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4章 他是唐凝的老公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当白俊逸从那模糊不清好像嘴被堵住了一样含糊的声音中认出来跟自己说话的人的确是朱威廉的时候,他惊讶无比。
而后,当白俊逸勉强地听清楚朱威廉说的内容之后,他问到了地址,说了一声知道了就挂掉了电话。
“想到怎么说服我了吗?”唐凝得意洋洋地说。
白俊逸哼了一声,拿起衣服说:“我现在出门一趟,等我回来好好地收拾你。”
“去哪?”唐凝眼神一凌,问。
这个混蛋泡妞的本事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高了?这才回来第一天,还都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都能勾搭上别的女人?
“威廉说有点事情让我过去一趟。”白俊逸说。
“出事了?”唐凝站起来说。
白俊逸想了想,从朱威廉说话的语气来听似乎被打的不轻,那么想要瞒住也是不可能的于是,他点头说:“好像是在外面跟人起了争执,动手了,人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这样,你在家里陪你妈和你阿姨们,等我消息,事情不是多大的事情,就是今天这正月初一的不是个好彩头,到时候家里这边还要你来稳住。”
唐凝点头说:“那行,我在家,你过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白俊逸拍了拍唐凝滑嫩滑嫩的小脸蛋,说:“真乖。”
唐凝一愣,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白俊逸早就跑路了,狠狠地跺跺脚,唐凝气道:“又占我便宜!”
“……”
来到了朱威廉所说的地方……自然是坐出租车来的,因为白俊逸对杭城完全就不熟悉,谢天谢地,在这样的日子里居然还能找得到出租车。
不过这些都是细枝末节的事情,白俊逸到了地方的时候,尽管早就有了心理准备,可见到朱威廉此时有多狼狈之后还是吓了一跳。
朱威廉正瘫坐在病房外面的长椅上,手臂上和脑袋上都包裹着纱布,洁白的纱布中能够看的出来鲜红的血迹从里面渗出来,而他的脸上也鼻青脸肿,几乎认不出来这就是他。
在朱威廉的身边还挂着一个垂直的可移动的立杆,立杆上连接着一瓶点滴,正顺着管子将药剂注射进他的身体里。
白俊逸一直觉得只有自己早些年的时候才能被人打成这样。
“姐夫。”朱威廉见到了白俊逸时候,那红肿的眼皮子一酸,哽咽的喊道。
白俊逸走过来按住了朱威廉,说:“怎么回事?怎么被打成这样?”
朱威廉苦笑着把事情说了一边,有些不安地回头看了一眼病房,说:“杨伟现在还在里头,之前在包厢的时候幸亏是他趴在我身上帮我挡下来了大半的拳脚,要不然躺在里头起不来的就是我了。”
白俊逸闻言皱起眉头,揉了揉太阳穴,说:“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就是疼。”朱威廉委屈地说。
白俊逸叹了一口气,说:“今天是大年初一,你这样子……”
“姐夫你也不用说了,这些我都知道,但是那是我兄弟,我总不能袖手旁观吧。”朱威廉坚持道。
“话是不错,不过这叫杨伟的也还算仗义,你现在什么打算?”白俊逸问。
被白俊逸的问题问的懵了,朱威廉呆呆地看着白俊逸。
“你要是打算回去的话,那么我让凝凝先帮你解释一下,如果你打算报仇的话就是另外一码事了,不过今天下午那几个人能够这么快地就找上门来,自然是杨伟得罪的人早就盯着他了,按照杨伟说的,能量也不会小,要不要得罪这样一个人你自己考虑清楚。”白俊逸无奈地说,跟这头猪说话就是要直接一点,稍微拐一点弯都能把他给说蒙圈了,话说这玩意是怎么在国外活下来还留学的?
朱威廉脸上的表情立刻就变得很纠结,他咬着牙说:“本来这件事情的确不管我的事,我想要管也没有那个本事,但是现在他们打了我……”
“其实从你拦在杨伟面前的时候你就已经做出你的选择了。”白俊逸补充了一句。
朱威廉愣了一下,苦笑道:“说的没错,可是姐夫,我没有办法帮他……”
“有的时候能不能帮是一回事,愿不愿意帮又是另一回事。”白俊逸严肃道。
一个人这辈子会有很多认识的人,认识的人里能做朋友的不多,而朋友中能称得上是兄弟的更是少之又少,兄弟是什么?这两个字不是酒桌上喝了两杯酒就勾肩搭背地喊上两声就足够的,兄弟,真正的兄弟,扪心自问,每个人生命中又能有几个兄弟?
