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9章 我是个好人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坦白地说一句良心话,白队长觉得其实养女儿挺亏的,不好抱的时候是自己抱,什么好吃的好穿的好玩的都想着给自己宝贝女儿,结果等好抱了,出落得水灵灵的是个漂亮妹子了,结果被别人家的臭小子给骗走了。
一想到自己宠爱了十多年二十来年的宝贝女儿因为别家的臭小子联合起来骗自己白队长就觉得好心塞。
于是白队长从现在开始就在教育糖果了。
“糖果啊,在你的幼儿园里,有男孩子追你不?”面对早熟的糖果,白俊逸一点都不觉得说这个话题有什么好尴尬的,就算是尴尬也要说,要不然自己水灵灵的宝贝给人骗走了怎么办?
“有啊,很多呢。”糖果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的蛋糕,然后皱着眉头认认真真地想了一会,说:“不过他们都太幼稚了,我才不会做他们的女朋友呢。像是雪莉那么肤浅的女孩子才会就看男孩子的长相,我们班里有个长得很帅很帅的,雪莉喜欢他都好久了,但是他却只喜欢我,我烦都烦死了,雪莉为了这个事情还在被人背后说我的坏话呢,哼哼哼,但是我的人缘比她好呀,我会拿好多好多零食给别的小朋友呢,每年我都是班长的,再说啦,雪莉的爸爸总是隔三差五地跑到妈妈面前求妈妈帮他办事,哼哼!”
白俊逸万万没有想到自己随口一问居然揭开了一场不满十岁的小朋友们之间缠绵悱恻的三角恋和撕逼大战,听完糖果条理明晰的话,白队长觉得自己整个人的三观都有些被颠覆了。
“我要找就找爸爸这样的男朋友!”糖果挥舞着手里还沾着奶油的勺子坚定地说。
糖果的话给了白队长很大的心理安慰,早说了,这丫头从小就懂事。
真是贴心小棉袄啊。
糖果的胃口小,吃掉了蛋糕之后剩下的一些菜就吃不完了,多半还是白俊逸自己解决掉的,其实他也吃的很饱了,但是一想到这一顿会贵得令人发指他就咬着牙硬塞进去,不能浪费不是。
吃过了饭,白俊逸抱着糖果来到楼下,此时天空洋洋洒洒地飘下雪花,蓝黑色的天空上星星点点的斑白飘摇而落,让人越发地感受到年味已经很浓了。
街上行人匆匆,一些妹子们撑着伞走在雪下,路边的路灯,长椅,停在路边的车顶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积了一层薄薄的雪,气温骤降,连嘴里哈出来的气都带着茫茫的白雾。
因为附近是繁华市区,所以打车无比的困难,加上下雪又是出租车换班的时候,所以白俊逸不得不抱着糖果朝最近的地铁站走过去。
糖果很喜欢下雪,伸出胖乎乎的小手去接从天空上飘落下来的雪花,她忽然转头认真地对白俊逸说:“爸爸,明天我们堆雪人好不好?”
“好!”白俊逸应道。
两个人穿过了一个广场,按照地图上的指示,穿过这个广场再走过一个地下通道那么就是地铁站了。
走进地下通道,此时正好是晚上七八点钟,所以人流量不少,在大城市里这样的地下通道总会被一些别出心裁的商人隔出一个个的小隔间,一个隔间就可以当做是一个店铺,凑上了人流量高峰的时候一天也能卖出去不少的东西,一些去不起太高档店里的男男女女也喜欢来这里看看有没有自己能用又便宜的东西,因此更是显得人头攒动。
前面一处地方显得格外热闹,糖果又是小孩子心性,见到一群人围绕在一起不时发出惊呼声顿时就好奇心高涨,非要进去看看。
白俊逸抱着糖果走进去一看,这才发现原来是一群人在玩cosplay。
坦白地说,白俊逸也觉得萌妹子化了妆穿上海盗服的模样真心挺可爱,眼前这一群人似乎是半专业的,服装道具和化妆都很精彩,很快就吸引了一大群人围观,一些人还跑上去要合影。
白俊逸随意地扫了一眼,却在人群之前看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
这个人,浑身都笼罩在一副很有欧洲中世纪风格的盔甲中,甚至还有一身披风,这个形象就想是传说中的黑暗武士,浑身上下都笼罩在盔甲之中,给人印象最深刻的是他那张面具,完全是钢铁铸就,棱角分明的面具只留下了两个瞳孔。
所有的人都以为这盔甲是cosplay的一部分,一个道具或者一个比较奇葩的人之类的,总之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最中间萌萌哒的萌妹子身上,谁都没有顾得上这一副盔甲……甚至这么一眼根本都看不出来这是一个人还是光是一副铠甲挂在这里。
而白俊逸看到这幅盔甲的时候,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那一双幽深得好像见不到底的瞳孔里,白俊逸嗅到了一抹极其恐怖的气息。
这就好像是从地狱里爬上来的复仇者,带着无比滔天的愤怒和恨意来到了人间,而他的目标……是自己!
