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9章 绅士和淑女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再也没有什么事情比自己的脑袋上绿油油的来的更让人愤怒了。
特别是周复这样的男人。
一个男人越是成功,他的掌控欲和权利欲就越是强烈,否则的话他是没有办法一次一次地成功下去的……而这样格外强烈的掌控欲和权利欲,在此时此刻成了他内心怒火的催化剂。
自己有朝一日,居然会被人戴了绿帽子……一想到这件事情,周复就感觉胸口好像有一根针刺着一样,每一次呼吸,每一次这个念头的浮现都让他有一种近乎失去理智的愤怒。
最最让他无法忍受的是,给自己戴上这一顶绿帽子的人是白俊逸!这个自己的生死大敌!
表情平静的可怕的周复静静地站在原地,用数秒钟的时间平复下心情之后,他的脸上已经完全看不出了任何愤怒或者异常的情绪。
“把林戬找来。”周复淡淡地吩咐道。
被周复之前的表情吓得不轻的心腹胆战心惊地点点头,转身逃也似的离开了。
片刻之后,一个脸上还有伤痕的虚弱男人走了过来,这个人自然就是林戬。
“周大少,有什么吩咐?”林戬走到了院子里头,自顾自地在休息用的石桌边坐了下来,说道。
林戬的表情很阴沉,自从医院里出来之后他就已经是这个样子了,林世子的脸上再也不会出现笑容,永远都是阴测测的表情让任何一个之前认识他或者不认识他的人都内心发冷,现在的林戬,他的眼神就好像是一个神经病,一个随时可能跳起来吃人的神经病,这样的人,没有人会不害怕。
而他在周复的面前,虽然保持了尊敬,但是并没有过多的畏惧,毕竟他还是林世子,而周复并不是他的主子,只不过他依附着周复而已。
周复转头对着林戬冷笑道:“你看看你的好朋友给我带来了什么礼物。”
说着,周复把那个装满了照片的信封丢到了林戬的面前。
林戬拿起了信封,只是粗粗一眼就立刻表情变得凝重和僵硬,一张接着一张,他翻阅照片的速度越来越快,一直到看完了最后一张照片,凝视着傅凰缠在白俊逸的身上两个人消失在小区的大门内,他的眼神里闪过一抹看不见的快意。
这就好像是自己得不到的东西,必须还眼睁睁地看着别人得到,最后发现得到了那个东西的人却还没有来得及享用就被摔坏了一样,有一种损人不利己的幸灾乐祸。
只是这种情绪一闪而过,快得几乎好像从未出现过一样。
而这一切,都被周复看在眼里,他的眼神中闪过一抹浓郁的嘲讽,但是并没有说话。
抬起头,看着表情平静的周复,林戬说:“你的人拍的?”
“一个陌生人送来的。”周复淡淡地说。
“有意思。”林戬脸上露出了一个奇怪的笑容,慢慢地把信封和那些照片放在了桌上,说:“似乎还有一个看不见的人很希望你失去理智啊。”
“这样的人很多。”周复淡淡地说,眼神看向林戬,“那么,你觉得你的嫌疑有多大?”
“我?”林戬靠在了椅子上,似乎对周复的话完全不放在心上,他刚要说话,忽然脸色一阵僵硬的他咳嗽起来,这一阵咳嗽就好像是肺痨的人用尽了浑身的力气,一直咳到了干呕起来,脸色发白的他这才擦了擦嘴角的口水,说:“我有必要吗?你看看我现在的身体,我就和一条死狗没有区别,我还有这个必要?”
