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3章 飞剑飞剑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怎么可能!
苏子云死死的望着插在自己胸前的手臂,眼中尽是不信之色。
为什么!
难道他真的选择了和自己同归于尽?
啪……
一声轻响,这是他的心脏被白俊逸捏碎的声音。
苏子云的思绪渐渐飘散,他缓缓的抬起头,入眼处是白俊逸冷酷漠然的脸庞。
他的目光移到白俊逸的左胸,瞳孔蓦然放大,充满了不信之色,比刚才被白俊逸一掌插入胸膛还要震惊。
自己的剑指!
居然只是刺入了他的右肩!
带着满满的不信,无比的不甘。
寒冰门长老,三脉境高手,苏子云,被白俊逸一击毙杀!
以杀搏杀!
苏子云这样终日在山中修行的人,怎么会是在战场搏杀无数年的蛮王的对手!
就在苏子云刺出剑指那刻,白俊逸无比强大的直觉就让他身形朝边上挪了几寸。
就是几寸的距离,就是一死一伤的下场!
只不过白俊逸虽然让开了心脏致命之处,但苏子云临死前全力一指,又岂是轻与。
凌厉无匹的劲气夹杂着寒冷无比的真气直觉轰入了白俊逸的右肩。
在瞬间,白队长只感觉自己半边身体都已经寒冷彻骨,所有经脉都被冻的麻木,动弹不得,而且这股刺骨的寒气还在散发开来,只要寒气一侵入心脏,就算是陌芷晴前来,也救不了他的性命。
但白俊逸却没有半点后悔之意。
他在进入这座近晚亭的范围之后,就已经注意到了周复身边的两个人。
斗鹰已经被他无视,二脉之境的修者,他现在如同杀鸡!
而苏子云和莫鹤强大的气场,立刻让他警惕。
苏子云还好,虽然真气强大,但杀意不足。
端坐在周复身边的抱剑男子,却真正让他警惕了,周复眼中平平常常的莫鹤,在白俊逸眼中,却是浑身无时不刻不在散发着剑意。
如果两人夹击,他绝对不是对手。
所以,只能拼着自己重伤,也要先把苏子云击杀!
吼!
白俊逸猛烈抬头,左手一震,苏子云的身躯直接被炸的四分五裂,血肉四溅,然后发出一声怒吼。
轰隆一声巨响!
天边突然炸开了一道雷电,瞬间,无尽黑暗的夜空变得光亮如白昼。
映在白俊逸的脸上,斑驳的血迹,狂暴的杀机,带着一丝凌冽的笑意,这种狂猛的气势,让他就如一头洪荒冲来的猛兽!
就在白俊逸击杀苏子云的瞬间,周复等人就反应过来了。
砰!
他手中的茶杯被他不知不觉的摔落在地。
如此高手风范,如此高傲的三脉境的修者,居然被白俊逸一掌击杀!
在那么一瞬间,他几乎就想咬一下自己的舌头,看看是不是在梦中!
同样震惊的,还有斗鹰。
虽然他对这位本门长老也没什么尊重之心,但是对苏子云的实力,还是极为了解的。
在十年前就已经冲破三脉之境,一身寒冰真气醇厚老辣。
但居然在白俊逸的手中走不了一招!
他只觉得一阵凉意从心底缓缓的蔓延开来。
轰隆!
又是一道巨大的闪电轰下,与此同时,豆大的雨滴忽然倾盆而下。
小湖中间的近晚亭,就似多了一道雨帘。
帘中的周复和斗鹰,全身冰冷,望着帘外的白俊逸。
就在此时,一直抱剑沉默的莫鹤突然抬头,看向白俊逸,身上忽然炸起了一道凌厉无匹的剑气。
他如同僵尸般的脸上,也多了一抹笑容,有些冷硬的开口道:“不错!”
然后一剑斩下。
剑未出鞘,但庞大无比的气劲朝白俊逸喷射而去,挟带着无尽风雨,形成了一道几十米长的巨型剑浪!
如此威势!
白俊逸脸色漠然,身形如同鬼魅,脚步不动,身子微微一转,几乎是贴着这道剑浪,让开了这一剑。
而他的双手一屈,直接凝成双爪,朝着近晚亭遥遥抓去。
莫鹤长剑依然未出鞘,右足点在柱子上,整个人直接就像一片枯叶,朝湖中飘去。
但白俊逸这一抓,却不是对他!
周复的脸色忽然一白,只觉得身上多了一道恐怖无比的压力,让他丝毫没有反抗之力。
咔擦咔擦……
坚忍如周复,也终于忍不住嚎叫出声,他全身的骨头全被白俊逸这凌空一抓给捏断,总算因为他神经坚韧,才没有晕死过去。
但在他旁边的斗鹰,连哼都没有哼出一声,这股庞大的压力,直接轰在他的顶门。
噗的一声轻响。
二脉境的斗鹰,直接被白队长隔空轰杀,头颅直接炸开。
就算至死,他的脸上还充满了不信,后悔……
正在湖面上的莫鹤看到这一幕,脸上表情没有丝毫变化,他只是个剑客,而不是保镖,就算是周复死在他面前,他持剑的手,也绝不会有半丝的颤抖。
他的右手忽然轻轻一颤,剑鞘崩裂,一抹银白色的剑光璀璨如夏日的烈阳,朝向白俊逸,隔空刺杀而至。
飞剑刺杀!
