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8章 为什么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蓝色天国是津城一处很有名的情侣餐厅,整个餐厅在世贸大厦地八十八层,是一个旋转餐厅,半个小时一周的旋转速度不会让人感觉头晕但是却也能够明显感觉到你所在的位置正在旋转,会有一种整个津城繁华大地都在围绕着你旋转的感觉。
天国,意味着它很高,而且绝对足够得上档次,蓝色,代表了它的整个基调。
在这个餐厅里能够看见整个蓝色的基调下,一艘很大的装饰木船被挂在天花板上,绳索贯穿了整个餐厅,这里的设计师显然从一开始就摈弃了平面的概念,一条条的走到,索道,将整个餐厅变成了一个立体的空间,客人们将不会被限制于在地面上用餐……谁说人们只能老老实实地在地上吃饭的?
错落有致的安排,虽然不可避免地挤压了大量的空间导致整个原本能坐下一百个人的餐厅变得只能有三四十人同时在用餐,可这却也更加地凸显出了一种叫做逼格的东西。
现在的有钱人最怕的就是别人不知道他是有钱人,而自己都那么有钱了却过的和穷人没差的日子……所以他们总是想尽办法地表达自己很有钱很有格调和品位。
于是类似蓝色天国这样在白俊逸看来完全就是喝民血的奢侈地方立刻就火了起来。
“爸爸,爸爸,今天的你好帅呀!”坐在白俊逸的臂弯里,糖果讨好地抱着白俊逸的脖子奶声奶气地说。
白俊逸笑着回应说:“唔,糖果今天也很漂亮啊。”
糖果咯咯笑着,被夸漂亮从来都是糖果仅次于吃蛋糕之外第二开心的事情了,她小嘴甜甜地说:“那是因为有这么帅的爸爸才有糖果这么漂亮的女儿呢。”
白俊逸乐得直打跌,这孩子从小就懂事,现在在他的教导下已经养成了每天都把妈妈的照片偷偷地发过来给自己看的良好习惯了,这丫头,实在是太贴心了。
这样的小棉袄谁不想要?
白俊逸觉得自己肯定是要打心眼里心疼她的,所以糖果说要来这里吃饭,他立刻就带着糖果来了。
走进了蓝色天国餐厅,让糖果坐在对面,白俊逸接过了服务员递来的点菜单打开一眼,那价格让白队长感觉一阵头晕,脸色苍白的白队长对糖果笑了笑,说:“糖果你点菜吧。”
小孩子嘛,能吃多少,随便点个一两个就差不多了,早知道这鬼地方吃一顿居然贵成这个样子打死他都不来,哪怕是糖果夸他天下第一帅都没有用!
白俊逸估摸着糖果的小肚子第一个点了蛋糕之后就差不多了,还好还好,不用出洋相的说。
不出白俊逸意料之外的,糖果抓着比她脑袋还大的菜单第一个就点了一客慕斯蛋糕,白俊逸刚露出了放松的笑容就见到了糖果两眼放光地看着菜单,红艳艳奶香香的小嘴里不断地吐出了一个又一个的菜名……眨眼之间就点下十来个菜的糖果让白俊逸整个人都斯巴达了,小丫头你是怎么能认识这么多字的?你点这么多到底吃不吃得下啊?
你再这样我叫你妈妈来收拾你了啊!顺道……买单。
心满意足地把菜单还给了服务员,看着糖果此时满心满足的样子,白俊逸忽然体会到了之前被自己用同样的方式坑掉的那些人的感受……如果时间能够倒流,白队长觉得自己一定会换一个不这么残忍的方式来坑人的。
此时蓝色天国的楼下,一辆车缓缓地停靠在世贸大厦的门口。
傅凰从车上下来,抬起头看着苍茫的天空不知道什么时候洋洋洒洒地开始下雪,她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说:“又下雪了。”
另一边的车门打开,周复从上头下来恰好听到了傅凰的感叹,笑着说:“瑞雪兆丰年,今年的雪多却不重,造不成雪灾但也很好地盖住了庄稼地,来年一定是个丰收年。”
傅凰看了笑容满面的周复一眼,说:“这么说起来是个好兆头。”
周复笑道:“的确是个好兆头,我很喜欢下雪,因为我总觉得雪才是天底下最干净的东西,但是我又害怕雪,我觉得我太脏了。”
傅凰深深地看着周复说:“这到是很新鲜的论调。”
耸耸肩,周复说:“我只不过是会说一些别人心里知道但是嘴里不会说出来的话而已。”
看着傅凰沉默下来,周复说:“我们上去吧?位置定好了。”
傅凰点点头,和周复一起上楼。
电梯的门打开,周复和傅凰一眼就见到了坐在餐厅里面正吃饭的白俊逸和糖果。
糖果眼睛尖,同样见到了傅凰和周复,她站在了椅子上对傅凰挥舞着小手:“傅姐姐!”
