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5章 我是苏小姐的人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在白俊逸这边打得火热的时候,魔都的另一边。
一间安静雅静的小屋内。
这小屋的装饰极为古朴自然,整个用竹子和藤条编制,看起来更像是一张被放大了的藤椅而不像是一间木屋,这木屋里头仅仅是开着一扇窗户,而在这窗户底下,对着的是一片绵延成线的海浪。
在这屋子里头,能够听见不远处的海浪一波一波不断地推上沙滩的声音,刷刷的永远停歇,不但让人感觉不到任何的烦躁和不耐,反而从中透漏出一股子精密的雅韵来。
在魔都这样寸土寸金的地方,这么靠海而且视线极佳的位置造上一间竹屋,其中的价值并不是简单地用金钱就能够衡量的出来的。
在这竹屋内,苏媚就躺在一张藤椅上。
这里是她专属于自己的一个世外桃源,除了一些工作上难免要接触的人之外,包括唐凝甚至连梁红豆都不知道的地方。
此时的她正在安静的百~万\小!说。
《厚黑学》这么一本书早就已经被她翻阅了无数次,但是她却从来不觉得厌烦,不但如此,《曾国藩家书》之类的书更是她手边永远都不会缺少的书籍。
苏媚在闲暇之余最喜欢做的事情百~万\小!说,这一点哪怕是唐凝都受到了她的影响,在苏媚的带动她,唐凝也会看一些类似为人处事的哲学之书,而不完全是那些经典的商业案例分析或者权威的经济财经杂志。
空气很甘冽,而海浪声依然很平稳,柔顺的海风从窗户外吹来,让人感受到了一种难得的安静和舒适。
“听说那个家伙回来了,是不是应该提早几天回去?”苏媚忽然放下了书本喃喃地自言自语,转头看着窗外,此时,外头的海风吹拂进来,摇晃了挂在窗边的风铃,叮咚的清脆声中,能让人几乎忘记了时间的流逝。
“要是让红豆知道了的话,肯定会急急地找一个只能骗过她自己的要回家去的理由吧。”苏媚这么说着,似乎想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嘴角微微上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而恰在此时,房间里却忽然响起了一阵铃声。
也不见苏媚怎么动作,轻轻地抚过了藤椅上的一个不显眼的按钮,就见到苏媚的脸上已经没有了之前的轻松和慵懒,她淡淡地对着空荡荡的房屋说:“什么事情?”
安静得除了海浪声和风铃声之外就没有其他声音的房屋内传出了一个男人恭敬的声音,“小姐,李正义那边似乎出了一些状况。”
“李正义?”苏媚皱着眉头重复了一次这个名字,似乎是想不起来这个有些熟悉得名字到底是什么人了。
“蔓珠莎华那边。”男人又提醒了一次。
苏媚这才想了起来,“蔓珠莎华?那个开黑拳的酒吧?我想起来了,之前李正义似乎要去那块地盘,他那边人手足够,他自己的资源和背景也足够应付一些麻烦,这个人敬小慎微,懂得审时度势,一般不会招惹他惹不起的人,是怎么回事?”
“这件事情还和小姐您之前交代的需要特别关注的一个人有关,李正义似乎和……白俊逸产生了一些冲突。”那个男人恭敬地说。
如果单独只是李正义的地盘上出了一些问题的话,这样芝麻绿豆的事情还不至于闹到了苏媚面前的程度,但是要是牵涉到苏媚曾交代过的需要特殊关注的人的话那么意义就完全不同了,所以苏媚身边的人在了解到了情况之后第一时间就汇报。
因为但凡是小姐交代过需要特别注意的人,都是发生了任何事情都要第一时间汇报的,无论大小,他们自然不敢掉以轻心。
“你进来。”苏媚平静地说。
然后,之前那个男人的声音就沉默了下去。
片刻之后,房屋的门被推开,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白色衬衫看起来和寻常的保镖没有多大区别的男人走了进来。
他低着头进来,低着头来到苏媚的面前,在距离四五米的距离外站定,不敢再有丝毫靠近,整个过程中也不敢抬起头去看苏媚。
“什么事情。”苏媚合上了书本,皱眉问。
男人仔细地想了想,然后把整个事情的过程说了出来。
如果白俊逸或者李正义在这里的话一定会非常惊讶,因为这个男人所说的除了一些细枝末节的小事情之外基本上和整个事情的经过没有多大的差别,而更让人惊悚的是整个事情发生到现在不过十几分钟二十分钟的功夫而已,但是却已经完全地呈现在了苏媚的面前。
苏媚微微皱起眉头,眼神中露出火气说:“胡闹!”
