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4章 神经病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听见白俊逸的话,陌芷晴微微地皱起眉头好想在思索什么。
“你知道超级战士?”白俊逸惊讶地问,在他看来超级战士这样的项目本身就是极其隐秘的,而陌芷晴虽然厉害,但是在他的印象中应该属于那种关在山门里头几十年……好吧,依照陌芷晴的年纪大概七八年十来年都不一定出来一趟的那种隐居的高人,这样的一个高人居然拿着苹果抱着平板电脑你不觉得很奇怪么?
“不,我不知道。”陌芷晴立刻一脸平静淡漠地说。
白俊逸翻了一个白眼,努力地从地上爬起来,刚站直了身体忽然感觉身体一阵极度的疲乏,那是一种脑部供血严重不足的缺氧昏迷感,眼前一黑的他身体摇摇晃晃,然后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现在你的身体透支的很厉害,所以最好不要乱动,在这种耗尽了你体能和真气的时候任何的动作都可能给你以后留下后遗症。”陌芷晴对白俊逸的症状完全不意外,她平淡地说。
“你知道我肯定会摔倒?”白俊逸问。
“是的。”陌芷晴点头。
“那你为什么不扶我?”
“如果你自己不试一次的话肯定不会相信我的话,因为真气的消耗如果你不做那些不能做的事情的话你身体是没有太明显的感觉的。”陌芷晴认真地说。
“靠!”
周复慢慢地放下了电话,重新拿起手边之前因为接电话而被放下的书,看了一眼对面正用手背撑着下巴对着棋盘沉思的傅凰,轻笑着说:“都说男人认真的样子最帅,其实我觉得女人认真的时候也很美,特别是你。”
傅凰抬起眼看了周复一眼,淡淡地说:“我不这么觉得。”
话落地,傅凰抬起一枚黑色棋子轻轻地落在棋盘上,然后又拿起了一枚白色的棋子认真地思索。
“傅家的傅凰从来有两个最大的特点,第一就是泡得一手极好的茶,但是她从来不泡给别人喝,自己也不爱喝,所以几乎没有人知道傅凰泡的茶到底怎么个好喝法。第二个就是傅凰喜欢下棋,而她下棋同样不需要别人,自己执白字自己黑子,自己和自己的对弈,傅凰,你这样下去真的不会精神分裂吗?”周复饶有兴趣地看着眼前的女人说,眼神里满满的都是兴趣。
周复忽然开始理解林戬为什么对傅凰痴心不改了,甚至做到了在这个圈子里的其他人看来简直就不可理喻的禁欲,因为傅凰的确属于哪一种你越是接触就越是能够感受到她的聪明和独特魅力的女人,这个女人好像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一种令人着魔的味道,特别是他们这些什么都见识过的官二代富二代,越看越是觉得其他女人跟傅凰比起来都是庸脂俗粉。
比傅凰漂亮的女人,不多,但肯定有。
比傅凰聪明的女人,不多,但也会有。
比傅凰优秀的女人,不多,但还是有。
但是一个年纪恰到好处出身又恰到好处门当户对的女人,那么对于他们来说就弥足珍贵了。
想一想傅凰现在的情况,傅家现在的情况,这一趟在津城几乎全部是傅凰一个人在奔波,已经疲于奔命的傅家几乎没有提供太多的支持,但是就是这个看起来很不可捉摸的女人一个人拉拢住了在京津一些原本对傅家态度游离的一批人,又为傅家带走了一大批的订单,这些人脉和订单对于现在的傅家来说几乎是雪中送炭。
现在这个世道,每个人都只会锦上添花,懂得雪中送炭的又有几个?不痛打落水狗就算是你厚道实诚了,而傅凰却硬生生地做到了,有的时候连周复都很好奇这个女人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但是她就是裸地把事实摆在了眼前。
周复仍然记得之前一次自己回去,家里的老太爷都亲口夸奖傅家的小丫头真的不错,不知道为什么早就不管这些俗事的老太爷为什么会提起傅凰,但是周复很清楚能得到老太爷的一句夸奖是有多么的难。
周复在想什么,傅凰不会读心术所以她不知道,她抬起头看了周复一眼,淡淡地说:“每一个人都有潜在的精神分裂,佛洛依德的《梦的解析》就把这个理论阐述的很清楚,而潜意识本身就是不受我们的意识掌控的另外一个意识,我只是尽可能地利用我的另一个意识把一件事情用旁观者的角度考虑的更完善一些,至于你所说的跟自己下棋,其实我只是单纯地不喜欢和别人下棋,因为争端太多。”
“钓鱼如此闲逸之事尚且是制造杀孽,对弈如此高雅之事尚且是起兵戈之心,说到争端,你自己和自己下棋难道不就是争端了?”周复反驳道。
傅凰似乎觉得索然无味,摇摇头的她丢掉了手中的棋子,挥手毁去了棋盘,抬头对周复说:“你刚接到了一个坏消息?”
