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1章 空房间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因为惊讶的缘故,司马如男的声音压不住的太高了,而后面正和白俊逸在一起走的姜不凡闻言顿时露出了一脸苦逼的表情。
“师父,你看,她压根就不喜欢我。”姜不凡垂头丧气地说。
“不喜欢你还出来跟你吃饭?”白俊逸觉得姜不凡这是在自己面前炫耀着什么。
“哎,她的老家在东北那边,家里也没有什么人了,所以每年的过年都在魔都,我这才找了个机会好不容易把她约出来的。”姜不凡解释着说。
“她连自己家里的情况都跟你说了,还跑出来和你约会,这是实际的,什么嘴上说不可能啊,脸上露出我不喜欢你的表情啊,都是假的!懂不!女人最喜欢说反话!”白俊逸恨铁不成钢地训斥道。
姜不凡似懂非懂地问:“就好像她们说不要的时候其实就是要?”
“没错。”白俊逸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前面唐凝的背影,深沉地点点头,用自己的表情告诉姜不凡相信你师父我没错的,你师父我有经验。
“那么当她们说要的时候呢?是不是就是不要的意思?”姜不凡很天真地问。
“你是猪吗?她们都说要了你还犹豫什么!”白俊逸实在没忍住,一个巴掌拍在了姜不凡的后脑勺上。
因为遇到了姜不凡和司马如男两个人的缘故,所以白俊逸跟唐凝的晚饭就变成了4人份的。
做饭的事情依然是交给白俊逸,而姜不凡则一脸腼腆地坐在客厅跟个花痴一样看着司马如男,然后顺便等开饭,这让白队长十分的不爽,别人找个徒弟都是忙前忙后的把自己伺候得舒舒服服,结果怎么到了自己的头上却要反过来伺候徒弟了呢?
“姜不凡,你进来一下。”站在厨房的白俊逸扭头对姜不凡说。
姜不凡依依不舍地站起来,走进了厨房。
“干啥呢师父,我在外面忙着有事呢。”姜不凡抱怨道。
白俊逸头也不回地把两根黄瓜砸到了姜不凡的脑袋上:“拿去洗了,然后去皮切片,薄了或者厚了我都会找你好好地谈谈心的,所以你最好小心一些。”
姜不凡委屈地看了白俊逸一眼,但是一想到要是再不识相一点的话等会就要被拉去谈心了,曾经有过几次谈心经历的他是一万个不愿意再跟白俊逸谈心了!
那是一场生命的历练折磨!
说老实话,就凭姜不凡那么点本事,白俊逸把他叫进来完全就是不为了让他在外面那么舒服的,他帮忙和唐凝帮忙唯一的区别就是他最起码不会帮倒忙。
一顿香喷喷的饭菜在一个小时之后陆续地被端上了饭桌,而唐凝和司马如男也坐了过来。
“辛苦啦。”唐凝看着白俊逸巧笑倩兮地说,神色之间有些骄傲,这和男人希望自己的女人在自己朋友面前表现的优雅大方光彩照人是一个道理,见到白俊逸这么有本事,唐凝也觉得特有面儿。
白俊逸拿掉了围裙,用把筷子递给两个女人,说:“先说好啊,等会你们洗碗。”
唐凝眨巴了一下眼睛,一直以来虽然多数时候都是白俊逸做饭,但是无论是她还是唐凝甚至是红豆都坚持绝对不洗碗,洗洁精和油污对皮肤的伤害太大了,于是最终的结果就是让保姆过来洗,不过现在是过年,保姆也要回家去的。
“我洗,我洗!”姜不凡赶紧说。
司马如男给了姜不凡一个满意的眼神,这货顿时一脸得意和幸福得要飞天的模样,看的白俊逸嘴角直抽。
“小姐,祝您新年快乐。”司马如男端着红酒杯对唐凝说。
唐凝也端起了酒杯和司马如男碰了一下,说:“不用那么客气,现在不是在公司里,更何况还是休息日,所以我们大可以和朋友一样相处。”
司马如男有些局促地点点头,类似的话唐凝也和她说过不少次,在公事之外的唐总还是一个很好说话的人的,她也愿意和你交朋友……前提是你能够被她看得上的话。
而司马如男在其他方面显然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在她的观念中,小姐就是小姐,怎么可以和身为下属的自己做朋友呢?这样的话会带来麻烦的。
司马如男的小心和谨慎并不是没有回报,唐凝何尝不知道跟司马如男这样一个时时刻刻都跟自己的工作息息相关的秘书成为朋友其实是坏处多过于好处?虽然对司马如男的人品有信心,但是历来佞臣扰乱朝纲的事情还少了?公事就是公事,私事就是私事,哪怕是关系再好,也不要在这两个领域中互相交叉比较好。
也正因为司马如男一直以来对自己定位的明晰,所以唐凝对她的欣赏始终没有降低过。
吃过饭,因为喝了一些酒的缘故,四个人的兴致都很高,特别是唐凝和司马如男,酒精的作用先让她们的双眼泛着水光,朦朦胧胧的好像是一团烟雾几乎要把人给笼进去,酒入香腮两抹红,说的就是现在的别致美丽了。
“小姐,我还是回去吧。”司马如男说。
唐凝挥了挥手,说:“都这么晚了还回去做什么,你们两个都喝酒了开车也开不了,就在这里住一晚上吧,明天在走,空房间还有。”
司马如男为难地点点头,见到唐凝单手抚着额头一副不胜酒力的样子,赶紧起来扶着唐凝说:“小姐,我先送你上楼?”
