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4章 从未有过的安全感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说这句话的时候,傅凰的浑身都在颤抖。
那不是恐惧的颤抖。
那是兴奋的颤抖。
一个女人终于找到了一个强大的无以复加的男人的兴奋,和那种感受到了自己的身心被彻底征服的颤抖。
傅凰感受到了。
就是这种感觉。
以前,她觉得自己不可能会爱上男人,任何一个男人都是。
一开始,是她觉得所有男人都没有这个资格,不配被自己爱上,他们甚至都还没有自己优秀。
后来,傅凰是觉得没有这个念头,爱情不爱情,她完全不需要。
但是现在,傅凰发现以前姑姑傅莹所说的那一句当你遇到了那个男人的时候,就会产生的感觉到底是什么感觉了。
那是一种浑身都在颤抖,从灵魂到,没有一个地方不在颤栗的感觉,那种冲动,就好像恨不得立刻扒掉自己的衣服,躺在这个男人的身下任由他在自己的身上驰骋,让他用所有的力气尽情地蹂躏征服自己,让自己随心所欲地在他的身下尖叫颤抖的冲动!
傅凰体会到了。
这是从未有过的新奇感受,让傅凰整个人都在轻轻地颤抖,她下意识地更贴近了白俊逸的身体,轻轻地厮磨着。
白俊逸第一时间察觉到了傅凰的不对劲。
当他低下头看见傅凰脸色通红,一双眸子如同秋水一般湿润的时候,大惊失色地问:“你什么时候给人下了春药?到底是什么人居然有这么好的手段,我这么保护着你都能在不知不觉中给你下药?”
“……”
虽然白俊逸得声音很低,只能让两个人自己听见,但是傅凰还是有一种一脚踹死白俊逸然后在跺几脚鞭尸的冲动,就没有见过这么讨厌的人。
白俊逸觉得很刺激,怀里的女人不知道发什么春,居然在这么严肃而紧张的场合在他的怀里做这种勾当,特别是一想到怀里的女人可是周复的未婚妻,白俊逸感觉自己都要炸血管了。
傅凰咬着嘴唇儿,强行忍着自己不发出声音,她知道现在的自己一旦出声肯定会发出那种让人面红耳赤的声音,这是绝对不行的……但是趴在白俊逸的怀里,那种火热的冲动和旖旎的心思却怎么都停不下来,这,要命呀……怎么办!
“之前我说了这么多,无非就是想要和你们讲道理,人有千百种,但是道理始终只有一条,我相信无论在什么地方,只要道理讲得通就能够说的过去,所以现在,我是不是可以走了?”白俊逸警惕地看着谭士仙和他身后的李正义说。
“不管你怎么能说会道,今天都绝对不能让你这么完好地出去,否则的话我李正义在魔都还怎么混?”说话的是李正义,他抢在谭士仙之前开口,是因为李正义担心谭士仙这样自恃身份的人恐怕真的给白俊逸这么一顿忽悠了过去,说出这番话的时候李正义还有些悲哀,以往都是他把别人用语言逼得说出这样近乎无赖的话,但是现在,他却成了说这句话的人。
“你看,你们果然是不打算和我讲道理的,既然这样的话……”白俊逸摇头叹息,脸上一副你们都是朽木不可雕的失望表情,而在人们下意识地期待他下面的半句话的时候,白俊逸却猛地一脚踹在了李正义的小腹处。
这一脚,势大力沉,在这样的电光火石之间连谭士仙都没有反应过来,而李正义则完全是等到白俊逸一脚踹上来了,他的身体伴随着剧痛倒飞出去的时候才反应过来。
“啊啊啊!”
李正义一边惨叫一边倒飞出去,撞翻了一群人之后没了声息。
而此时,他的小弟们一个个群情激愤地冲了上来。
连谭士仙都眼神一闪,他终于找到了自己出手的理由,“好胆竖子,亏得我还把你当年轻俊杰来看,可你居然这么不讲江湖规矩,说都不说直接出手伤人,今天我就代替你师父教训教训你!”
傅凰感觉自己就好像来到了一个游乐场,先是在旋转木马上,她感觉到自己不断地在旋转,周围的人和物在她的眼前飞速地闪过,然后被扭曲拉成了一条线,紧接着她唯一能记住的就是一张张因为惊恐和痛苦而扭曲的脸,然后她又来到了过山车上,她的身体不断地冲上云霄然后落下,她觉得自己的身体没有了任何重量,就好像是一片羽毛一样,只要白俊逸愿意,好像随时都可以把自己摆弄出任何羞人的姿势……
啊,傅凰,你已经没救了,你到底在想什么!
