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6章 我不是那种人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论一个女人,还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才会让你邀请她喝酒?
白俊逸觉得如果你没有一张像是他这么帅的脸的话,还是洗洗睡吧,要么就是你在做梦,要么就是你的女神需要你陪她打胎,或者让你喜当爹之类的……呸呸呸,说什么呢。
总而言之,白俊逸在思考为什么傅凰会从津城跑到这里来让他请客喝酒。
想酒喝?拜托,但凡智商和神智还算是正常的人都不会这么想。
白俊逸觉得自己和傅凰的关系一直都算不上好,首先傅一臣的事情就注定了他和傅凰之间只可能是敌人或者更激烈的关系而不是朋友,事实上在津城的时候傅凰也的确是用这样的心态来处理两个人之间的关系的。
这个女人可怜,但是也可恨。
这是白俊逸对她的总结。
本来对于傅凰,白俊逸说不上讨厌也说不上喜欢,人家要对付自己是有理由的,换做是谁面对把自己亲哥哥的一生给毁了的人能不抄起菜刀来拼命就算是有理智了,所以白俊逸一点也不怪她,只是觉得她可怜,这个女人身上背负的永远比别人想象的要多,在几次意想不到的深谈之后白俊逸也能够从她身上感受到那如一般沉重的压力。
但是这也不代表白俊逸会同情她,在承受很多的同时,她已经得到了其他人一辈子都想不到的更多物质条件,她想要吃的、穿的、用的,几乎都是普通人不敢想的奢侈品,这个世界其实是公平的,你在得到的同时也必然会失去。
既然享受着这个姓氏,这个家族带给你的一切,那么你必然要为这个家族付出和反哺,任何家族都是通过这样一代代的接力棒而延续下去的。
所以傅凰所承受的一切,说一句诛心的话……都是应该的。
但是,她为什么找自己喝酒呢?
无论怎么看,用什么理由来解释,傅凰都缺少一个大老远地出现在自己面前还要求自己请她喝酒的理由。
有不懂的就问,这是白俊逸一直以来保持的良好习惯,所以他直接就开口,“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要不是傅凰脸上的疑惑的确不像是装出来的话,白俊逸都要怀疑她是不是故意刺激自己的智商的。
“为什么是找我?”白俊逸问。
“因为我找不到别人啊。”傅凰回答的风轻云淡,就好像在陈述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一样,然后她轻轻笑了笑,扭头认真地看着白俊逸说:“我就是想喝酒了,一大箩筐的话想要跟人说一下,但是找遍了手机里的通讯录和联系人,却找不出一个合适的人来,以前的那些闺蜜朋友,本身就是因为我的身份和我的家族而跟我无话不谈,跟我同仇敌忾,现在傅家的情况不能说多差但随着老爷子的身体变差,加上哥哥的事情的确是大不如前了,所以那些闺蜜,很可能一转身就变成把我的秘密复印成册满大街宣传的人,我不想发生这样的事情,所以我就只能找你来了,因为不管你再怎么讨厌我不想见到我,却是在现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唯一能相信的人了。”
当一个美女在要求你请她喝酒,并且还告诉你只有你才是她唯一能相信的人的时候……请问,你面对着一个什么样的情况?
没错!这样的情况只有一个解释……你的敌人正在对你施展美人计!
白俊逸生气了,他觉得傅凰把自己看的太肤浅太庸俗了,自己是那么简单地就能中了这么低劣计谋的男人嘛?居然恶俗到了对自己用美人计的地步……
仔细地看了一下傅凰,印着兰花的长裙,在别的女孩子身上哪怕是不庸俗但一定没有什么好的效果,但是在傅凰的身上却显得格外的出尘,长裙外头套着一件女士外套,很娇小很紧绷的样子,把胸前那惊心动魄的弧度完美地勾勒了出来,雪白的皮肤上铺着一头青丝黑发,精致到极其美丽的五官……还真舍得下本钱!白俊逸咽了一口唾沫暗暗地想。
“你一定很想知道我到底有什么一大箩筐的话跟你说吧?”傅凰说道。
“……”白俊逸其实想说自己现在真的没有想这个问题,他在考虑的是傅凰为了施展这个美人计究竟能豁出去到什么地步……
傅凰没有看白俊逸,所以也不知道他的表情,傅凰自顾自地说:“那么我就先告诉你一件事情吧……昨天,我和周复订婚了。”
白俊逸惊愕莫名地看着傅凰,这个消息的确是个重磅炸弹,威力大到了一下子把他的视线从胸部拉到了脸上。
傅凰自嘲地笑了笑,对白俊逸说:“很意外吧?前天,我和你是一样的表情,但是在我知道这件事情之后的第二天,我还是屈服了他们为我做出的选择,因为我没的选择,问我同不同意,只是一个伪命题而已。”
“你可以拒绝的。”白俊逸说。
“你知道,不可以的,我也不想自欺欺人,所以昨天我和周复订婚了,在很多人的祝福中。”傅凰笑的很讽刺也很冰冷。
“林戬呢?”白俊逸问。
林戬对傅凰的感情几乎到了痴迷的程度,而这位向来跟周复不对付的林世子又怎么可能容忍自己喜欢的女人跟自己最大的敌人订婚?
