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7章 韩老爷子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而在白俊逸还在回忆从唐凝那边得到的内部情报的时候,唐江山忽然提起毛笔重重地呵出了一口气,说:“写好了,你们过来看看,写的怎么样。”
看着唐江山的表情,显然是有些洋洋得意的。
白俊逸跟甄行义都凑了过去。
而一直就站在旁边的林克劲笑着说:“我就觉得好看,虽然说不出什么门道来,但是之前也听说过看字就看力,这一行字算是力透纸背了,是好字。”
唐江山笑着放下了毛笔,对甄行义说:“你是书法的行家,看看怎么样?”
甄行义笑道:“一点所失,若美人失一目。一画之失,如壮士失一肱。不可不慎。这大唐盛世四个字字势雄逸,如龙跳天门,虎卧风阀,的确是上好的狂草。”
唐江山哈哈大笑道:“一直以来就你最刚正不阿,好的从不贬低,不好的也从不奉承所好,所以我就喜欢听你说好,因为你说好了才是真的好。”
而旁边的白俊逸听见了甄行义的话露出一脸的震惊,要不是甄行义说的话他还真的认不出来这四个鬼画符一样的字居然是大唐盛世这四个字?你吗的写狂草谁认识啊!
唐江山看了白俊逸一眼,然后说:“威廉也回来了?”
唐江山没有问白俊逸对这四个字的感受,他是不想当着自己另外几个姨夫的面丢人来着,因为他清楚这小子的鸟嘴里肯定说不出什么好话来,类似的经历教训已经有过太多了,大过年的,不能给自己找不开心是不是?
白俊逸见到唐江山没问自己的看法也是松了一口气,他又说不出来甄行义这样让人完全听不懂但是感觉好厉害好有档次的句子,更重要的是他不会说谎……他也好害怕自己说出了自己不认识这四个字会显得很丢人。
要是唐女神知道他在姨父的面前这么丢人了的话,会拧死他的……说到这个,唐女神拧人的功夫最近又有长进啊……这功力增加的速度远远地超过了自己防御值增加的速度,这让白队长很发愁。
不过,现在似乎不是考虑这件事情的时候。
“是回来了。”白俊逸点头说。
“之前凝凝说他在外面打架了?怎么回事?”甄行义问。
白俊逸简单地把事情说了一遍,强调了慕千军的霸道和杨伟的无辜,以及朱威廉跟自己义愤填膺之下拔刀相助的义举,至于其他的有的没的,就没有再提了。
“一群小孩子的胡闹。”唐江山哼了一声,不满地说:“威廉也不是小孩子了,他不知道现在是过年?居然还跑出去惹是生非,简直就是胡闹。”
甄行义坐在了梨花木的太师椅上,笑着掏出了一个相当有味道的烟斗点燃了,在烟雾中笑着说:“这到是不用太计较了,毕竟年轻人容易上头冲动。”
“那么事情现在解决了吗?”林克劲问。
白俊逸点头说:“解决掉了,不会有后顾之忧。”
林克劲脸上惊讶的表情一闪而过,他本身就是在政途,从白俊逸字里行间的描述中也大致能够猜到这个慕千军必然也是有身份有背景的人,他想不到白俊逸是用什么办法在几个小时之内把这件事情解决到没有后顾之忧的地步的。
“他既然说解决了就没有事情了,这是他唯一算是靠谱的一点。”这个时候,一直都打击白俊逸的老唐破天荒地说了一句公道话。
虽然过问了朱威廉的事情,但是听见既然事情已经解决了,无论是唐江山还是甄行义或者林克劲都没有把这件事情继续放在心上,身为韩家的顶梁柱,在他们看来这充其量就是小辈的一次胡闹,他们这些大人自然不会参与进去。
“俊逸,你和凝凝打算什么时候结婚?”抽烟闲聊的时候,甄行义忽然问出了一个问题。
白俊逸还没来得及客气一下,唐江山就不爽地说:“结婚?什么结婚,我不同意,我女儿嫁给谁都行就是不能嫁给这个混蛋小子。”
甄行义和林克劲对视一眼,都发现了彼此眼中的错愕,这都把人带上家门来了,身为未来岳父的唐江山居然还能说出这句话?
不过鉴于唐江山的强势,无论是甄行义还是林克劲都没有在这个话题上去反驳唐江山。
不过白俊逸可就不乐意了,“怎么就叫嫁给谁都行了凝凝不跟我还跟谁?”
从甄行义还有林克劲的表情都可以看出来,白俊逸大概就是他们见到的唯一能这么理直气壮地反驳唐江山还好好地站着的生物了。
“臭小子,你的意思是我女儿除了你就没人要了?”唐江山大怒道。
“到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你女儿除了我谁都不要。”白俊逸诚恳地说。
唐江山被气乐了,“这算是我听过最厚颜无耻的话了!”