白俊逸知道这种感情的来之不易,所以他也很欣慰朱威廉有这么一个好兄弟,所以他不打算让朱威廉在这种时候错过这个兄弟。
“姐夫,我该怎么办?”朱威廉抬起头问。
白俊逸看着朱威廉,正要说话,身后忽然传来了一阵凌乱的脚步声。
回过头去看,发现冲来的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大胖子,这个男人的头发很稀疏,是标准的地中海,一张脸上因为常年带着笑的缘故所以有很多很深的鱼尾纹,他脸上还有一些淡淡的淤青,显然是之前几天刚经历过一些不同寻常的事情。
而此时,这个西装革履看起来很光鲜亮丽的男人脸上却满是惊慌的神色。
“杨叔。”朱威廉见到了这个男人立刻站起来说道。
杨叔见到朱威廉一愣,然后跑过来看着朱威廉说:“威廉,是你啊……你怎么也……”
“我和杨伟一起被打的,他现在还在里头。”朱威廉说。
杨叔愣了一下,然后点点头,对朱威廉说:“谢谢你。”
杨叔这样的人人老成精,哪里还能不明白朱威廉这一句一起被打是什么意思,自己的儿子从小在自己的授意下就和那些官宦子弟认识,朋友更是不少,但是现在出了事情,嘘寒问暖的人却是跑的一个都不见了,惟独这日落西山的韩家的朱威廉还一直都在儿子身边,杨叔对这份恩情自然记得。
“别这么说杨叔,快点进去看看吧。”朱威廉说道。
杨叔点点头,进了病房。
白俊逸和朱威廉也一起进去了。
病房里头,白俊逸见到了杨伟,杨伟从外貌和身材看起来,活像年轻了二十多岁的杨叔,只不过这个时候他更加狼狈一些,身上包着纱布,腿上打着石膏吊在床上,看起来就好像是刚经历了一场车祸一样凄惨。
此时的杨伟神智已经清楚了,见到进门来的杨叔,裂开嘴说:“爸,你怎么也来了。”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怎么能不来,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杨叔坐到了床边,问。
“我没事。”杨伟摇摇头,这才看向了朱威廉,那张被打得完全看不出平日憨厚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勉强的笑容,说:“哥,今天真的是连累你了。”
朱威廉摇摇头,说:“不要说这样的话……这是我姐夫。”
“你们好。”见到杨家父子看过来,白俊逸友好地露出笑容说。
“威廉是我哥,他的姐夫就是我的姐夫……哥,姐夫是唐凝姐的老公不?”杨伟忽然问。
唐凝。
说到了这两个字的时候杨叔的身体猛地一僵,特别是见到朱威廉点头承认之后脸上露出了无比恭敬的神色,他扭头对杨伟呵斥道:“乱叫什么!”
说完,他这才对白俊逸点头弯腰地说:“大少,对不起,刚才在门口没认得您,您千万别见怪。”
唐凝的老公啊!
唐凝啊!
唐凝是谁?
但凡是做生意有点成就的,有几个不知道大唐集团不知道唐江山不知道唐凝?
杨叔虽然也算是一个成功的商人,在杭城这个富翁到处都有的城市里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但是唐凝和大唐集团,那对他来说还是太遥远了,这个时候唐凝的老公出现在自己面前,若不是知道朱威廉的表姐就是唐凝而他也不可能骗自己的话,杨叔甚至会怀疑这个人是不是冒充的。
白俊逸摆手说:“别这么叫我,我叫白俊逸,你辈分比我大,叫一声俊逸或者小白都行。”
“这怎么能行呢。”杨叔一脸恭敬地说,从他的样子完全可以看的出来,这恭敬和点头哈腰的姿态是太习惯了,似乎这个男人这么多年都是这么过来的。
面对那些出身家世一个比一个吓人的敌人或者朋友,无论愿意不愿意,他都要弯下腰来,这样的事情已经成为了他的习惯和常态。
再看看杨伟,似乎也继承了他父亲的这一点。
白俊逸忽然叹了一口气,对朱威廉说:“你有决定了吗?”
朱威廉重重地点头,眼神灼热地看着白俊逸说:“姐夫,帮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