“林戬?你说他?他是昨天第一个上来送上祝福的。”傅凰的笑容更冷了一些,她说:“拜你所赐,现在的林戬已经不是林世子了,而是周太子的一条狗,见谁咬谁的狗。”
“林家就视而不见?”白俊逸问。
“林戬之所以会变成一条狗是因为你,而林家的沉默也是因为你,一个人只有疯狂过后才能更冷静地找到自己的位置,所以绝大多数的天才都是冷静的疯子,林家对这一点看的比谁都透。”傅凰的语气和表情渐渐地平静了下来。
过了一会,傅凰见到白俊逸一直都沉默,她笑着说:“现在可以请我喝酒了?”
“我不太熟悉酒吧,喝茶可以?”
“茶能把人喝醉吗?”
“……”
“算了,听我的指挥吧,或许魔都我比你还熟悉一些。”
傅凰说的没错,对于魔都这座城市她表现的的确比白俊逸更熟悉一些,在车流逐渐密集起来的道路上,听着傅凰的指挥,白俊逸成功地避开容易堵车的地段,然后来到了一家看起来很气势恢宏的酒吧门口。
蔓珠莎华。
这个名字就显得洋气,高大上的感觉,跟那些动不动就什么皇家什么凯撒的庸俗烂大街的酒吧一比之下高下立判,在这巨大的门楣上,一朵无比娇艳的红色蔓珠莎华盛开,妖艳而美丽。
从车上下来,傅凰很自然地伸手抱住了白俊逸的手臂,一股很特殊的女人魅惑香味从身边传递了过来,白俊逸的嗅觉很灵敏,他知道这不是什么香水的味道,而是女人自然的体香。
这种香味,唐凝有,苏媚有,慕珂珂有,软妹子梁红豆也有,每个女人身上的体香都很像,但是却又是完全不同的,这是一种很微妙的感觉,说不上来,但是你的确能感受到不同来。
“蔓珠莎华,又叫做彼岸花,意思是开在冥界的花朵,一般有红色和白色两种,但是这种鲜血一样的红色才是正统的……这种花很美,可惜只在夏天盛开,和它的美丽一样,它拥有无与伦比的剧毒,只是一点点就足够毒死一头牛,在一个村子的水井里丢下这一朵花的话,你可以成功地毒死村子里喝了它的所有人。美丽,却带毒,美得让人窒息,毒得让人真正无法呼吸,这就是它的魅力所在。”
毫不避嫌地抱着白俊逸的手臂,任由自己的身体在白俊逸的手臂上磨蹭,傅凰的语气中竟然带着一丝虔诚。
白俊逸好激动。
这种似有似无的接触更是要了人的亲命,这么一个美女毫无防备地跟你表现出这么亲密的举动,是个男人都会激动的……白俊逸发现自己的目的已经成功地达到了,他正在挑战自己的软肋,美人计什么的,来的更凶猛一些吧。
但是一想到一件更加重要的事情……傅凰居然是周复的未婚妻!一想到这一点,怎么就有刺激的要死的疯狂感觉啊?
这是不是病啊?
哪里有得治啊?
“怎么?不进去?”傅凰看着白俊逸,似笑非笑的眼神中好像把白俊逸所有的想法都囊括了进来。
“进去。”白俊逸赶紧换上了深沉的表情,说。
两人一边朝着里头走,白俊逸一边稍稍让开了身体,说:“这样的话会不会不太合适?”
“为什么不合适?因为太亲密了你受不了还是因为……我是周复的未婚妻这个刚增加的身份让你忍不住要对我做点什么?”傅凰在白俊逸耳边亲昵地问。
白俊逸几乎都能够感受到傅凰的红唇开合之间带出的香喷喷的气息,他咬了咬牙,说:“我不是那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