方也能去腻?”
白俊逸坐直了身体,咳嗽了一声,一脸沧桑和平静地说:“那是自然的,你师父我什么场面没有去过?更何况是这样的地方,我跟你说,你想着觉得很有意思但是其实就是那么一回事,你想啊,你去发廊一两百块钱能解决的事情,去那里也是这么解决,有啥意思?”
姜不凡愣了一下,然后不爽地说:“可是我还没有体验过!”
“没出息,下次带你去见识见识。”白俊逸严肃地说。
姜不凡听到白俊逸的话立刻就露出了一脸心满意足的表情,然后从兜里掏出了一个小本子,用嘴咬开了笔帽认认真真地写着什么。
白俊逸撇过头去一看,顿时脸色大变。
“操,你在干什么?”白俊逸惊愕地问。
姜不凡小心翼翼地收起了小本子,得意地说:“把你答应我的事情都记下来,什么时间几分几秒在什么地方你答应了我什么事情,等以后找你兑现,我说师父啊,你欠我的承诺都快写满好几张纸了,你要不先还点?”
“滚!”
“师父你怎么能这么伤我的心呢!”
“我要是早点发现你这么卑鄙无耻我就应该一脚把你踹死。”
“师父,说到卑鄙无耻这件事情上我觉得我距离你还有从地球到月球那么遥远的距离。”
“为什么我感觉我被你侮辱了?”
“……”
回到了酒店,白俊逸吃好晚饭洗过澡就接到了唐女神每天一个的查岗电话。
“你在哪里?跟谁在一起?在做什么?”
唐女神连珠炮一样的经典三连问让白俊逸有些庆幸,还好今天抵抗住了诱惑没有去周上皇所说的很好玩的地方,要不然麻烦大了,果然,还不等他回答唐女神就发了个视频请求过来。
开始视频之后,满怀期待的白俊逸从屏幕里看到的竟然是一只超级大号的玩具熊,脸色立刻板起来的白俊逸教训道:“怎么给我看这个,你人呢?”
“我在换衣服呢!”唐女神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这么一句话还伴随点儿悉悉索索脱衣服的声音,这让白俊逸整个人都斯巴达了。
“快点让我看看,我有预感你一定长胖了。”白俊逸严肃地说。
屏幕一阵晃动,然后出现在里头的就是唐女神那张很轻易地就能让人看呆了的完美俏脸,此时唐女神含嗔带着笑,正不怀好意地看着白俊逸说:“你乱说什么呢,你才胖了。”
此时唐女神的脸就在屏幕的正中央,透过很小的角度能够看到她一只手拿着一件白色的衣服挡着胸口,显然,此时她还真的在换衣服。
“你的手上是什么?怎么黑乎乎的一团?”白俊逸憨厚地问。
唐女神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白嫩嫩的修长小手,然后瞪了白俊逸一眼没好气地说:“少来这一套,你以为我会上你的当吗?快点老实交代,你在哪里?”
“在酒店呗。”白俊逸拿着手机靠在沙发上,用镜头对准了自己睡衣上的logo,说:“你看,酒店的logo,这是酒店的睡衣。”
“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把妹子藏起来了啊?”唐女神把手机的镜头一转,继续对着那个特大号的玩具熊,一边换衣服一边说。
白俊逸把手机的镜头在身边转了一圈,说:“你看看,我证明了我的清白了啊。”
“算你识相,什么时候回来?”唐凝问。
“快了吧。”白俊逸说。
“早点儿回来,苏媚那狐狸精天天想着是不是我把你藏起来了,我都快给她烦死了。”唐凝坐在了镜头的前面,侧头吹着自己的长发,一边说:“不说了,我吹头发去了。”
说完就直接中断了通话。
白俊逸收起了手机,此时姜不凡已经跑到了房间里,他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刚才周上皇找我了,说打不通你电话。”
“怎么了?”白俊逸问。
“郑不负死了。”
郑不负死了,死的非常的意外,当黑着脸的周上皇坐在白俊逸对面的时候,他说:“服毒死的,不知道他哪里来的毒药,操他吗的!还真的是一条忠心的狗!等我发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抢救了,那毒药毒性非常猛烈,只是用了五分钟就把他自己给解决掉了。”
白俊逸皱眉说:“他铁了心要自杀,谁都拦不住,这到还真的是个意外。”
周上皇闷哼了一声,咬牙说:“现在怎么处理?”
