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7章 现在的你不是真正的你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白队长一直都觉得自己是一个有底线有原则有坚持的男人,一个抵抗得住野花的诱惑,伺候得了家花的傲娇的新世纪好男人。
一直到现在,白队长还是这么想的,而且白队长信奉抵抗野花诱惑这么一个技能跟武学是一样的,不进则退,所以要经常练习一下。
这不,白队长就开始挑战一下自己对野花诱惑的抵抗能力了。
但是在这个过程中,白队长觉得傅凰似乎有些过分了,于是他有了这么一句话。
听见白俊逸的话,傅凰若有深意地看了白俊逸一眼,脸上的笑容也越发地微妙和暧昧起来,但是她什么都没说,只是紧了紧白俊逸的手臂,小鸟依人一样依偎着他朝着楼上走去。
蔓珠莎华酒吧这个地方白俊逸确实是没有来过,但是他总觉得这个名字有一些熟悉,好像是经常在哪里听见过一样。
而当他进入酒吧内场的时候,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总觉得这个名字有些熟悉了。
不是因为他想起了谁提过这个酒吧,而是这个酒吧实在太特殊了。
进门来,上了楼,也不知道傅凰对服务员出示了什么东西之后,就见到在那服务员明显恭敬的目光中,带着两人来到了更隐秘的一层酒吧。
而到了这里,白俊逸才算是见识到了什么是真正的庐山真面目。
巨大的空间中,人声鼎沸,一个巨大的擂台在中央,周围全部都是座椅,座无虚席,服务员不断地端着托盘穿梭在人群中间,而巨大绚烂的舞台效果灯打在人们的脸上,在黑暗的环境中照耀出一张张声嘶力竭的脸。
进门来,巨大的声浪就冲击而来,伴随着极其强劲和节奏感鲜明的音乐,让人心潮澎湃,一张张因为过度的兴奋而显得扭曲的脸上,充满了肾上腺素狂飙的通红,人们的表情扭曲,声嘶力竭地朝着擂台呐喊着。
而此时的擂台上,两个只是穿着短裤没有任何防具的男人正在对殴。
这是一场擂台赛。
确切的说是一场黑拳赛。
在魔都这样的地方,黑拳这种东西居然还能开的起来,而但凡有这么一家,想要不被传扬开来才叫做见鬼,所以白俊逸总算是明白为什么自己对这个名字这么熟悉了……肯定有人提过这么一个酒吧的名字。
所谓的黑拳,是一场生死不论的对赌性质的拳击比赛,说是拳击,不如说是博个生死的拼命,因为在这样的擂台上极少有认输的,一旦你认输了,那么下一场客人就不会买你的注,而一旦没有人买你的注了,那么身为一个黑拳拳手的生涯也到此结束了。
这玩意和它的名字一样,无比的黑。
它比美国大名鼎鼎的自由拳击比赛更加凶残和暴力,场均98%的死亡率让它成为了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的法律都明令禁止的比赛。
但也正是因为这样,那些有钱人更加对此趋之若鹜,正常人能想象的到的享受他们都享受过了,那么还有什么事情能够带来刺激?还有什么事情比花钱看着人被活活打死,这种纯粹的野蛮和暴力来的更加刺激肾上腺素呢?
黑拳!
一种极为残酷,也极为血腥,但是同时又拥有可怕的吸金能力的比赛。
“怎么样,新鲜吧。”傅凰对白俊逸得意地说,说完拉着他走到了吧台边坐下,然后侧身看着擂台,说:“之前我来过这里,但是那个时候没有见到比赛,说起来,这也是我第一次看黑拳。”
白俊逸没有回答,他正看着擂台上的对拼。
两个男人都属于那种孔武有力,浑身肌肉的猛男,但是明显其中一个人更加强力,一米九的身高和无比粗壮的身体让他看起来充满了视觉冲击力,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他脸上的络腮胡,蓬松而密集的络腮胡让他看起来好像是一个野蛮人一样充满了暴力,身上的肌肉因为汗水而油光发亮,此时他的对手是另一个看起来也不弱的家伙。
两个人的对拼,显然已经进入到了白热化的阶段。
全场呼喊着塞恩的名字。
而那个满脸络腮胡的家伙,显然就是他们口中的塞恩了。
塞恩强壮的就好像是一头真正的水牛,他的蛮力让他对面的对手几乎没有任何还手的机会,打上去,不疼没反应,吃了塞恩一拳,几乎骨头都要被从里打得跳脱出来,这样的架还怎么打?