这一句胡闹,声音并没有多严厉,但是却如同平地的一个惊雷,吓得男人一个哆嗦不敢再多说下去,之前他还打算替私下里给自己不少好处的李正义说几句好话,但是眼看小姐已经动了怒,就算是李正义是他亲生儿子他都不敢多说什么了,天知道小姐的这句胡闹说的是那个小姐之前交代需要特别关注的白俊逸还是李正义?
万一小姐是对李正义产生了不满的话,那么自己说的好话岂不是给自己挖了一个天大的天坑?
苏媚接下的话立刻就让这个男人对自己的沉默产生了无比的庆幸。
“还有谭士仙自己都一把年纪了,难道也跟着李正义在那里胡闹?简直就是可笑,仗着自己有点拳脚功夫就不把人放在眼里了,我看李正义这几天是赚到了钱,开始不知道自己的位置了,而谭士仙,我让他在蔓珠莎华是为了看住场子的,不是让他倚老卖老欺负人的,这个老东西,看来是真的老了不中用了!”
自古伴君如伴虎,苏媚虽然是女子之身,但是一身的威严在这些年来已经彻底地深入了她身边手下的人心,而一直以来苏媚的铁血手腕也让她身边的人对她一直都又敬又畏,偏偏的,苏媚出手从来极其大方,也并不完全是把手下的人当成挡箭牌和畜生看待,相反的,只要得到了小姐的赏识,那么飞黄腾达几乎是转身之间就可以成就的事情,诸如此类的例子也不知道有多少。
自古恩威并施,这么四个字说起来简单,但是真正能做到又能够做好的人有几个?
仅有的那几个,没有一个不是真正的大豪杰,大枭雄,大帝王。
偏偏的,这样的手腕却出现在了一个女人的身上。
苏媚豁然起身,她说:“备车,去蔓珠莎华。”
男人点点头立刻转身出去准备了,走出门的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他知道,依照小姐说的这几句话,李正义算是完蛋了。
……
李正义的确完蛋了。
当他眼睁睁地看到谭士仙被白俊逸一拳打的吐血后退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完了。
因为持续的混乱械斗,无数鲜血和肢体的横飞让整个大厅都变成了修罗场,而再兴奋的客人也知道今天蔓珠莎华是真的出大事了,于是一个个早就趁着混乱跑了。
当李正义猛然反应过来自己今天可能真的踢到了铁板的时候,整个大厅能够站着的人只有他和白俊逸还有傅凰了。
“老人家,你还好吗?”白俊逸很关心地看着半跪在地上,手捂着胸口面露痛苦神色的谭士仙,关切地问。
看他的表情,就好像几分钟之前把谭士仙打成这个德行的人不是他一样。
谭士仙身体微微地颤抖着,体内狂猛的气劲始终在破坏着他的筋脉,剧烈的痛苦和悔恨让他没有办法开口说话,他抬起头看着白俊逸,艰难地说:“你……很好,我走眼了。”
白俊逸依然一只手抱着傅凰,另一只手自然下垂,却悄然地藏在了身后,所有人都看不到他微微颤抖的手指,他笑眯眯地看向了李正义说:“你呢?你还好吗?”
李正义的眼里,现在的白俊逸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恶魔,面对白俊逸那看似和蔼的笑容,他忽然一个哆嗦,嘶哑地说:“你想怎么样?”
“你这话多让人生气啊,你看,一开始就是你和你的人喊打喊杀的,我不过是被动的防御而已,现在却要问我怎么样,你的意思是是我得理不饶人的作恶或者说你觉得我跟你是一路人,肯定会做坏事?”白俊逸不开心地说。
他觉得李正义以己度人,小人之心了!
明明自己是个正大光明的君子嘛。
李正义干枯地笑了笑,他说:“成王败寇,你说什么都是了,不过我告诉你,我是苏小姐的人,你要是把我怎么样了,你也不会有好下场的!”
不到万不得已,李正义自己也不想搬出自己背后的大佛来镇人这么没品的事情,就好像一个纨绔子弟被人欺负了之后痛哭流涕地说我爹是xxx你死定了之类的话,不但多数时候没有效果反而还让人嘲笑,丢了最后的尊严。
“苏小姐?”白俊逸惊讶道。
他的脸色变化,然后在李正义惊愕的目光中……转头就走。
麻辣个比的,还真的是那个狐狸精的人……要死啊!走出大厅的白俊逸暗自腹诽。
走进电梯,白俊逸却忽然松开了傅凰,手指不断颤抖,脸色微微发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