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5章 要你管啊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虽然只是两天没有见到,但是白俊逸还是觉得自己的心里痒痒的。
站在门外,白俊逸嘿嘿笑着搓了搓手,然后轻手轻脚地推开门走了进去。
一入眼的就是一个很干净的房间,然后一股子熟悉的馨香就飘到了鼻尖,嗅了嗅,唐女神的味道。
然后白俊逸就看到坐在办公桌上埋头不知道捣鼓什么东西的唐女神。
干净的桌子上,放着一个似乎在播放什么动画的ipad,但是没有声音,所以不走近了看的话不知道在播放什么,而在唐凝的手边,放着一堆的纸片,有的长条状有的方块状有的乱七八糟没有任何规则,还有剪刀这样的工具,总之看起来就好像一个孩子在涂鸦一样散乱。
这在什么事情都喜欢井井有条的唐凝身上是很少看到的。
不过现在的白俊逸心思到没有放在唐凝在捣鼓什么上,因为他正在陶醉唐凝的背影。
女神之所以是女神,就是因为不管在什么时候什么角度看起来都是美美的,不需要化妆,不需要刻意地摆姿势,更不需要美图秀秀那种诈骗男人感情的工具!
悄悄地走近了,白俊逸想要给唐凝一个惊喜,正考虑着是从身后抱腰还是学偶像剧里蒙着她的眼睛萌萌哒地问你猜我是谁这样的游戏,却不想不小心踩在了丢在地上的一团废纸上,发出咔嚓的声音。
唐凝就好像触电了一样一下子弹起来,她戒备地转过身看见了白俊逸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忽然站起来用自己的身体当着办公桌上的东西,毫无征兆地气道:“你怎么来了!”
“不是你叫我来的吗?”白俊逸气乐了,“要不,我再回去?”
唐凝跺跺脚,说:“你看,就知道你舍不得那个狐狸精!”
“你在干啥?”白俊逸懒得跟这个女人计较,伸长了脖子朝唐凝身后看。
唐凝赶忙移动身体挡着白俊逸的视线,小脸绯红,急急切切地说:“你干嘛啦!走开啦!讨厌死了,不许看!”
每次在这种时候,白俊逸骨子里那种所有人都有的求知欲和好奇心一下子全部都爆发了,越是不给看,越是想看,越是藏着掖着,越是心痒难耐。
但是对待唐凝,绝对是要讲策略的!
白俊逸用无数次惨痛的教训总结出了上面这个经验。
于是他开始了自己的策略。
“刚在楼下见了你大姨和小姨了。”白俊逸忽然表现的好像对唐凝身后的东西一点都不感兴趣的样子,随意地说,说着,还大大咧咧地坐在了唐凝的床上。
香香的,软软的,跟唐女神一样。
“说什么了?”唐凝紧张地问,虽然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但是她还是戒备心十足地看着白俊逸,小心翼翼地挡着白俊逸的视线。
“到也没有说什么,就是问了一些家长里短的事情,不过我感觉好像你妈在家里的地位挺特殊的。”白俊逸说。
“不只是我妈,我们一家人都很特殊,没有办法,这也是人之常情。以前我爸和我妈刚结婚的时候因为我爸的出身不太好,而那个时候我外公还在位置上,所以妈妈这边的家里人都很不看好我爸,过年过节基本也不会搭理我爸,我爸这个人你也知道,骨子里比谁都傲,所以他也不喜欢来这里,只有过年时不得不来应付一下,但多数也是看的冷眼多,受到的热情少。后来我爸的产业做大了,反而外公家里没落了,于是这些亲戚对我家的态度转变的很大,原本因为我爸的关系连我妈都跟家里的姐妹不多来往,那之后忽然就热络起来了,一次我看见大姨父和小姨父一起出现在我家里对我客客气气的时候我就知道,我家的地位发生变化了。”
唐凝对此到是很看得开,言辞之中也没有欣赏或者鄙夷什么的,对唐凝来说,正如她自己的话那样是人之常情,避免不了。
这个年头,谁还不趋炎附势?亲戚也是一样,那么点血缘关系未必多淡漠,总归比陌生人和外面的人好一些,但真正的站在利益前面,也未必有多牢靠。
所以唐凝的心态就是有固然好,保持着毕竟是亲戚,不是孤家寡人地活着,没有也不强求,犯不着热恋贴冷屁股。
