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2章 你要干什么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白队长活了二十多年,第一次听见打牌居然有一对2比一对3小的规矩。
这么毫不遮掩的耍赖能忍么?不能忍!
所以白队长立刻就不满地说:“哪有这样的规矩,一对2居然不能吃一对3?你这是耍赖!”
唐凝大大的眼睛眨巴了一下,似乎是愣了一下在考虑要怎么回应,但是很快她就一脸凶巴巴地说:“我问你,3减2等于多少?”
“1啊!”
“2减3呢?”
“-1啊!”
白俊逸觉得唐凝这是在侮辱自己的智商,这小学生都会的算术题怎么可能难倒自己?
“1和-1谁大?”唐凝哼了一声,骄傲地扬起了圆润润的下巴说。
白俊逸嘴角抽搐,看着唐凝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唐凝觉得白俊逸这是被自己给说蒙圈了,从来都只有她被白俊逸那张嘴给说的哑口无言,今天居然小徒弟乱拳打死了老师傅,这让唐凝无比的得意,她开开心心地说:“这把我赢了,你赶快脱衣服啦!”
白俊逸闷哼了一声,张张嘴露出欲言又止很为难的表情。
“怎么?愿赌不服输?”唐凝凶恶地瞪着白俊逸,神色不善地说。
“不,我只是没想到……”白俊逸沉重地叹了一口气,说。
“没想到什么?”唐凝下意识地问。
“我只是没有想到你为了看我脱衣服居然连下限都不要了,这么不要脸的事情都做的出来……其实如果你想要看的话,我可以牺牲一下的。”白俊逸诚恳地看着唐凝,认真地说。
“……”
沉默。
死一样的沉默。
唐凝呆滞地看着白俊逸,一张娇俏的小脸上满是因为震惊和错愕而反应不过来的可爱模样。
这才是真的蒙圈了。
还是苏媚第一个反应过来,她扑哧一声十分没有淑女形象地哈哈大笑,听了白俊逸说的话,再想想之前唐凝的表现,苏媚充满了笑意和意味深长的眼神不断地在唐凝脸上流连忘返,好像要从那张呆滞的小嫩脸上看出点秘密出来。
而唐凝的脸色一阵煞白然后一阵赤红,她恼怒地尖叫一声,白俊逸的话还有苏媚的眼神让唐女神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招架,她自己都觉得自己之前的那作态好像真的完全是想看白俊逸脱衣服来着,可是,可是,可是鬼才想要看这个混蛋脱衣服啊!难看死了啊!
唐凝觉得自己委屈的要死,她只是不想自己脱衣服而已,既然非要脱一个,那么肯定巴不得让白俊逸去脱咯,反正这个家伙脸皮厚,给人看看又不会少一块肉,自己一个女孩子家家的怎么能脱衣服呢。
可是……可是!可是!
“死人头!你讨厌死了!”
唐凝丢下这句话之后一阵风一样地跑了……她实在受不了苏媚那暧昧莫名的眼神。
白俊逸惆怅地看着唐凝的背影,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就算是不玩了,好歹,好歹也把我的裤子还给我啊……
为了泄愤,唐女神一把抓着白俊逸的裤子跑了,还跑的头都不回,于是在这寒冬腊月只穿着裤衩和衬衫的白队长就这么跟苏媚面面对视。
就这么跟苏媚大眼瞪小眼的,原本白俊逸还觉得有些害臊,可渐渐的他就明白过来了……自己害个毛的臊?一个大老爷们别说穿一条裤衩还有一件衬衫,就算是身上一件毛料都没有你看我怂不怂?
怂了那还能叫奔放的大老爷们?
可是渐渐地,在苏媚那暧昧莫名的眼神下,白俊逸居然发现自己可耻地……
是羞涩了!
羞涩懂不懂!
绝对不是硬了!
最起码这么一点节操白队长还是保持得住的。
“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实在是受不了苏媚眼神的白俊逸凶巴巴地问。
苏媚轻笑一声,伸出雪白的皓腕撑着脸颊,侧过头认认真真地打量着白俊逸说:“总感觉你这一次去了津城回来……挺不一样的。”
“不还是那个人那个样子么,能有什么不一样的,不过至于挺不挺什么的,反正之前什么样你也没见识过。”白俊逸嘿嘿笑道。
苏媚那如同秋波一般水光渍渍的眼神一转,随即轻笑道:“你看,这就是你的不一样了,这一次回来你都敢调戏我了,这要是搁在以前你敢吗?”
你敢吗?
敢吗?
吗?
