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6章 请注意影响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所以说有的人注定孤独一生,撸管一辈子不是没有道理的。
比如现在的白队长,他听见了唐凝的话立刻就不满地说:“你刚给我两个怎么能还没来得及喘匀气就要回去一个呢?咱能不这么小气不?”
白俊逸是觉得自己挺委屈的,本来就是嘛,送人东西就没有要回去的道理,而更过分的是你刚送我就要要回去一个,这天底下还有这样的事儿?
唐凝愤恨地瞪着,满腹的不爽和委屈很想爆发出来,但是小女儿的心思却偏偏还说不得……她总不能就这么凶巴巴地告诉白俊逸自己专门送给他两个是因为这个香囊是一对的,然后他必须也送给自己一个当做礼物,好让自己在苏媚面前炫耀一下找回点已经被那个千千结打击的体无完肤的自尊心?
唐凝也觉得自己理由充足来着,但是偏偏的,这些理由都是一些羞于启齿的话。
于是,这种想要说又说不出来的憋屈和对白俊逸的愤怒一下子全部都转化成了无名的怒火。
看着比自己还生气的唐凝,白俊逸愣了一下,然后他下意识地开始想自己之前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事情又惹毛了唐女神。
想来想去,白俊逸还是觉得该委屈的是自己才对。
“你这个猪头!”唐凝气的要死,她忽然伸出白嫩嫩的小手掐着白俊逸手臂上的软肉,旋转了好几圈。
白俊逸的脸色忽然扭曲起来,疼的子哇乱叫的他捂着唐凝的手吸着冷气说:“闹哪样啊,你跟我要东西居然还打我,你太不讲道理了!”
白队长很想说其实自己也是一个有脾气的男人,你别太过分了啊!
唐凝气嘟嘟地放开了白俊逸的手臂,蛮横地从白俊逸的手心里扒走了一个香囊,举到了白俊逸的面前大声说:“你看你看,这个上面是个女娃娃,你那个是男的,所以这个就是我自己的!”
白俊逸仔细一看,果然还真的是唐凝手上的香囊上绣着一个女娃娃,而自己手上的香囊绣着的是个男娃娃,此时白俊逸才恍然大悟地说:“原来是一对啊?”
唐凝哼了一声撇过头去,才懒得搭理这个混蛋笨蛋。
“都是你自己做的?”白俊逸问道。
唐凝气鼓鼓地说:“当然是了,用了我整整一天的时间,难死了。”
说着,唐凝有些不自然地把手藏在了背后。
白俊逸见状抓着唐凝的手臂拉到眼前一看,却见到唐凝那青葱完美的手指上触目惊心地出现了一个个的针孔。
这显然就是之前绣花的时候不小心刺破的,第一次初学乍道,唐凝能只有这么一点伤痕算是技术不错了。
“去买就好了,干什么还自己做。”白俊逸心疼地说。
“买的哪里有自己做的那么有意义?”唐凝看着白俊逸一脸紧张的模样,心头的甜蜜幸福荡漾了起来,喜滋滋地说。
白俊逸看了唐凝一眼,苦笑道:“跟苏媚攀比就那么重要啊,那个千千结其实也不是你想的那样。”
唐凝脸上喜滋滋的表情僵了一下,然后她恼羞成怒道:“你知道?”
“我又不是白痴,当然看的出来你那么点心思啊,是不是被苏媚刺激到了?哎,我也没有想到那个女人为了炫耀居然连这么点节操都不要了,你也是,又不是小孩子了,这有什么好比的。”白俊逸耸耸肩无奈地说。
唐凝一张小脸儿通红,这不是羞涩的,而是被发现了小秘密而尴尬的。
“你,你气死我了,你,你出去啦!”唐凝跺跺脚,不开心地说。
白俊逸捧着唐凝的手,头也不抬地说:“不过第一次就成功地做出了两个香囊还真是出乎了我的意料,手还疼不疼?”
见到白俊逸握着自己的手不放,唐凝不自然地抽了抽,发现抽不出来之后她也就放弃了,红着脸撇过头说:“不疼了。”
反正,反正这个家伙也只是关心自己而已,算了,就让他握一会,又不是第一次了……唐凝忽然悲哀地发现自己已经越来越习惯白俊逸对自己做的很多个“不是第一次了”,不断地用这样的借口安慰自己容忍白俊逸的得寸进尺,你看你看,现在他握着自己的手多自然,谁知道他心眼里是不是有什么龌龊的心思呢。
女儿家的心思玲珑百转,白俊逸却是不知道的,他在房间里找到了一些药膏,然后握着唐凝的手拉着她坐在床上,认认真真地为唐凝手上的伤口涂抹着药膏,说:“这些伤口虽然很小,但是一定要尽早地处理,否则时间久了的话,一旦感染或者其他的什么,以后就算是好了也可能在手指上留下一个个黑点,这肯定不是你想要的吧。”
唐凝撇过头傲娇地说:“哪里有你说的那么夸张。”
“那我不管你了啊。”白俊逸笑道。
唐凝喂了一声,见到白俊逸只是逗自己,这才气道:“你怎么就这么烦人呢!”
