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3章 青衣楼,陈十三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给我!”
唐凝双眉一皱,眼神已经变得极为凶狠。
白俊逸的脸色苍白,双手紧紧捂住衣兜,就是不做声。
这东西绝逼不能被唐凝看见,否则……
只是稍微一想这个后果,白队长已经汗流浃背。
“不给是吧!”
唐总裁冷笑了一声,直接把袖子一捋,就朝白俊逸扑去。
“凝凝,你不能这样,女神范都哪里去了!”
白俊逸悲痛欲绝,一边死死捂着衣兜,一只手挡在身前,顺便还在唐女神身上掏摸着。
“你……你干嘛!”
被白队长的怪手一摸,唐凝只觉得浑身酥软,满脸通红。
正在两人打闹间,办公室的门突然打开了。
“小……”
司马如男站在门口,呆呆的看着两人,神情一片迷茫,虽然她知道小姐和白俊逸真正的在一起了,但是如今唐凝发鬓凌乱,衣衫不正,俏脸通红……
这可是大白天,居然这样!
以前那个矜持大气端正的小姐去哪里了!
唐凝同时也看到了司马如男,不禁羞恼之极,一边飞快的整理着衣服,一边死死的用手拧着白俊逸的腰肋。
“如男,找我什么事?”
唐女神强作镇静的说道,虽然声音还有些颤抖。
“小姐,姜……姜不凡送来盒马卡龙,说是他自己做的,我觉着味道还行,才想送过来给你尝尝……”
司马如男提到姜不凡的时候声音也低了下去,以前的精明样子半点不剩。
白俊逸在后面看的直咂嘴,姜不凡这的运气真是不错,一朵刺玫瑰真硬生生被他啃了下来。
他眼睛极尖,早就看到了暗搓搓躲在后面的姜不凡,直接大步朝门口走去,一把将一脸猥琐的姜不凡拎了出来,左手已经异常迅速的把慕珂珂的小内内塞到了姜不凡的裤兜里。
然后一巴掌拍在姜不凡的背上,大声道:“你这货还会做马卡龙,不会是哪个蛋糕店买的吧!”
姜不凡苦着脸低声道:“师傅,我从网上下载了教程,足足练了一星期才做出来的,这不,我赶紧给师娘送来了……”
“不凡有心了,不像有些人,鬼鬼祟祟不知道在搞些什么东西!”
唐凝狠狠的剜了一眼白俊逸。
“那小姐我们先走了……”
司马如男也狠狠盯了眼姜不凡,把手里的马卡龙放在桌子上,直接离开,姜不凡立刻极为狗腿的跟上。
白俊逸也想跟着姜不凡开溜,但是唐凝早就有所准备,一把拧住白队长的耳朵,冷笑道:“还想溜,先让我看看你兜里到底藏着什么好东西,搞的这么神秘!”
说完直接伸进白俊逸的衣兜,但掏摸了半天,只找出一包烟。
“你之前兜里的东西呢,藏哪去了?”
唐凝疑惑的问道。
“什么东西,我兜里本来就没东西啊!”
白俊逸一脸无辜。
“没东西你挡什么挡!”
唐凝的左手还拧着白队长的耳朵,顿时用力一扭。
“啊哟,啊哟,凝凝,真的就这么一包烟,之前咱妈不是让我们生个孩子么,还让我戒烟来着,我真的就偶尔抽一支……”
白俊逸一脸沉重的朝唐凝忏悔道。
“谁……谁要给你生孩子,你赶紧给我滚,别妨碍我处理文件!”
一听白俊逸说孩子的事情,唐凝脸上顿时一片羞红,啐道。
总算过关!
白俊逸心中长长出口了气,嘴上却又调戏了几句,直到唐凝一阵拳打脚踢,才偷偷溜出总裁办公室。
不过当他路过司马如男的办公室时,听到一阵狼哭鬼嚎。
“如男,这……这内裤真的不是我的啊!”
姜不凡的声音比窦娥都冤。
“呵呵,我知道当然不是你的,但是我怎么也想不到你居然会去偷其他女人的内裤!你给我滚!”
这是司马如男在咆哮。
想到姜不凡的惨状,白俊逸也是一身冷汗,自语道:“不凡,这次的事多谢你帮师傅抗了,下次一定教你几招厉害的杀招……”
松竹园。
一片小湖边。
周复坐在石凳上,慢慢的转着手中的青瓷茶杯,望着身前的中年男人。
看上去确实只是个普通的中年男人,圆圆的脸庞,似乎永远挂着笑意,一件简单的夹克,黑色的休闲裤,不知道品牌的运动鞋,就是一个平凡的在三四线城市常见的工薪阶层。
但是周复的眼神中却没有半点轻视之意,因为这个男人是斗鹰带来的!
“陈十三见过周少爷。”
这个中年男人微笑着朝周复问候道。
“听斗鹰说,没有你们青衣楼杀不了的人?”
