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5章 地狱难度的副本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慕千军是坐着的,而白俊逸则是站在他的面前,这个姿势让白俊逸抬腿无比的方便,这一脚从出腿到揣在慕千军的小腹上,只用了千分之一个眨眼的时间,快,快到了哪怕斐丽都无法反应的地步。
速度越快,力量越大。
所以有天下武功唯快不破这么一说。
而现在的慕千军就用自己的真实经历检验了这句话的确是真理。
他在这一瞬间甚至还没有感受到疼,脑子甚至都还没有来得及处理白俊逸竟然敢真的对他动手的事实,然后他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忽然腾飞了起来。
那是一种真正的空中飞人一样的感觉。
白俊逸的身体忽然变得很小,然后自己的眼角出现了斐丽,然后自己看到了越来越多的草坪,然后是蓝天……扑通,慕千军整个人都砸在了西湖里。
湖水泛起了波浪,静谧的西湖在一分钟之内连着两次波涛汹涌,而这一次却是活生生地砸了一个人进来。
看着白浪翻滚的西湖,白俊逸走到了西湖岸边。
而此时斐丽也终于反应了过来,她猛地朝着冲过来,大声怒道:“你干什么!要行凶?”
斐丽觉得白俊逸过去肯定是要补刀去的……看看慕千军死了没有,如果没有死的话再来一脚或者一块石头下去什么的,斐丽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眼前。
而就在斐丽要追上白俊逸的时候,已经走到了岸边的白俊逸忽然转身,在转身的同时他的手已经抓住了斐丽的脖子。
这个身材火辣的女人感觉到自己的双脚慢慢地离开了地面,而被扼住的喉咙也让呼吸越来越困难,她的脸色涨红,怒视着白俊逸。
“我没有打算杀人,所以你最好安静一些,否则的话我真的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事情来……以前的我决定不打女人的。”
白俊逸的话刚说完斐丽就在心里破口大骂,不打女人那么你现在在做什么?跟老娘吗?
果然,白俊逸的脸上露出了不太好意思的笑容,说:“但是有些女人就是犯贱,让我觉得很痛苦和烦恼,所以我杀了几个打了几个之后就废弃了这条对自己的准则,你也不想成为下一个是吧?”
老娘已经成为下一个了啊!被松开之后落在地上不断地咳嗽的斐丽心中恨得几乎咬碎了一口银牙。
而此时白俊逸已经背对着斐丽蹲在了西湖的岸边,他看着在湖水里只露出了一个头,脸色苍白嘴角挂着血丝的慕千军,说:“你姐姐说的,我可以打你。”
慕千军对白俊逸怒吼道:“我跟你没完!”
“当然没完了,我想,我们可能以后还有很多机会接触接触什么的。”白俊逸诚恳地说,说着,他还伸出了手,“需要我拉你一把吗?”
“滚!你给我滚!你这个疯子!”慕千军几乎失去理智地大喊。
“你实在是太不友好了啊。”白俊逸摇摇头,对着慕千军点了点自己的太阳穴,说:“以后说话做事之前用点脑子,因为你越来越会发现你所依靠的所谓权势对于一些人来说比一张白纸还要脆弱,而你这样的,甚至比你更厉害,背景更深的我都打过了,现在还有两个夜夜烧香拜佛祈祷我早点死,他们都做不到的事情而你又为什么要去凑热闹呢?说老实话,要不是你是慕珂珂的弟弟的话我都懒得跟你说这些,直接打一顿就是了,为什么还要浪费口水呢,年轻人,记住了,这个世界那么大,人那么多,而你自以为比别人强大的地方在另一些人眼里看来,很可能狗屁都不是,到了那个时候,你连活命都难,因为你没有了自己的保障。”
白俊逸说完这番话之后就站了起来,看着因为嘴角的鲜血流淌到湖水里而晕开了一片黑红西湖水的慕千军,白队长和善地笑了笑,转身就走。
而一直到白俊逸的背影消失在这个院子里,慕千军才从湖水中爬了出来。
腹部剧烈的绞痛让他怀疑自己的肠子是不是和内脏打结在一起了,而一阵阵剧烈的钻心疼痛让他完全站不起来,甚至连呼吸都变得无比的吃力。
他跪在草地上,双手支撑着身体,低头大口大口地喘气,但是满嘴都是湖水的咸味还有血液的腥味,眼睛因为泡了湖水而变得有些干涩,自己头发上,身上的水低落下来,打湿了一片草地。
“慕少,你怎么样了。”斐丽走过来打算搀扶起慕千军。
慕千军却推开了斐丽,他用一只手摆手说:“我没关系。他留手了我死不了。”
说话之间,又是一阵剧烈的疼痛袭来,慕千军挤起五官皱成一团,等待这一阵疼痛过去了之后这才重重地一拳砸在了草地里,巨大的力量让他的拳头把泥土砸出了一个凹陷,然后就是拳头上传来火辣辣的疼痛感。
双重的疼痛刺激得慕千军精神都有些恍惚,他咬着牙,忽然从喉咙里发出了一声不堪承受屈辱的闷吼声,这闷吼中带着无尽的不甘和愤怒,这种折磨让他几乎要发狂。
而此时的白俊逸已经走出了金色公馆,果然,朱威廉和杨伟正不断地朝着这边的方向张望着。
“姐夫,你怎么才出来?是不是又出什么事情了?”朱威廉和杨伟赶紧跑上来问道。
“没事,就是跟慕千军谈了谈人生和理想。”白俊逸笑道。
这样的话,朱威廉跟杨伟是断然不会相信的,而且朱威廉还有一些郁闷,我看起来很像三岁小孩子吗?要不然的话你为什么拿这么搪塞的借口糊弄我?
