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6章 杀你全家都不过分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白俊逸的变化,傅凰第一时间察觉到了。
饶是傅凰属于那种处变不惊,来个外星人站在眼前都能够满脸笑容地问对方习惯说中文还是英语,喜欢吃炸酱面还是热干面的女人,在见到白俊逸脸色发白,手指颤抖的时候,依然狠狠地惊了一把。
之前白俊逸给傅凰的印象,一直都是那个无论面对什么意外和突发状况都能从容面对的男人,不管对手多强大,这个男人好像总是有办法用更加强大的方式把对方压下去……仅仅的一次比较小家子气的大概就是在津城的时候因为2000块钱的加油钱而跟她闹了一路的不愉快了。
总之,这个男人身上的缺点和他的优点一样鲜明,但是却从来没有出现过眼前这样窘迫狼狈的一幕。
“你怎么了?”傅凰问白俊逸。
白俊逸抬起眼皮看了傅凰一眼,现在身体的感觉他太熟悉了,心慌气短,嘴唇发干,而且额头上一阵阵的冒冷汗,就好像是晕车跟烟抽多了头晕恶心那种难受双重施加在身上,用陌芷晴的话来说,这是元气透支的太厉害的缘故……
之前陌芷晴所警告的不能动用真气的时间还没有完全过去,今天这么一场,算是玩大了。
“没事,过会就好。”白俊逸深吸一口气,清爽的空气压进了肺部让他的脸色稍微恢复了一些正常,而后对傅凰笑着说。
傅凰不再说话,但是神色之间依然满是担忧。
现在的她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什么心思,都不希望白俊逸出事,一点都不。
哪怕她知道,如果白俊逸真的出了什么事,对她的家族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但是……对于她,并没有好处。
从电梯里出来,傅凰半拉半搀扶着白俊逸走出来,而出奇的是这么十多秒的功夫,白俊逸的脸色竟然已经恢复如常。
“你真的没事?”傅凰一脸神奇地看着白俊逸不再苍白的脸色。
“你巴不得我死了吧?”白俊逸没好气地说。
傅凰瞪了白俊逸一眼,她以前就觉得白俊逸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现在……更这么觉得了。
在傅凰生闷气的时候,白俊逸却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在浑身上下酸软无力恨不得倒在地上睡一觉的时候却还要强装作我没事我很好我很健康你不用担心的样子其实真的不太容易。
走出了蔓珠莎华,看着外头车来车往,傅凰忽然说:“我还没有喝够。”
白俊逸闻言皮肉一紧,扭头就要朝着马路的一边走去。
这个疯婆子,刚喝了一顿就差点没喝出大事来,现在哪个白痴爱跟她疯就疯去,他是不打算搀和了。
“白俊逸!”傅凰虽然早有了心理准备,可是看到这个混蛋居然真的扭头就走的时候,气的跺跺脚,狠声说。
白俊逸扭头看着傅凰,“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跟你一起疯了。”
“你知道,我是周复的未婚妻。”傅凰却胸有成竹地看着白俊逸,只是之前的酒精现在依然在她的身体里发酵,让她平日里看起来很严肃正经的俏脸此时却多了好多的妩媚,总之……就是正经不起来。
“所以呢?”白俊逸问。
“所以我知道周复很多事情。”傅凰微微扬起下巴说。
白俊逸沉默了一会,“去哪里喝?”
节操什么的,必要的时候丢在地上就好了,需要的时候再捡起来拍拍灰,不照样能用?
当白俊逸和傅凰一起找地方喝酒的时候,在蔓珠莎华酒吧的楼上。
李正义欲哭无泪地看着一片狼藉的大厅,此时这里哪里还有半分之前热闹熙攘的样子。
人走茶凉,这些人都走了,留下的是一个巨大无比的烂摊子。
满地的血污和自己手下不断呻吟的身体,更让李正义瞬间苍老好几岁的是他知道,今晚过后,他这个蔓珠莎华酒吧就会变成魔都街头最大的一个笑柄,无数人都会嘲笑他在自己的家门口给人打了脸,更加重要的是……这间日进斗金的酒吧之后很可能面临开不下去的窘境。
塞恩废了,自己的手下也废了,拳手差不多都完蛋了,而更重要的是……连他的依仗谭士仙都败了。
这代表什么?
对了,这么多人受伤,光是医药费和抚恤金就是一个不小的数字,这些钱还是必须要给的,要不然以后哪个小弟还愿意跟他混?
