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9章 慕警官,有什么吩咐小的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金色公馆深处,这里是一个哪怕相对于金色公馆这样本来就非常私密的地方更加隐秘的花园,寻常人进不了金色公馆,而寻常的金色公馆会员也来不了这个花园。
花园的占地面积很大,哪怕是在这深冬依然被点缀得鸟语花香,很多在这个季节不会盛开的鲜花在迎风招展,事实证明只要是你有足够的钱和足够的闲工夫,你完全可以适当地违反自然界的规律,比如这里的百花争艳,在这个季节就是不应该出现的,可它偏偏出现在了这里。
在花园一侧,是一片芳草荡漾的湖面,这里的湖水属于西湖,但是在西湖的地图上却是不会被标注出来的,因为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它属于私人。
在这一片西湖水域上,中间有一个湖心亭,而湖心亭是没有桥梁连接的,所以来往就需要小船过去,此时一艘小船就晃晃悠悠地停在湖水中,上头坐着一个带着鸭舌帽的年轻男人,手里头握着一根钓竿,正在垂钓。
小船安静的躺在湖水中央,碧绿澄澈的西湖湖水泛开丝丝的涟漪,偶尔能够看见一些水生物在水下调皮的游动。
而坐在小船上戴着帽子的男人表情平静,眼神专注地看着自己的鱼线,似乎很期待下一个上钩的猎物。
此时,另一艘小船从岸边摇摇摆摆地晃了过来,它行动让湖水泛开了褶皱,一直到两艘小船靠近了,船夫很熟练地用一块木板搭在两艘小船中间。
一个年轻其貌不扬但是身材却十分魔鬼诱惑的女人从刚摆渡来的小船走到了戴着帽子所在的男人的小船上。
“斐丽,你吓跑了我的猎物。”戴着帽子的男人用手压了压帽檐,不满地说。
叫斐丽的女人穿着一身黑色的紧身皮衣,对自己的身材没有自信的女人是断然不会这么穿的,否则的话你暴漏出来的只有你那粗圆的大腿和肚子上一圈一圈的肥肉,这对女人来说绝对是个毁灭性的打击,但是斐丽却有这个资本和自信穿着一身寻常女人身上永远不可能见到的装扮,当然,对于她来说这么穿并不全是为了秀身材……这样的穿着能够最少程度地减少衣服对身体造成的阻碍,在展开动作的时候能够最大幅度地进攻和防守。
斐丽脸上的表情带着一些慵懒的笑意,面对人人都害怕的慕少她并没有多少敬畏,长久以来的上下属关系以及自身实力的自信让她在慕少的面前拥有一种下属和朋友差不多的感情。
“你的猎物来了,要见你。”斐丽漫不经心地说。
“猎物?”慕少提了提钓竿,淡淡地说:“你看,我的鱼钩上还是空的,猎物还没有到。”
斐丽看了一眼慕少,说:“那么我现在赶走他们?”
“他们?”慕少仰起头看了斐丽一眼,然后皱眉说:“我说过多少次了在我坐着的时候你最好不要站着跟我说话。”
“这是为了保持对你的尊敬,我亲爱的慕少。”斐丽咯咯笑道,虽然她的长相并没有多漂亮,反而看起来有些普通,但是那和她的长相截然相反的魔鬼身材在笑得时候产生的波浪让人目眩神驰,不管怎么说,这个女人属于那种很有别具一格味道的女人。
寻常男人,是享受不到这个女人的滋味的。
“不,我觉得你这是在提醒我的身高不如你,还有,我不喜欢抬着头跟人说话。”慕少也不生气,耸耸肩说。
斐丽微微一笑,这个世界上除了慕少他自己之外只有一个人可以正大光明地说出慕少心中最大的忌讳……他很矮。
在这个男人一米七以下就算是三等残废的年头,只有一米六十五的慕少看起来的确很矮,所以他会想尽办法地增加自己的身高,比如穿外表看起来不是那么明显的内增高鞋子和戴个帽子什么的,衣服也从来只穿竖条纹的格子衬衫。
不过这个忌讳他自己可以说,别人是不能说的,否则绝对会遭受到他最大程度的报复,这一点斐丽早就见识过了很多人就因为这个忌讳而倒大霉,哪怕还有一个人可以直言不讳地说,但那个人也绝对不是她。
斐丽坐在了慕少的身边,让自己的视线和慕少平行,说老实话,斐丽的确想不通慕少这么一点可怜的虚荣心到底是怎么产生的,老娘坐下来就能显得你不那么矮了吗?