电光石火!
饶是白队长被陌芷晴教导过,自己也是三脉境的修行者,但瞬间还是微微一愣。
但他生死之间淬炼而成的直觉,还是让他的身体一翻,试图让过这一剑。
剑光如电。
直接抹过他的脖颈,但白俊逸的身体刚刚下沉一分,刚好从他的胸前掠过,带走一道血丝。
晶莹如玉的剑尖上,沾染着一粒血滴。
居然真是飞剑!
足足有六尺长的剑鞘内,居然只是一柄只有半尺长的晶莹短剑,立在半空之中,犹如游龙般微微颤动。
其实飞剑之物,远没有仙侠笔记小说中所写的这般神奇,动辄千里之外击杀敌人。
莫鹤手中这柄飞剑,长半尺,宽两寸,晶莹剔透,但实际上刚在铸造之时,足有二尺长短,七成白金,二成黄金,一成精铁混铸而成,然后用天山雪莲,千年老山参每日洗练,淬以日月精华,生生淬炼成如今的大小。
而且想要使用的如莫鹤现在这般如随心所欲,仅仅靠三脉境的修为,是明显不够的,而是靠的十数年如一日的吐纳冥想。
十数年每日时时刻刻对着这柄短剑呼吸吐纳,方能如此御剑于百步之外,斩杀对手。
所以一剑出鞘,凌厉无匹!
哪怕是三脉境巅峰的修行者,面对飞剑,也会绝望!
但是莫鹤如今面对的,却是白俊逸,蛮王!
见到在自己胸膛带走一抹血迹的飞剑,白队长忽然长笑起来,笑声震彻夜空。
“好飞剑,接我一拳!”
笑声未歇,白俊逸忽然潜身下伏,一拳朝着立在半空中的飞剑猛然轰出。
但莫鹤的左手只是微微一动,飞剑立刻就如道闪电般跳跃而起,让白俊逸一拳击空。
然后莫鹤左手小拇指略微一挑,剑身直接在白俊逸的腰间掠过,又带着一道血痕。
白队长收身而立,目光如鹰隼般盯着飞剑,心中却是大骂。
这怎么打!
想要突破飞剑刺杀,直接冲过去击杀莫鹤,几乎没有可能,自己还是血肉之躯,几十米的距离,自己冲过去大概需要两秒钟的时间,但是这两秒钟,足够飞剑刺杀七八次,自己早成血肉窟窿了。
莫鹤却是依旧一脸木然,左手一指,飞剑又刺杀而至,直取白俊逸的右胸。
白俊逸忽然深深吸了口气,双臂回绕,形成太极之势。
他身边的方寸之地,空气突然变得粘稠无比,飞剑一入他身前,速度骤然变慢!
莫鹤的脸色顿时一变,双手疾指,晶莹飞剑就似一条银蛇,在空中猛烈的震动起来,试图摆脱控制。
这股大力直接就隔空传在白俊逸的身上,他胸口一震,喉咙一甜,一口鲜血就吐了出来。
甚至连刚才强压下去的伤势都开始蠢蠢欲动,那股冰寒的真气又慢慢侵袭起白俊逸的心脏来。
他的右手顿时一颤,太极之势立刻消散,身前奇异的劲力也消失了。
那柄飞剑立刻像一只老鼠般逃了出去。
莫鹤的僵尸脸也露出一丝慎重之意,冷冷的开口道:“自从某炼成这柄青灵飞剑以来,出鞘三次,没有一个三脉境以下的修者能挡它一击,你是第一个!”
白队长闻言,一脸不屑,正要开口,忽然躺在地上,被白俊逸隔空一抓击成半死的周复嘶吼道:“莫先生,赶紧杀了他,二两寒铁我直接奉上!”
莫鹤瞥了眼狼狈无比的周复,漠然道:“某不用你吩咐!”
白队长是什么人,立刻明白周复是拿那什么寒铁作为报酬,请眼前这个飞剑高手保护自己。
他急忙大喊:“那个……莫先生,你知道我的身份不……”
莫鹤微微皱眉,说道:“以你这般年纪,有这等修为,定然是大派弟子!”
但他冷然一笑,“就算是昆仑弟子,某蜀山剑客,又有何惧!”
蜀山并不是宗门之名,而是蜀中一地,各大山脉中潜修的修行者的总称,能修行此等剑术的高手,善邪不论,但意志精神兼是强大无比,又岂能轻松被吓退。
白俊逸呵呵笑道:“在下是圣女门的护法,与地上的人有生死之仇,刚才听说这厮用二两寒铁请阁下出手,我出五两,请阁下离开,以圣女门之名作保!”
虽然不知道那寒铁是什么,反正先喊价再说,听便宜师姐把圣女门吹的这么牛逼,总不可能连几两寒铁都拿不出来……