唐凝站起来,说:“我没事。”
说着,她推开了司马如男,说:“不过好像空房间就一个了……”
“……”
“……”
姜不凡激动得就差没有跪下来喊唐凝亲师娘了。
这辈子就没有见过这么贴心的师娘!
居然还给创造机会到了这个份上!
感动天感动地啊!
“师娘,我们会协商解决好的。”姜不凡用此生最严肃的语气说。
唐凝笑着点点头,对白俊逸说:“那我先去睡觉了哦。”
“我送你上去吧。”白俊逸头疼地说,他觉得唐凝今晚一定喝多了,要不然的话怎么会说出就一个房间了这样的话……不过他仔细地想了想,别墅里平时也不太可能有别的人上门来,更别说过夜,所以房间一直都是固定的四个卧室,唐凝,自己,苏媚和红豆软妹子一人一个,还有一个收拾好打扫干净的客房是以备不时之需的,唐凝所说的大概就是这个了,而除了这个之外,空房间到是有,不过没有床铺和被子而已。
不过……擦,就这么便宜姜不凡这蛤蟆了?好嫉妒啊……
“哦。”唐凝应了一声,任由白俊逸拉着她的手上楼。
两人走后,司马如男转头却看见了姜不凡那激动无比的绿豆眼,司马如男的脸忽然变得更红,她咬牙说:“你还不快去洗碗?”
楼上,进到房间里之后唐凝就不断地推着白俊逸,“出去啦,我要洗澡了。”
“你洗你的,我用下你电脑。”白俊逸说道。
唐凝愣了一下,“你用电脑干什么?”
“查点东西……你还不去洗澡?”
看着唐凝犹犹豫豫地拿着换洗的衣服走进浴室,白俊逸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只是这个笑容才露到一半,唐凝忽然又跑了出来,“不行,你在房间里我不放心,你一定会偷听偷看的!”
“都老夫老妻了,什么东西还没有见过,我偷听偷看什么,至于这么没品嘛!”白俊逸冤枉地说。
唐凝哼了一声说:“谁知道呢,反正你快点出去啦!”
“行行行,不过我是要用电脑,等你洗好了我再过来?”白俊逸说。
唐凝想了想,说:“那好,半个小时之后你再来吧。”
从唐凝的房间出来,然后转而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白俊逸刚靠在床上,忽然房门推开了,一脸吃了大便表情的姜不凡冲了进来。
“你怎么来了?”白俊逸错愕地起身问道。
姜不凡黑着脸说:“别提了,不就是一个房间空了么,我不来这来哪里?”
“……”白俊逸震惊地看着姜不凡。
“如男说让我跟你一起睡……我靠!”姜不凡一脸嫌弃地说。
白俊逸嘴角抽搐了一下,指着门口,“你给我滚出去,现在,立刻,马上!”
姜不凡愣了一下,然后哭丧着脸说:“师父,你不能看着我流落街头啊。”
“你刚不还是很嫌弃?我都还没有嫌弃你你居然先嫌弃上我了,赶紧的滚出去,什么流落街头?客厅里头的沙发很舒服的,我推荐你去。”白俊逸没好气地说。
姜不凡嘿嘿笑着说:“这哪能啊,好久没有见到师父了,我这不是正想念的紧……”
而就在白俊逸要回应的时候,忽然从楼上传来了一声尖锐而短促的惊叫。
“啊!”
这是唐凝的声音!
白俊逸整个人就好像安了弹簧一样蹦了起来,扭头对姜不凡说:“你去看着司马如男,我去看看唐凝!”
话落地,白俊逸已经一阵风一样地蹿上了楼,只是眨眼的功夫他就来到了唐凝的门口,深吸一口气,屏气凝神感应了一会,他竟然没有感应出第二个人的存在,唯一能感觉到的就是唐凝那急促的呼吸声。
“你在里面吗?”白俊逸问。
而此时,唐凝正半跪在光洁的浴室里,伸手抚着自己的膝盖,刚才不小心扭到的她疼的泪花都出来了,现在的她完全动弹不了,要命的是自己还赤身的,而那个家伙是不是从一开始就没走,自己才因为摔倒而叫出声他立刻就出现了?
“我……我没事。”唐凝觉得要是自己现在的样子被白俊逸看见了还不如去死了算了,于是她打算把白俊逸给打发走自己解决这尴尬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