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3章 游戏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毕竟……毕竟是自己男人嘛……唐凝是这么想的。
既然都是这么亲密的关系了,那么被看到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虽然有点丢脸……不对,是好丢脸。
但是,也不能真的杀人灭口吧!
唐凝觉得自己好混乱。
她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这种完全空白的经验让她根本就不知道在这样的环境下面对这样的问题自己应该怎么回应。
尖叫?
哪里有那么矫情呢,毕竟是自己男人呢。
大骂?
哪里有那么泼妇呢,毕竟是自己男人呢。
一脸平静地装作无所谓?
好像也就是这样做好了吧,毕竟是自己男人呢!
于是,唐凝可怜兮兮地说出了那句话。
白俊逸快步走过来,蹲在唐凝的面前,伸手握着唐凝提着的那条腿的小腿,圆润而细腻的手感让白俊逸的心头一荡,但是马上他的吸引力就被红肿的膝盖吸引了过去。
“是不是在浴室里滑到了膝盖磕在地上?”白俊逸一边用手掌轻轻地抚摸唐凝的膝盖,一边抬起头问。
唐凝点点头,膝盖的伤处被白俊逸抚摸着,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女人天性的羞涩,还有那种暖洋洋的生理上的刺激,一时之间她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问题应该不大,不过这两天肯定是不能方便地走路了,我先抱你回去床上。”白俊逸皱着眉头说。
唐凝的膝盖扭伤比他想象的要严重一些,红肿的血块在皮下已经郁结了起来,所谓伤筋动骨一百天,膝盖上的伤比脚踝的更难好,不过幸好的是还没有伤到韧带。
说话之间,白俊逸的眼神一晃,忽然……
唐凝站在白俊逸的面前,而白俊逸半蹲在唐凝的面前。
要死,要死!要死的是!
唐凝现在……她之前是洗澡来着,她没有穿衣服!
一点都没有啊啊啊啊啊啊!
于是,白队长的视线正好……
“白俊逸。”
一声幽幽的声音把白俊逸从呆滞中猛地拉了回来。
“呃?”白俊逸抬起头看向唐凝,见到的却是一张脸颊红润如滴血,但是表情却比冰霜还要冰的俏脸。
“好看么?”
……真小气……那什么,用都用过了,你还不给看呢!
白队长觉得唐女神好小气。
要是自己的话,别说看了,随便你玩,只要不掐不剁了,随便你!
你看,多大方?
这才是豁达的人生该有的态度!
大家说对不对?
……算了,还是先把唐女神抱回床上去吧。
“等会我给你找点药酒给你按摩一下,因为是膝盖伤到的缘故,所以这两天都不要太频繁地走路了,最好是躺着休息,膝盖这样的地方连接着小腿骨和大腿骨,中间的韧带跟肌肉和血管非常的复杂,要是不小心伤深了,或者感染发炎了,那么到时候就很麻烦棘手了。”白俊逸认认真真地说,反正这样的事情用语言是肯定没有办法解释的了,于是他尽可能地用表情告诉唐女神,我一点都不在意刚才看到的!一点都不!你看,我都没有提起来,显然我已经忘记了!全部都忘记了!
唐凝伸手抱着白俊逸的脖子,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白俊逸公主抱抱起来之后胸口的软肉堆积成一团的她很尴尬,每次白俊逸一有低头的打算她立刻就羞愤地用手遮着白俊逸的眼睛。
“不许看拉!你讨厌死了啊!”
被捂着眼睛,还在自己很陌生的唐凝的房间里,一边又要碎碎念交代唐凝一些膝盖受伤必须知道的护理知识,于是白俊逸很“不小心”地一脚绊在床脚上。
“啊啊啊!”
唐凝觉得自己倒霉透了,今天到底是撞了什么邪,先是在浴室里自己摔倒了扭伤了膝盖,搞的自己面临了人生中最尴尬的三分钟,现在好不容易过去了,结果被白俊逸抱着去床上却又摔倒了!
柔软的大床不堪承受两个人身体的重量,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而质量良好的席梦思把两人的身体弹的不断向上抛动,因为在“不小心摔倒”之前的一秒,白俊逸很负责任地转过身让自己做唐凝的垫背,哪怕是压也是唐凝压在自己的身上,所以唐凝现在就叠在白俊逸的身上,不断地蹭动着,而白俊逸身下是柔软的床垫,身上是唐女神,整个人都要……爆炸了。
恰在这个时候。
“小姐,你们没事吧?”
在房门外,是一脸担忧的司马如男和一巴掌拍在脸上为司马如男这不必要的担心而暗叫悲剧的姜不凡。
的确很悲剧啊。
在姜不凡看来,里头的两个人明显正在玩一种很嗨很神秘很成人的游戏嘛!你说你这个时候跑过来敲敲门问人家是不是还好……你这简直就是破坏人家的雅兴啊!
