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1章 群殴我就报警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白队长觉得自己实际上是一个很好说话的人,他绝对不喜欢欺负别人,而他欺负别人只有一个前提,那么就是别人也欺负他了。
那么怎么算是欺负呢?
白队长觉得被人瞪一眼,凶一句,或者眼珠子朝着自己的女人,比如说是唐女神身上粘着舍不得拿开,这些都是欺负,而最重要的是两点,第一不能被人嘲笑自己零花钱少,第二就是不能被人打。
现在,白队长觉得眼前这个野人触犯了自己的原则和底线。
身为一个有原则跟底线的男人,是绝对不可以被人欺负了之后不吭声的。
“小白脸,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个选择就是把你身边的女人给我,第二个选择就是被我撕碎了之后,我再把你的女人抢走。”塞恩双眼杀气毕露地看着白俊逸,阴测测地说。
“哪一个选择,我都不能做。”白俊逸摇头拒绝说。
他自然不能把傅凰这么给他,这个女人抛开了那些让人望而生畏的手段之后,其实就是一个寻常的漂亮的女人,而她面对塞恩这样的男人那些阴谋诡计的作用会被降低到最低的程度,更何况是这种时候?
傅凰喝多了,自己找死,但是白俊逸却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她去死。
塞恩怒笑一声,他觉得自己体内暴虐的鲜血又开始了,已经失去了耐心的他,不打算继续和白俊逸说话,他大吼一声,双腿一蹬竟然从那高高的擂台上跳下数米之远,几步跨到了白俊逸的面前,握紧了右手的拳头,朝着白俊逸脑门就一拳冲来。
塞恩的体型高大,因为常年经久的训练一双手臂上的力量更是大的无法想象,站在人的眼前就好像是一个巨人一样,而他魁梧的身材和那粗壮的手臂,让人丝毫不怀疑这么一拳足以打死任何一个普通成年男人。
事实上塞恩对自己的拳头力量更加清楚,他曾经亲自测试过,这么一拳下去一头体型小一些的水牛都能被自己打死,更别说一个人。
这拳,分明是冲着要白俊逸的命来的。
白俊逸大怒,要是一个寻常人,被这么一拳打来,哪里还有半分钱活命的可能?
要是他真的是塞恩嘴里的小白脸,那么这么一拳还真的要被打死了。
以武逞凶,说的就是这些习惯了打黑拳下手就要人命的无知莽夫!
面对塞恩的拳头,白俊逸的反应极快,这一次他没有躲,而是伸出了自己的拳头,朝着塞恩的拳头迎去。
从外形上看,塞恩的拳头足足有海碗那么大,而白俊逸却只是一个常人握拳的程度,塞恩的拳头硬生生地大出了两三圈,简直完全不成比例。
塞恩没有想到这个小白脸居然还有勇气对自己出拳,他猖狂地哈哈大笑道:“小白脸,你自己要找死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了!”
塞恩仿佛能够看见白俊逸的拳头被自己打碎,然后惨叫着昏死过去的惨状。
砰!
拳头和拳头在半空之中对撞,白俊逸的拳头看起来平淡无奇,好像只是随意地伸出一拳,但是这一拳,却悍然阻挡住了塞恩的拳头。
塞恩感觉自己全身的力量好像撞到了一面墙壁上,这面墙壁无比的厚实,一拳下去完全没有任何反应。
起初的惊讶之后,塞恩猛然感觉到了一阵剧痛袭来。
和这剧痛一起的,还有那真正的海啸一样的反冲力量。
这力量,就好像是一条猛龙,从波澜平静的大海海面下窜了出来,带着无匹的力量和无法抵抗得威势,眨眼之间传递塞恩全身。
如果可以看慢动作的话,就能够见到塞恩右手先是从指骨开始炸开,那是真正的炸开,整个骨头从皮肉里炸出来,白森森的骨头刺穿了皮肉暴露在外,和喷涌的鲜红血液混合成了一副极美又极残酷的画面,然后是塞恩的手掌骨,之后是小臂,最后是肱骨,他的右手整个一寸寸地炸开,所有的骨头就好像是被鞭炮炸开的竹子一样,炸开了花。
最后,这狂猛的力道直接让塞恩的肱骨从他的肩胛骨关节上脱离开来,他后背的皮肤猛然炸开,一节已经变成了无比锋利的骨刺从皮肉下刺穿出来,鲜血就好像是水管忽然被截断了一样疯狂地喷涌而出。
一直到此时,塞恩的痛觉神经才彻底地反应过来。