“喂。”就在白俊逸看的出神的时候,一只纤细修长的小手在他的面前晃了晃,白俊逸回过神来看着傅凰,却见到傅凰的手上端着一杯酒,而桌子上,竟然已经放了三个还残留着一点酒渍的空杯子了。
“你喝了三杯了?”白俊逸问道。
“我都叫了你好几次了,你不理我嘛。”傅凰委屈地说,说着,她把手里的杯子朝着白俊逸怀里一推,然后自己又重新要了一杯,说:“我们干杯。”
“你这样喝很容易喝醉的。”白俊逸头疼道。
“来都来了,不就是买醉的嘛。”傅凰不满意地说,话说完,自己仰头干掉了杯中酒,然后看着白俊逸说:“快点喝,要不然就是不给我面子。”
白俊逸喝光了杯子里的酒,见到傅凰居然干脆跟酒保要了一瓶酒过来,忙说:“不能这么喝了。”
“我一个女人都不怕,你怕什么呢!”傅凰推开了白俊逸的手,给自己和白俊逸再满上了一杯,继续仰头就喝了干净。
豪放的女人总是特别让男人仰慕的,特备是傅凰这样长得漂亮身材好喝酒又很豪爽的,所以很快,周围几个男人的眼神就看了过来。
在这样的地方,法律几乎是没有任何威慑作用的,漂亮的女人和鲜艳的钞票才是在这里生存的必需品,男人的眼神在傅凰的身上上上下下地打量,而傅凰出于女人的敏感,第一时间就感受到了这些充满了侵略性的目光。
她前倾身体,倒在了白俊逸的怀里,带着酒气说:“他们都在看我呢,你说会不会有人想要强奸我?”
“脑子里肯定想过了,会不会这么做我是不知道。”白俊逸扶正了傅凰,没好气地说,这个女人真的是无时无刻地不在给他拉仇恨,比如现在这么一个前倾倒在自己怀里的动作就让周围好多男人都对自己产生了敌意……
“那么你呢?”傅凰忽然问。
她的声音清晰地穿透了震耳欲聋的音乐和山呼海啸一般的呐喊声,传递到了白俊逸的耳朵中。
洋酒的后劲是极大的,一般人根本扛不住这么猛的喝法,而傅凰也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女人,没有传说中的神功,更不会千杯不醉,这么猛烈地喝了几大杯洋酒之后她似乎感觉头晕,一只手支撑在吧台上,手掌撑着自己的额头,侧着头醉眼朦胧地看着白俊逸,脸上的表情似乎在告诉白俊逸我醉了,你说什么做什么我都会忘记掉的。
白俊逸干咳一声,说:“我是个正常的男人。”
“是吗?”傅凰嘻嘻一笑,忽然伸出了放在桌下的手。
这个动作,完全猝不及防。
哪怕是白队长都懵了。
傅凰的手慢慢地从白俊逸身上拿回来,咯咯笑着说:“看来的确是个正常的男人呢。”
“你有完没有!”白俊逸愤怒了。
他觉得从傅凰的动作中,自己身为一个男人的尊严严重地被挑衅了!
哪个强力的男人会被女人抓了一把而不敢吭声的?这简直就是士可杀不可辱!奶奶的个熊啊!从来都只有老子身为男人去摸女人的,你个女人到底还要不要矜持了?
这样的事情你都做的出来?
最过分的是……刚来点感觉你就拿走了到底是什么意思?
“干嘛?不服气啊,不服气有本事你摸回来。”傅凰挺起胸对着白俊逸说。
那神情就好像是一个赌气的小女孩。
白俊逸闷哼了一声,懒得搭理这个疯女人……要不是针孔摄像头的威胁时时刻刻地提醒着他的话,他才不会这么怂!摸回来这样的事情还要你说?不但要摸回来,还要连本带利地摸回来!
所以自己现在不是怂,只是未雨绸缪!防范于未然!白队长给自己找了一个足够让自己心安理得的借口。
这么一想,果然舒服了一些。
见到白俊逸没有动作,傅凰咯咯笑着趴在了吧台上,她双手交叠当成了枕头,侧着头趴在自己的手臂上,从这个角度看过去,她能够看见白俊逸四十五度的侧脸,而白俊逸也能够看见她因为这个姿势而紧绷的身体曲线……简直就是要命。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犯贱,很不要脸,很骚?”傅凰忽然问。
这一次,傅凰的声音不再那么轻浮,表情也不再那么放浪形骸。
微微皱眉,白俊逸说:“我只是觉得现在的你不是真正的你。”
真正的傅凰,是那个睿智的,什么事情都掌握在手中,对人心的把握无人出其右者的女人,那个诡计多端胆子大到了天上,背负着沉重的责任但是却努力地在无边的压力中寻找一条求生道路的傅凰。
那个傅凰,不至于让白俊逸畏惧,但是足以让他敬佩,不带任何好感的敬佩。
任何一个女人换在了傅凰的位置上恐怕都没有办法做的更好,但是傅凰做到了。
而现在的傅凰,的确不一样。
“你以为你很了解我吗?不,你和他们一样,你根本就不了解我,你以为你看到的那些就是真正的我了吗?哈哈,其实不是的,现在的我才是真正的我,我就是这么犯贱,这么不要脸,这么骚的女人。”傅凰忽然大笑起来,笑的眼泪都出来,笑的声音都哽咽了。
沉默了一会,白俊逸主动倒满了两杯酒,递给傅凰一杯,说:“我敬你一杯。”
傅凰擦干了眼角的泪滴,看着白俊逸。
“敬你所承受的苦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