白俊逸转过头看去,见到傅凰和周复站在一起的时候脸上露出了意外的表情,然后板着脸对糖果说:“糖果,要叫阿姨。”
见到白俊逸,周复微微皱眉,现在他并不想和白俊逸有接触,特别是你这样的见面,这样会让他感觉没有安全感,但是偏偏的现在这样的情况却又没有办法避免。
真是冤家路窄。
而傅凰则是脸上带着笑容主动走过来,对糖果说说:“糖果你怎么在这里呀?”
糖果脆生生地说:“爸爸带我来吃饭呢,傅凰姐姐你也一起来好不好?噢……是阿姨。”
阿姨?
傅凰愣了一下然后就不满地看着白俊逸,这个男人怎么就这么可恶?怎么可以这么教孩子呢。
在周复想着怎么解决眼前这个局面的时候,他却发现白俊逸正满含深意地看着自己,周复微微皱眉警惕地后退一步,转而对傅凰微笑说:“我订好了位置在上面,我们先过去?”
傅凰还未说话,白俊逸先开口了,“怎么没看到斗鹰?”
周复淡淡地说:“他自然会在我需要的时候出现。”
白俊逸扬起眉毛说:“哦?你是不是在骗我?我可不是你说什么我就相信什么的笨蛋……要是斗鹰不在的话,很可能你今天就要挨打了。”
“白俊逸,不要太过分。”周复冷笑。
此时,白俊逸的耳朵动了动,转过头去却见到在周复身后侧方斗鹰那阴沉沉的身影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郁闷地叹了一口气,白俊逸知道今天想要教训教训周复的愿望算是落空了。
“走吧走吧,既然不能给我打还在这里站着干什么,等着我请客吃饭吗?这是不可能的。”白俊逸一脸嫌弃赶苍蝇的表情说。
本来就是,又不能给我打一顿出出气找找乐子,更不可能给我买单请我吃饭,你还站在这里干什么?白俊逸觉得周复完全没有任何利用价值,看着又心烦,这样的人不让他感觉的滚滚开远点还干什么?
白俊逸把所有的心思都写在脸上的表情让周复心头火起,但是他什么都没说,闷哼一声扭头对傅凰说:“我们该上去了。”
傅凰点点头,深深地看了白俊逸一眼,转身和周复离开。
此时,服务员已经开始上菜了,糖果用勺子朝自己的小嘴里喂蛋糕,眨巴着眼睛看着白俊逸说:“爸爸,你在想什么呀?”
白俊逸笑眯眯地说:“我在想等会儿你妈妈知道你又偷吃蛋糕了会不会打你屁股。”
糖果脸上开心的表情一僵,然后立刻说:“爸爸你不会告诉妈妈的对不对?”
白俊逸哈哈笑着揉了揉糖果的脑袋,说:“快吃吧,我不会说的。”
上面,周复用手机发出去一条短信,见到对面的傅凰正看着自己,他笑着收起了手机说:“怎么了?我脸上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摇摇头,傅凰说:“我忽然想起了你之前在楼下说的那句话。”
“哪一句?”周复问。
“你说你自己很脏的那一句。说的没有错。”傅凰认真地说。
周复一愣随即笑着说:“好吧,我虚心接受这样的评价。”
看了一眼下面的方向,周复淡淡地说:“你觉得白俊逸知道多少?”
傅凰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他知道的一定比你我想象的还多一些,总之知道很多就是了,但是他为什么不说呢?就好像之前明知道你是利用自己让他和林戬产生矛盾,这样的坑是个人知道了以后都不会跳吧,但是他为什么跳下来了呢?你没有发现吗,之前林戬配合你做了很多事情,那时候的林戬觉得白俊逸不可能是他的对手……如果现在再给他一次选择的机会的话他一定不会这么做吧,但是同样的,白俊逸似乎也配合着你做了很多事情,他顺着你的计划成了林戬的死敌,林戬现在和他不死不休,甚至连林家都非常讨厌白俊逸这么一个不断制造麻烦的家伙……为什么呢?”周复轻轻地说。
傅凰细细地皱起眉头,的确,很多事情周复不说,总觉得有些奇怪,但是细想却想不出什么奇怪的地方,这么一说,傅凰也产生了一个疑问,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