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4章 简直没天理了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白队长觉得自己的自制力和人格严重地被唐凝给侮辱了。
什么叫做我是伤员你不能碰我?
难道我白俊逸是那种不顾你的病痛的人吗?
难道我白俊逸就是那种精虫上脑见到女人什么事情都忘记的人吗?
最重要的是,不要这么一副好像你不是伤员的其他时候我就能碰你一样的语气好不好!哪一次跟你爱爱不是千方百计用尽了脑子设尽了计谋才得逞的?
白俊逸觉得很憋屈,明明是双方都觉得很爽的事情,为什么要自己这么努力地促成呢?
亏得这些女人天天喊着男女平等……这一点上不平等,男女之间就永远不可能有真正平等的那一天!
白俊逸觉得自己这句话要是站在一个大会堂上演讲的话,肯定能博得全世界三十亿男人会为自己欢呼为自己喝彩为自己撒花!
心里面这么想,但是白俊逸却已经麻利地躺在了床上。
“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你要是再这么侮辱我的话,我就走了。”白俊逸给自己调整了一个比较舒服的姿势,不满地说。
唐凝好气又好笑地推了白俊逸的肩膀一下,然后自己也躺下来,和白俊逸并排躺着,之后似乎觉得这个姿势不太舒服,她又侧身面对着白俊逸,见到白俊逸居然还仰躺在床上,顿时嘟起嘴的唐凝伸手不轻不重地在白俊逸的手臂上掐了一下。
“转过来拉。”唐凝说。
白俊逸转过身面对着唐凝,很自然地伸手抱住了唐凝的身体,说:“怎么了?这么能撒娇?”
唐凝朝着白俊逸的怀里挤了一下,把脸埋在白俊逸臂弯里说:“你才撒娇呢。”
白俊逸的一只手放在唐凝的脖子下面,另一只手在上头抱着唐凝的手臂,而因为唐凝朝着自己怀里挤了一下,所以这种肌肤相亲的感觉十分的明显,他的呼吸浑浊了一下,说:“不要乱动。”
“那么你的手呢?”唐凝张开嘴咬在白俊逸侧胸的软肉上,不满地说。
真霸道,让自己别乱动,他的手却不老实……
白俊逸的手掌依然不肯拿回来,轻轻地揉捏着,轻笑道:“我这不是怕你的伤口转移嘛……”
唐凝气得张嘴又咬了白俊逸一下,想要说话,张开嘴却差点哼出声来,那种来自于身体的刺激让她的呼吸也开始混乱起来……而这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让唐凝羞涩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她忽然意识到,自己之前让白俊逸留下是真的大错特错了,这个混蛋简直就是见缝插针的主儿……不对,怎么能说见缝插针这么……这么那什么的成语呢!
完了完了,自己被白俊逸完全给带坏了……
“喂……我,我是伤员。”唐凝伸手按住了白俊逸越来越过分的手说。
白俊逸凑到唐凝耳边嘀嘀咕咕地说了一句。
唐凝瞪大了眼睛看着白俊逸,咬着嘴唇说:“这样也行?”
“试试看不就知道了。”白俊逸信誓旦旦地说。
唐凝面红如血,“不行,太羞人了!”
“可你要对我负责啊!”白俊逸一脸我憋得很难受的表情。
唐凝咬着嘴唇,慢慢地开始配合白俊逸的她是真的觉得自己越来越堕落了……唐凝,你没救了呀!怎么这个坏男人说什么你都舍不得真的拒绝?
……
第二天,白俊逸神清气爽地从房间里出来,刚下楼就遇到了买早餐回来的姜不凡。
“嘿嘿嘿。”
姜不凡鬼畜的笑声让白俊逸觉得很受不了。
“你昨晚睡在那里?”
一样的字眼,一样的语气,两个人异口同声地问对方。
姜不凡是明知故问,而白俊逸……是真的不知道,虽然他本来的打算是转移一下话题。
“草,别提了,我自己一个人睡的!”姜不凡一脸憋屈地说。
“好好加油。”白俊逸拍了拍姜不凡的肩膀,司马如男这样的女人,你不跟她把证领了,把酒席办了她能跟你发展点实际的关系?别想了,这是不可能的。
不过这样的话总不能明着对姜不凡说出来不是?多打击人的信心啊。
姜不凡很快就甩掉了自己其实是在预料之中的郁闷,他嘿嘿笑着凑到了白俊逸身边,说:“其实我是无所谓拉,虽然有点郁闷,但是毕竟我家的小男男要是这么随便的女人我也不会喜欢对不,不过我感兴趣的是,师父,你昨晚那个游戏是怎么说服师娘玩的?”
