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8章 最无法忍受的事情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这个世界上,最让男人无法忍受的事情是什么?
是胯下之辱?
是到死还是处男?
还是看着自己的女神变成了黑木耳结果自己却连女神的小手都没有拉过,跟女神最亲密的行为就是陪着她一起去医院打胎?
或许上面的那些事情都挺悲催的,但是在白俊逸看来,最无法忍受的事情还不是这些,而是现在……
看着醉倒在床上不省人事的傅凰,白俊逸咬着牙瞪着眼睛,表情狰狞。
此时的傅凰身上除了一条小内裤之外没有任何衣服,而白俊逸也是一样。
就在一分钟之前,抱着要教训教训傅凰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女人,打算刺刀见红的白俊逸跟傅凰一起翻滚到了床上,但是该亲的亲了,该摸的摸了,身上该碰不该碰的地方都已经碰过了之后,白俊逸忽然发现……
“你是不是故意的?”白俊逸的声音好像是受伤的孤狼,凄惨而愤怒。
但是完全醉死过去的傅凰注定不能给他任何回应。
于是,在白俊逸面前就出现了两个选择。
反正是你勾引我的,就算是喝醉了酒后乱性但是既然已经这么做了,那么我一不做二不休把你就地正法了你也没话好说……
提起裤子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坐在外面的客厅泡一杯茶喝一杯咖啡等傅凰清醒来以后表示自己作为一个正人君子绝对没有对她有任何不轨的行为,至于她衣服的问题……她自己脱的。
这么两个选择让白队长很纠结。
看着傅凰躲在被窝里酣睡的平静脸庞,在禽兽和禽兽不如之间……白队长终究还是叹了一口气,提上裤子默默地滚出去了。
此时时间已经到了下午黄昏,大约四点多的样子,天气还冷,所以天黑的比较快,站在窗户边看过去天边已经有些擦了黑边,甚至附近的高楼上也能够见到别人家里的灯光。
叹了一口气,白俊逸觉得自己简直就是现代正人君子的典范,他自己都快要被自己给感动哭了。
一直到夜色沉幕,正在厨房里做饭的白俊逸这才见到傅凰。
此时的傅凰穿着一身睡衣,因为之前喝酒太多的缘故,现在的她脸色很苍白,双眼无神嘴唇干涩的她伸手揉着自己的额头,靠在厨房的门框上歪着头对白俊逸说:“我要喝水。”
白俊逸指了指桌上早就倒好了的一杯水,说:“温度刚好,不烫嘴也不凉,喝了吧。”
醉酒之后醒来必然口干舌燥,这是喝过酒的人都知道的常识,白俊逸知道傅凰起来肯定不会多舒服,所以提前烧好了水放着等。
坐在餐厅的椅子上,傅凰一口气喝了大半杯水,然后歪着脑袋对白俊逸说:“你还是很贴心的嘛,居然还会做饭。”
白俊逸把一盘西兰花盛出来,放在了餐桌上,这个时候餐桌上已经放好了三菜一汤一共四个菜。
“你会做饭吗?”白俊逸问。
“不会。”傅凰摇头,她这样从小锦衣玉食长大的孩子固然有很多必须要学会的技能,但是显然,做饭不在其中。
“我媳妇也不会,所以这不就是了,你们一个个都喊着男女平等的口号拒绝下厨房,男人总要有点担当是不是,虽然我觉得这种口号很无聊。”白俊逸耸耸肩,说。
这样的论调也就是在这里说一下,要是给唐女神听见了,肯定要被残酷镇压。
而傅凰听见这话,一眼就横了过来,说:“我可没有这么说过,什么男女平等什么的,说出这样的话本身就已经代表承认了自己的弱势地位了。不过……”
“不过什么?”白俊逸问。
傅凰深深地看了白俊逸一眼,没有说话。
而此时,白俊逸放在桌上的手机忽然响起了一阵悦耳的铃声,然后黑色的屏幕被点亮,上头出现了唐女神那张俏脸儿。
傅凰看到了唐凝在白俊逸手机上的备注。
“最亲爱的老婆大人?”傅凰哼了一声,表达自己的不满。
多大的人了,还这么幼稚,刚谈恋爱的小女孩吗?居然弄了一个这么幼稚的备注名,简直就是可笑!
傅凰努力地让自己的表情不显得那么嫉妒,而这个时候白俊逸也接起了电话。
“我在外面……”
“身边有几个女人?”
你听听你听听,说了解什么的……这就是了吧?
白俊逸的脸色一僵,心虚地看了一眼傅凰,绝壁不能在她的面前暴露出自己被唐女神压迫的本质,于是他板着脸说:“瞎说什么!”
