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1章 我疯了不敢找您拼命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接下来的一路上朱威廉都没有再说话,他觉得自己好像是来到了一个龙潭虎穴,要不是身边有万能的姐夫给他信心的话,他可能拉着杨伟扭头就跑了。
隔着十多米还能听见别人的悄悄话,这是一个正常人类能做到的吗?
更加让朱威廉心悸的是,不知道是否是错觉,之前斐丽看自己的最后一眼让他浑身都发冷,好像是被什么了不得的猛兽给作为猎物盯上了一样……想想也是,偷偷地说人家一个女人长得不好这样的事情被人发现了,不现场拉出去活活打死就算是看在他是病号的的份上了。
而杨伟也察觉到了什么,本来底气十足的他此时也有些心虚了,但是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身为整个事情的当事人,杨伟知道不管是朱威廉还是朱威廉的姐夫白俊逸,其实本身都和这件事情没有关系,别人愿意帮自己,自己怎么还能退缩?
更何况,这人今天不见肯定就是撕破脸皮的大战,但是杨伟自己知道面对慕少,自己的家里的确没有任何胜算,而要是见一面的话,或许还有那么一些转圜的余地。
不过,更重要的还是看在韩家或者说朱威廉的白俊逸的面子上了。
先入为主的,杨伟从一开始就下意识地认为白俊逸肯定是某个大家族的公子哥,起码也是和慕少不相上下的,否则的话一般男人怎么可能被唐凝看中呢?唐凝啊,那是哪怕自己都觉得高高在上不可触及的人物啊!能做朱威廉的姐夫的,那该是什么样的大人物?
也真是因为有这样的想法,所以杨伟一直都一厢情愿地觉得白俊逸这一趟过来是打算做个中间人和事老把事情和平解决掉的。
但是很快,杨伟就发现自己的这个想法实在是错的太离谱了。
哪怕是见识过了不少真正奢侈的私密会所,但是当白俊逸见到了真正把西湖给划了一块出来当做自己的小水池这样的大手笔的时候还是觉得很震惊。
这可不简单的是有钱就能够做到的。
而能做到这一点的人也有,但是他们却多数不会做的这么张扬,而喜欢这么张扬的人多半没有这个本事划西湖归自己所有。
所以白俊逸的惊讶也是情有可原的。
而在这里,白俊逸见到了正站在西湖边的慕少。
说实话,对于这些什么少什么少的白俊逸见的太多了,都产生了一种审美疲劳,这些人有十分优秀的基因加上后天的塑造也绝对不差,还有一些很莫名的气质一类的东西,所以他们的外表看上去都属于那种鹤立鸡群的,而眼前这个慕少也……差不多。
之所以只能用差不多来形容是因为这厮……太矮了!
一个一米六五的男人,这简直比三等残废还三等残废啊,隔着老远看过去,就好像是比别人少了一截的萝卜头一样。
“慕少,人带到了。”身材高挑火辣的斐丽走到了慕少的身边,两者对比之后更加显得慕少很矮……
慕千军点了点头,笑着走了过来,他的手上刚才似乎沾了一些水,所以拿着一条毛巾一边慢慢地擦拭着自己的手一边走过来,眼神先是扫过了杨伟,然后是朱威廉,这两个伤痕累累身上还包裹着纱布的家伙说实话跟周围的环境不怎么搭调,所以,慕千军的眼神很快就移到了白俊逸的身上。
两人隔着一些距离站定,慕千军眯起眼睛看着白俊逸,很快,慕千军的眼神里就闪过一抹恼怒。
因为身高的关系,和他站面对面对话的人通常都需要他仰起头来看,而他是十分不喜欢这个动作的,所以一般人都会很自觉地微微躬身底下头跟自己说话,但是慕千军发现白俊逸不但没有弯腰低头跟自己说话的意思,甚至还十分卑劣地挺直了腰杆!
这个王八蛋是什么意思?鄙视自己矮吗?还故意挺直了身体,这是裸的嘲讽!
慕千军的眼神阴沉,然后他忽然笑了,深深地看着白俊逸,慕千军说:“我们好像不认识?”
“的确不认识。”白俊逸点头说,然后回身把见到慕千军之后就脸色变得狰狞跟复杂以及惧怕的杨伟拉到了身边,说:“不过他你一定认识吧?”