不过见到白俊逸并不打算说,所以无论是朱威廉还是杨伟都没有深问。
回去的路上,杨伟叹了一口气,说:“不知道慕少到底是什么意思,我觉得可能要跟我爸商量一下去外地躲一阵子了。”
“不用。”白俊逸摇头说,见到杨伟疑惑地看过来,他笑道:“慕千军说了,他不会再追究这件事情,你们做你们的生意,他也做他的生意,以后说不定还有合作的可能,毕竟有钱大家赚,一个人是赚不完所有的钱的。”
“他真的这么说?”杨伟惊喜无比地说。
“虽然没有明说,但是我觉得我走的时候他的表情应该是要表达这个意思。”白俊逸揉着下巴深沉地说。
不管杨伟是怎么去理解的,总之这件事情算是平息下去了,只要慕千军不是脑子秀逗了要找死就不会再为难杨家父子,而白俊逸也不打算继续跟进这件事情了,本身他就和这件事情没有关系,之后杨家父子是不是会找慕千军示好或者慕千军是不是接受杨家父子的橄榄枝,这就不是他会考虑和关心的范围了。
经过了这么一件事情,杨伟对白俊逸的敬仰之情犹如滔滔江水,而这个懂得钻营几乎把钻营当成了本能一样的小胖子在试探性地跟着朱威廉叫了姐夫见到白俊逸并没有反对之后,他就无比兴奋地一口一个姐夫地叫个不停。
而白俊逸到也没有反对,其实他也知道这小胖子是想要巴结自己来着……被人巴结的感觉这么爽,为什么要拒绝和反对?有哪个白痴天生就喜欢给人鄙视的?
那是智障好不好。
在杨伟的坚持下,他一直把白俊逸跟朱威廉送到了家门口。
而别墅区外面是需要通行证的,毕竟这里也算是富人区,而杨伟自己不住在这里,外来车要进入的话需要登记和联系业主,因为麻烦,朱威廉就跟白俊逸一起下车了。
杨伟千恩万谢地离开,而回去别墅的路上,朱威廉都是眉飞色舞的。
“挺高兴的吧。”白俊逸笑道。
“当然了,他是我兄弟。”朱威廉骄傲地说。
白俊逸点点头,说:“既然是兄弟了,就好好地珍惜。”
朱威廉重重地点头,这样的感觉,其实很不错。
“不过你考虑一下等会怎么回去交代吧。”白俊逸指了指朱威廉身上的纱布,幸灾乐祸地说。
朱威廉的表情一僵,然后就是霜打了的茄子一样蔫儿了。
此时,白俊逸接到了慕珂珂的电话。
白俊逸没有犹豫直接接通。
“处理好了?”慕珂珂问。
“好了,人道主义地教育了他一下,现在他应该在痛哭流涕之后大彻大悟然后痛改前非了吧?”白俊逸说。
慕珂珂哼了一声,说:“你没有打的他很重吧?”
“就是一脚,重到是不重。”白俊逸仔细地回想了一下自己那一脚的力道之后给了个中肯的评价。
而这个时候的慕珂珂显然也没有心思继续和贫嘴,她叹了一口气说:“我真的没有想到他会变成这个样子。”
“人嘛,都是会变得,更何况,学坏容易学好难,这样的心理准备你早就该有了。”白俊逸劝道。
“算了,本来是想你安慰一下我的,但是你越是安慰我心越塞,你这个人会不会说话呢,说的好像他本来就应该是个十恶不赦的混蛋一样。”慕珂珂不开心地说。
“世界上没有天生的好人也没有天生的坏人。”白俊逸严肃地说。
他觉得慕珂珂误会自己了。
“好吧好吧……不说这个事情了,你什么时候回魔都?”慕珂珂问。
“就这两天吧。”白俊逸说,之前和唐女神说好了,在这里住两天之后就回去魔都,那个时候假期也差不多结束了。
“好。”慕珂珂似乎欲言又止,但是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挂断了电话。
收起手机,白俊逸看着近在咫尺的韩家别墅,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唐女神的外功,阿姨姨父都在里头,这可是一场毁灭难度的副本啊。
朱威廉也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啊……悲哀的是自己身上居然还有持续掉血的buff……
“要命!”
两个人异口同声地叹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