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7章 有本事你就翻脸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杀你全家都不过分。
这样的话,若是常人的嘴里说出来,充其量是一句气过头的威胁恐吓的话,这跟我草你吗,擦你爹一样,谁都不会当真的……难道他还真的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地跑去草你吗擦你爹?所以,这样的话,多数人听了都不会放在心上。
但是一样的话,那也要看是谁说出来的。
当苏媚说出杀你全家的时候,绝对不是和你开玩笑。
李正义对其尤其清楚。
之前,苏媚又不是没有杀过别人的全家。
李正义的脸色惨白,他看着苏媚,哆嗦着嘴唇说:“苏,苏小姐……我,求求你饶过我一次吧,我不知道那是您的朋友啊!”
苏媚看都懒得看一眼李正义,面朝着擂台背对着李正义的她摆摆手,然后跟着苏媚进来的禁卫们就走上来一把扣住了李正义的胳膊要拖走。
心如死灰的李正义被两个黑衣男人扣住了手臂的时候才猛然惊觉起来,他不断地挣扎着,朝着苏媚大喊:“苏小姐,我没有做错啊!我只是为了保护拳赛啊!苏小姐,你这么对我,我不服啊!”
苏媚闻言豁然转身,眼神冰冷地看着李正义。
“你说你不服?我就让你服。”苏媚冷笑着走到了李正义的面前,“去年十月,我把蔓珠莎华交给你,去年九月份,蔓珠莎华的月营业额是六百万,利润是两百三十六万,交给你的十月份当月营业额是八百万,利润三百万,去年十一月,营业额为九百万,利润却变成了两百八十万,去年十二月,营业额为一千两百万,利润变成了两百三十万,一直到现在,营业额始终都在提升,但是你上交的利润却越来越少,李正义,你做假账,瞒报利润,这些不是我不知道,而是我懒得和你计较而已,但是你真的把我当成一个傻子来欺骗吗?”
李正义的脸色猛地惨白,停顿了片刻,他忽然说:“可是苏小姐,我并没有瞒报,更加没有欺骗您,之前的报告中我都已经提到了,拳赛的规模始终在扩大,虽然营业额在稳步提升但是随之而来的安保和上下打点的费用,还有对拳手的培养和招募,始终都是花钱的大头!你不能凭着这些简单的数字就说我欺骗你啊!”
“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苏媚眼神中的厌恶和冷淡一闪而过,她伸出手,一个黑衣男人拿着一个手提箱打开了之后把其中的几份文件抽了出来,送到苏媚的手上。
苏媚一把把这几份文件砸到了李正义的脸上,冷声说:“既然你说你没有骗我,之前的那累计起来将近三千万的花销都是正常的开支,那么现在你就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你在瑞士和美国的账户每个月都有超过三百万的存款汇进去,你是打算告诉我这些都是天上掉下来的吗?”
李正义的脸色猛地惨无人色,身体踉跄了几步,如同一块木头一样地看着散落在自己脚边的那几份文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本来打算给你一个体面的死法,既然你要我给你一个交代,那么这些就是我给你的交代,好吧,我给了你交代你是不是也要给我一个交代?你的这些钱,说实话,我看不上,本来我也不打算跟你追回来,你自己死了,起码你的那个私生子和情人还可以用这笔钱舒舒服服地过完下半辈子,既然事情到了这一步,那么你给我一分钱一分钱地吐出来,否则的话,你李正义不但自己要死,连你的儿子和你的老婆情人全部要下去给你陪葬,你知道的,我做得到的。”
苏媚冷淡地说。
李正义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他知道,自己完了,什么都完了。
“带下去。”苏媚冰冷地说。
在两个黑衣人的拖行下,已经连惨叫都叫不出声的李正义跟一条死狗一样被拖走。
处理完了李正义,苏媚皱着眉头,转身走出酒吧。
楼下,坐进车里,车辆发动朝着大马路上行去。
忽然,在车子经过一个始终一动不动地站在路边的老人的时候,停了下来。
车窗下来,苏媚对站在路边的谭士仙说:“谭老,我很失望。”
谭士仙苦笑了一下,嘴角还有血渍的他此时看起来很狼狈,他说:“让小姐失望了。”
苏媚淡淡地说:“我之前是信任谭老才让你过来守护这里,但是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却是我意想不到的。”
“那个男人很强,我不是他的对手,输的不冤枉。”谭士仙牛头不对马嘴地说了一句。
苏媚抬起头看了谭士仙一眼,说:“那么谭老,我们的约定已经完成了。”
“的确完成了,当年我答应你,给你做十年的看门人,若是十年之内平安无事,我就不欠你什么,若是十年之内我把事情办砸了,那么你救我的这条命我还给你。”谭士仙苦涩地说。
苏媚没有再说话,而是收起了车窗。
车子缓缓地离开,汇入车流之后消失不见,而谭士仙一直目送车子离开并且消失在车流之中,这才慢慢地转身回到了蔓珠莎华酒吧,在这里,他会给自己选一个最好的归宿……
白队长现在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奥特曼的话,他真的好想对天空大吼:奥特曼你快点出现,把这个怪兽给收服了吧!
