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4章 苏媚的邀请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忙时随随便便赚个千八百万当零花钱,闲时跟美女们谈个人生谈个理想,总结一下过去展望一下未来,这样的日子曾经一度是白队长梦寐以求的。
现在白队长觉得自己的愿望已经基本上实现了,千八百万的零花钱……虽然没到口袋里,但是唐女神不是说了么,去年一年六千万,已经足够了。闲时跟美女聊聊人生和理想,虽然苏媚女王肯定不会好好地配合自己,但起码在美女这个标准上绝对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于是稍微地把自己当年的愿望变形一下的白队长觉得自己也挺满足的,人生嘛,知足常乐。
坐在苏媚对面,白俊逸看着此时慵懒得如同午后在太阳底下的枕头上晒太阳的猫儿一般的苏媚,眼神里头闪烁着一种很莫名的光芒。
“这么看着我干什么?”苏媚懒洋洋地换了一个身体姿势,不得不说这个女人诱惑男人的本事的确到了一种近乎登峰造极的地步,她变换姿势的时候那双修长得能缠死人的双腿稍微摆动,让人情不自禁地就朝着这双长腿看了过去,无比期待在摆动之中稍微露出那么一点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风光来。
但是不知道是光线太暗还是苏媚的火候拿捏得太好,那一双长腿的摆动之间竟然一点点缝隙都没有!
一点都没有!
白队长觉得自己被欺骗了,这就好像穿着短裙招摇过市结果里面还有打底裤一样是欺骗感情的恶劣行径。
似乎是从白俊逸的表情里琢磨出了什么,苏媚看着白俊逸的眼神越发似笑非笑起来。
而白队长最受不了的就是苏媚女王的这种眼神了。
“是不是很想看?”苏媚忽然坐了起来,俯身靠近几乎是贴着白俊逸的脸说。
白俊逸能够清晰地感受到从苏媚的嘴里吹出来的香喷喷暖洋洋的那种味道。
“有那么一点点。”白俊逸很老实地说。
苏媚嘴角上扬,伸出手搭在白俊逸的肩膀上,一双修长的手缓缓地抚摸过白俊逸的肩膀,然后那晶莹如玉还带着体温的指尖轻轻地触碰白俊逸的耳垂跟脖子,只是一触即离的触碰,却比什么样的接触都要来的刺激一些。
人嘛,总是贱的。
那种欲拒还迎,稍微碰一下给你尝到了滋味却绝对不让你过瘾。
这……简直就是磨人的小妖精啊。
白俊逸忽然伸出手想要抓住苏媚那不老实的小手,好歹你也要完成你的本职工作啊,多摸摸,这么蹭一下蹭一下的算是什么意思?我又不是不让你摸,我比你可大方多了,想摸,随便来,千万别客气。
苏媚的反应却比白俊逸还快一些,她抽回了自己的手让白俊逸抓了个空,然后佯怒地看着白俊逸,轻笑道:“怎么,不老实了呢?”
看着苏媚脸上那似笑非笑,似怒非怒,带着一点嗔意的娇柔妩媚,白俊逸心头一荡,嘿嘿笑道:“我只是想要告诉你,如果想要摸我的话,可以大大方方的来,我什么都不怕的!”
“你不怕?”苏媚收起了脸上的嗔意,慵懒地躺了回去,说:“你不怕我还怕呢,唐凝可就在隔壁,要是让她发现你企图对我动手动脚,你猜猜她是先杀了你还是先跟我绝交?”
“……”白俊逸好想站起来扭头就走,“这么风花雪月的时候谈点红妆谈点浪漫不好吗?干什么非要说煞风景的事情呢,说的我心情一下子好沉重。”
苏媚轻哼了一声,说:“就知道你没有这个胆子,行了,跪安吧,有贼心没贼胆,注定没出息。”
白俊逸凶狠地说:“我感觉你的话侮辱了我。”
苏媚斜眼看着白俊逸,“要不你用你的行动来证明我侮辱错了?”
“你难道连解释都不打算解释一下吗?比如说你没有侮辱我什么的。”白俊逸气愤地说。
“我不知道是不是侮辱了你,但是我只是在说一件大家都知道的事实啊。”苏媚理所当然地说。
白俊逸捂着胸口一脸伤心欲绝地说:“难道我在你的心目中就是这么一个没出息的怂蛋吗?”
