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2章 小胖子杨伟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韩家哪怕是早就不如早些年那么高高在上,但是毕竟是曾经显赫了大半个南方的大家族,更何况韩家的老爷子还在,他一天不死,韩家这大树就一天不算倒下,而特别是在杭城,这座韩家经营了半个世纪的城市,这个家族的影响力早就已经渗透进了这座城市的每个角落。
而作为韩家的子嗣,朱威廉在这座城市自然也如鱼得水,虽然他近些年已经没有怎么在这座城市居住和生活,特别是留学之后几乎都没有回来,但是这并不妨碍他的那些小伙伴们在他回来之后立刻闻风而动。
“威廉哥,你总算是回来了,我可想死你了!”朱威廉从车上下来就被一个小胖子冲过来狠狠地一个熊抱抱住了,朱威廉一把推开了不断地朝着自己脸上凑的肥猪脸,一脸嫌弃地说:“少跟我靠的这么近,我擦,给别人看到了还以为我们两个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这样的名誉损失你赔得起?”
那小胖子嘿嘿干笑着放开了朱威廉,但是脸上的兴奋却一点都没有衰减下来,他说:“威廉哥,我对你的思念可是真的一天都没有减少。”
朱威廉叼了一支烟,丢给小胖子一支,眼神里也有一些欣慰,这些年随着老爷子的身体不如从前,而且他又没有在杭城久居,所以小时候那些天天跟在自己屁股后头的小伙伴们也越来越疏远了,反倒是以前最不起眼经常被那伙人欺负的小胖子却从来没有减少对他的热情,而这种热情中,朱威廉也能够感受到小胖子那真挚的感情。
不是一号人尿不到一个壶里去,能跟朱威廉混到一起的人家世多半都不会差,除却了一些红二代之外剩下的就是一个有借着改革开放大潮成为首先富起来的那一批人的子女,而小胖子就是其中之一。
身为红二代,对于这些暴发户的子女自然是看不起的,而小胖子这辈子就没有苗条过,孩子们似乎都特别喜欢欺负胖子,于是小胖子的童年过的绝对算是凄惨。
只是朱威廉对待他和别人不同,在别人欺负他的时候,朱威廉总是会忍不住说几句话,帮衬着一下,而在别人都不跟他玩的时候,朱威廉会跟他分享自己的玩具,这在当时和现在的朱威廉看来都算不得什么的事情,却似乎被小胖子铭记在心。
现如今风水轮流转,韩家的影响力虽然还在,但是一年不如一年却是客观存在的事实,人情冷暖,不过就是曲终人散的凉茶一杯,朱威廉面对每年回来时越来越少的短信和电话问候也算是看开了,但是惟独小胖子每年都会想方设法地找到他,而小胖子父母的生意也是越做越好,家道算的上还在上升期,因此两个人之间的地位似乎发生了一些颠倒变化,可是面对朱威廉,小胖子却永远都是那个憨态可掬看起来很好欺负的样子。
朱威廉自己却知道,眼前这个看起来很好欺负的小胖子绝对不好欺负,从小他就知道要跟自己这些红二代子弟拉好关系,所以别人不管怎么欺负他怎么侮辱他,他都乐呵呵的一副什么都不懂的模样,一有机会就厚着脸皮朝着他们这些子弟的父母面前钻,也正是因此小胖子给他们的父母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对小胖子自己父亲的事业也有不小的帮助。
而现在,这个当年好欺负的小胖子如今俨然已经成了一个标准的富二代,已经没有人说他是暴发户的儿子了,不过不一样的是,当年那些看不起他欺负他的人多半都不敢在看不起他欺负他了,因为小胖子的记仇,他报复的时候会让你恍然大悟,原来他现在的狠辣很可能仅仅是因为当年小时候你抢过他一根辣条吃。
这个小胖子叫杨伟,一个相当有个性的名字。
而朱威廉也是从人走茶凉就剩下这个杨伟还一直都跟在自己身边开始才真正地记住这个名字的,姐夫和他说过,有钱的时候能陪你吃狗肉的不叫朋友,困顿的时候能陪你一起啃馒头的才叫朋友。
“你火急火燎地把我叫出来就是来这里?”朱威廉抬起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一家ktv,无语地说。
杨伟嘿嘿笑了笑,说:“哥,这不是心情不太好也找不到别人喝酒,就找你来了嘛。”
“有事儿?”朱威廉问。
杨伟张张嘴,那张满是笑容的脸上闪过一丝阴霾,但最终还是摆摆手说:“没事,就是遇到了一点小麻烦,弄的心情不太好,哥,陪我喝一杯呗,唱首歌。”
朱威廉见到杨伟不想说,点点头也没有多问,和杨伟一起走进了这家ktv。
毕竟是大年初一,而且还是下午,所以这家ktv里人并不多,开了一个包厢之后杨伟叫了两箱酒上来,要了一个水果拼盘,还未点歌就开了两瓶酒,给朱威廉一瓶自己仰头咕咚咕咚灌下去一瓶。
胖子肚子大,一瓶酒下去竟然不带喘气的,哐的一声玻璃瓶子砸在了茶几上,小胖子大口大口地喘息了两下,然后看着朱威廉,咧嘴笑道:“哥,你不喝?”