慕千军好像这才发现杨伟也在一样,他的脸上露出了很惊讶的表情说:“杨伟,原来你也在啊,哈哈,太巧了。之前你们家得到了那一笔外贸订单我还没有来得及恭喜你,哈哈,我可是羡慕的很啊,这么一笔订单坐下来了顶的上我要死要活的干半年了。”
杨伟脸上的肥肉微微地抽搐着,他想要怒吼,想要喷对面的慕千军这个伪君子一脸,但是……他不敢。
哪怕是大家都知道自己身上的伤就是慕千军造成的,知道自己的未婚妻被慕千军给挖了墙角自己给戴了绿帽子,但是他不敢说。
就算是之前有了破釜沉舟的勇气,但是真的当你要挥舞手中的斧头跟自己拼命的时候,任何人都会面对自己内心最大的恐惧。
过去了,就是一马平川,过不去,那么一切都是白搭。
“慕少,这样的客气话就不要说了,我们身上的伤是怎么来的你也清楚,所以还说这些话有意思吗?”朱威廉看不下去,忍不住怒道。
慕千军看了朱威廉一眼,耸耸肩一脸无奈地说:“这你们可误会我了,你们身上的伤我怎么知道是哪里来的呢?看你们的意思,难道觉得是我打的?天地良心,我今天一天都在这里可一步都没有出去过,你们需要的话我可以找很多个证人给我作证,我又怎么可能打了你们呢?”
“你!”朱威廉气得直哆嗦,他不怕面对真小人,但是就是恶心这些伪君子,在脸上露出无辜无害的样子,但是骨子里比什么鬼都要龌龊恶心。
慕千军伸手把手里的毛巾递给了斐丽,淡淡地说:“虽然你们是杨伟的朋友,但是话可要提前说明白,你们要是乱说话的话,我可也是要追究你们的责任的。”
“慕少。”杨伟忽然开口了,他目光灼灼地看着慕千军。
慕千军背着手看向了杨伟。
“慕少,我知道我们家里不可能是您的对手,只要您愿意的话随时都可以让我们过的很痛苦。”杨伟忽然沉声说。
慕千军没有说话,白俊逸和朱威廉也没有在说话。
“事实上,这两天我们也的确过的很痛苦,我跟我爸甚至在昨天大年三十过年的时候还是在医院里过的,因为要复查,我爸的身体不太好,有三高,这一次的打击对他很大,无论是身体上还是心理上。”杨伟抬起头看着慕少,“我问我爸,我说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我爸说因为我们抢了慕少您的订单,那是慕少您看中的。”
“也正是因为这样,慕少您对我们父子俩动了手,即将和我结婚的未婚妻也抛弃了我跟您走了,我不知道您是真的喜欢她还是只是为了让我痛苦,如果是前者的话,我祝你们白头到老,如果是后者的话,我也谢谢慕少您,因为是您让我看清楚了一个贱人的本质,她今天能为了慕少背叛我,明天就可能为了其他的什么人背叛我,至少,现在我们还没有真正地结婚,所以什么事情都还有挽回的余地。”
杨伟说完这些换了一口气,他忽然握紧了拳头死死地看着眼前表情平静下来的慕千军,说:“可是慕少,您很强大,而我跟我爸虽然这些年下来做生意有点资产,但在您的面前肯定不算什么,您有权有钱有人,我们父子俩不是您的对手,和现在的情况一样,只要您愿意随时都可以让我们坐立不安,我身上的伤就是很好的证明。可慕少,这件事情我们父子俩本身就没有做错什么,既然是做生意大家就公平竞争,用手段也行,可不管怎么说既然订单已经被我们拿到手了,那么外资方也不可能冒着合同违约的巨额赔偿风险再放弃我们,而您在事后这样的报复,是不是太过分了?就因为您要给自己出一口气就把我们父子俩给打成这样?有什么您冲我来,我还年轻有肉,能扛得住打,但是我爸风里来雨里去这么二十多年下来为我奔波了多少辛苦?您打了他,这是要结下死仇啊!就算是兔子急了还会咬人,慕少,您就真的能保证我疯了不敢找您拼命?”
什么样的话最能说到人心深处?不是歇斯底里的大喊大叫,也不是边哭边笑的疯骂,而是此时杨伟的这种平静,平静之下孕育着滔天波浪的疯狂。
杨伟的语气很平静,平静到了几乎没有太多语气和感情起伏的地步,但是就是这种平静,却有一种让所有听众都不寒而栗的感觉,看着这胖子那平静得近乎木然的脸庞,没有人会怀疑他的最后一句话……您就真的能保证我疯了不敢找您来拼命?
“没错,你慕少是牛逼,什么都比我强,但就是因为这样我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您的命值钱,虽然我是烂命贱命一条,但是大家本质上都是一样的,一刀子就能解决的一条命,越是金贵,您越是拼不起。”
杨伟看着慕千军的双眼,一字一顿地补充完了最后一句话。
慕千军微微凝起眉毛,第一次认认真真地看着杨伟,不得不承认,眼前的这个胖子之前所说的这番话,已经触动到了他。
毫无疑问,跟这个胖子拼命是绝对不划算的买卖,而偏偏的,慕千军真的无法彻底忽视他的话,慕千军明白,杨伟所说的话并不是威胁和恐吓,只是简单地陈述一件事实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