“也不算是坏消息,不过是哈迪斯失败了而已。”周复颇为遗憾地说,但是神色之间到也不见怎么生气,他顿了顿,忽然笑着说:“虽然对哈迪斯的实力有绝对的信心,但是总觉得白俊逸那个家伙不是这么容易就被干掉的,所以虽然是这么一个结果但也没有太过于意外。你说我这算是一种什么心态?”
“被虐的久了狠了,自然而然产生的那种我不是这个人的对手我不可能那么轻易地解决掉他的畸形心态。”傅凰毫不遮掩地说。
周复闻言哈哈大笑,他说:“你说的太对了,我之前还有些想不通自己,被你这么一说,跟醍醐灌顶一样。”
“你接下来会怎么办?”傅凰问。
周复很轻松地耸耸肩,说:“这个问题不应该这么问,你应该问我要怎么应对接下来白俊逸对我的行动。”
“他对你不会有什么特别的行动的。”傅凰冷笑,“他一直都想杀了你,跟你想要杀了他的心一样迫切。”
周复大笑道:“聪明!你的确是一个很聪明很聪明的女人,你这句话算是说到了我跟他之间关系的点子上。不过他杀不了我,因为杀掉我付出的代价太大,当年的他下不了决心,现在的他更加下不了决心,否则的话你以为我会这么舒舒服服地坐在这里?”
“你到是认怂认的很干脆。”傅凰淡淡地说。
“在这个国家,做什么事情都是要名正言顺的啊,更何况是本身就做一些犯法的勾当?”周复说。
“对于你们当年的事情我之前并没有兴趣,但是后来我查了查,虽然还没有查出什么东西来,但是周复,一旦你捅的篓子被人给踢了出来,别说你,整个周家都要倒大霉。”傅凰警告道。
“傅凰,你这算是威胁我吗?”周复眯起眼睛看着对面的傅凰。
“不算,因为我没有证据,就好像你说的,做什么事情都要名正言顺。”傅凰回答说。
周复笑了笑。
当年的事情……周复眯起眼睛,忽然惊觉的他低下头一看,却见到那一页价值连城的孤本竟被自己不知觉之间因为太过用力而撕下了一角,觉得扫兴的他合上书,对傅凰说:“你觉得他会做什么?”
“什么都不会做,他会回去魔都。”傅凰笃定地说。
周复好奇地看向傅凰。
“这个男人……跟你们所有人想的都不一样,他很不一样,因为他跟你们本身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你们用你们世界的行事准则来衡量他本身就是最错误的,而他……他什么都不做不代表什么都没有做,周复,我最后警告你一次,一旦真的惹急了他,周家成不了你的保护伞,这个男人疯起来是绝对做的出来屠了你周家一门的事情的。”傅凰站起来冷声说,说完,径直走出了这个已经没有必要待下去的房间。
看着房门被傅凰关上,周复眯起眼睛看着禁闭的房门,喃喃地说:“我何尝不知道?这个男人越是沉默,我越是恐惧啊……正式自己的弱点和恐惧吗?父亲,我正在努力地做到。”
飞往魔都的飞机上,姜不凡乐呵呵地跟空姐说着什么,仗着他头等舱的尊贵身份,那空姐只能笑脸相迎,至于要号码什么的是绝对不行的。
到是躺在姜不凡身边从一上飞机开始就自顾自沉睡的白俊逸引起了空姐不少的注意,这个男人的脸色这么苍白,是不是生病了?他睡着的样子到还挺有男人味的,不知道他号码是多少?
姜不凡也察觉到了空姐的心猿意马,他不爽地放空姐走了,然后怨恨地瞪了身边的白俊逸一眼,“师父,你醒醒,我要跟你谈谈!”姜不凡严肃地说。
白俊逸勉强睁开眼睛迷迷糊糊地看了姜不凡一眼,然后转个身继续睡。
“师父!你侮辱了我!”
飞机落地,白俊逸打着哈欠一脸虚弱无力地打开手机,慢吞吞地跟在姜不凡身后朝着外面走,一边看着手机开机之后进来的一条来自傅凰的短信。
“老虎在受伤之后立刻会回去自己的老巢保护自己,你是吗?”
神经病!对于把自己比喻成畜生的言论很不满的白俊逸立刻删除了短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