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7章 苏媚的过去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只要是搭讪自然就要做好失败的准备,当然,有钱有权长得还帅,自然能把这种失败的可能性降低到最低的程度,但是也不代表不存在。
所以成哥之前想过被拒绝,可他想象过苏媚冷若冰霜不理他,也想过苏媚委婉地拒绝,更想过苏媚只是看着那个讨厌的男人一副我什么都听我家男人的可能性,但是,他实在是想不到苏媚居然一开口就是大年三十送终这样比黑社会还黑社会的话啊!
的确,从一个女人,还是一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女人身上听见这句话的确让人有点难以接受。
更让成哥难以接受的是面对苏媚那忽然爆发的威严,他竟然连生气的念头都不敢有,脸色发白的他唯一剩下的想法就是跑路。
有多远跑多远。
本来以为是一只绵软好欺负的小猫咪,可是谁曾想这猫咪站起来居然是一头咆哮山林的大老虎?
冷冷地看了成哥一眼,苏媚坐了回去按上车窗。
白俊逸对依然还呆滞着半天回不过神来的成哥耸了耸肩,其实在白队长看来这个小子运气算是不错的了,要是赶在平常那会儿,他已经被丢到黄浦江里喂鱼了,这样的事情白队长亲眼见过的也不算少,所以说这也是为什么唐凝到现在都还有许多人追求,但是苏媚却一个都没有的缘故。
追求唐女神被拒绝了,顶多就是约会的邀请被回绝然后送的花过两个小时在垃圾桶里看见而已,虽然有点丢脸……其实也不算是丢脸,因为大家的待遇都是一样的。
可追苏媚那就是冒着生命危险了,成哥这样只是被恐吓一下的下场算是非常幸运,可更多的现在正在黄浦江里头泡着,美人再好,也要有小命去享受是不是?在生命危险面前,所有男人的理智都回来了。
回到车上,开车离开服务站,白俊逸扭头看了一眼苏媚,却见到苏媚的脸色又开始微微发白……摇摇头的白队长想不通那澄江的地方到底有什么好的?难受成这样还非要去不可?
魔都到澄江总共六百七十五公里,四个半小时之后白俊逸已经从澄江的高速公路上下来,遵从苏媚的指引在城区里一直开出去,然后渐渐地白俊逸发现周围的山多了水多了,高楼大厦是越来越少,人烟也渐渐地变得稀少起来。
现在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
车子在一个叫靖江村的地方停下。
这个靖江村和魔都那些随处可见名字叫村但是一个比一个土豪的城中村不同,是真正的农村,偶尔可见几幢小别墅,那也应该是村子里出去做生意的人发达了回来建造的,更多的还是二三十年前非常流行的那种农村样式筒子楼,在南方这样独门独户一幢到楼上大约四五层高的房子随处可见。
因为过年的缘故,多半在外面漂泊的人都回来了,所以靖江村也变得很是热闹。
但是根据苏媚所说的,他们的最终目的地还不是这里,而是要再走一个小时的山路。
和苏媚准备了一下,把车子停在村里,白俊逸跟苏媚一起从靖江村后山的一条山路走上去。
“到底是什么地方?你的老家吗?”白俊逸好奇地问身边的苏媚。
山道并不宽敞,也就是很普通的乡道,而周围山林上,那城市里没有的泥土芬芳和绿叶红花让苏媚的心情也变得舒畅起来,之前因为晕车而难受的身体也变得很愉悦,她看了白俊逸一眼,说:“我的家乡才不是这里,不过和我的家乡也差不多了,我每年过年都会回来的。”
虽然没有听太明白是什么意思,但是见到苏媚没有多解释白俊逸也没有多问,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和不想提起的过去,既然苏媚带他来了自然有她的道理,太刨根问底了反而没有什么意思。
“这里的空气很好吧?”苏媚笑着说。
白俊逸点头说:“的确很清新。”
似乎是因为之前不久刚下过雨的缘故,山道有些难走,但是雨后那清新的空气跟泥土的芬芳把这些麻烦都变得不那么重要,白俊逸跟苏媚走在山道中,这个点所有正常的家庭都在热热闹闹地准备年夜饭了,所以这山道上也看不到什么人,好像全世界就剩下了白俊逸和苏媚两个人,在这山林之间慢慢地行走。
