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2章 无门无派,无名小卒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这个世界上不讲道理的人永远要比讲道理的人多多了,所以白俊逸觉得自己必须先把话说在前面,你要打架的话,单挑我一点都不怕你,要是你打算仗着人多群殴我的话……我必须告诉你这个社会还是制的!你人再多,有警察叔叔多吗?
李正义的脸皮扯了扯,他阴沉地看着白俊逸,周围的环境灯光昏暗,让本就清瘦桀骜的李正义看起来更是多了两分阴森的味道,他说:“朋友,塞恩是我手底下最好的拳手,你这么不分青红皂白地把他给废了,总要给我李某人一个交代吧?”
“交代?你要什么交代?”白俊逸生气地说:“刚才明明是他要杀我,所以我才反击的,我这是正当防卫,你还要我给你什么交代?”
李正义沉声说:“他不过是出手试探一下你而已,但是你却一拳就把他给废了,难道你还不需要给我一个交代?”
“出手试探一下?恐怕只有你才会这么说吧?那一拳打在任何一个人身上,他能不死?现在他被我废了你跟我要交代,要是刚才那一拳我没有回敬回去,我没有这么强力而只是一个普通人的话,那么现在躺在地上的人一定是我,到时候你会给我一个交代吗?”白俊逸反问。
“你说的只是一个可能而已,你这是在用没有发生的事情狡辩已经发生的事情,现在的事实就是我的拳手被你废了,所以你必须给我一个交代。”李正义阴沉地说,看了一眼地上还在不断地神经抽搐的塞恩,他的嘴角抽了抽,说:“如果塞恩刚才打你的那一拳忽然停住了呢?忽然改变了出拳的轨迹呢?我了解塞恩,他并不是一个喜欢滥杀无辜的人,每一次在拳赛之后他都会自责很久很久,我相信如果不是因为生活所迫的话他也不会走上这条路,或许会用另外一个身份成为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但是现在你却一拳把他给废了,你不但让我的拳赛破了规矩,还亲手摧毁了一个心地善良的拳手的未来和一辈子,所以,你觉得你不需要一个交代吗?”
李正义从来都信奉出来混的要会拿砍刀也要会拿得起课本,一个没有文化的流氓是注定没有前途的,所以大家都知道在魔都混社会的混子中,李正义的口才是最好的,在魔都口才最好的人中,李正义是混社会混的最能出头的。
总之,就是口才好,又有人有背景,你拿什么和他斗?
他打了你都能把你说的好像你不挨他一顿打简直就是天地所不容一样。
白俊逸震惊了。
都说什么都不怕,就怕流氓有文化,这一路走来自己见识过的流氓也算是五花八门什么类型的都碰到过了,但是这么能瞎掰的流氓还真的是不多。
这个发现让白队长很失落,他以为自己算是能瞎掰的了,但是今天竟然发现一个流氓能比他能瞎掰……真想把这个画面给录下来,以后唐女神说自己一张嘴简直上天入地无所不能贱到了极致的时候就拿给她看看,你看,我这还算是低端含蓄的是不是?
震惊又失落之后,白俊逸的心情很复杂,而白队长本身就是一个简单的人,一旦复杂了,他就容易做出一些他自己都克制不了的事情。
比如现在。
啪。
一个耳光,煽在了李正义的脸上。
李正义那张清瘦的脸上,出现了一个鲜红的巴掌印。
李正义这都四十多岁的人了,别说他一个混道上还有一些名气的,就是一个寻常的四十多岁的男人,都不太可能被人打耳光吧。
但是现在,就在这里。
在十多个弟兄的包围中,在李正义自己的地盘上。
结结实实的一个巴掌,清脆响亮得好像是啃了一口苹果。
所有人都懵了。
连李正义都没有想到。
而脸上火辣辣的疼痛感,就好像是一股火焰瞬间就燃烧掉了他的震惊和理智,他的双目通红,气得几乎要吐血。
在他看来,他是魔都鼎鼎有名的李爷!能在苏小姐面前说上话的大人物!而眼前这个小白脸是个什么东西?会点拳脚功夫靠着一张脸傍着女人上位的面首废物而已,相比之下自己就是天上飞的神龙,而他不过是地上的一条蛆虫。
但是就是这么一条蛆虫,却打了他一个耳光,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这下好了,几百个人都看到了!让李爷尤其愤怒的是他觉得现在自己就算是把这个小白脸给挫骨扬灰了也没有办法挽回自己被打了一个耳光的事实。
“给我弄死他!”李正义愤怒得脸色扭曲,他指着白俊逸尖锐道。
老话都说主辱臣死,李正义的身边可是有十多个小弟的,能拿来在黑拳赛场上做看门小弟的,一般都会是打过黑拳或者正在大黑拳的人,也正是有这么一批人李正义在附近说话的份量才足,镇得住场子,而苏小姐也放心把这么一个黄金地段的位置交给他打理,所以就算是塞恩被眼前这个看起来不怎么能打但是实际上好像挺能打的小白脸一拳废了,他也一点都不怕,这里是自己的场子,自己还有十几个虽然单挑不如塞恩可是也就是差一点的小弟,这些小弟可个个都是黑拳出身的好手,下起手来心狠手辣,你一个小白脸再厉害,还能一个打十几个?
