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8章 我从良了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别墅区的环境非常好,毕竟在杭城这样的城市能够住得起别墅的人都非富即贵,而有实力开发别墅区的开发商也绝对不至于不明智到跟这些住户玩一些概念游戏,甚至很多住户本身就是开发商的合作伙伴,所以越是高档的别墅区环境就越是好,反正价钱再高也有人能够买得起。
韩家的别墅后头是一个不小的后花园,它没有金色公馆那么夸张张扬的百花招展,养着的都是一些时节的花草,几株腊梅在这冬天怒放,显得格外清洁高雅。
不过韩老爷子直接走到了墙根角落边摆放着的几盆兰花边,所有的观赏花卉中兰花可能是身价差距最大的了,便宜的几块钱一大把简直当成大葱卖,价格高的数百万一株也不是没有,而韩老爷子的这几盆兰花看的出来并不是什么多名贵的品种,但是得益于悉心的照料,长得都还算是不错。
白俊逸就站在韩老爷子的身后,看着这个老人认认真真地拿着花洒给兰花浇水,然后又用一个专门的小铲子松土,一切都做好了之后已经是十多分钟之后。
拍了拍双手,韩老爷子转身看了一眼白俊逸,说:“没有觉得不耐烦吧?”
“没有。”白俊逸回答说。
韩老爷子点点头,说:“年轻人最容易心浮气躁,遇见什么事情不会多想一想,脑子里出现的第一个念头是什么就去做,完全不在乎后果,所以我觉得年轻人应该多磨练一些,把身上的棱角磨练的平滑圆润了,这才成熟得起来。”
“那样的话到是显得苍老了。”白俊逸回答说。
韩老爷子哈哈一笑,伸手点了点白俊逸,说:“就知道你会这么回答,不过无论是我的观点还是你的回答都显得太片面了,年轻人需要冲劲和闯劲,没有了一腔热血只知道瞻前顾后的的确很没有意思,一个圆滑玲珑八面的人虽然不太会犯大错,但是却也抓不住机遇,你所想的就是这样对不对?”
“要么潜龙入渊,抓住机会越过了龙门一遇风云就化龙,要么抑郁一生泯然众矣,到说不好究竟谁对谁错,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看法和不同的选择,结局怎么样,只要是自己所选择的路就对了,既然有成功就必然需要失败,否则的话又怎么能分得出一个高下?”白俊逸反问道。
“话是不错,但若到了最后自己是赢家那么自然皆大欢喜,说的什么都是对的,做的什么决定都是正确的,哪怕是出了一个昏招,说了一句混蛋话到头来都是迷惑对手的手段,这叫大智若愚,可是既然是一场博弈,那么谁敢保证自己就是赢的那个?不到最后不见胜负,底牌没有翻开谁都不知道真正笑道最后的是谁,若败了呢?一败涂地,连累的不仅仅是自己而已。”韩老爷子摇头不赞同道。
“所以说历史都是胜利者书写的,在后人看来,赢了的前辈说的什么都是对的,做的什么都是睿智的,放个屁也是香的意味悠长的,而失败的那个……谁在乎呢。的确不到最后一刻不知道谁是最后的赢家,但是若是从一开始就不敢去争,连舞台的中央都走不上去,那么哪怕是安安稳稳平安了一辈子到老来没有什么值得回忆的辉煌记忆这一生懵懵懂懂数十载又有什么意思。”白俊逸回敬道。
韩老爷子坐在了花园中的一张躺椅上,拿起上头茶炉上的一紫砂茶壶,给白俊逸到了一杯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抬起眼皮看了白俊逸一眼,意味深长地说:“年轻人,你太极端了。”
“不是极端,而是不甘于平凡,争一争还有可能赢,从纯粹的概率上说我做任何事情成功或者失败的概率都是百分之五十,天无绝人之路就是这么来的,换而言之我争一争,朝着舞台的最中央挤一挤,还有一半的可能成为所有人的赢家,但是若是一开始就退缩了,那么我注定是那个无人问津的失败者。”白俊逸捧着茶杯眼神执着地说。
“做任何事情成功的概率都是百分之五十?你太片面也太会偷换概念了,你要知道有无数的因素会无限地放大或者缩小这个概率,不但要考虑到你身边的因素,你的对手的因素也在影响着这个概率,比如说现在我让你把这杯茶变成冰块,是不是有百分之五十的成功可能?但是你能吗?”韩老爷子将军道。
白俊逸愣了一下,然后微微一笑,伸出手指在茶杯的边缘摩挲着,那神情和姿态就好像在擦拭一件珍贵无比的宝贝。
而神奇的事情发生了。
在韩老爷子的面前,那紫砂的茶杯在白俊逸手指轻轻的摩挲下,肉眼可见地凝结成了冰,一开始升腾的热气慢慢地消失,冰晶在茶面上冻结,像是无数蜘蛛丝密密麻麻地连接成了片,最后把一杯茶全部东结成冰!