“所以我一直挺感恩的,我觉得我投胎好,我家里不需要去看谁的脸色了,都是别人看我的脸色,这样的日子过起来总比看别人脸色更舒服吧。”唐凝说。
白俊逸仔细一想,觉得唐凝说的好有道理。
“感觉好复杂的样子。”白俊逸耸耸肩说,他从很早开始就不知道亲情是个什么玩意了,所以对此也没有什么感觉,反而觉得一大家子人太多了……很麻烦。
人多,嘴杂,心容易乱。
这就是白俊逸的评价。
“还好吧,外公家里还不算多的。我外婆去世的早,就外公一个人了,外公有三个女儿一个儿子,我大姨你见到了,和大姨父一起开一家珠宝公司,做的还算不错,一年也有几百万收入过上比多数人富足很多的生活是绰绰有余了。小姨就不太一样,小姨父很早以前是我外公的秘书,家里也挺不错的,但是他们家运气不太好,做了不该做的事情导致整个家族都没落了,就剩下他一个,我外公念旧,而且也很欣赏小姨父,加上外公自己的几个孩子也没有人能继承他在政治上的衣钵,于是就把小姨嫁给了他,现在是x市的市委书记,只是前途也不怎么样,说的上是郁郁不得志吧,失去了几次机会之后估计到退休也就是个副省,没什么前途。剩下的就是我小舅了,小舅最闲云野鹤,野心也不大,也因为这样以前到是对我爸最客气的人,把威廉培养起来之后就提前退休和小舅妈环游世界去了,有时候我都羡慕死了,连我妈都天天跟我爸念叨小舅他们过的日子舒服……嗯,今年过年他们也不回来,现在据说在澳洲探险呢。”
“至于我这一代的嘛,大姨和大姨父有个女儿,在国外留学两年了,要后年才回来,所以今年你看不到她。而小姨家里的儿子叫林锦可能你已经接触到了,我外公倒是挺喜欢他,觉得他聪明伶俐很懂事。还有就是威廉,威廉我就不说了,你比我还了解他,跟你臭味相投。”
唐凝简单地介绍完之后,忽然对白俊逸说:“我外公喜欢喝陈年的老黄酒,我已经给你偷偷准备好一份了,等会晚上吃饭见我外公的时候记得送给他。”
白俊逸正津津有味地听着韩家的成员情况,忽然被唐凝画风转变强烈的一句话呛到了,他尴尬地说:“早知道我就每个人都准备一份礼物了。”
还真是,哪里有第一次上门就空手来的?这还是正月初一这敏感的时候。
“其他人都没有关系,但是外公毕竟是家里的老爷子,所以你要多准备一些,我知道你肯定给那妖精迷的七荤八素不记得了,所以我先准备好了。”唐凝没好气地说,说道某妖精的时候怨气还颇大。
“怎么就迷的七荤八素了!明明是因为来的太仓促没准备好……之前我们可是说好初二来的,是你突然要我早一天来,我当然什么都没什么号了!”白俊逸急忙强行甩锅道。
唐凝哼了一声,说:“还说没有被迷的七荤八素……那个千千结呢?”
白俊逸惊恐地看着唐凝:“你这都知道?”
这个女人还真是神通广大啊!自己刚跟苏媚从那山沟沟里出来,这么隐秘的事情她都能知道?
唐凝冷笑道:“今天早上苏媚就跟我炫耀了,还拍了照片不要脸地说什么心有千千结,一人一个正好一对,这是她最好的礼物什么的!不要脸,不害臊!简直可恶!”
明明说着很不屑的话,但是那股子隔着老远都能嗅到的酸味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长期的惨痛教训告诉白俊逸,这种时候绝对不能真的把千千结拿出来,这是真的要点燃这个醋坛子引发爆炸的。
果然,唐凝还真的没有去计较要看这个千千结,她哼了一声,表情不满。
白俊逸心思一转,按照唐凝所说,难不成苏媚跟唐凝说的是自己送她的千千结?这个女人为了在唐凝面前炫耀还要不要脸了……
“这个,你拿着!”唐凝忽然转身从身后拿出了两个香囊。
香囊,在这个社会很少见到的稀有产物了。
此时白俊逸才看到在唐凝的身后,有一对毛线,还有缝衣针,一堆香草,更夸张的是那个ipad上播放的赫然就是怎么制作香囊的视频教程……把眼睛从书桌地下丢满了废弃品和半成品的垃圾桶里挪上来,白俊逸难以置信地说:“你之前一直在做这个?你到底忙了多久?”
“要你管啊!你快点送我一个!快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