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3章 哦,想打架吗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尝试过背着自己不喜欢的小朋友跟他的家长告黑状的经历,反正此时有了这种感觉的白队长觉得……挺爽的。
让你欺负我,让你欺负我!你欺负我我就把你偷偷地扎破了你妈妈避孕套的事情告诉你妈妈,看你还怎么欺负我。
此时的白队长就是类似这样的狭隘小市民心态。
而当把手机递给表情凝重得好像要上战场的慕千军时,慕千军的表情让白俊逸的这种爽感达到了巅峰。
慕千军的表情纠结得就好像是鸭子的肠子打了结一样,他咬着嘴唇拿起手机走到了一边。
“珂珂……”慕千军刚开口就被对面的慕珂珂喷了一脸,“慕千军,你现在长能耐了是不是?”
慕珂珂的爆吼几乎要震破了白俊逸手机的喇叭,而慕千军脸上的表情也从纠结变成了凝重和深沉,他没有说一句话,因为他知道接下来是慕珂珂说话的时间,自己这个时候插嘴绝对会引来慕珂珂更加强烈的攻击……这是无数次经验教训之后总结出来的生存诀窍,也就是慕千军这样非常了解慕珂珂的人才知道,正如同白俊逸知道什么时候绝对不能招惹唐女神一样。
果然,慕珂珂的怒吼没有就此结束,她继续愤怒地说:“慕千军,之前他们在我耳边说你的劣迹斑斑我还不肯相信,我觉得你始终还是那个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的小弟弟,但是现在看来还真的是我低估你了,你现在是越来越过分越来越放肆了,以前的你和我一样都最讨厌这些仗着家里的权势作威作福的公子哥,但是现在呢?好你一个慕少啊,叫起来还真的威风八面啊!”
“看来真的是我对你太过放松太骄纵你了,现在的你居然变得知道欺行霸市了?仗着家里的权力在杭城做上你的一哥了是吧?那么看来今天对你的那些举报也绝对不是空穴来风,你知道不知道这件事情让我爸知道了你会是什么下场?”慕珂珂愤怒地说。
“知道,我会被立刻叫回家去,好一点的话就是解除现在在家族企业里的职务被禁闭几个月再说,坏一点可能就亲自把我送去伏法了。”慕千军低声说。
“知道?知道你还敢这么做?”慕珂珂恨铁不成钢地说。
坦诚地说,现在的慕家慕珂珂的父亲慕震岳是真正的顶梁柱,正是因为他在仕途上的一帆风顺和越爬越高才带来了家族今天的兴旺,而慕震岳的脾气性格是绝对的耿直,他绝对不迂腐,因为慕震岳允许家族的人利用他的影响力在一些行业做生意,这是所有人都默认的,毕竟家族这么大,人这么多,大家都要吃饭,都想要过上更好的日子,慕震岳也绝对不是那种为了自己的名声让自己的家人跟着吃苦受累的性格。
但是慕震岳却有一个绝对的铁的底线,不能贪赃枉法!
这是慕家所有人都心中有数的红线,做企业,既然是生意自然少不了和官场打交道,在允许的范围内慕震岳是支持的,他甚至可以为了一些项目亲自打电话吩咐下去,但是这是在政策允许的范围内,而像是慕千军这段时间所做的这些事情,简直就是令人发指,别说慕震岳无法接受,就是慕珂珂都觉得实在是太过分了。
就因为没有抢到订单,就把同行迫害得差点家破人亡,叫黑社会的打手上门去找麻烦不说,还打击人家正经经营的企业,这不是那些混蛋二世祖能做的出来的事情还能是什么?
而且更过分的是,之前听白俊逸额意思,慕千军居然还有漫天要价的谈判不成杀人灭口的意思?
这样的人慕珂珂自己就办了不知道多少个,连带着魔都的风气都好了不少,而慕珂珂却没有想到自己的堂弟身上居然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慕千军是冤枉死了,他是一万个没有杀人灭口的心思,家里有慕震岳这样的大佛在,就是再给他一个胆子他都不敢去真的杀人,哪怕是指使别人去都不敢,这要是要发现了就不是责骂不责骂的问题了,慕震岳真的会把他送到公安局去自首的。
所以慕千军真的没有这样的想法,哪怕今天的谈判不成,他就是打算把杨家的父子赶出杭城而已。
“姐,其实我并没有那样极端的想法。”慕千军解释着说。
慕珂珂耐着性子没有说话,而是等着慕千军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说到底,慕珂珂还是不愿意相信自己的堂弟会变成自己最讨厌的那种人。
“其实这真的只是一次生意场上的手段而已,本来之前的订单我是有八成的把握的,这笔订单能够让家里的公司起码增长至少百分之十的营业额,而且对方是大客户,只要有了一次满意的合作,双方接下来的全面合作就更容易展开,所以我连年都是在杭城过的,为的就是把这个订单拿下来,但是姓杨的这个半路杀出的程咬金硬生生地用更低的价格从我的手头上抢走了这个订单,让我之前的付出全部白费不说还吃了一个天大的闷亏,这样一口气我怎么咽得下去,所以找人教训了他一顿,并没有其他的意思。”慕千军苦笑着说。
此时的他,哪里还有之前半点那意气风发的慕少的架势?