此时,那白色的雾气再一次从茶杯上蒸腾起来,只是之前是因为温度过高蒸发的,而现在却是因为温度过低而产生的液化现象。
韩老爷子的表情无比的错愕,他之前只是故意拿这么一个在普通人看来绝对不可能的例子来刁难一下白俊逸,但是却没有想到白俊逸真的做到了。
“老爷子,您看,我说的没有错,做任何事情都有百分之五十的成功率,无非就是成或败,这一次我的运气很好,成功了。”白俊逸笑着放下了茶杯说。
韩老爷子看着那一杯依然在冒着冷气的冰冻茶水,笑着赞叹道:“看来你是有所依仗的。”
白俊逸认真地看着韩老爷子,自从进入到后花园的这一刻起他就知道眼前这个老人绝对不像是之前在饭桌上表现的那样平庸和寻常。
在他苍老的身躯下,隐藏的是怎样一颗老妖一般的心?
当年的唐江山,在和韩雪依在一起的时候只是一个贫贱小民,他被那时正如日中天的韩家所不接受是预料之中的事情,虽然没有过多的信息,但是白俊逸也猜想的到当时的韩家一定采取了不少极端的办法企图拆散两个人,而唐江山是什么人?
唐江山这样的人说好听了叫做恩怨分明,说难听了叫做锱铢必较,而当年的磨难到了现在,唐江山不但没有采取任何的报复行动,反而帮助韩家的其他人在各自的行业中越走越顺。
这其中固然有韩雪依的这一份血脉亲情,但是谁敢否认一个最容易被忽略的因素……韩老爷子?
作为当年的主事者,可以想象唐江山和韩雪依之间最大的阻力就来源于韩老爷子,但是现在时过境迁,韩老爷子退下来了,韩家后继无人,正走向日落西山的道路,而早年一贫如洗的唐江山现在却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富豪,大唐集团到了现在堪比任何一艘商业航母,但是唐江山这么记仇的人竟然硬生生地没有对韩家报复。
按理来说,不报复算是人情,但是反而帮忙这就有些奇怪了。
韩家的老爷子,他在其中的作用恐怕除了当事的双方唐江山和韩老爷子自己之外,没有人知道了。
“你之前的事情,我听说过一些,我该叫你蛮王还是叫你白俊逸?”韩老爷子那双原本有些浑浊的双眼此时散出明亮的精光,他灼灼地看着白俊逸,忽然问。
白俊逸愣了一下之后脸上露出了笑容,韩老爷子能够说出他的这个身份他并不奇怪,只要是在这个圈子里有些耳目的,稍微打听一下都不难发掘出他的那段过去,毕竟到现在这件事情也不是什么秘密了。
不过这也从侧面印证了,眼前这位看起来不问世事的韩家老爷子远远并不是外人所以为的那样隐居于世了。
“还是叫我白俊逸吧,蛮王什么的,都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白俊逸摆手说。
韩老爷子说:“我之前的老战友现在也还在京城,以前就听他提起过你,当时只觉得有你们这一群人是国家的幸事,不过毕竟我只是地方的官员,而且也不插手你们军方的事情,所以并没有过多的在意,没想到现在老来退休了十多年,还能够在自己的家里看见大名鼎鼎的蛮王。”
“老爷子,您直接告诉我吧,想要我做什么?不过我事先说好,我最多帮你把你看不顺眼的人揍一顿,其他的犯法的事情我可不做,现在我……从良了。”白俊逸苦笑着说。
从良了。
哪怕是活了这么多年,见过的人听过的话只能用过江之鲫来形容的韩老爷子在听见白俊逸的这三个字的时候仍然感觉被狠狠地愣了一下。
楞过了之后就是大笑,韩老爷子指着白俊逸哈哈大笑道:“有趣有趣,你这小娃的确很有趣。”
不知道多少年没有被人叫过小娃的白俊逸有些尴尬,他觉得自己好歹也算是成年人又是非处男了,被人叫做小娃,虽然这个人的年纪的确也有这个资格这么叫,但是还是感觉浑身都一阵不自在的感觉啊。
笑过之后,两个人的感情仿佛拉近了不少。
韩老爷子换了一个更舒服一些的姿势坐着,他说:“其实我这个黄土都埋到了脖子的老头子没有什么别的要求,唯一的愿望就是希望我的子孙后代都能够过的轻松一些,现在的韩家不是以前的韩家了,而其他人你也犯不着管他们的死活,惟独凝凝是我最优秀的外孙女,既然你和她在一起了,那么一定要好好地对待她。”
“你不阻拦我们?”白俊逸好奇地问。
“阻拦什么?早年我已经看错了一次,错失了一个韩家飞黄腾达进入京城的大好机会,后来我也想清楚了,儿女自有儿女福,我这个老头子管的太多惹人厌烦不说自己还讨了个没趣,不但是唐江山,就连凝凝都耳濡目染地对这个家不怎么待见,所以我现在也不会阻拦他们自己的想法了,更何况唐江山都拦不住的事情我这个连杭城都没有办法走出去的糟老头子能有什么好办法?”韩老爷子豁达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