山道越走越崎岖,也越走越高,在盘旋的山道中,白俊逸和苏媚渐渐地走进了大山的深处。
一路上话并不多的苏媚忽然说:“这条路是我出钱建的,原本村民想要出来和外界沟通要翻两座大山走上六七个小时,现在只用一个小时就能走到相对更富裕一些的靖江村然后从那里连接到省道上,算是为他们打开了一扇全新的门,不过交通方便了,来往的人多了,我却不知道我当初的选择是不是对的。”
“见识过了外面的花花世界,淳朴的心变了?”白俊逸问。
苏媚想了想,说:“其实也不仅仅是这样的问题……不过算了,这些都是细枝末节的事情,不管怎么样,他们的生活的确变得好过了很多。”
一个小时的山路,说说笑笑很快就过去,当前面的山道忽然一个转角的时候,白俊逸见到了很震撼的一幕。
山道到前面已经是尽头,而山道的尽头却不是白俊逸之前所想的一个世外桃源一样的小村庄,而是一架铁索桥,这铁索桥很狭小也很简陋,四条铁索,两条做扶手两条横在地下,用简单的木板连接,这么一条铁索桥横空在近百米的高空,地下就是悬崖峭壁跟一条静谧流淌的河流,在铁索桥的对面,是另一座山头,整个铁索桥大约两百多米三百米不到的样子,站在这一边依稀可以见到对面的山头上,有炊烟袅袅。
这玩意,一般人真心不敢走。
白俊逸狐疑地看着苏媚,指着铁索桥说:“你每年都会回来,就走这个?”
“当然,怎么,你不敢?”苏媚骄傲又挑衅地看着白俊逸说。
白俊逸嗤笑:“是倒着走还是闭着眼睛走随便你。”
苏媚走到了铁索桥的桥头,对白俊逸说:“其实这里原本只有两条铁索,想要过来是要顺着铁索爬过来的,后来我把它改造成现在这个样子,第一次走的时候的确很害怕,现在也不敢说有不怕了,但是……”
说到这里,苏媚忽然不说话了,她的神色之中有平常见不到的罕见哀伤。
往常的苏媚,妩媚天下,就如同唐凝说的那般是个真正的狐狸精,以逗白队长为乐,谁惹她生气了分分钟就沉江,她就好像是一个百变的魔盒,你永远都不知道下一刻她是什么想法会说什么话做什么事情,但是这样的哀伤,从未在她的身上出现过,从来都没有。
就在此时,一只大手伸到了苏媚的面前。
“我牵着你啊。”白俊逸对苏媚灿烂地笑着说。
苏媚一愣,然后回报了一个灿烂而纯澈的笑容,把自己的手交到了白俊逸的手上。
踏上铁索桥,白俊逸才感觉到这玩意真正地走上去的时候绝壁比之前想象的更加可怕,看起来一动不动的铁索桥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稳定性,两座山之间的山风是很大的,而从这中间走过光是那被风吹动得摇摆的幅度都足以让人不小心掉下去,更可怕的是人在上面行走重心的变化会在铁索桥上以倍数地扩大呈现出来。
走的越快,越是摇晃的厉害,而摇晃的越是厉害,重心就越是难以保持平稳,重心越是难以保持平稳,就忍不住走的越快。
这种东西,走过的人才知道多可怕。
白俊逸现在可不是在游乐场里,有安全措施,这要是掉下去了,坦白地说,白队长自己都没有信心能活下来……更别说苏媚。
而脚底下的木板也看的出来有一些年头了,经过旷日的风吹日晒,有些变得腐朽,而木板和木板之间也不是完全密封的,有些足足能踩一只脚进去的洞就好像是一个个的陷阱,哪怕是再小心踩在踏实的木板上,那木板发出的咯吱咯吱声也会让人情不自禁地去怀疑这个玩意的牢靠程度到底是零啊还是零啊!
面对这样高难度的铁索桥,白俊逸虽然走的小心翼翼但是远远说不上害怕,而让他意外的是苏媚竟然真的能很平静地走过来,这的确是她和唐凝不一样的地方,要是唐女神在这铁索桥上的话……不,打死唐女神她都不敢上来。
不过……“你为毛不把这该死的桥修的牢靠一点啊!”白俊逸还是忍不住吐槽。
“不是不修,而是村里的乡亲们不让,我也不想,这是纪念。”苏媚忽然说。
白俊逸一愣,难道这个村里还有个很凄婉的故事?看苏媚的表情,联想到之前她脸上那不寻常的哀伤……白俊逸的脸忽然就板了起来。
醋坛子打翻,心揪着,这滋味很不好受,一个一闪而过的念头让白队长的脸色漆黑,而心里也阴沉的跟要下雨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