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3章 来拿我的赌注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其实很多时候,男人最喜欢听到女人说的话是我想要,而最怕听到女人说的话是我还要。
这虽然是很有道理,但是有些时候,还是不一样的。
毕竟女人,特别是唐凝这样风情万种几乎完美的女人,她那让人怦然心动然后惊心动魄的一面实在是太多太多了,这样的女人,一颦一笑都足够让男人整个心变得跟在烤箱里烘烤过的饼干一样酥软酥软的。
就好像现在,唐凝的一句你要干什么,就像是在一把干柴上倒了一桶汽油完了还不满足还点了个烟头在上面。
白俊逸的心就像是那一堆干柴,被这个一勾引,整个儿天雷地火,炸了!
瞬间爆炸。
一只手支撑在唐凝脑袋一侧的沙发扶手上,另一只手抚到了她的后背,白俊逸邪笑道:“干什么?你说我要干什么,当然是来拿我的赌注来了。”
唐凝现在表现得完全像是一只无助的小兔子,她惊慌地说:“你,你疯了!赶紧的从我身上起来,快点儿!”
那软软糯糯又带着一种惊慌失措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的儿化音让白俊逸口干舌燥,他盯着唐凝那因为说话而开合的鲜红嘴唇,这里的甘甜,只有他知道。
不过时间太久了,似乎快要忘记那美妙的滋味了。
于是为了加强自己的记忆力,白俊逸决定再体验一下。
凡是唐女神说的决定都要坚定不移的执行,凡是关于唐女神的一切都要印刻在脑海里。
一直都秉承着两个凡是原则的白队长很自责,自己怎么能忘了唐女神的味道呢?
所以在这种自责的驱动下,白队长决定再啃一次唐女神。
不对,怎么能说啃这么一个字眼呢,应该说是吻,嗯,对,就是吻。
眼看着白俊逸越靠越近,已经知道了白俊逸想要做什么的唐凝浑身都紧绷了起来,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甚至连第二次都缴了出去,但是唐女神面对这样的局面还是有些措手不及。
她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应对。
拒绝?忍不下心。
迎合?下不去手。
于是,唐女神就这么默认又不算是默认地再一次被啃了……呸呸呸,是被吻了。
亲吻,其实和性无关,它是男人和女人之间最原始,最亲密,也最纯粹的感情交流。
当你拥抱着你的女朋友,女孩子那柔软馨香的身体很可能立刻就带给你本能的冲动,如果是两地分隔或者新婚燕尔的分别,很可能只是肩并肩走在一起嗅到了你女朋友身上的香味就足够让你激动的不行,但是若是感情到了深处,亲吻它带来精神上的愉悦绝对超出了身体上的刺激。
白俊逸的嘴唇碰到了唐凝的嘴唇,柔软而馨香,充满了一种淡淡的,让人无法忘怀的柔软触感跟香味。
这种感觉很奇特,就好像是灵魂直接躺在了一块柔软而温暖的海绵上,让人整个人都放松了。
唐凝的双手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怎么缠上白俊逸的脖子的,就好像自然而然的一双手它自己就上去了。
抱着白俊逸的脖子,双手在白俊逸脖子后面交叉,唐凝闭上眼睛,那双灵动了整个世界的眼睛轻轻地闭上,但是不断地颤抖的睫毛显示出她的不安。
脸颊染上了一抹绯红,唐凝能够感受到自己身上来自白俊逸的肆无忌惮,那种带着一种很淡的但是却很清晰的霸道,这样的霸道,平日里从不张扬,甚至白俊逸一直以来跟自己的接触中都是迁就自己居多,比如之前打牌的时候,这样类似的情况比比皆是,很多时候唐凝自己都觉得自己好过分,可白俊逸就是宠着自己,由着自己越来越放肆的小性子任性。
渐渐地习惯,养成了一种“反正他会惯着我的”这样的想法,唐凝知道这样不好,没有人有理由就必须要迁就另一个人,哪怕是关系再好,再亲密的人也是一样,但是唐凝就是舍不得这样的感觉。
唐凝喜欢看着白俊逸面对自己的任性的时候一脸无奈的样子,喜欢看他傻笑地看着自己让自己傲娇的样子,喜欢看他宠着自己,爱着自己,捧着自己当宝贝的样子。
女人再美,也不过是为了自己心上人的自豪而美。
女为悦己者容,大概就是这么一个道理。
所以唐凝放纵自己越来越任性了,让自己在白俊逸面前越来越蛮横不讲道理了。
他会宠着自己的。
他也只能宠着自己……最起码,要最宠自己!