“不怎么处理,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郑不负已经死了?”白俊逸反问道。
周上皇深吸了一口气说:“这个可能性我也想过,但是只怕是……来不及了。”
白俊逸看向周上皇。
“恐怕林家那边已经知道了,我刚是杀了人过来的。”周上皇苦笑。
……
啪。
一个耳光狠狠地甩在林戬的脸上。
林樵冰冷地看着眼前躺在病床上的林戬,一个巴掌把他抽得嘴角渗血,但是林戬硬生生地吃下了一个巴掌却只是闷哼一声,连一句话都没有说。
“你知道不知道你做了什么混蛋事情?”林樵咬牙道。
林戬揉了揉发麻发肿的脸,说:“我知道,是我亲自把郑不负交给他们的。”
林樵怒笑一声,“你好大的本事!”
“可是我没有办法,我必须让我活着回来。”林戬抬起头直视着林樵说。
林樵深深地皱起眉头沉声说:“到底怎么回事?”
等到林戬把事情的经过一说,林樵没有再说话,他站在病房里沉默了良久,然后抬起头说:“从今天开始你在家里反省,没有我准许你一步都不能离开,就这样吧。”
说完,林樵就走了。
林戬默默地靠在病床上,闭上眼睛,身体因为愤怒而轻轻地颤抖。
良久,他睁开血红的眼睛,找到了自己的手机拨打出一个号码,等了片刻,他嘶哑着声音对已经接通了电话却没有任何声音传来的手机说:“太子,我现在已经不是世子了,有个人对我的威胁已经远远大过于你对我的威胁,所以我觉得或许我们之间可以有点共同的话题。”
当夜,三个小时之后,一辆车停在了医院的地下停车场,然后两个人一前一后地从车上下来,从电梯直接上到了林戬所在的病房。
走进病房里,周复抬起头看着林戬说:“我从未想过我们会在这样的地方见面。”
“我也没有想过我居然会被除了你之外的人逼得连继承人的位置都不保的地步。”林戬阴冷地说。
看着林戬此时的样子,周复摇了摇头,他随意地走到了病房一侧,从桌上拿起了一个苹果咔嚓一声咬了一口,笑着说:“我早说了白俊逸很恐怖,比你们任何一个人想的都要恐怖,他不好对付,所以一定要小心,但是很遗憾,无论是傅一臣还是傅凰或者说是你……都不听。”
林戬看向了周复,说:“我很想知道以前你在白俊逸的手底下吃了多大的亏?”
周复笑着靠在沙发上,事情过去这么久,依照周复的心性自然不会一笑泯恩仇,他比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想要白俊逸死,但是他的城府却让他不把这份憎恨表现出来,他笑着说:“这你不需要知道,总之,我吃的亏比你大很多很多。”
林戬笑了一下,看了一眼周复身后跟幽灵一样寸步不离的斗鹰说:“似乎的确是这样,自从白俊逸来了,他好像就从来没有离开过你的身边。”
“我怕死,而白俊逸恰恰是一个有可能疯起来不管一切杀掉我的人,所以我必须给自己一点安全感,你知道的,像是我们这样的人从来都很缺乏安全感。”周复耸耸肩丝毫不在意地说。
“但是在我这里是绝对安全的,我有些话想要和你谈。”林戬说。
“不不不,一直到现在我还认为我们是敌人而不是朋友,如果想要成为朋友……你应该先给我一点诚意不是吗?所以你可以先说……斗鹰是绝对值得信任的。”周复说。
在林戬给出诚意之前,他是不可能把自己置于险地的,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这一点周复从来都做的很好。
林戬并没有计较太多,现在是他弱势,他想要借势去对付白俊逸,就必须在周复的面前低头,尽管这让他很憋屈很愤怒,但是却是不得不接受的。
“我想要杀了白俊逸,我知道你也很想,所以我和你谈,我愿意付出代价。”林戬说。
“我的确很想,但是却不一定是现在,不过你可以先说说你愿意付出什么代价?”周复问。
“我掌权之后,林家和周家就是最好的合作者,现在我名下的东升运输公司可以有偿转30%股份给你,另外……傅凰,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