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0章 我的男人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怎么说呢,现在人们的感觉就好像是……一群正愉快地玩耍的小伙伴中间忽然出现了一个外星人,并且这个外星人还告诉他们他们也都是外星人的子民一样……反正就是各种震惊各种难以置信,各种无法平静。
这样的感情实在是太过于微妙,以至于整个场面有了瞬间的安静。
死一样的安静。
而身为当事人,或者说是受害者,塞恩在经过了起初的震惊之后他就彻底狂怒了,他愤怒地瞪着傅凰,怒吼道:“臭娘们,刚才是你砸我的?”
因为太过于震惊和愤怒的缘故,塞恩在短时间里甚至不知道除了这样一句就事实而言显得很多余的质问之外还能做什么,打了这么多拳赛,那一次自己胜利之后不是接受所有人的膜拜和欢呼的?就算是对自己有敌意的人,也绝对不可能用这样的手段来对付自己。
一个啤酒瓶而已,虽然砸在了塞恩的脑袋上,但是对于塞恩这样皮糙肉厚的人来说完全不疼,甚至连皮都没有擦破一点,和擂台上的生死对拼比起来,这样的攻击简直比蚊子挠痒痒还要来的微不足道,但是,这却是羞辱!
这其中羞辱的意味却比任何攻击都来的让塞恩愤怒。
这种裸的羞辱,让被迫中“我是世界之王”的意淫中退出来,他愤怒地瞪着傅凰,就好像是一头随时都有可能扑上来的野兽。
而此时塞恩的脚下,还满是之前那个倒霉的拳手死去后流淌出来的鲜血,内脏的碎块顺着血液流淌出来,让整个擂台充满了血红色的恐怖,而塞恩站在血泊中,就好像是地狱来的恶魔;。
坦白地说,这样的人,但凡是个神智正常的人就不会去招惹他。
因为太危险了。
而傅凰此时却完全没有任何神智可言了。
面对塞恩的质问,她不但没有任何退缩,反而超前走了一步,指着塞恩冷笑道:“野人,你真把你自己当个东西了?在我的眼里,你连我男人的一根小腿毛都不如,废物东西!”
而白俊逸赶紧急急忙忙地跑过来,拉着已经彻底疯掉然后快要把自己也逼疯了的傅凰说:“我们该走了该走了,别在闹了,好多人都看着我们呢。”
身为一个低调内敛的男人,白队长实在不怎么习惯被人这么看着,那个野人喜欢那是因为他有这种特殊的爱好,但是白队长觉得自己没有。
等等,之前傅凰叫他什么?好像也是野人?这怎么跟自己心里想的一样?看来英雄所见略同啊……不过白俊逸挺佩服傅凰的,这个娘们果真属于那种喝高了之后天不怕地不怕的人,连这么掏心挖肺的话都说出来了……反正自己是不敢的。
塞恩的一张粗黑的脸涨得通红,然后就是铁青,他愤怒得瞪大了眼睛,就好像是铜铃一样的大眼珠子死死地瞪着拉拉扯扯的傅凰和白俊逸,忽然他指着白俊逸愤怒地吼道:“你,你就是这个臭娘们的男人?她说我连你的一根腿毛都不如,你给我滚上来,我要把你撕碎!”
吼吼吼!
这是又有一处好戏要看了?
大家伙从震惊中恢复过来之后立刻就兴奋了,有一半人在喊着塞恩的名字,一半的人在喊着“撕碎他!撕碎他!”
无数的声浪就好像是海啸一样四面八方汹涌而来,而白俊逸则愣了一下,完全没有想到事情居然变得这么快。
“你帮我打死他。”傅凰指着擂台上的塞恩说。
白俊逸愤怒了,他觉得这个野人不但看起来像是野人,连智商都还在茹毛饮血的地步,明明是傅凰拿酒瓶子砸他还说他是野人,怎么就要撕碎自己呢?
这到底还分不分主次了?
“我们还是走吧。”白俊逸黑着脸说。
“喂,你是不是男人!”傅凰不满意地说。
白俊逸干咳一声,扭过头对着塞恩笑着说:“她是我朋友,我不是她的男人,她只不过是喝多了,之前的事情真的不好意思,我这就带她走,绝对不打扰你们的活动,我们回头再见……再也不见。”
说完,白俊逸拖着傅凰就打算朝着外面走去,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见到这景象,所有的观众都发出了嘘声。
在这样的地方,没有骨气的懦弱男人显然是最没有市场的,他们一个个地嘘出声,大喊道:“懦夫,没用,软蛋!”
白俊逸全当没听见,这些人喊的起劲完全是因为事情不是发生在他们的头上,要是换过来,白俊逸觉得自己所作所为已经算是有骨气的了……至于这些人的看法和想法,为什么要在乎?