但是……
“你再扒我皮带我跟你翻脸了啊!”白俊逸一边狼狈地抓着自己的皮带躲闪着傅凰的咸猪手,一边愤怒地对傅凰说。
此时,白俊逸和傅凰在一处精装修的小区套房里。
用傅凰的话说,这里是她私密的小窝,是她早年用自己的私房钱偷偷地买的,谁都不知道,而为了隐蔽,甚至她连房产证都没有登记自己的名字,而是别人的。
白俊逸对此十分的愤怒,你当魔都的房价是白菜呢?什么叫做用私房钱买的,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自己一年的零花钱加起来都还不够在这么昂贵的小区里头买一个厕所的……麻辣个八字的。
这里藏着不少的好酒,所以当傅凰觉得自己没有地方找酒喝了的时候,她立刻就带着白俊逸来到了这里。
这个时候,满地的酒瓶子……没错,一半都是傅凰喝的,白俊逸丝毫不怀疑现在把这个女人的肚子打开里头全部都是酒精。
喝了这么多酒之后,麻烦就随之而来了。
此时傅凰正压在白俊逸的身上,扯着白俊逸的皮带。
叔叔能忍,婶婶都忍不了啊!
身为一个强力的男人,什么时候被一个女人这样压在身上了?你得到了我的同意吗?你征求过我的意见吗?考虑过我的感受了吗?
没有,一切都没有!
所以白俊逸决定誓死不从。
“你现在是喝多了,别做出让你自己后悔的事情!”眼看着傅凰的力气越来越大,白俊逸赶紧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地说。
傅凰俯下身来盯着白俊逸看,一直把白俊逸都看的毛了,她这才吐着酒气说:“喂,你是不是男人?”
“……”白俊逸居然无言以对。
“没错啊,你看,我在你身上,你都有反应了。”傅凰笃定地说。
“呵呵。”白俊逸只能用这两个字表达自己内心一万头草泥马狂奔而过的心情了。
“可是,这种时候难道不应该是你把我推倒在床上,撕着我的衣服在我哭喊求饶的时候对我说:你哭啊,你喊啊,你就是喊破喉咙都没人来救你的。这样的话吗?”傅凰歪着头,醉眼朦胧的她此时有着平日里绝壁见不到的憨态可掬。
白俊逸嘴角抽搐,“我是个正人君子,绝对做不出酒后乱性这样的事情的。”
自从某次喝多了,把唐女神给那个什么,结果惹上了这么一大堆的麻烦一直到现在都还在惨遭唐女神的剥削之后,白俊逸就坚定地认为喝酒误事,酒精这个东西不是什么好东西……
傅凰哼了一声,她趴伏下来,让自己柔软玲珑的身段趴伏在白俊逸的身上,一只手在白俊逸胸口画着圈圈,咯咯笑道:“白俊逸,你不是想要知道很多事情吗?我可以告诉你哦。”
“要我用贞操来换?”犹豫了半天,白俊逸弱弱地问。
傅凰忽然一把拍在了白俊逸的胸口,说:“你当你是唐僧呢,吃了你能长生不老啊,看把你美的,还贞操,就你有那个东西吗?”
“你再侮辱我的话我就跟你翻脸了啊!”
“你翻啊!有本事你把你的裤子翻出来,我就告诉你,我还是个处,初吻都还在,有本事你来拿啊,来糟蹋我啊,来蹂躏我啊!你敢么你?”
“草!老子今天不让你见红你就不知道什么叫强力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