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9章 你陪我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这是一个很破落的小村子,和很多地方古老大山里封闭的村落一样,甚至还要更差一些,因为靠山的缘故这里的房子多数都是那种小茅屋,从那古老的几乎看不出纹理的木头上能够感受到一股浓郁的岁月气息。
地面是那种几乎没有经过任何修整处理的泥地,只是更夯实了一些,保证最起码在下雨天的时候这里不会变成一个个泥泞的沼泽地。
而村头,却站着很多人。
几十个人看起来就是这个村子里所有的人了。
男女老少,一个个脸上洋溢着激动的表情,孩子们瞪大了眼睛,大人们感激地看着。
而他们看着的,都是苏媚。
“苏小姐,你来了!”
“苏小姐,你总算来了!”
“苏小姐,路上累了不?”
“苏姐姐,你看我长高了不?”
人们一声声的问候,那带着很浓郁口音的话让人听的很费力,但是却不难理解他们所表达的那种尊敬跟激动。
苏媚笑着,她一个个地回应过来,每个人她都不会冷落,和平日里的她不同,此时她脸上的表情很真实,笑容很干净也很简单,没有了勾心斗角没有了尔虞我诈,此时的苏媚,是一个简简单单真真实实的人。
蹲在一个身上穿着现在城市里已经见不到的那种很土气的圆点小裙子大约七八岁的小女孩面前,苏媚伸手摸了摸她的头,说:“小花,想姐姐了没有?”
小花使劲地点点头,张开双手抱住了苏媚。
苏媚轻笑,伸出手抱起了小花,一点都不在意她有点脏的衣服,对她说:“爸爸跟妈妈呢?”
“爸爸妈妈说姐姐今天会来,要做一顿好吃的呢。”小花脆生生地说。
说着说着,小花就哭了出来。
“姐姐,我好想你啊。”
“小花乖,姐姐这不是来了吗?”
小花的态度,就是村民们心情的缩影,所有人都眼泪闪烁地看着苏媚,脸上的表情,是那种绝对弄虚作假不起来的真挚而热烈的感情,其中蕴含了太多太多的复杂,也有太多太多的感激跟尊敬。
而这一切让白俊逸很震惊,他并不明白到底是什么事情让这些村民这么尊敬苏媚,也不明白到底是什么样的事情让苏媚这样的女人对数百公里之外遥远大山里的一个落后小山村这么牵肠挂肚,甚至连大年三十这一天都要赶过来,甚至还是每年都如此。
“姐姐,这个大哥哥是你的男朋友吗?”坐在苏媚臂弯里的小花看着白俊逸好奇地说。
苏媚看了白俊逸一眼,对小花笑着说:“小花知道什么是男朋友吗?”
“就是以后会变成爸爸妈妈的!”小花自信地说。
这一番话,让村里的大人们开怀大笑。
见到这些个孩子们都缩在身边大人的身后怯懦又好奇地看着自己,白俊逸赶紧摸了一下口袋,忽然他脸上的表情一喜,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包包装很好看的糖果,说:“分糖啦,谁要吃糖?”
让白队长很尴尬的是居然没有一个孩子回应他。
苏媚笑着说:“大哥哥是个好人呢,也是姐姐的朋友。”
白俊逸赶紧拆开了包装,拿出一粒糖给小花,说:“小花是吗?大哥哥给你吃糖哦。”
小花看了一眼苏媚,这才接过这一粒糖,然后灿烂地对白俊逸说:“谢谢大哥哥!”
