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8章 注定没有任何惊喜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傅凰的日子过的苦不苦?
有花不完的钱,没有人会怀疑她的任何一张银行卡内都不会少于六位数的余额,信用卡是可以透支更大数额的,几乎刷都刷不完,而她住的是最好的别墅,开的是最好的车,吃的是最名贵的食物,出入的全部是高级的场所,这样的日子苦不苦?
因为她的家族给了她这一切,所以她必须忍受常人所无法想象得到的更大折磨和委屈,没有自己的自由,必须按照家庭为她安排的路线去行走,选择家族为她选择的那个人去结婚,生孩子然后成为另一个家族的夫人。
她可以用最名贵的化妆品但是却没有办法随心所欲地去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她可以穿最昂贵的衣服但是却没有办法去喜欢上一个她自己钟意的人……
这样的日子,扪心自问,用你现在的生活去和傅凰的生活兑换,你会愿意吗?
别虚伪了,十个普通人有九个半会愿意的。
你可以为了极其丰厚的物质条件而舍去一些在我们自己看来很寻常的东西,比如自由,比如一些其他的什么,但是你也不能否认这样的代价是绝对巨大的,特别是当你切身地失去了这些东西之后。
所以白俊逸万分理解傅凰的感受。
一句敬你所承受的苦难,让傅凰的脸色微微发白。
她的手指颤抖地握住了酒杯,然后忽然她笑了。
笑得娇艳而美丽,纯粹而干净。
白俊逸觉得她此时的笑容好熟悉,熟悉得好像刚刚就在什么地方看过一样,然后,白俊逸猛地想起来了。
如同蔓珠莎华一样。
“我原本以为我可以做到的!”一杯酒喝干净,傅凰把酒杯重重地砸在吧台上,突如其来的质问和酒杯砸落的声音吓了白俊逸一跳,她盯着白俊逸,说:“我是傅凰!傅家最优秀的女儿!周家周复,傅家傅凰,我一直都不愿意去争什么,因为之前有我的哥哥傅一臣在前面,家族的负担不需要我承受,我只需要看心情为家族赚个几千万上亿的来偿还他们这些年给我的就可以了……”
听听,听听,这话说的多叫人生气。
反正白俊逸是觉得听着听郁闷的,什么叫做看心情为家族赚个几千万上亿的就行了?合着自己得意洋洋跟守财奴一样守着的六千万在人家的眼里就是看心情的事情而已……难怪唐女神说自己农民思想,小市民心态……
“但是你,你的出现打破了我原本宁静的生活,是你让我不得不走到了家族的前台,傅一臣的事情让我爷爷的身体一落千丈,一个家族最为宝贵的就是爷爷这样的老一辈人的存在,他们不需要说话,只要他们活着,好好地活着那么就是家族最大的保护盾,因为他们都是功勋,而他们在,我们这些子子孙孙就是功勋之后,没有人会动我们!”
“我不同意,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白俊逸反驳说。
傅凰嗤笑了一声,“白俊逸,你是真的白痴还是假的天真?”
白俊逸怒道:“说话归说话,不能侮辱人啊。”
傅凰又倒了一杯酒喝了下去,这一次白俊逸到是没有阻止,一个想要喝醉的人哪怕是喝白开水都会醉的,而现在的傅凰她也需要发泄,酒精,的确是解一时之愁最好的饮料。
至于借酒消愁愁更愁什么的,他清楚傅凰有这个能力自控,只不过现在的她需要发泄而已。
这样小小的要求,他没有理由拒绝。
“傅一臣进去了,他完了,全部都完了,不但是他自己完了,傅家这些年在他身上倾注的心血也全部都付之东流,所以傅家急切地需要寻找到一个实力强大的合作伙伴,或者说是找到一棵大树,足够保护他们的大树,而家族和家族之间,联姻这样古老而愚昧但是一直都很实用的办法就自然而然地成了他们的第一选择,所以我站出来了。我必须要反抗,我不能这么成为他们稳定家族的工具也不能成为另一个家族生育和传宗接代的工具。”
“我以为我可以凭借着自己的力量在林戬和周复之间成功地找到一条出路,而你就是撬开他们之间的最好的铁锹,所以我利用你,利用林戬,利用周复,利用所有可以利用的人,为的就是让你们成为一个铁三角,而我,则是在三角中心的那个点,三角不倒,一人不死,我就是安全的,傅家也会乐于看到这样的局面,因为谁都会需要我,想要得到我,但是你们都不得不顾及另外两个人。”
傅凰呢喃地说着,她的眼神朦胧,因为喝多了还是什么的缘故,她的眼神里带着雾蒙蒙的水汽,她怔怔地看着白俊逸,说:“但是我没有想到,你这一个巴掌直接把林戬给打得失去了分寸,他竟然为了杀掉你而投靠了周复,局势完全变了,一群弱肉强食的饿狼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当这群饿狼中间出现了一头猛虎,绝对强大的强者会让局势明朗,而傅家,会在这样的局势明朗的时候做出最明智的选择,这一切变化的太快了,我甚至还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我就和周复订婚了。”
白俊逸沉默了一下,欲言又止。
“如果是想要说让我生气的话就别说了。”傅凰面无表情地说。
白俊逸犹豫了一会……端起酒杯喝酒。
傅凰见状怒道:“你本来打算对我说什么?”