此时,书房的门忽然开了,一脸无语的唐凝站在门口,“吃饭了。”
从唐女神的表情就不难看出,之前白俊逸和唐江山之间的对话,她都听到了。
不过现在毕竟不是在家里,所以唐凝也没有和往常一样各打五十大板地解决……只能当自己没听到了。
反正白俊逸和自己老爸之间这样的争吵几乎是每次两个人碰面都会发生的事情,一开始唐凝还很当一回事地紧张一阵子,但是慢慢地他发现无论是白俊逸还是自己的老爸都只是口头上凶两句并没有其他真正的行动之后就开始让自己习惯面对这样的局面……无论是老的还是小的都凶上两句他们就老实了。
有时候唐凝都觉得自己简直就像是一个时时刻刻都要哄着两个互相不服输孩子的家长一样……好累。
正月初一的第一顿饭自然是非常重要的,而在这个饭局上白俊逸也见到了韩家的老爷子。
和想象中一样的是韩老爷子是一个老态龙钟的老人,满头银白的头发和一丝不苟的表情让他看起来很严肃,身上带着那种久居高位自然而然的产生的一种叫官威的气势,不过或许是因为退休的时间太久了的缘故,所以老爷子看起来其实和寻常的大爷并没有太大的差别……如果他不仔细地看你的话。
一旦他仔细地看你,你就会感觉自己好像浑身都不安了起来,手脚都不知道该朝着哪里放,这跟你在你的老师面前或者在你的领导面前进行一场很严肃的谈话的感觉是一样的。
跟想象中不太一样的是老爷子并没有太过搭理白俊逸,似乎经理过了自己儿子的叛逆以及唐江山的事情,他对后代的事情已经看的很开了,而对唐凝选择的白俊逸,他也仅仅是象征性地说了几句话问了几个问题就不再多言。
不过白俊逸能够感觉的出来,老爷子似乎并不太喜欢自己……虽然自己也送上了唐凝为自己准备的陈年老酒做礼物。
一个大家族的饭局,总归是严肃和压抑多过了欢声笑语,唐江山一直都在闷头吃饭,偶尔喝一杯,也都是别人和他碰杯,而跟老爷子就好像是这个饭桌上的两个互不干扰的核心一样,反正彼此都看彼此不太顺眼,还是不要说话比较好。
老爷子的话也不多,只是在和唐凝以及林锦说话的时候脸上才会露出笑容,多说几句。
韩雪依三姐妹则是饭桌上最活跃的人,彼此之前说的一些趣事也能引起一些共鸣。
除此之外,如果不算林锦那时不时地送过来挑衅的目光的话,这一顿饭局还是比较平静的。
老爷子放下了碗筷,其他人也都停下了筷子,连老唐都放下了饭碗,无论如何,老爷子毕竟是长辈,老唐虽然对早年的事情一直都心存芥蒂,但是他也不是小孩子了,该放下的也早就放下,犯不着怄气。
老爷子的目光看向了朱威廉,在后者一脸胆战心惊的表情中说:“你身上的伤怎么样了?”
朱威廉小心翼翼地回答说:“没事的爷爷,就是一些皮外伤。”
点点头,老爷子说:“我也听说了,你是为你朋友的事情而受伤的,你现在也是大人了不是小孩子了,所以我这个做爷爷的也不会随便教训你了,不过你要记住,多一个朋友总归比多一个敌人要好一些,一个朋友一条路,说不定以后就会遇到有用得着的地方,以后要注意,火气要压一压。”
朱威廉一脸受教地说:“爷爷,我知道了。”
老爷子嗯了一声,继续说:“你爸爸妈妈一般也不回来,而且你现在也在你姑父的公司里上班,你姑父和你姑姑的阅历比你丰富的多,以后遇到不懂的事情和不能解决的事情就多问问长辈的意见。”
朱威廉看了一眼表情平静的唐江山,表情沉重地点头说自己知道了。
老爷子这才又一次把眼神落到了白俊逸的身上。
因为白俊逸和唐凝是坐在一起的,所以唐凝也感受到了老爷子目光中的审视。
此时,饶是唐凝也有些紧张了。
她不安地看看老爷子,又看看白俊逸,然后女总裁发现自己面对这样的情况的确没有太好的办法,于是保持沉默。
“你吃好了就到后院去,我跟你聊聊。”老爷子说完之后就拄着拐杖起身,慢慢地朝着后院走去。
而白俊逸给了唐凝和韩雪依一个放心的笑容,站起来跟着老爷子的身影走去了。
老爷子叫你吃好了再去那是客气话,你要是当真了就真是白痴了,白队长是个知情知趣的妙人,怎么会这么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