而傅凰却不乐意了。
她用地挣脱开了白俊逸,叉着腰大声说:“你们全部都闭嘴!”
身为始作俑者,傅凰的威慑力大的出奇,偌大的大厅竟然被她这么一句话吼得鸦雀无声,所有人都看着傅凰,想要知道这个女人又要做什么。
“你们一个个有什么资格指责我的男人?我的男人凶起来你们在这里的人一个个都要没命,懦夫?在你们这群可怜的人眼里敢上这个擂台来点花拳绣腿就算是真男人了吧?我呸!一群没有见识的井底之蛙夜郎自大,这么想的男人全是没有出息的废物,因为这样的事情而两眼发光的女人全是黄瓜用多了的,特别是你!”在无数人目瞪口呆的表情中,傅凰指着在擂台上的塞恩。
依然鸦雀无声,被傅凰这么一通吼,整个场面瞬间就被hold住了,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看着傅凰。
一头长发,紧身外套,长裙,此时的傅凰艳压群芳,长发遮挡住她的俏脸,但是露出来的白皙五官却让人能够感受到她惊心动魄的美丽。
所有男人都下意识地看向了身边自己带着的女人,忽然觉得有些索然无味来。
而塞恩也看着傅凰,因为傅凰正指着他呢。
“你,就是一个野人而已,我说过你连我男人的一根腿毛都不如那是抬举你,就你也配和他相提并论?你,不,配!”
傅凰的话,掷地有声,就好像是一块块的金属块落在了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这话,怎么听怎么……这么欠揍呢。
是的,就是欠揍。
那嘲讽的意味鲜明得就差写在脸上了。
你是个垃圾,我看不起你。
总结起来就是这么个意思。
而所有人还在为傅凰的话或震惊或错愕,总之还在消化的时候,白俊逸忽然看到傅凰嘴巴又张开了,他下意识地觉得不妙,赶紧去捂傅凰的嘴,但是却晚了。
“你要是能打得过我的男人,我就是你的!”
我就是你的。
这样的话要是让姜不凡这样的人来说,可能不但没有一点吸引力还会让人不由自主地产生尽可能地避开这种可怕的可能性的念头,但是同样的一句话,从傅凰这样的女人嘴里说出来,毫无疑问就是在一瓶看似平静清澈的化学药剂中滴入了一滴催化剂……boom!
爆炸了。
的确是爆炸了。
所有的人兴奋得双眼通红,一个个吭哧吭哧地看着傅凰,能睡这样的女人一晚,在这里的男人绝对有愿意付出天文数字的代价的。
钱,可以赚,谁卡里的数字不是数字?但是这样的女人,不一样,独一无二的。
而塞恩,更是首当其冲。
他的双手重重地握紧,双眼里爆发出一种叫做战意东西,他从来没有这样渴望过战斗。
他需要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来赢取眼前的这个女人!
“大家都听见了,是这个女人自己说的,只要我宰了这个男人,那么她就是我的了!”塞恩狂吼道。
“好!”
无数人都在回应。
看热闹的不怕事大,虽然不是自己得到,但是谁能保证塞恩这样的野人一旦上了兴头来,来一个现场直播呢?
想到这里,所有男人看着傅凰的眼神都变得淫邪了起来。
身处在所有男人视线的中央,傅凰能够很清晰地感受到那些男人看着自己火辣辣的眼神,说实话,任何一个女人面对数百个男人这样火热和淫邪的眼神的时候都会不由自主地害怕,但是傅凰却面不改色,她扭头看着此时一头的黑线已经无语的白俊逸,笑的很放荡,“如果你不理我,我就在这里脱光衣服,你觉得这些男人会不会扑上来把我撕碎?”
“你这是用你自己的性命在逼我,这样做有什么意义吗?”白俊逸不爽地说。
傅凰只是笑,看着白俊逸。
有没有意义,她不说,看着白俊逸不爽的样子她就越是不说。
让他去想去吧,女人的心思,哪里有这么好猜?
而此时,在擂台上的塞恩已经忍耐不住了,他弯腰抓起了地上碎裂的啤酒瓶子的一片大一些的碎片,朝着白俊逸猛扔了过来。
塞恩的臂力极其惊人,那碎片就好像是炮弹一样从他的手里飞了出来,带着一种极其尖锐的厉啸声朝着白俊逸冲来。
感觉到劲风袭来,白俊逸冷哼了一声,头也不回地伸手抓着傅凰的手臂朝着自己怀里一带,顺带着自己后退了半步。
这半步的距离,让那碎片呼啸着冲过白俊逸的脑袋,嚓的一声深深地刺进了雪白的墙壁中,好像是刀疤一样显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