“不许跟别的女孩子勾勾搭搭,快点回来,要不然……要不然,哼!”唐女神说完就挂了电话。
虽然唐女神没有说要不然后面是什么,也没有解释哼代表什么意思,但是在唐女神的压迫下被锻炼出了无与伦比“心领神会”的默契能力的白队长知道,通常这样的语气和这样的情况下,一个小时以后自己还没有出现在唐女神的面前的话,这女人就要生气了。
她一生气,就会一次一次地打电话发短信,然后让白俊逸忍无可忍之后乖乖回家……
“我要回去了。”白俊逸放起了电话对傅凰说。
傅凰低着头用筷子戳着西兰花,说:“家里的那位催你回去呢?”
白俊逸挠挠头,说:“是啊。”
傅凰哼了一声,没吭声。
“那我走了。”白俊逸对傅凰说,但是等了一会,就见到傅凰一个劲地戳着自己面前的米饭,也没有搭理他的意思,仔细地想了想,白俊逸扭头离开了这个屋子。
等到白俊逸走之后,清脆的关门声传来,傅凰呆了一会,仔细地听着房间里好像的确空无一人了,她忽然负气地把面前的饭菜一推,站起来踩着拖鞋啪嗒啪嗒地走回了房间里,砰地一声关上了房门。
“混蛋……都那样了,居然还收手了……我都脱光了……好丢脸啊啊啊啊!”
禁闭的房门内,传来了傅凰气急败坏又恼羞成怒的声音。
只是,注定没有人听得见了。
白俊逸回到家的时候,唐凝和丈母娘韩雪依正在说话。
看唐凝一脸无奈的样子,白俊逸估摸着丈母娘肯定是在说小夫妻俩未来的美好生活了。
“啊,你回来了,我妈都等你好久了,你快点跟我妈聊天,我还有点事情先上去一下。”唐凝见到了白俊逸脸上立刻露出了欣喜无比的笑容,把白俊逸朝着沙发上一拉就立刻跑了。
嘴角抽搐地看着唐凝的背影,白俊逸转过头笑嘻嘻地对韩雪依说:“阿姨,你晚饭吃了不?”
韩雪依嗔怪地瞪了一眼唐凝离开的方向,对白俊逸说:“吃过了,凝凝的脾气有的时候我这个做妈的都受不了,你可要多担待一些,她要是做过分了,你就跟我说。”
“……”亲妈啊!
……
在京城。
周复的心情还算是不错,白俊逸走了之后眼不见为净的他现在并不需要考虑和白俊逸之间的恩恩怨怨,而身为周家的继承人,他有更加重要的事情必须他来完成。
每天要见的人,要谈的生意,要做的决策,这些都是让他忙碌起来的理由。
而且昨天和傅凰的订婚,不但让他得到了傅凰,更加让周家对外明确释放了信号,他将会是周家正式的继承人,而周家和傅家的联合跟合作也将会全方面的展开。
这无论是对于他还是对于周家来说,都是一件好事。
在京城一家别院的花园里,周复正在缓慢地打一套太极。
看起来未必有多么高深的套路,但是行走之间也是风生水起,隐约有风声呼啸。
动作很慢,但是却并不虚浮,给人一种力道千钧的感觉。
这一幕,都看在周上皇的眼里。
外人都说周复心机深沉,智谋在年轻一代冠绝京城。
但是周上皇比外人更加知道的多一些,比如周复的身手,绝对不比任何人差。
有这样一个会隐藏的弟弟,还真的是一件很棘手的事情啊。
周上皇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东西,嘴角的笑容明显了一些,之前傅凰和周复的订婚的确对他造成了很大的打击,但是现在……似乎事情有了转机。
周上皇转身离开。
片刻之后,周复的一个心腹拿着一个信封急匆匆地走了过来。
“太子,这东西是我们刚得到的。”那个心腹把信封递给了周复,低声说。
周复看了他一眼,接过了信封,而后用毛巾擦了擦额头的汗水,这才拆开信封。
里头是照片。
总共张的样子。
但是第一张照片就让周复脸上的表情凝固了。
傅凰,他的未婚妻,昨天还刚和他订婚的女人,在照片里头却趴在另一个男人的怀里,两个人之间亲密的动作简直比任何情侣还要情侣。
接下来的照片更是不堪入目。
在怀里抱着的,搂着的,甚至还有轻声耳语的。
一直到最后一张。
傅凰和那个男人消失在一处小区里头。
而更加让周复愤怒的是,这个男人赫然是白俊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