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6章 唐凝的两位姨父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刷副本之前你需要准备什么?
锋利的武器和厚实的铠甲还有一个随时能躲在你身后看着你砍瓜切菜一样刷怪的英姿兴奋得尖叫不已的小萝莉?
这些东西白队长都没有。
他没有锋利的武器和厚实的铠甲,就连带着的人都只有一个只会更加吸引仇恨而且伤痕累累拉不了怪抗不了伤害输出不了aoe的朱威廉而已……对比之下,白队长对自己的这一趟副本真心没有多大的信心啊。
从朱威廉的表情来看,这货大概是稍微轻松一些的……毕竟他能依靠自己是不是?而自己又不能靠这货……白俊逸这么想着,伸手推开了别墅的门。
并不出意外的,浑身是伤的朱威廉引来了阿姨们的一阵惊慌,不过之前唐凝似乎是有过了预防针,所以她们也只是嘘寒问暖地关心了几句,知道朱威廉没有事情也就算了……前后下来,竟然没有一个人问到底是谁动手的,说谁吃了雄心豹子胆敢动韩家的人这样的话。
林锦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看到他的时候白俊逸这才想起来自己把这个小子小舅子给忘记了,不过看着他双手抱胸坐在沙发上冷冷地看着的样子,应该不会在意这样的小事情了。
唐凝从朱威廉那边走过来,对白俊逸说:“上去吧,爸他们在书房呢。”
“三堂会审?”白俊逸警惕地问。
一开始以为只是一个一个boss地刷过去,但是没有想到竟然一上门来就是直接开boss盛宴了……这样毫无前戏的直接就硬来真的好吗?
“干什么一副要上刑场的样子呢。”唐凝瞪了白俊逸一眼,好气又好笑地说。
“如果真的是上刑场的话,那么现在一定是人道主义的家属见面了。”白俊逸难过地说。
唐凝愣了一下,然后一脚把这个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家伙踢上了楼梯。
敲开了书房的门,白俊逸见到来开门的是一个很有儒雅气息的中年男人,这个男人的面容很白净,同时也显得有些消瘦,处理得很干净的胡须以及白色的羊毛衫加上一副金丝细边的眼镜让他看起来很斯文儒雅,就像是一个大学的教授学者,笑容满面的他让人很容易在第一时间就产生好感。
“你就是白俊逸吧。”那男人看着白俊逸笑着说,眼神里有长辈看晚辈自然的审视,也充满了一种很莫名的兴趣跟友善。
“您好,您一定是凝凝的大姨父吧。”白俊逸礼貌地说。
男人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说:“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你怎么知道?”
“凝凝的大姨气质恬淡,就像是一个雍容的贵妇人,所以她的丈夫一定也是一个出生书香门第的知识分子,您看起来就是那种人。”白俊逸讨巧地说道。
甄行义哈哈笑道:“之前就听说你很能说会道,起初还觉得有些不相信,但是现在……不管怎么样,我觉得我很喜欢你了。”
“哼。”
不用说,这种时候能煞风景的冷哼一声的肯定是这辈子就没有见白俊逸顺眼过的唐江山了。
甄行义拍了拍白俊逸的肩膀,让开位置让他进来。
进到了这个充满了书香气息的书房里,白俊逸这才见到了书房中还有两个男人。
唐江山在书桌的后面正挥墨写字,在白俊逸进来的时候头也没有抬起来一下……白队长觉得老唐其实很多时候挺能装的,明明就是一直都在关注着他的动向结果在自己进门的时候却装作老子什么都不在意更不关心你是不是来了的模样,太傲娇了。
而另外一个男人则站在书桌的旁边,此时正抬头看着自己。
这是一个那种一眼就能够看出不同的男人,他很消瘦,如果说甄行义属于那种让人觉得很儒雅的中年学者的话,那么这个男人就应该给人一种很纯粹的霸道总裁的感觉,他的身上锋芒毕露,特别是两道仿佛直插云霄的剑眉给人一种极度强势和盛气凌人的感觉,他穿着一件白色衬衫和黑色的西裤,看起来很简单的装扮但是却怎么看都有一种很熟悉的味道……领导架子。
他的容貌依稀和林锦那调皮的孩子有几分相似,那么这个男人自然就是唐凝的小姨父,林克劲了。
俗话说革命堡垒都是从内部攻破的,白俊逸在之前就已经从唐凝那边得到了这两个男人详细的信息……虽然唐凝也觉得这两个男人的态度其实并不是那么重要,但是毕竟是家里人,多透漏一点信息给白俊逸知道还是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