浑身瞬间紧绷到了一个微妙的极致。
白俊逸抱着糖果缓缓地后退,而那个铠甲男人也一直都看着他。
对于白俊逸的动作,他无动于衷。
良久,这个铠甲男人忽然转身离开了。
一直到他离开,白俊逸如释重负。
铠甲男人的意思他明白,糖果在是自己最大的羁绊,而他似乎想要正大光明地打败自己,他要自己先把糖果安顿好。
能够找到这里来,并且在这里拦着他,白俊逸丝毫不怀疑这个男人有去找糖果或者唐凝他们麻烦的能力,所以白俊逸不能躲避。
的,这似曾相识的气息是怎么回事,到底是谁?
一直都在思索着这个男人的来历,白俊逸把糖果送到了酒店。
此时宋瑾已经回来了,在门口宋瑾接过了糖果,她敏锐地察觉到了白俊逸的神色有些异常。
“怎么了?”宋瑾问。
笑着摇摇头,白俊逸对宋瑾说:“没什么,只是想到了还有一些比较重要的事情没有做。”
看的出来白俊逸并不打算太多地解释,宋瑾点点头没有再多说,她说:“嗯,明天是我研讨会的最后一天了,我打算回去魔都,你要一起回去吗?”
白俊逸想了想,说:“行,也该是时候回去了。”
宋瑾点点头,看着白俊逸转身,忽然,宋瑾说:“有些事情不要勉强,一些人我们无法做敌人的。”
宋瑾的意思是指林戬和周复,虽然不知道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三个人之间是敌非友的复杂关系宋瑾怎么可能看不出来,无论是因为糖果还是别的什么事情,宋瑾其实都不太希望白俊逸出事。
更何况,这里是津城,不是魔都。
白俊逸转头看着宋瑾,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有时候我想做个老婆孩子热炕头的老百姓,但是总有些人不给我过好日子,我没有显赫的家世也没有很牛掰的老爹,所以我只能靠着自己的努力去博取我想要的东西,我的心不贪,我很容易知足,但是如果谁让我连苟延残喘下去的机会都不给,我有我的双手和我的牙齿,他们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宋瑾沉默。
一直到白俊逸离开,她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低头看着怀里已经酣睡过去的糖果喃喃地说:“男人啊。”
从酒店里离开,白俊逸的脸色很沉,其实这种送上门去面对一个强大的无法理喻但是又不知道什么时候得罪的敌人的感觉很不好,如果可以的话白俊逸恨不得立刻就闪人跑路,但是现实却不能让他这么做。
他有太多的牵绊了。
这样的人,如果不正面解决掉他,一旦他潜伏在阴暗里面下黑手,坦诚地说,白俊逸觉得自己未必防范的住他对唐凝她们出手。
顺着来的路,白俊逸回到了之前的那个广场。
此时已经十点钟左右,雪越下越大,原本应该繁华热闹的广场上也没有了人影,只有洋洋洒洒的雪花不断地从天空上飘落。
街道上的车也明显变少了,偶尔有那么一两辆车也开着大灯急速开过,人们都想要赶着回去自己的家里。
白俊逸站在广场中央,这广场很大,脚下的位置原本似乎是一个景观喷泉,再过去就是一个凉亭和走廊,周围随处可见休息用的长椅,在广场的另一头还能看见一副巨大的宣传画。
宣传画下,站着之前那个身材高大足足两米多的盔甲男人。
他就那么静静地站在那里,整个人好像和周围的黑暗融为一体,积雪在他的身上覆盖了薄薄的一层,所以看起来就好像是一个雕塑一样。
他似乎是和白俊逸分开之后就来了这,他不担心白俊逸不来,也不担心白俊逸找不到地方,用一种话来说就是大家都是聪明人,这样的小伎俩就不要再用了,给人笑话。
“你是谁?”白俊逸走到了盔甲男人面前,问道。
他觉得有必要搞清楚这个问题,要是他找错人报仇了怎么办?
“我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有误会的话解释开就好了,我是个好人,不惹麻烦的。”白俊逸认真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