“我怎么觉得你满是心事?”朱威廉对着瓶口喝下去两大口,没了半瓶酒之后对杨伟说。
他可没有杨伟这夸张的肚子,这小子从一开始几个小屁孩敢偷酒喝的时候酒量就大的吓人,白的红的,只要叫他吹他肯定给你吹的干干净净,当然,具朱威廉所知道的近些年来都是杨伟叫别人吹,而很少有人敢让他吹了。
杨伟抓了抓头发,胖乎乎的手就好像一个馒头,他抬起头看着朱威廉,低沉地说:“哥,今年我还真的是流年不利,什么事情都不顺,你不知道吧,我家里出事了。”
“什么事情?”朱威廉闻言眼神一变,问道。
在朱威廉的记忆里,杨伟的爸爸是一个和他很像的中年胖子,笑容可掬的脸上永远都带着笑容,见到谁都习惯性地递烟倒茶,无论生意做的多大都卑躬屈膝的保持低调做人的姿态,低调得甚至有些让人看不起,但是就是这么一个低调好欺负的软弱胖子,却硬生生地在杭城站稳了脚跟,经历了这么多年的风风雨雨都坚挺地过来了,现在还能出什么事?
千万不要看不起那些你觉得莫名其妙地就成功了的人,不管是有家里的帮衬还是运,这个星球上这么多人,没有人不想成功,无论是名利场还是风月场,谁都想要做那个赢家,而这么多人中能够成功的那个,必然有自己独到为人处世的一套道理,人家能成功你为什么不能?既然你没有成功或者没有人家成功,那么你就要承认别人比你强。
这个道理朱威廉知道,所以他打心眼里没有看不起杨伟一家,这一家人就好像是笑面的狐狸,不好惹。
“我家里最早是在山西开煤发家的,后来转做房地产,到现在慢慢地在转型做外贸生意,这些哥你都知道,问题还是出在这里。我爸之前为了一笔国外的大订单得罪了一个竞争对手,对方的来头有些大,竟然挖出了我爸的煤矿早年的问题,偏偏的当年的那些官员现在都进去了,今年的风声有多紧哥你自然很清楚,早些年的时候开煤的说白了都是沾着鲜血去赚钱,大事小事没有少出,一旦出了事情就要拼命地塞钱,本来这么些年过去了算了也就算了,但是这个人把这些陈年旧账都找了出来,现在我爸的压力很大,一些合作伙伴好像也听到了风声,开始收紧跟我们家的合作,搞得我们很被动。”杨伟苦笑道。
朱威廉微微皱眉,这样的事情在国内并不罕见,早些年第一批富裕起来的说老实话有几个屁股是干净的?大家都是乌鸦所以也不会有谁嘲笑谁不干净,但是现在不同了,虽然不至于翻旧账的地步,但是这些黑账最怕的就是有人追究,而杨伟家里这一次得罪的这个人显然并不是一般的商人,他们开始翻起了旧账,偏偏的杨伟家的屁股的确不干净,那么事情就的确不太好处理。
“找过了,我和我爸上门去道歉,也愿意补偿对方失去订单的损失,但是……”杨伟说到这里没有再说话,他苦笑着掀开了衣服,朱威廉在他的身上见到了触目惊心的伤痕,一道青一道紫的,显然是被人毒打过一顿。
“什么人嚣张到这样的地步?你们上门去道歉还把你打成这个样子?”朱威廉怒道。
杨伟摆摆手,仰头又喝下去一瓶酒,喘着粗气说:“也怪我不争气,我过去的时候看到我未婚妻跟他一起亲亲我我的,呵呵,还真的是全方位的打击啊,连我的女人都不放过,我们都订婚了,而我也是真的喜欢她,当时我没有忍住,做了一些冲动的事情,所以事情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呵呵,不提也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