苏小姐那边必然会问责,自己一定要给出一个交代,说是给一个小白脸踢馆了?还踢成功了?他几乎能够想到苏小姐会用什么方式对付他了,一想到之前那些血淋淋的例子,李正义的眼角就直抽抽。
总而言之,李正义算是真正的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后悔。
如果可以选择的话,他绝对不会去招惹白俊逸的,但是李正义也觉得自己好冤枉,换做了任何一个人在自己当时的立场下,都会做出跟自己一样的选择吧,怪只能怪那个小白脸太不厚道,明明是铁板为什么还要装小木条?一副很好欺负的样子明明就是给人挖坑等人跳进去啊。
李正义一屁股坐在一张椅子上,神态苍老。
“老,老大……”一个小弟匆匆忙忙地跑了进来。
李正义没搭理他,他现在觉得自己很烦,非常的烦。
“老大?”小弟觉得李正义是不是丢了魂,他一脸担心地又叫了一句。
“叫你吗的魂啊!”李正义忽然抬起头脸色狰狞地大吼,“有功夫在这里叫魂不知道赶紧的把这些废物送去医院?”
那个小弟被李正义忽然爆发的愤怒吓了一跳,他哭丧着脸结结巴巴地说:“老大,不是啊……小姐,小姐来了……”
“哪个小姐?让她滚!老子现在很忙,没工夫理那些个贱人。”李正义烦躁地摆手说。
砰!
忽然一声枪声,吓得李正义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此时,李正义才看到门口不知道什么时候哗啦啦地出现了一群黑衣人。
这些穿着黑色西装不苟言笑的大汉,李正义再熟悉不过,衣服可以伪装,手枪也可以去黑市买,但是这一身的气质是绝对伪装不了的……这伙人,是苏小姐的禁卫啊!
“再对小姐出言不逊,死。”那个黑衣男人用无比冰冷的语气说。
李正义低下头看了一眼自己脚边擦着自己的皮鞋射在地面的弹孔,吓得咽了一口唾沫,脸色惨白。
苏小姐的禁卫都出现了,那么苏小姐……
好像是为了回答李正义对他自己的问题,哒哒哒,高跟鞋踩在地面的声音清脆地回荡在这个宽广无比的大厅中。
黑色女士小西装,头发盘起,雍容而典雅,如同女王一般的姿态,这个女人,不是凤压魔都的苏媚还能是谁?
看见苏媚出现的一瞬间,李正义的脑海里忽然出现了一道闪电,与此同时,他的脸色变得无比难看,他知道,自己完了。
不冲着他搞砸了蔓珠莎华酒吧,就冲着之前他的那句话,那一句贱人,他就完了,虽然他很想冤屈地说自己绝对不是说苏小姐是贱人,但是……谁理他的解释?
“苏,苏小姐……”李正义的声音都带着哭腔了。
苏媚的脸上表情很平静,一点都没有被人骂了的不爽和愤怒,她甚至还对李正义微微一笑,说:“不用紧张,我知道你刚才不是说我。”
李正义哆嗦了一下,他几乎激动的要跪下来大喊苏小姐圣明……
但是看着苏媚脸上的笑容一点一滴地收敛,他刚放松了一点点的心脏忽然好像被一只看不见的大手给握紧了,让他几乎呼吸不过来,一股浓郁的恐惧瞬间弥漫了他的整个心神,让他僵在原地连动都无法动弹一下。
径直走到了李正义的面前,看着李正义因为恐惧而苍白的脸,然后又穿过了李正义,跨过了地上横七竖八躺着的人,大部分还知道呻吟喊疼,而还有一些则跟死狗一样躺着动都不会动了,饶是苏媚看到这景象都有些头疼……那个混蛋,果然一回来就给自己找麻烦,看老娘回去怎么收拾他!
不过,目前嘛……
苏媚眼角的杀气一闪而过。
“李正义,本来我是不打算过来的。”苏媚走到了擂台边,伸手抚着擂台的缆绳,淡淡地说。
李正义哆嗦了一下,他干涩地说:“苏小姐,我该死,是我没有看好场子……”
“不,你不是该死。”苏媚摆摆手,阻止了李正义的自责,然后说:“你是该被千刀万剐!”
李正义两腿一颤,竟然被吓得站不住生生地跪在了地上。
“苏小姐,求您听我解释啊!连谭老先生都被打败了,我也是没办法啊!”
李正义一直都认为苏媚的生气是因为自己无能让日进斗金的蔓珠莎华酒吧变成废墟,他急忙地为自己开脱道。
却不知道,他的这种开脱,只是给他一个死的更快的理由。
苏媚转身看着跪在地上的李正义,淡淡地说:“他那样的男人,你的确没有办法,否则伤了他一根毫毛,杀你全家都不过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