……这个吻,持续了很久很久,好像一个世纪那么久。
一直到唐凝喘不过气来了,白俊逸才缓缓地抬起头。
嘴唇还依然依依不舍地粘合着,两个人不用看都能够感受到彼此唇齿之间属于对方的味道。
唐凝撇过头去,脸红得不敢看白俊逸,只是那不断起伏的胸脯出卖了她此时的心情绝对不平静。
唐凝的脸红,就好像是天边晕染开了的火烧云,一直蔓延到了雪白的脖间,还有那晶莹的耳垂边。
看着近在咫尺就在眼前的佳人,白俊逸的心头在不断地轻轻颤抖。
这样的瑰宝,自己怎么舍得去死?
所以他从津城回来了,无论是承受了多大的苦难和折磨,多少注定不可能跟人说出来的危险,差点儿永远回不来,这并不是矫情的话,生死一线,真正的生死一线。
他忍下了林戬和周复的黑手,从哈迪斯的手下活着回来,经历了这么多,计划了这么多,算尽了无数机关聪明,为的,不过是回来保护这块瑰宝不会受到任何伤害而已。
仅此而已。
白俊逸知道这种情绪很不对,了解他如伊卡洛斯,如江印雪虽然并没有明说,但是她们都用自己的方式表达了对自己的警告,这种情绪越是深刻,对唐凝的眷恋越深,那么他就越是无法达到真正的顶峰,因为一个有牵绊的人,是没有办法一往无前地去战斗的,好像是以前,同样津城那样的情况下,白队长已经大杀四方了。
不过一死而已。
男儿这一辈能快意恩仇哪怕只是一次也足够了。
但是牵绊,注定让人变得软弱和犹豫。
这两个词语曾经是白俊逸最看不起的。
但是现在,却实实在在地出现在了他的身上。
但是……后悔吗?
如果时间回到了当初,面对酒吧里被下了药的唐凝,面对在总裁上冰冷霸道地要求自己做合约男友一个月一万块薪水的唐女神,白俊逸知道自己依然会爽快地答应。
命运,是早就注定好了的。
白队长不会狂妄地喊着我命由我不由天、我要逆天,太傻太天真也太幼稚了。
他甚至会顺着命运的安排去走。
只要……唐凝安好。
“混蛋!你,你滚开啦你!”唐凝忽然瞪开了眼睛,一把把正被自己感动的不行的白俊逸给推开。
白俊逸猝不及防下一屁股从沙发上摔下来坐在了地上,感觉气氛完全被破坏的一干二净的他愤怒地对唐凝说:“你干啥?”
唐凝气急败坏地指着白俊逸,跺跺脚,说:“你,你不要脸!你是禽兽!”
白俊逸顺着唐凝指着的方向低头一看……卧槽,饶是白队长的老脸也是臊的不行。
“这,这只是正常的反应而已,我是个男人好不好,难道你指望我跟你这样这样了还一点反应都没有?那样的话我还连禽兽都不如了!在禽兽跟禽兽不如之间,我会坚定地选择前者!”很快地就给自己找到了理由的白队长理直气壮地说。
唐凝实在对这个家伙无语了……
抱着自己的裤子被唐凝给推出门外,白队长臭着脸就站在门口穿裤子……奶奶个熊的,唐女神居然说她今天不方便……挑逗老子的时候怎么就方便了?现在干柴都烈火了,你跟我说不方便?这不是诈骗是什么?
穿好了裤子,身体的变化也总算是平静了下来,白队长哼了一声,黑着脸要回去自己的房间,只是路过苏媚房间的时候,却看见开着的门里头,苏媚正一脸慵懒地躺在她房间的藤椅上看阳台外苍茫漆黑的天色。
“我可不是你的唐女神,不负责给你泻火的。”苏媚头都没有回就好像知道了进门来的一定是白俊逸,她慵懒地说。
那滋味,就好像是波斯猫在名贵的毛毯上面打了一个懒洋洋的哈欠。
高贵的不行。
不过这说的话就跟这气质背道而驰了。
所以说有的时候白队长都觉得苏媚这说的话真心有些扛不住。
不负责泻火,这样的话是一个正经的良家姑娘说的出口的?
“我来谈人生的。”白俊逸没好气地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