有了一个带头的,剩下的自然会跟上,很快白俊逸身后就围满了要糖吃的小孩子。
这样的破落农村里,孩子们的娱乐和零食少的可怜,糖果是他们平时很难吃到的,甚至一些孩子从未吃过糖,所以带着糖来的白俊逸很快就成了很受欢迎的人。
只是让白队长尴尬的是自己带的一包糖太少了,堪堪每个孩子分到一粒,看着所有孩子都宝贝地藏着糖舍不得吃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白俊逸莫名地觉得有些心酸。
一粒糖,或许是城市里的孩子眼中最不起眼的东西了吧,但是到了这里,却成了这些孩子的宝贝,甚至他们都舍不得吃。
这样的感觉,不真正地体会过的人是很难明白的。
到了村子里,已经是晚上七点多,而此时三叔走过来说可以去吃年夜饭了,于是白俊逸就跟苏媚一起走到了村子里看起来最大的一个院落里。
说是院落,其实也只是很简单地用石头垒起来的一个小围栏,村民们到了这里就多数散去,白俊逸也从苏媚的口中得知这里是三叔的家,每一年的年夜饭苏媚都是在这里吃的。
破落的茅屋里充满了那种柴火燃烧的味道,小花是三叔的孙女,而三叔一家人包括他自己,还有儿子跟儿媳妇,是一个很憨实的男人跟一个很朴实的农村妇女,加上小花一共四口人。
堂屋里,饭桌上早已经摆放好了饭菜。
一只鸡,还有一碗红烧肉,是仅有的荤菜,其他的都是菜根跟苦菜之类的大山蔬菜。
三叔的儿子叫张建国,跟铁柱大牛这样的名字比起来算是很洋气的,而他长得很魁梧壮实,看的出来他身上还有着浓郁的那种农村人的憨实跟拘谨,见到了苏媚和白俊逸,他紧张的说不出话来,只是一个劲地说着“你好你好”之类的话语,但是简单的言语里也能够看的出来他对苏媚无与伦比的尊敬。
张建国的媳妇是一个农村妇女,在这样的地方更多的是操劳和耕作,所以完全谈不上保养什么的,三十多岁的女人看起来足足有五十多岁,一双手也粗糙不堪,能看的出来,她是一个很持家很能干活的女人。
对于农村来说,这样的女人自然是最好的媳妇。
饭桌上,年纪还小的小花两眼放光地看着饭桌上摆放着的红烧肉,不断地咽着唾沫。
趁着大人不注意,她伸出手去抓一块红烧肉。
但是小手却被三叔拍开了。
“要给小姐先吃。”三叔严肃地说。
小花委屈地坐在小板凳上。
苏媚闻言对三叔说:“三叔,小花还是个孩子,再说了,这么些年你对我还这么客气做什么。”说着,她把红烧肉移到了小花的面前,夹了一块放在小花的碗里,说:“小花,吃吧。”
“谢谢姐姐。”小花灿烂地笑着说。
坐在苏媚的身边,白俊逸不用问也知道这饭桌上的一只鸡和一晚红烧肉恐怕是因为过年的缘故才有的,平日里,或许只能吃一些苦菜。
他拿出烟,递给张建国和三叔,说:“今天打扰了,让你们特意这么麻烦。”
张建国站起来双手接过了白俊逸递来的烟,小心翼翼地夹在耳朵上舍不得抽,憨笑着说:“不麻烦不麻烦,苏小姐对我们的大恩大德这一点饭菜算什么。只是没有什么好东西招待的。”
白俊逸拿着打火机要给三叔点烟,三叔却立刻站了起来,连连说不敢,白俊逸强说了几句这才把烟点上,而张建国见到白俊逸拿着打火机凑向自己,赶紧自己划了火柴把耳朵上的烟拿下来点起来,他可不敢让苏小姐的朋友给自己点烟。
舒舒服服地抽了一口,三叔感慨地说:“还是这个烟好抽。”
“我到是挺稀罕那个水烟的。”白俊逸迎着话题说。
“那个水烟又不是什么好东西,自己家种的烟丝,呛的很。”三叔摆手说。
“那味道才纯。”白俊逸笑着说。
话题被拉扯开,说说笑笑的自然也就有了共同的话题,而三叔也拿出了自家农村酿的酒来。
其实说实话,用很粗糙的粮食酿的酒味道并不是很好,而且劲大的吓人,才下去一斤白俊逸就已经感觉头重脚轻起来,只是这是真正的纯粮食酿造,绝对没有参水,所以完全不用担心喝多了头疼的问题,而苏媚今天的兴致很好,破天荒的也跟着白俊逸多喝了两杯,下去二三两的量,一张脸上飞起了两抹红晕,在这茅屋里昏暗的小灯泡下有一种让人不敢直视的魅力。
张建国不敢多看,一直都低头喝酒,和村子里所有人想的一样,张建国觉得苏小姐是天上的神仙,要不然怎么会这么心善这么好看呢?对神仙自然要恭恭敬敬的。
一顿年夜饭吃下来,白俊逸喝下去了足足两斤多,而无论贫富老少,所有男人的感情都是酒桌上喝起来的,所以年夜饭结束的时候白俊逸和张建国跟三叔的关系已经称兄道弟了。
张建国跟三叔是觉得苏小姐的朋友也是好人,而且喝酒爽快,酒量也非常好,值得交朋友。
白俊逸是觉得……这酒真烈啊!
吃过饭,三叔问苏媚:“苏小姐,你要去那边看看不?”
苏媚点点头站起来说:“要去的,明天我就回去了。”
三叔点点头,转头拿起了手电筒说:“那我带你去吧,晚上山路不好走。”
“爹,让我去吧。”张建国忽然说。
“三叔,让建国带我走吧,你走路不方便。”苏媚说。
三叔叹了一口气,说:“那好,去吧,早点回来。”
苏媚对喝的脸色微红的白俊逸轻声说:“跟我一起去吧,这么多年来都是我一个人在那,这一次你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