苏媚轻笑道:“怂蛋到不至于……”
白俊逸刚感觉心情好了一些,但却还没有来得及松一口气的说后,苏媚忽然又说:“就是孬了一点。”
哗啦啦,石化的白俊逸变成无数块碎石头散落一地。
魔都的这个冬天只有一场雪,而剩下的伴随南下的冷空气更多的还是雨水,今晚就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外面已经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
玫瑰园的环境自然毋庸置疑,每一幢别墅周围都是一个独立式的花圃,而在唐凝自己住的这里外面则种了一些竹子和芭蕉树。
昏黄的灯光从高高的路灯上照耀下来,点亮了周围的一片光晕,地面泛黄,偶尔正好折射出灯光的闪亮雨滴从天空上飘落,然后打在芭蕉叶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屋檐上雨水挂成了一条链子,不断地滴落,在地面汇聚成一团水洼。
雨水从天上来,天空湿漉漉的,空气湿漉漉的,地面湿漉漉的,连带人都有些惆怅了起来。
深呼吸了一口冷空气,苏媚半躺着,用一种很飘忽的语气说:“其实我很喜欢这样的天气,窝在家里哪里都不去,就看着外面下雨,感觉下雨的世界和不下雨的世界完全是不同的。”
“你心事很重?”白俊逸好奇地看着苏媚说。
苏媚瞪了白俊逸一眼,说:“津城回来一趟你都成神棍了呢?”
白俊逸愣了一下,感觉这样的对话有些似曾相识,不过他还是笑道:“这到不是,只是一种感觉。”
苏媚笑了笑,并未在这个话题上继续,而是说:“马上要过年了,你有什么打算吗?”
白俊逸伸了一个懒腰说:“能有什么打算,过年不过年的对我来说没有太大的差别,只不过换个地方过一样的二十四小时一天罢了。”
苏媚忽然说:“唐凝每年过年都是要跟他家人一起回老家省亲的。”
“所以呢?”白俊逸问。
“所以不如过年的那两天,你跟着我吧?我带你去个地方。”苏媚说。
白俊逸想了想,说:“行。”
唐江山父女的确有每年都回老家的习惯,或许是唐江山的心底那锦衣还乡的情节作祟,这样的习惯自从他发家之后每年都没有落下。
而作为唐江山唯一的女儿,唐凝自然也是要跟着的。
虽然那个破落的小县城里面已经没有几个唐家的亲戚,老一辈的人也都不在世上,但对于唐江山来说这里毕竟是他的根,他甚至好几次表示过等以后彻底退休了就跑到这里来找一处房子在这里养老……对于这样的话,白俊逸是嗤之以鼻的。
唐凝果然就询问白俊逸要不要和她一起回去,但是之前苏媚已经邀请,所以白俊逸就回绝了,唐凝到不觉得什么,其实唐凝很看不上老家那些攀着八竿子打不着的所谓亲戚每年过来点头哈腰的嘴脸,在唐凝看来,你可以穷,也可以为了财富趋炎附势,这些都是人的本性,谁都想要过的更好一些是无可厚非的事情,但是总是拿着这么一点稀薄的都看不到的血缘关系露出那市侩的嘴脸就是无耻了。
唐凝不想让白俊逸知道自己有这么一群很远很远的亲戚。
根据唐凝的安排,大年三十回去,在县城里过一晚,第二天就要去妈妈韩雪依的家里了,韩家曾经也是大门大户,即便是到了现在也不落魄,只是大多数的光芒都被唐家给遮掩了而已,唐凝的外公退下来已经十多年,彻底地隐居了起来,早些年的人情关系也都淡泊了,而韩家的后代几个阿姨姨夫多半是守成有余创业不足的,所以韩家算得上是日落西山。
要不是如日中天的唐家在,韩家的日子恐怕也没有现在这么好过。
当年也算是南方一位大佬的韩老爷子,膝下两个儿子两个女儿,到现在为止最多的不过做到地级市的市委书记,五十多岁的年纪也已经到了仕途的最后几年,未来在副省级退下是可以预见的,而剩下的做生意也并没有太大的盼头,若不是大唐集团时常帮衬一下,恐怕现在的生意也做的不怎么样。
不过唐江山却不怎么待见韩家,毕竟当初韩老爷子是指着他的鼻子骂过他的,唐江山小气,有仇肯定记着,到现在虽然不至于翻脸的地步,可对老韩家的人也没有多大的好感。
可不管怎么样,总还算是韩家的女婿,每年过年放假那么几天,也多半都是在韩家过的。
如此算来,唐凝整个过年的行程被安排的满满的,在唐凝的坚持下,白俊逸同意大年初二去韩家一趟,唐女神喜滋滋的有一种带着男朋友正式去见长辈的喜悦感,而白俊逸则在考虑苏媚要带他去的地方到底是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