司马如男是真的不放心,之前听见小姐的尖叫,然后又看到白俊逸贼眉鼠眼地爬到小姐的房间,虽然理智告诉司马如男需要阻拦一下,但是她又担心小姐现在的确需要帮助,想要进去,但是又不太好意思进去,总感觉进去的话会发生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可是之前姜不凡的解释又让她云里雾里完全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总之一个个的问号和一个个的困惑让司马如男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被司马如男的声音从一种很危险的边缘拉回来的两人都回过神。
唐凝双手支撑着白俊逸的胸口,挺起了身体扭头对着门外急急忙忙地说:“我没事!你快去睡觉!”
门外的司马如男沉默了一会,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似乎就连在这方面迟钝到了一定境界的司马如男都察觉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你,你是故意的!”唐凝气急地对白俊逸说。
白俊逸一脸无辜和无奈地说:“是你蒙着我的眼睛来着的,我看不见啊……”
兴许是白俊逸的解释足够合理,又兴许是实在没工夫和白俊逸胡搅蛮缠了,唐凝气的哼了一声,她赶紧转身躺在床上,然后用被子把自己的身体包裹得严严实实。
“你快出去拉!”唐凝警惕地看着白俊逸说,就好像是深怕一只大灰狼扑到自己身上的小白兔。
“那我走了啊。”白俊逸说道。
说完,白俊逸就转身走向门口。
“你!”唐凝见到白俊逸居然真的头也不回地要走,不知道怎么的就更气了,她愤愤地瞪着白俊逸说:“你不许走!”
白俊逸一脸无奈地说:“让我走的是你,让我不许走的也是你,到底闹哪样啊?”
唐凝红着脸,捏着被子说:“你还没有给我上药。”
白俊逸干咳一声,诡异地笑道:“我怕我刚给你上好了药,扭头就要找人给我上药了。”
唐凝愣了一下,然后大为羞恼地说:“白俊逸!你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我很泼辣吗?”
白俊逸哈哈笑着拿出了药箱,侧身坐在了床边,对唐凝说:“好了,把你的腿伸出来吧。”
唐凝犹豫了一下,磨磨蹭蹭地把自己的腿从被窝里伸了出来。
雪白细腻,带着分红的光泽,大腿圆润,小腿修长,一般的女人或许会有一双不错的,但是真正的并不是修长就足够的,在白俊逸看来,一双真正的不但需要修长,而且要圆润丰腴,该有肉感的必须要有肉感,而且还要直,但是又不能缺乏那种生理的弧度,最最重要的是,膝盖上绝对不能有褶皱。
许多女人敢露出自己的腿,但是却羞于让自己的膝盖见人,因为膝盖恰恰是最容易成为审美瑕疵的地方。
但是唐凝却完全没有这样的烦恼。
她的膝盖,圆润而小巧,皮肤光滑没有半点那种难看的褶皱和包裹感,握在手心绵软适手。
沾了一些药酒,白俊逸握着唐凝的腿弯处,另一只手很仔细小心地在唐凝的膝盖上涂抹药酒。
“疼不疼?”白俊逸问。
唐凝看着白俊逸认真仔细的侧脸此时正在怔怔地出神,都说认真的男人最帅了,以前唐凝觉得这样的话简直就是无稽之谈,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长相是恒定的,怎么可能因为认真起来而就显得特别帅气呢?
现在,唐凝还是觉得这句话是无稽之谈,但是却多了一个解释……大概是情人眼里出西施什么的吧……不管怎么说,此时看着白俊逸认真的侧脸她都觉得白俊逸帅的掉渣。
而白俊逸得问题忽然让她回过神来,愣了一下,唐凝小声地说:“不疼。”
“马上就会有一些疼了,你忍着点。”白俊逸说。
唐凝嗯了一声,更加抓紧了手里的被子,做好了准备。
白俊逸打开自己的手掌,把药酒倒在掌心,然后双手掌心对挫,搓热了掌心之后用掌心覆盖着唐凝的膝盖,开始逐渐加力地做顺时针运动。
唐凝明显从这样的按摩中受到了疼痛,之前本已经渐渐平息的扭伤处疼痛感也强烈了起来。
“因为是扭伤所以必须要用这种药酒,而药酒必须要灼热的烫起来,使劲地揉搓进毛孔里面才会发挥最大的效果,所以这个过程不会那么舒服,但是很快就好了。”白俊逸好像担心唐凝太疼,开口温柔地哄道。
唐凝低垂下眼睑,长长的睫毛遮挡住了她的眼神,只是却任由白俊逸在她的伤口处动作着,一点都不反抗。
好久,好像一个世纪那么漫长,但是又好像很慢,似乎眨眼之间就过去了。
当白俊逸涂抹完了药酒,然后又抹上药膏说好了的时候,唐凝这才慢慢地把脚收了回去。
“我走了。”白俊逸说。
白俊逸一转身,却被唐凝拉住了。
“要不,晚上你睡在这里吧,我有些害怕。”唐凝说。
……这幸福是不是来的太突然了?
被幸福砸晕了的白俊逸半天没回过神来,但是唐凝都不用看都知道白俊逸现在的表情,她哼了一声,撇过头去不敢去看白俊逸,傲娇地说:“但是我现在是伤员,你不能碰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