这是不可能的,又不是小说里的情节。
而就在小弟们群情激愤要为自己的主子讨回一个公道的时候,一个浑厚的声音忽然传了过来,“等等。”
就好像是电视剧或者电影或者小说里头,最牛逼的大boss总是在最后时刻来一句等等,或者住手之类的话,让所有人侧目,今儿取得一锤定音的效果。
总之,就是努力地营造出一种装逼的气氛,达到自己不可告人又很想大家注意的装逼效果。
而李正义和他的小弟们听见了这声音,脸上却都露出了高兴的笑容,李正义是觉得真正有靠谱的帮手来了,而小弟们是觉得终于不用自己和能一拳打废塞恩的变态交手了……虽然他们也觉得自己这边稳赢,但是谁敢保证这个变态下一拳就不会打在自己身上?
随着这个声音之后出现的,是一个大约六十多岁过了半百的男人。
这个男人的头发有三分之一都花白了,不过看的出来他保养的很得体,身上显得很干净,头发也是被梳得一丝不苟,穿着一身唐装一双布鞋,让她看起来就好像应该是某个公园里晨练的老伯走错了地方。
这个老伯双眼闪烁着微弱的光芒,而这光芒在白俊逸的眼里却是有些不同寻常了。
不精通内家的高手,断然不到这精气外漏的地步,仔细地看了看他的太阳穴果然微微鼓起,而且行走之间的步伐看似轻缓虚浮,但实际上每一步都踩在了一个极其微妙的距离上,一点不多一点不少,就这么匀速地走过来。
“谭先生,你来了。”李正义的脸上露出笑容,走过去对老伯说。
谭士仙微微点头,他的眼神一直都看着白俊逸,忽然笑了,他说:“这位先生看的面生的很,我谭士仙虽然不是什么名家,但是也走访过一些精通内家的门族,却不曾见过先生这么年轻的俊杰,不知道师从何处?”
其实在江湖装逼耍宝和在外面基本上是一个套路的,要欺负你之前先问出清楚你的背景,比如要是在外面,这么一句话问的肯定是你爹是谁?你家里最大的官当什么领导?做最大生意的是哪个公司的老板?而江湖里也一样,问你师父是谁,就看你是不是好捏的软柿子。
要是名师高徒,那么少不得跟你攀攀关系,哎呀我当年和你师父在哪里哪里的名山大川还一起喝过茶拼过酒来着的,你看你还要叫我一声师叔,而要是不是名师高徒的话,那么一顿揍肯定是少不了的,你又没有一个厉害的师父,我干嘛把你放在眼里?
大致上的套路就是这样的,起码在白队长的眼里是这样的。
白俊逸很像挺直了腰杆子说自己的师姐是陌芷晴,门派是吊炸天的圣女门,但是考虑到之前陌芷晴曾严厉地警告他绝对不准主动对外透漏这个身份,加上在这样的地方喊出圣女门这个名字的确挺尴尬的,于是白俊逸回应说:“无门无派,无名小卒,自学成才。”
谭士仙笑了笑,看着白俊逸饶有兴趣地说:“之前我一直都在,你打塞恩的那一拳我也看出来了蕴含了内家的内力运用,虽然我知道有很多天才可以触类旁通,但是这样精深的内力运用法门若说没有名师的指点的话我是不会相信的,虽然塞恩不过是个只会一身蛮力的莽夫,但是一拳能把他半身的筋脉打碎,这样的内力,让我很感兴趣。”
“我对你可不感兴趣,我还有事情,先走了。”白俊逸警惕地说,一边说一边后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