姜不凡是真心想要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他半个晚上都在琢磨这件事情,他觉得在师父的身上最重要的就是这个技能了,这要是学到了,后半辈子不还性福死?
“什么游戏?”白俊逸错愕地问。
“就是那个,那个……蜘蛛侠啊!啊哈哈,师父你简直太无耻了,这样的字眼我这样的脸皮说出来都觉得有些扛不住啊,你居然说服师娘跟你玩这个……嘿嘿嘿嘿。”姜不凡嘎嘎怪笑道。
白俊逸愣了半天,然后忽然反应过来,他恶狠狠地瞪了姜不凡一眼,沉默了一会……“你出来我跟你谈谈心。”
“不要啊!”
热热闹闹的早晨,就这么热热闹闹地开始了。
吃过了早餐,一脸诡异的司马如男第一时间就提出要走,而姜不凡也不可能继续留着了,在司马如男上楼和唐凝说过之后就跟着一起离开了。
等两人走了,白俊逸上楼来到唐凝的房间,却没有想到迎接他的是一个大号的枕头。
“你要死啊,如男好像都知道了!”唐凝羞愤欲死地对白俊逸说。
白俊逸接住了枕头,头疼地说:“昨晚就知道了啊……”
“昨晚?”唐凝的声音拔高了好几个调子。
“就是昨晚你摔倒叫出声的时候,本来她也要来看的,但是我阻止了,那个时候她就知道我到你房间了。”白俊逸无奈地说,本来就是在一个屋檐下,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总不可能让她什么都不知道吧。
唐凝郁闷地说:“这还让我怎么见人啊!”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而且我们这是正当的事情,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好吧,别这么看着我,我知道的确不能见人,但是不代表我们在做偷鸡摸狗的事情啊,你是年轻漂亮的女孩,我是身强力壮的男孩,咱们做点事情是最正常不过的嘛。”白俊逸安慰道。
“也就你觉得这样的事情是正常的!”唐凝要被气死了……
“……”
白俊逸忽然觉得自己怎么说都好苍白的样子。
唐凝终究是坐不住闲不住的人,在房间里坐了两个小时就吵吵着要下楼,然后白俊逸只能帮她收拾好了,穿上了睡衣扶着她慢慢地走下楼。
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穿着熊猫睡衣的唐凝说:“等会我妈要来。”
“嗯……嗯?”本还只是下意识地应一声的白俊逸忽然抬起头看着唐凝,“有什么事情吗?”
“没事啊,就是我妈说我爸去外地了,她也不想一个人回去守着那个大房子,打算过来住两天,我算好了,我爸回来的时候她也回去了,正好是苏媚她们回来的时间,有1天的时间差。”唐凝说。
“你爸去哪里了?”白俊逸下意识地问。
“不知道,神秘兮兮的。”唐凝摇头说。
说话的功夫,门口传来了车的喇叭声。
白俊逸赶紧屁颠屁颠起身跑去门口。
韩雪依站在车边含笑看着白俊逸,说:“起床了?”
刚欺负了人家女儿一个晚上,觉得自己做了亏心事的白俊逸怎么听都从这三个字里听出了不下三种意思,他尴尬地说:“起来了,起来了。”
“不介意我打扰你们的二人世界吧。”韩雪依笑道。
“那哪儿能啊,我巴不得呢。”白俊逸哈哈笑道。
“就你嘴甜。”韩雪依说。
帮韩雪依将行李拿回来,然后白俊逸进门就听见唐凝一脸可怜兮兮地跟韩雪依打自己小报告,“妈你看我膝盖都扭伤了,都是他欺负的!你一定要帮我好好说说他!”
简直,简直没天理了!
白俊逸恶狠狠地给了唐凝一个警告的眼神,换来的却是唐凝无比得意的娇俏模样。
韩雪依担忧地看了一下唐凝的伤处,然后问:“怎么回事?还疼吗?”
“不疼了,就是昨天摔伤的。”唐凝说,眼珠儿一个劲地转着想要把这个脏水泼到白俊逸的头上。
“你都这么大了还这么调皮,你妈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都已经做妈妈了,你看看你,还这么不小心,这里也是俊逸帮你上的药吧?我看你啊,找到俊逸这么个男朋友真的是烧高香,要是别人的话别说受不受得了你的大小姐脾气,就是你这三天两头的乱窜乱跳都没有办法照顾好你。”韩雪依责备地说。
……这才是真的没天理了!
唐凝气的不行,特别是看到白俊逸眉开眼笑的就差在脸上开一朵花出来的样子更是堵的不行。
心塞,没错,就是心塞的感觉。
“妈,我才是你女儿啊!你帮谁呢!”唐凝气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