“啊啊啊啊!”塞恩凄厉而悲惨的嚎叫声,压过了所有的音乐和所有人嘈杂的交谈声,他整个人半边身子几乎都被炸掉了一样,剧烈的疼痛就好像是瞬间把油门踩到底的发动机一样疯狂地冲到了峰值,紧接着塞恩的大脑开启了紧急保护措施,昏死过去。
一拳。
仅仅是一拳而已。
这么一拳,就把塞恩打废了。
所有人都看不明白了,但是白俊逸自己知道,之前那一拳蕴含着自己的内力,这内力传递到塞恩的体内,首先是他的筋脉,塞恩的筋脉根本不可能承受得住这么狂猛的内力,于是他的筋脉炸开了,筋脉炸掉之后,这汹涌澎湃的力量彻底爆发出来,紧接着是他的血肉,血肉炸开之后骨头随之炸裂。
可以说,塞恩能有这样的下场一点都不意外。
但是白俊逸却并不满意,按照便宜师姐陌芷晴所说的,当内里的运用真正到了一定的境界的时候,完全可以把一个盛满水的杯子打得如同沙子一样粉碎,但是里头的水却是一滴都不露出来。
虽然这是神话一样的境界,但是之前白俊逸预料之中最好的局面应该是塞恩的手臂外形完全看不出来变化,但是内里完全变成了绞肉机绞过的一样,类似灌腊肠,外面的一层皮是完全好的,但是里面全部是碎末。
结果就是因为对内里的控制还没有到真正得心应手的地步,所以制造了这么血腥的画面……
白俊逸微微皱眉,不过神色之间也有一些振奋,经过了这么一次实验之后,他下一次的成果肯定比这一次更文雅一些,身为一个有底线有原则的强力男人,怎么能随随便便就制造这么血腥的事情呢?
这一拳,把塞恩打昏过去了,同样也把在场所有人打得蒙过去了。
坦白地说,一样的事情如果换一个人,是白俊逸这个小白脸被打成这样躺在血泊里,大家还觉得好接受一些,毕竟虽然一拳把人半边身体给打炸了,虽然听起来有些惊悚和可怕,但是毕竟那是塞恩是不是?塞恩不就是这样的嘛?只能说他的力量又大了,下一次投注可以更大胆一些。
但是现在,却是塞恩成了一条死狗躺在血泊里,炸掉了半条手臂,鲜血染红了他的全身,任何一个人都能够看的出来无敌的塞恩现在算是完了,哪怕能够救回来,但是这条手臂肯定是废了。
而对于一个拳手来说,整条手臂废了,那么你还有什么用?
所以他完了。
塞恩之前的强力,大家都知道,也正是因为对塞恩的强大深有感触,所以此时人们看着白俊逸的眼神才越发的惊恐。
而其中最甚者是一个坐在看台最前排穿着中山装三十多岁的男人,他拿着鼻烟壶把玩着,眼神阴沉的可怕,他是这家酒吧的老板,也是塞恩的老板,塞恩是他花了大价钱从外省挖过来的,这些日子下来不知道给他赚了多少钱,而这么一个王牌今天却莫名其妙地废在了白俊逸的手上,这几乎是断了他的财路。
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这样的仇不得不报。
更重要的是不知道多少人眼红他的黑拳,而一旦塞恩这么完蛋了,之后肯定有人要挑战他这个黑拳赛,到时候踢馆的,抢生意的都来了,他这地方还要不要继续开门营业了?
这个男人一脸阴沉地站起来,他的右手大拇指上戴着一枚翡翠扳指,握着一只油光发亮的鼻烟壶,加上一身的中山装扮,让他看起来很有那种逼格。
一看就知道是大人物,还是那种沾点黑的大人物。
这也没错,能在魔都这样的地方开个黑拳赛,不沾黑谁信?
随着他站起来,一大群人随时站了起来,把他拱卫在中间朝着白俊逸走来。
白俊逸抱着酒劲已经冲上来,现在只剩下了趴在他身上脸蛋靠着他肩膀,然后呼呼地喘着香气的傅凰,冷静地看着走过来的中山装男人,按照情节设定或者烂大街的通俗剧本,在打了狗之后狗的主人一定会出来了。
男人走到白俊逸面前站定,笑了笑,干瘦的脸皮扯开给人一个很虚假的笑容,他说:“我叫李正义,周围的朋友给点面子,都叫我一声李爷,朋友,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吧?”
李爷?还好不是什么李少,已经被x少,xx少,xxx少给恶心的不行的白俊逸腹诽地想,不过面对李正义的问题,他还是一脸警惕地说:“我们的确是第一次见面,之前我不认识你,现在也不打算认识你,你带这么多人干什么?我告诉你,你要是要打我的话,单挑我奉陪,你要是群殴,我就报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