周复手中旋转的茶杯突然停下,望向陈十三的眼神变得极为犀利。
傅凰的事,只要是一个男人都无法忍受,自己的未婚妻,自己都还没有碰过,却在其他男人的怀里!
只要有一丝杀死白俊逸的机会,周复都不会放过,但是白俊逸现在已经原来那个蛮王了,他已经进了那个江湖,甚至连斗鹰都不是他的对手。
亏了斗鹰给了介绍了青衣楼!
那个世界虽然远离世俗,却也离不开世俗,比如杀手!
听到周复的话,陈十三的脸上依然挂着笑意,就像一个小杂货店的掌柜在介绍他的货物。
“斗鹰的修行境界在我们那个世界大概是二流偏下,我应该比他稍微高那么一点,而且,我是个杀手。”
说到杀手这个词的时候,陈十三的语气极为平静,就好像是一个普通的职业,像街边卖烧饼,路口卖奶茶一样平常。
周复的表情却依然波澜不惊,他在白俊逸手下时间不短,知道当年的蛮王是怎么样的恐怖,而当白俊逸接触了那个世界后,会变得怎么样,他不敢想象。
周复不是普通的纨绔,他不会低估任何一个对手,特别是让他遭受了多次失败的白俊逸!
似乎是看出了周复的心理,陈十三淡淡一笑,身子却忽然上前一步,踏在离周复两米远的地方,只是轻轻一踏。
周复却感觉身下的石凳猛然一震,随即他的身子忽然一空,差点就摔倒,多亏了身手犹在,立住了马步,但是等他看到身下的石凳时,还是目瞪口呆。
由整块足足有一百多斤的大理石雕成的石凳,现在已经碎成了一堆粉末!
隔山打牛!
而且此等阴劲,哪怕已经见识过斗鹰凝水成冰,周复在瞬间还是失神了。
他自己身手不错,眼力也足够,自然清楚这样的阴劲在刺杀中的作用。
“果然盛名之下无虚士!”
周复的脸上立刻如春风解冻,充满笑意。
“不知道周某需要付出什么代价?”
斗鹰在介绍青衣楼的时候并未说价格,只是脸色颇为古怪,当初周复也并未在意,对他而言,钱只是个数字而已。
一说到价格,陈十三胖乎乎的脸上突然渗出了几分油光,他搓了搓手掌,微笑着说道:“听说斗鹰给周少做护卫的价格是两粒寒髓?”
一听到陈十三的话,周复的脸色立刻变得极为精彩,他原本以前青衣楼只是要钱,想不到……
陈十三呵呵笑道:“周少也许不知,在我们那个世界,钱虽然不是完全无用,但大部分人,都不会缺,据说那个白俊逸,是圣女门的护法,不是普通人,所以,十三只要五粒寒髓,一个月内,就把他的人头放到周少的面前!”
五粒寒髓!
哪怕是号称京城太子爷的周复,在瞬间,也沉默了下去。
当初给斗鹰的两粒寒髓也是他偶然在一次拍卖会里拍下的,两粒比手指甲大不了多少的寒髓,就花了八百万美元!
五粒,起码就是两千万美元!
当初美国对的悬赏也就才五千万美元!
周复紧紧的握着手中的茶杯,微微晃动,碧青的茶水洒出也浑然不知,陈十三只是微笑着等待着,似乎就算周复拒绝,他也不会有半分恼意。
快速的在脑海中理了下手中的现金流,周复才淡淡的说道:“好,只要你将白俊逸的人头带来,五粒寒髓,周某到时双手奉上!”
“多谢周少照顾生意!”
陈十三呵呵笑道,他拱了拱手,“既然定下,那十三先行告退,周少静候佳音便是!”
他也没提什么定金,这世上也没什么人敢赖青衣楼的钱。
见到陈十三悄无声息的离开,周复的眼皮微微一颤,许久,他才笑了起来,笑声越来越响,直到震彻整个松竹园。
白俊逸静静的盘坐在阳台上,搬运着体内的真气,直到两个周天后,才站起了身体,松了松肌肉。
如今虽然风平浪静,但他没有忘记自己那些敌人,哈迪斯,林戟,周复!
想要保护自己所爱的人,就必须让自己变得更强大!
白俊逸轻轻吐出口气,朝厨房走去,准备炖点汤给唐女神送去,当然,苏媚和红豆那也是少不了的。
突然,手中的电话响起,看了下号码,来自京城。
“周复已经找了杀手对付你,希望保重,你别被他派去的人杀了!”
电话那边的声音腼腆,又带着丝沙哑,是周上皇!
白俊逸微微一笑,开口回道:“多谢周少关心了。”
周上皇轻笑了声,“不用客气,只要能给我那个大哥添麻烦的事,我都会很乐意的去做……”
挂掉电话,白俊逸的眼神中忽然多了丝疯狂的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