“韩家的那个叫什么威廉的?似乎今天他就和杨伟在一起,他也来了?”慕少漫不经心地问。
“他的确来了,但是还有一个陌生的男人,暂时还不清楚他的身份。”斐丽平静地说。
“哦?”慕少轻轻地扬起眉毛,饶有兴趣地说:“这么看来,是摆明了车马要和我对阵了啊。”
“那么现在我需要做什么?”斐丽问。
慕少刚要说话,忽然他放在旁边的手机欢快地叫了起来。
慕少低头看了一眼手机屏幕,忽然脸上的表情变得很复杂。
那是一种惧怕还带着一点愤恨,以及一种隐藏的很深很晦暗的爱慕纠葛,就好像是一个羞涩的小男孩暗恋隔壁邻居家的成熟姐姐一样,害怕又不敢说,又想要见到,这种复杂的感觉竟然在慕少这样的人身上出现了。
一见到慕少的这个表情,斐丽就知道那个世界上唯一能说慕少矮的女人打电话来了。
慕少接通了电话,脸上有欣喜的表情,但是在听见电话那头的第一句话之后立刻就变得很阴暗。
“喂,矮子,你妈问你杭城那边的业务是怎么回事,好多人打电话过来说出了一点叉子,在到处被人举报,搞的我爸都过问了一句。”
电话那头是一个清脆爽朗,还带着一种难以言喻英气的好听女声。
要是白俊逸在这里的话,一定会整个人都炸毛了,这个声音,就是慕珂珂的声音!
被叫矮子的慕少脸色沉了一下,不过随即就恢复过来,解释说:“只是被一些生意对手恶意中伤而已,这样的事情每天都在发生,我已经在着手处理了,让我妈和伯伯不用担心。”
“你自己知道就行了,我爸的脾气你也是知道的,而且我的态度也是一样,你可以做生意,也可以利用一些家里的资源去合理的运作,但是绝对不能做违法乱纪的勾当,否则别说我爸,我第一个就把你抓起来。那么行,没有别的事情了我挂了。”慕珂珂说。
“等等,珂珂,你来杭城吗?”慕少赶紧问。
“来杭城干什么,过年我要在京城陪我爸妈。”慕珂珂说,“还有,别叫我珂珂,听着就恶心,我是你姐。”
慕少回敬道:“那我也说了你别叫我矮子你不还是叫了?”
“你的确很矮嘛。”慕珂珂的声音似乎在偷笑。
慕少苦笑了一下,自己矮子的外号就是被这个堂姐给叫出名的,偏偏的,对于所有嘲笑他矮的人他都可以用残酷的手段报复,但是偏偏在慕珂珂的面前,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那种复杂的绝对不可以出现在堂姐弟之间的感情是其一,从小就被打到大的痛苦经历是其二。
“之前,我听我妈说好像婶婶提到过你跟一个男的走的很近?”慕少忽然装作不经意地问道。
慕珂珂愣了一下,然后怒道:“我妈怎么什么事情都往外说?”
听见慕珂珂的反应,慕少的心猛地沉了一下,握着钓竿的手也下意识地仅仅攥了起来,他深吸一口气用尽量平稳轻松的语气笑着说:“之前我还在想今年是不是能够多一个姐夫呢,看来也快了啊?”
“瞎说八道什么,谁是你姐夫了!小屁孩懂什么!”慕珂珂话说完啪的一声就挂掉了电话,好像是做贼心虚的她很不愿意在这个让人很尴尬的话题上继续。
缓缓地收起了电话,慕少看着湖面的脸色阴沉的可怕。
而见到慕少的表情,斐丽也不敢继续开玩笑,她就安静地呆在旁边。
很快,慕少说话了,他转头的时候脸上似乎恢复了之前风轻云淡的模样,“我现在心情不太好,把杨伟他们三个人带来吧,我需要发泄一下。”
斐丽在心里为那三个倒霉鬼默哀了一声,要是平时的话可能这三个人被羞辱一顿也就算了,但是赶在慕少心情不好的时候,他们能不能完整地回去都是个问题了,这样的例子也不是没有发生过。
“好的,我知道了。”斐丽说完之后就起身到了来的小船上,走了。
而这个时候,白俊逸还和朱威廉跟杨伟两个人在一个休息室里等待着召见。
这感觉让白队长十分的不爽。
怎么跟见领导人一样那么难?
这个什么毛的慕少就这么大的架子?自己好歹也是个白少好不好!津城很有名的!但是你看看我,就不好意思摆那么大的谱。
正在白俊逸黑着脸考虑是不是要硬闯的时候,他的手机忽然响了,一看手机屏幕,白队长的脸色立刻变得无比谄媚,“慕警官,您怎么想到小的了?有什么吩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