周复凝视着林戬说:“你很希望我杀了白俊逸。”
“没错,你也这么想的,你比我更加迫切地希望他去死,因为我对于他来说只不过是一个不足为惧的手下败将,而你,却是他最大的敌人,还没有打倒的敌人,所以这么说起来的话,我没有那个必要画蛇添足。”林戬嘶哑着声音说。
“一个能把自己心爱的女人亲手送到别人怀里的人渣,我对你的信任是零。”周复毫不客气地说。
林戬闻言哈哈大笑,笑到了几乎没有力气呼吸,他靠在桌子上,指着周复说:“太子啊太子,你的话真的是让我感到无比的好笑,哈哈哈。”
蓦然,林戬笑不出来了,因为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脖子。
林戬伸手抓着掐着自己脖子的手,瞪大了眼睛张大嘴看着周复。
“我不喜欢在我说话的时候别人很没有礼貌地嘲笑我,明白吗?”周复看着眼前就好像一条快要渴死的鱼一样的林戬,冷淡地说。
因为无法呼吸的缘故,林戬的脸色越发病态的苍白,连眼球都开始泛红,而此时,周复才放开手。
新鲜空气涌进了肺里,开始重新呼吸的林戬大口大口地呼吸着空气,他捂着自己的脖子喘息地看着周复,说:“我知道你也不认为是我做的,否则的话你不会把我叫到这里来。”
“的确,我的确不觉得是你做的,因为你的确没有这个必要画蛇添足,但是我必须要敲打敲打你不是吗?昨天在订婚的时候,你看着我未婚妻的眼神让我感觉很厌恶,就好像是一条豺狼盯着一块鲜肉,林戬,你务必要清楚你现在自己的定位,那个女人,这个京城,已经和你没有关系了。”周复冰冷地说。
林戬没有说话,他只是大口大口地呼吸。
“但是是谁做的已经不那么重要了。”周复自顾自地说,走到了石桌边,坐了下来,看着林戬,嘴角的笑容很诡异,“你说我应该怎么办呢?歇斯底里地去找傅家要一个说法?因为一件已经发生的事情而跟一个失去理智的疯子一样跳脚,结果让这么一个大丑闻闹的沸沸扬扬满城皆知,所有人都会嘲笑我嘲笑周家被人戴了绿帽子,傅凰固然会遗臭万年,但是我周家的名誉却要受损,最重要的是周家和傅家必然会走向决裂,而我创造出的大好局面也会面临一个崩溃的下场,你说我该怎么做?”
林戬揉着自己的脖子,眼神不去看周复,低沉地说:“你什么都不会做的。”
“可我是一个男人啊,我怎么能面对自己的妻子的背叛而无动于衷呢?真是打脸啊,裸的打脸,昨天刚订婚今天就跑去和白俊逸给我戴了绿帽子,你说多大的仇恨才能让傅凰这样的女人做出这么疯狂得近乎自杀一样的事情?”周复的语气温柔得近乎和情人耳语一样。
林戬站了起来,说:“这里已经没有我事情了,我该去医院复查了。”
说着,林戬就慢慢地离开了院子。
而周复并没有阻止,他一直目送着林戬消失,忽然伸手轻轻地按在石桌上,眼睛看着石桌上摆着的照片,忽然,他爆起一把抓住了石桌,这数百斤的石头桌子被他硬生生地抓了起来,轰然巨响中,石桌被砸出十多米远撞在墙上,巨大的重量和冲击力让石桌和墙壁一起粉身碎骨,而周复的眼神则阴沉的可怕。
“白俊逸,我恨不得吃你血肉!”
……
唐女神很烦。
因为她发现白俊逸越来越像是脱缰野马了,她觉得自己必须时时刻刻地看着这个混蛋,要不然这色胚一个不小心就能出去鬼混,跟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勾勾搭搭。
“这是什么?这是什么?你到是给我一个解释啊!”唐凝指着白俊逸换下来的衬衣领口上的口红印,气得直跺脚。
“这只是个意外……”白俊逸面皮僵硬地说……阴谋,这绝对是个阴谋,是傅凰故意的阴谋!可是现在绝对不是想这件事情的时候……他必须想办法先把唐凝这一关给过了。
“意外?”唐凝咬着牙气得哼了一声,拿起了衬衣嗅了嗅,然后大怒道:“还是深海之蓝的香水!哪个野女人这么有品位?嗯?”
“……”女人的鼻子都是从狗身上移植过来的吗?
“我是个绅士,绝对不可能做出对不起你的事情的。”白俊逸赶紧说,一边说一边伸手抱住了唐凝,低声说:“你看,你妈还在呢,咱们内部矛盾内部解决好不好,让你妈听见了多尴尬?”
唐凝推着白俊逸,却怎么推都推不开,一直听见他提醒自己的妈妈还在,想着家丑不可外扬的唐凝这才稍微忍耐了下来,她哼了一声,说:“你是绅士?绅士就是有耐心的狼!”
“这话可就不对了。”白俊逸稍微拔高了声音,愤愤不平地说:“要是说绅士是有耐心的狼的话,淑女岂不就是有手段的鸡?”
唐凝居然硬生生地给这句话给气得笑了出来。
一笑,唐女神就再也装不出脸上的严肃,她咯咯笑着,跺跺脚,好气又好笑地拧了白俊逸一把,说:“去死拉,别插科打诨的,你讨厌死了,说的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话。”
从背后抱着唐凝,双手在女神的小腹处交叉抚摸着,白俊逸讨好地凑着唐凝晶莹粉嫩的小耳垂说:“这不是活跃一下气氛嘛。”
“好了,气氛活跃完毕了,你可以滚出去睡觉了……别这么看着我,我之前是答应你了让你跟我一起睡……装委屈也没有用,哼,谁让你出去鬼混的?你以为跟我转移话题就能让我忘了这件事情?哼!去找你的野女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