慕千军的语速并不快,他其实在一边说话一边思考用怎么样的措辞能够尽量地洗脱掉自己那恶劣的形象,这是所有人在做了亏心事东窗事发之后陈述时都会有的一个心理过程,他会把绝大部分的事实说出来,但是说出来的过程中,他会下意识地为自己开脱,企图找到一个很正当的理由表明自己是:不得不这么做。
话说完,慕千军却没有听到慕珂珂的回应,他的心中微沉。
就在慕千军忍不住要说话的时候,却听到了慕珂珂忽然一声叹息。
这一声失望的叹息让慕千军的千言万语都咽了回去。
“千军,我们家里不缺钱,公司现在做的不说多大,但是每年的效益都不错,我和我爸还有我妈,没有占据公司的一点股份也没有要你们的一分钱分红,你说对不对?坦诚地说,我爸之所以支持你们做公司,不是因为他或者我多么想要钱,相反,他现在的级别和位置,哪怕是现在就退休了国家也会给他一个绝对衣食无忧的后半生,用我爸的话来说,吃国家的用国家的一辈子,给国家打工最稳定的就是老了也有所养,有所依,很小市民的心态吧?很难想象这是我爸这样级别领导的想法吧?”
“但我告诉你,这是真的,他真的这么想,也正是因为这样,他始终不从公司里得一分钱的好处,为什么呢?吃的喝的都够用了,就可以了,人心不能太贪,我爸做过一段时间的纪委工作,他太了解有多少人就是因为贪欲而变得家破人亡,所以他一直都谨记着这一条,并且让我也记着。”
“而我,我现在的工资也足够我花销了,我平时也不需要用钱,所以我也没有要你们分的分红,有什么必要呢?钱这个东西够用就可以了,你要那么多,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有意义吗?但是这是我们的想法,我们也很理解你们想要过更好的生活,所以我爸支持你们借用他的影响力来做公司,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公司现在每年赚到的钱越来越多,这一点无可厚非吧?”
“既然已经赚了这么多钱了,为什么你还是这么贪心呢?现在你们有的钱,哪怕今天公司就关门歇业不做了,那么也已经足够你们一大家子人衣食无忧舒舒服服地过上好几辈子了,钱再多了,只是一个数字而已。之前说的话我都相信,因为你是我弟弟,我当然是相信你的,但是今天的你可以为了这个订单去让别人难受,明天的你就会为了另一个更大的订单让别人没命,只有这样别人才会怕你敬你不敢跟你抢不敢跟你争,这种心态的发展是病毒一样的感染,只会越来越重,而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你自己要醒悟过来,我不希望有一天我在被告席上看到你,更不希望某一天要去见你的时候却需要去监狱,你明白吗?”
慕珂珂的话,就好像是一把重锤重重地敲在慕千军的心头,他的脸色发白,咬着嘴唇良久,重重地点头说:“我知道了。”
“这件事情我帮你瞒着不告诉我爸,但是你自己一定要妥善地解决好,记住,钱可以从别的地方赚,但是心里的良知丢了就是永远丢了,人和畜生之所以有区别是因为人有良知而畜生没有。”
慕珂珂说完就挂了电话,慕千军握着手机在原地凝滞良久,好像被施展了定身术一样一动不动。
“慕少?”斐丽见到慕千军的表情不对,走过来轻轻地问。
慕千军身体一颤,好像这才回过神来,他对斐丽笑了笑,表示自己没有事情,然后转身回到了之前自己的位置上并把手机还给白俊逸。
“你们走吧。”慕千军闭上眼睛疲惫地说。
杨伟一阵错愕,这还没有谈好呢,怎么能走?
他想要说话,但是却被朱威廉一把抓起走了。
白俊逸也站起了身,对慕千军说:“你是她的堂弟?”
慕千军睁开眼睛点头说:“没错。”
白俊逸揉着下巴笑道:“还行。”
慕千军微微扬起眉毛。
“总算没让我揍你一顿才知道醒悟。”白俊逸很替慕千军开心地说,当然要替他开心了,你看,这不是躲过了一顿毒打?多么幸运的事情啊。
而这话说的斐丽立刻就不满意了,她凝眉杀气微露地看着白俊逸说:“说话的时候注意你是在跟谁说话。”
“哦?想打架?”白俊逸嗤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