傅凰为自己的想法而感到羞愧,但是她知道,此时此刻,此时此地,只要白俊逸愿意,她没有任何反抗的念头,一点点都不会有。
周围的声音从原本狂热的呼喊变成了杂乱的惨叫,紧接着就是惊慌失措的惊恐叫声,就好像遇到了一头哥斯拉的人们在抱头鼠窜。
鲜血和人体在横飞,昏暗的空间内流通不畅的空气里充斥着血腥味,还有人们惊恐时激增的肾上腺素散发出的那种味道。
很沉闷,很昏暗。
傅凰觉得自己都快要灵魂出窍了。
她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白俊逸到底做了什么,她只感受到了安全,一种从未有过的安全感。
在家族里的时候,她是傅凰,有一句话叫做周家周复,傅家傅凰,她傅凰是足以和周复相提并论的人,傅家的能量虽然不如周家,但是也是顶尖的豪门,所以她是万众瞩目的天骄,但是她没有安全感,身在其中,她比任何人都知道在一个家族里的苦和累,那是真正连喊都喊不出来的委屈,所以她任何时候都小心翼翼,在长辈的面前要表现出一个完美的晚辈的模样,学识好,懂礼貌,为家族着想,愿意为家族做任何事情。
在父母、姑姑、哥哥傅一臣的面前,她是傅凰,父母的小女儿,哥哥的妹妹,姑姑的侄女,是优秀聪明漂亮的傅凰,她是掌上明珠,所有人都把她捧在手心里,哪怕是哥哥傅一臣对自己的忌惮也因为自己明确表示不可能和他争夺继承人的位置之后变得缓和,但是她依然没有安全感,因为她很清楚一切都建立在自己的价值上,如果自己不能每年都为家族的企业创造无数的利润,父母和姑姑对自己不会这么热情,不会很多事情都需要自己的意见,而在傅一臣的眼里,她也只是一个能够在需要的时候嫁出去为家族换来一个盟友的傅家女人而已,所以她必须时时刻刻地保持自己的优秀,让自己自身创造的价值大于把她嫁出去所带来的价值。
在朋友面前,她是傅凰,天之骄女的傅凰,傅家老爷子的宝贝孙女,傅家继承人的亲妹妹,女强人傅玉莹最疼爱的侄女,她集万众瞩目于一身,所有人都羡慕自己的身份和家族,他们会巴结讨好自己,自己不喜欢的人马上会被人群所抛弃,自己所喜欢的东西眨眼之间就会有人双手捧着送到面前,但是她还是没有安全感,因为她知道这一切都只是因为一点,她是傅家的傅凰。
在所有人的面前,傅凰都不曾有过那种踏实的安全感,但是现在,傅凰找到了,可笑的是在自己的敌人身上。
这种感觉,就好像是大冬天里温暖的被窝,让她贪婪地趴伏在里面不愿意不舍得也不能离开片刻。
外面的狂风暴雨再大,但是傅凰知道,自己在这里就一定是安全的。
这种信任来的莫名其妙,但是就是这么坚实,让傅凰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
难道是酒精的原因?傅凰问自己……是的,一定就是酒精的原因。
“竖子,你找死!”此时的谭士仙哪里还有半点之前得道高人的模样,现在的他双目爆瞪,嘴角还流着鲜红的血丝,更为过分的是他胸口的衣服居然被撕开了一大块。
一看着自己被毁掉的衣服,谭士仙的心头就在滴血,衣服倒是不值钱,但是这么一被撕开,他的胸口就有大半都裸露在外了,这对于时时刻刻都对自己的形象有无比高的要求的谭士仙来说,几乎是无法容忍的羞辱。
他甚至感受到了其他人看向自己那莫名暧昧的眼神。
其实真的是谭士仙想多了,试问,你愿意盯着一个露着半个胸膛的老头子看么?绝对不会有这样的念头吧?
但是反正,谭士仙觉得自己今天是颜面尽失。
他的双手成爪,干枯的皮肤上涌起一股诡异的血红,朝着白俊逸的门面就抓来。
出手之间,一招一式居然隐有风雷之声。
见到谭士仙发了疯,白俊逸也不敢掉以轻心,这个谭士仙不弱,虽然还比不上周复身边的斗鹰,但绝对不是什么寻常人能够对付得了的。
白俊逸脚下滑开一步,屈膝撞在了一个企图偷袭他的小弟裤裆处,在后者涕泪齐飞的痛苦表情中让过了谭士仙的血爪,一只手拦着傅凰的腰让她不至于摔在地上,另一只手却闪电一般抽在谭士仙的手腕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