……
朱威廉走上了楼梯,他是上来叫楼上的两个人下来吃午饭来的。
只是他走到了门口,忽然听到了如下的对话。
“舒服吗?”
这是白俊逸的声音,朱威廉永远都忘不了。
等等,舒服吗是什么意思?白俊逸为什么会问出这么惊悚的问题?
“还好啦,不过你轻点,怎么做这样的事情你都这么粗鲁!”
朱威廉都还没有来得及为白俊逸的话感觉惊悚,而接下来唐凝说出来的更加恐怖的话差点把他给吓尿了。
朱威廉的浑身都在颤抖。
他没有想到。
他万万没有想到啊!自己印象中无比高贵无比典雅无比守规矩的唐凝表姐,居然,居然,居然会在光天化日之下跟白俊逸这么就厮混上了!
就算是小别胜新婚,可是你们也好歹注意一下影响啊!这楼下都是阿姨长辈,大白天的你们就这么饥渴难耐啊?万一给撞破了,这多尴尬?这以后还要不要见面了?
更过分的是……你们好歹把门关上啊!
只嫖过一夜情过而没有正儿八经地谈过一次恋爱的朱威廉无比蛋疼地看着楼梯上方那透着光亮的房门……居然奔放到了大白天做这样的事情都不关门的地步。
朱威廉此时此刻只想给白俊逸跪了,到底是什么技能居然把唐凝给调教成了这样?
朱威廉的手紧紧地抓着楼梯的扶手,因为太过用力的缘故而显得青筋爆起,手臂在不断地颤抖着,他的呼吸急促,因为此时的他发现自己陷入了有生以来最大的艰难抉择之中。
到底,要不要上去叫人?
去叫了,难免会遇见很尴尬的画面,然后在人家很嗨皮地过夫妻生活的时候自己凑上去说一句你妈妈喊你吃饭这样的话,会不会被打?朱威廉觉得这个问题的答案是毋庸置疑的。
那么问题回来了,如果不去叫,自己回去了该怎么解释?说你女儿正在楼上跟她男朋友黑咻吗?或者让她自己来看?下一个指不定就是哪个阿姨就杀上来了。
要是让她老人家看见这里头的唯美画面,这还不爆炸?
评估了一下任何一个阿姨看见那唯美画面得心脏病甚至脑溢血的概率,朱威廉的肝都疼了。
就在朱威廉无比的纠结无比的痛苦的时候,一个声音忽然传来把他吓得差点没跳起来摔下楼梯去。
“你站在这里一副便秘的表情干什么?”白俊逸疑惑地看着朱威廉说。
朱威廉惊恐地看着白俊逸,特别是发现后者身上穿着衣服之后深深地松了一口气,然后他就恼怒异常地压低声音说:“我能理解你的感受,毕竟我也是一个正常的并且旺盛的男人,但是……你好歹能不能克制一点?这可是大白天的,要是给人发现了咋办?你以为你穿衣服的速度够快就能解决一切吗?”
白俊逸脸上的表情从疑惑变成了震惊,然后就一副你在说什么?听起来好像很厉害,但是我完全听不懂的模样……
朱威廉的嘴角抽搐着,他捂着自己的肝脏蹲下来说:“我,没事,就是这里有点疼。”
唐凝也跟在白俊逸的身后走出来了,她奇怪地看了朱威廉一眼,对白俊逸说:“他怎么了?”
白俊逸摇摇头,说:“不知道,他说自己有点疼,我怀疑是便秘。”
唐凝皱皱眉头,说:“要是不舒服就早点去看病。”
话说完,唐凝一脸喜滋滋地拉着白俊逸说:“我们下楼去吃饭吧。”
“就这样丢下他没问题吗?”白俊逸还是比较有良心的。
“没关系,反正又不是小孩子了。”唐凝说着已经把白俊逸拖下了楼梯,做了一天的香囊,她都饿死了。
朱威廉背对着两个欢脱地下楼梯的人,仰起早就泪流满面的脸,此时此刻他竟然有一种无语问苍天的感觉……
就算那是你男朋友,可我是你弟弟啊!就算只是个表弟而已,但是好歹也是一条人命啊!你能不能稍微关心我一丢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