一个男人,最不能忍的就是被另一个人还是一个女人问你敢吗这样的字眼。
白俊逸很想理直气壮地说天底下就没有我不敢的事情。
可就是在他刚想要大声的回答出声的时候,“白俊逸,你给我滚上来!”
唐凝的声音从楼上传来。
白俊逸重重地瞪了娇笑不止的苏媚一眼,露出一个算你今天运气好的表情说:“她叫我来着,我先上去看看,哼哼,要不然的话就冲着你这句话你就死定了,死定了懂不懂!”
没好意思等苏媚回话,白俊逸已经屁颠屁颠地穿着一条裤衩冲上了楼。
苏媚看着白俊逸那摇曳生姿的背影,轻笑一声丢下了手里的纸牌,站起来伸了一个慵懒的懒腰说:“似乎这个家伙一回来,整个家里的人气就旺盛了起来呢。”
“女神陛下,您召唤我?”白俊逸笑嘻嘻地看着眼前的唐凝。
此时的唐凝正蜷缩在沙发上,抬起眼皮看了白俊逸一眼,之前的窘迫经过了几分钟的沉淀之后已经消失不见,她哼了一声,说:“我不放心你跟苏媚单独在一起,那狐狸精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
……什么叫心机婊?这大概就是了。
“我一定会坚守住我的节操的。”白俊逸信誓旦旦地说。
“你也有这个东西?我就是最不放心你所以才叫你的。”唐凝气嘟嘟地说,然后抓过了沙发上的抱枕,拍了拍身边的位置说:“你坐下来。哪里都不准去。”
白俊逸坐在唐凝的身边。
气氛一时间有些沉默了下来。
唐凝心不在焉地看着书……她努力地在脸上装出一副我很不在乎的样子,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可恶的家伙在身边坐下来她就明显地感受到整个房间里的空气好像都变得不一样了,明明克制着不去看,但还是能感受到就在自己的身边,一个旺盛的男人似乎正垂涎欲滴地看着自己……好讨厌啊!
忽然,唐凝的脚抽了抽,却没有抽出来。
白俊逸抬起头打量着天花板的装饰,做出一副品鉴这个房间装修很认真我很忙的模样,但是一只手却死死地抓着唐凝的脚腕不肯松开。
对于唐女神来说,抓着她的脚腕带来的刺激比抓着她的手都要大,这不会被外人触碰的地方好像格外的敏感,她红着脸咬着嘴唇瞪着白俊逸,眼神里露出了凶巴巴的神色,一副你还不快点放开本小姐就要发飙了的模样。
但是白队长表示……我什么都没有看到!
一只爪子仍旧抓着唐女神的脚腕不肯放开,手心那滑腻柔软的触感让他爽得几乎要眯起眼睛。
唐凝咬着鲜红的嘴唇儿,吭哧了几下却没有好意思说什么,她觉得让白俊逸松开自己的脚腕这样的话好像有点说不出口,偏偏的这个家伙火候拿捏的极好,就是这么握着,不得寸进尺却一直都在轻轻地揉捏,这种揉捏让唐凝进退不得,那双灼热干燥的大手好像带着一种神奇的魔力,不断地朝着她的体内注入一种只有雄性才会有的气息,这种灼热的气息烫得唐凝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好像一颗芳心内有一只小兔子承受不了这灼热一直在不断地跳动跳动,跳得唐凝心慌意乱,完全失去了分寸。
于是……在某头狼极富技巧的侵略下,在某小白兔进退维谷的为难下,这气氛就这么尴尬又暧昧地僵持着。
从始至终,没有说一句话。
两个人之间,有的时候的确是有一种此时无声胜有声的境界的,需要说吗?不需要,一开口,那就失了分寸了。
白队长敢打赌这个时候自己不管说什么,只要一开口下场肯定是被唐女神赶出去,所以他打死都不说话,闷声占自己的便宜就对了!
渐渐地,唐凝忽然惊觉,白俊逸的一只爪子竟然蹭到了她的大腿上!
“喂!”
唐凝再也忍不住了,她瞪着白俊逸,不满地开口道,警告白俊逸得寸进尺了。
只是那充满了水光和妩媚的眼神儿,却是一点威慑力都没有,反而充斥着一种不胜娇羞的女儿家风情,看得人整个心都酥了。
这个时候,不知道为什么,白俊逸忽然想到了之前在集团年夜饭希尔顿酒店看到的唐凝那风华绝代站在无数人目光聚成的聚光灯下那自信洋溢的模样,这个画面让白俊逸的心血一下子了起来,他起身俯到了唐凝的身上,而唐凝在这种充满了霸道的压迫力下,下意识地躺在沙发上,她双手本能般地抵挡在胸前,眼神慌乱地说:“你,你要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