所以白俊逸就知道了甄行义其实是出生在一个标准的书香门第,他的祖父是民国时候的大儒,师从章太炎,而后和很多建国之后都耳熟能详的名字是之交好友,而见过之后,甄行义的父亲继承了家族的传统,一直都投身在教育界,一直到退休,眼前的甄行义虽然没有继续做教师,但是却经营者文化相关的产业,如同唐凝的评价,生意做的未必多大,但是心态却是最平稳的一个,也是最幸福的一个,因为他一直都从事着他喜欢的事情,并且还靠着这些得到了比常人要富裕不知道多少的物质条件。
心宽了,自然精神就格外好,所以甄行义整个人都看起来容光焕发。
而林克劲则和之前说过的一样出身在一个政治家族,早年林克劲的祖父也算是很早一批投身革命的人,但是因为成分不好在某段时期一落千丈,虽然平凡了但是早年的好友和战友多数都没有从那个黑暗时期挺过来,加上身体的状况也很差,所以早早地就去世了,林克劲的父亲是一个人才,而且雄心勃勃,硬生生地仗着一点仅存的优势拼到了一个相当高的位置上,但是最终却因为发生了一些非常隐秘的事情导致整个本来算是兴旺的家族分崩离析。
悲哀的是那个时候正好是林克劲事业的起步时期,家族的崩溃直接影响到了他的整个前程,原本已经铺设好的路也受到了无数磨难,要不是跟了一个好领导,也就是唐凝的外公的话很可能就此一蹶不振了。
不过按照唐凝的话来说,林克劲就属于那种典型的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人,他空有一腔的勃勃野心,但是能力却成了限制他手脚的最大阻碍,所以一直到这个年纪了也仅仅是到了一个地级市的市委书记的位置,这对于很多人来说恐怕算是人生中能接触到最大的官,但是对韩家来说却是辜负了期望。
韩家只有一个儿子三个女儿,而韩家的儿子也就是朱威廉的父亲却是一个典型的不孝子,他有自己的想法打死都不肯从政,最后实在没有办法了也只是去了杭城的财税部门,虽然老爷子有心想要把自己的儿子提上来,但是奈何朱威廉的父亲自己根本不打算在这条路上发展,接连做了几件事情之后彻底地灭杀了自己的政治前途,为此老爷子气得把他赶出了家门,当时父子俩怄气到了很严重的地步,朱威廉之所以姓朱而不是韩据说也有一部分这里的原因,后来父子和好还是因为唐凝外婆去世的事情而催发的,这却是另外一个故事了,不过那时韩家老爷子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儿子是不可能继承自己的政治遗产了,于是就把所有的心血都用在了林克劲这个曾经的秘书后来的女婿身上。
林克劲的确很想继承韩家老爷子的衣钵,但是实在能力有限,哪怕是韩家把所有仅存的资源都给了他,甚至为了给他让路韩老爷子提前退下来了,但是林克劲自己不争气,谁也不能怨。
但是跟白俊逸想象的不同的是,韩家这样的一个家族内部却并没有其他家族的通病……厉害得让人心寒的内斗。
唐江山就不说了,老唐虽然对早年韩家看不起自己心有芥蒂但是从他每年都会跟着老婆女儿来这里过年就看的出来其实他只是有芥蒂而已。
而甄行义也不用说,他本身就是一个没有什么野心的人,有些闲云野鹤的意思,做着自己的生意偶尔画画画写写诗小日子相反是过的最惬意的。
至于林克劲,虽然满心向上爬的,但是也知道韩家对他是真的仁至义尽,而他对韩家的感激也是无以复加的,毕竟在他自己的家道中落的时候是韩家没有嫌弃他伸手拉了他一把,后来韩老爷子更是为了给他让路主动提前退休,即便是韩老爷子退休了,靠着大唐集团的投资他所在的辖区一直以来招商引资这一块上的成绩就没有比别人差过。
这样的人最大的优点就是知道做什么选择是对自己有利的,他没有理由不和韩家的每一个人好好地相处。
但是跟男人们截然不同的是韩家的三个姐妹之间反而有些勾心斗角的意思。
女人总归是小气一些的,韩雪依早年因为要和唐江山在一起而被好几次棒打鸳鸯的事情而耿耿于怀,跟姐妹之间的关系也不如当年少女的时候那么亲密了。
韩雪梦则是一个更有野心和的女人,她当年也是最反对韩雪依和唐江山的人之一,只是后来大唐集团发达了,她却又为了自己的利益不得不巴结着大唐集团,因为她的公司需要靠大唐集团的合作而赚取利润。
至于韩雪倩嘛,她最低调,但是也最软弱,中立带来的下场就是没有人会听她的意见,所以虽然她是大姐,但是相反是三姐妹中最弱势的一个,不过她的心态和她的丈夫甄行义差不多,过好自己的日子就行了,一家珠宝公司,一家文化公司,两家公司足够过上不错的日子,所以她也乐得自在。
以上种种,组合成了如今看起来有些光怪陆离的韩家现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