“我想说其实我对你没有什么想法,也没有想过得到你什么的,至于一巴掌把林戬打的傻逼了的事情,更是出乎了我的意料之外,我本以为他很坚强的。”
“白俊逸,你王八蛋!”
“靠!我知道你会生气所以不说了啊!是你自己要问的!”
“……”
傅凰凑到了白俊逸的面前,靠得很近很近,她忽然张开红唇,吐着混着酒气的香味,说:“难道你真的就不想对我做些什么?我不漂亮吗?我身材不好吗?还不需要你负责,你真的不想做些什么?”
“……”白俊逸有一种落荒而逃的冲动。
似乎是从白俊逸僵硬的表情中得到了想要的东西,傅凰咯咯笑着坐了回去,她趴在吧台上,说:“我就知道,你们这些男人都是虚伪的生物,明明想要上我,为什么还要藏着掖着呢?”
“我没有想过上你。”白俊逸诚恳地说。
他觉得自己必须解释清楚这个误会。
傅凰没有再搭理白俊逸了,或许她是察觉到了在心情郁闷的时候跟这个混蛋男人聊天只会……越来越郁闷。
沉默了一会,白俊逸耸耸肩,说:“其实我能理解你的感受。”
“你不能理解的。”傅凰用很快的语速反驳道,“你都没有经历过这些,凭什么说你能理解我的感受?你可以一脸悲悯地对一个身患绝症的病人说坚持下去,你的身体一定是能康复的,可以一脸同情地对一个落魄街头的乞丐说不要放弃,你的未来一定是光明的,因为你从病房出来,从乞丐住的天桥底下出来你呼吸到的依然是清爽的空气,从天桥底下出来晒在你身上的依然是温暖的阳光,你可以开着你的车回去你的家里享受一切美好的生活,但是他们承受的你又怎么能够理解?”
面对傅凰的质问,白俊逸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沉默以对。
虽然很尴尬,也很不想承认,但是白俊逸知道傅凰说的是实话,绝大多数人都不愿意正面去面对的实话。
“酒保,再来一瓶酒。”
“酒保,再来一瓶酒。”
“酒保,再来一瓶酒。”
傅凰一瓶一瓶地叫着酒,就好像是喝水一样喝下去,而她的脸色从开始的红润变得通红,而后又变得苍白。
这个过程中,白俊逸就一直都陪着她,她喝一杯自己也喝一杯,两个人的身前,酒瓶子堆叠得就好像是多米诺骨牌一样。
这样的量,连白俊逸都觉得扛不住了,而傅凰却还在坚持。
就好像马上她就要死了,趁着最后的时光疯狂一把。
这样的喝法,就算是神仙都该醉了。
而傅凰也的确达到了她的目的,她醉了,嘴里呢喃着一些白俊逸都听不清楚的胡话。
“白俊逸,你知道不,昨天我打扮的可漂亮了,京城好多大人物都来了,他们一个个笑着祝福我,每个人都说我很漂亮,他们都说我和周复是天作之合,而在所有人的见证下,我和周复一起订婚了,都说女孩子一生最美的时候就是结婚的时候,但是我觉得我订婚的时候比她们任何一个人都美!”
傅凰说着说着,用手指缠绕着自己的长发,看着顺滑的长发盘在手指上,她嘻嘻一笑,说:“但是我心里怎么就那么难受呢?整整一天下来,我觉得我就跟一个木偶一样,他们说,噢,傅凰,你赶紧化妆,我就去化妆了,他们说,哦,傅凰,你赶紧去换衣服,我就去换上了礼服,他们说,哦,傅凰,你赶紧去给宾客敬酒,我就去了,他们说,哦,傅凰,你该和周复交换戒指了,我就交换了,然后皆大欢喜,我不是唐凝,唐凝结婚的时候有一个神一样的男人来抢婚,他用枪对着任何一个敢反对的人,不管那个人是什么家族出身当多大的官有多大的影响力,这个神一样的男人硬生生地把唐凝抢走了,而我的订婚典礼上,注定了没有任何惊喜,也的确没有任何惊喜,所有人都在祝福,我们完成了订婚,一直到交换戒指的那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